不多说,我摆了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平凡的答案

  言树下楼,回头看了一下这栋老楼,三楼的客厅还散发出昏暗的灯光。

  苦难好似知道什么人好伤害,因此蜂拥而至。欢愉就像一个小姑娘,苦难来了,她就只能落荒而逃。

  言树本来打算从长计议,但是亲身体会了这么一下,言树都被那个氛围压抑的受不了,看来得尽快行事了。

  言树回到家,陈清菡还没有休息,自己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书。

  “小树,干什么去了,怎么现在才回来。”

  言树粗略的给陈清菡讲了一下宁曦的遭遇。

  陈清菡内心略微有一点不舒服,但是想着宁曦的遭遇,也随之变成同情了。

  “小树,你也累了,快去休息吧。”

  言树看着有一些伤感的陈清菡,笑着:“没事的姐姐,这些会解决的,你不是说还想听刚好遇见你吗?等我洗个澡,我给你唱。”

  “不,不用了,你今天跑来跑去的这么累,还是早点睡觉好一点。”

  言树转了转眼珠子:“哎呀,走累了,我好饿,姐,帮我煮碗面吧。”然后把陈清菡拉起来,推进了厨房,自己跑去洗漱了。

  陈清菡摇摇头,轻轻一笑,按照小树这性子,既然他都知道了这种事,多半不会袖手旁观,如果那女孩被拉出了那个地方,唉,不想了,去给言树下面吃。

  言树吃饱喝足了,懒洋洋的躺在椅子上,抚摸着自己微微鼓胀的肚子。

  “老姐,你做的饭真是太美味了,不知道以后哪个幸运儿能娶到你,羡慕啊。”

  陈清菡眼波流转:“反正你都能吃饭不是吗?”话锋一转:“走,给我唱歌听,我要把你弹吉他的样子录下来。”

  “安啦,安啦,姐姐大人发话,小弟我能怎么办,冲!”

  二人随后跑到了言树的房间,在陈清菡的要求下,言树一脸深情的唱着刚好遇见你。

  一曲终了,言树的脸立马就垮了下来,就是说,很累的。

  陈清菡笑嘻嘻的看着手机里录制的视频,看着看着,表情突然凝固住了。

  言树也乐呵乐呵的看着陈清菡在那里傻笑,突然陈清菡一下伸出手把言树耳朵扯住:“姐!姐!你干嘛啊,刚刚笑的不是挺傻的吗,怎么突然动手。”

  陈清菡刚刚严肃的表情一下破功,噗嗤一笑:“你才傻笑,我那是在…那是,高兴。”

  言树轻轻的拿来耳朵上的小手,嘟囔着:“那你扯我耳朵干嘛。”

  “我是要提醒你,不许拿你这一套去骗别的小姑娘,知道不?不许当渣男!不然我就不是扯你耳朵了,懂?”

  “啊?”言树张大嘴巴:“姐,你讲点道理好吗?

  我这样做明明就是你要求我这么干的!要我拿出最好的状态,结果你现在说我要当渣男,我接受不了。”

  说完,言树装模作样的在床上滚来滚去,表示冤枉。

  陈清菡看着言树如同孩子般的模样,轻哼一下:“哼!那我不管,我可是提醒过你,要是被我发现当渣男,你就等着爸妈的疼爱吧。”

  陈清菡说完,拿着宝贝手机,回去自己房间了。

  看着离开的陈清菡。回想刚刚说的话,当渣男?怎么可能,我可是用情至深。

  言树没再多想,去书桌把电脑打开。登陆上最大的音乐网站,夏乐。准备把这两天在空间里费心费力录制的平凡之路放上去,赚点钱。

  创建一个个人账号,把个人所需要的个人信息填上去。然后要求取一个名称。

  这就得好好想想了,一个有趣的名称,是一个好的开始,那么应该叫什么呢?

  “呼叫小摆,快,给我提提意见,帮我取个名字。”

  “???树打野,虽然我只是个人工智能,但是我也需要休息的好吗。”

  “你也要睡觉的吗?”

  “哈哈,不用。”

  “那你说个锤子?”

  “不然怎么让你花钱。”

  言树一头黑线,挂了,下机。不过一想,叫小白吧,因为小摆所以才能有我小白。

  然后就是各种专利协议之类的,一一搞定。

  按照夏乐的规定,新人发布的歌曲前三首单曲定价为1元,平台收取一半的费用,也就是每卖出一首,自己可以获得5毛钱的利润。

  最终言树把相关事宜一一搞定,上传完毕,等待审核通过就可以在夏乐搜索到这首歌了。

  搞完这些,言树站起来伸了伸懒腰,睡觉,累死了。

  凌晨2点,夏国大多数的地方已经进入了梦乡,乡村只有靠着皎洁的月光才能照亮前进的路。但是魔都却仍然灯火通明。

  路军是一名出租车司机,每天黑夜里在魔都穿来穿去,载客拉人。

  “哈~”路军打了个哈切,虽然做这一行好几年了,但是每次到了这个时候还是会有些许的困意。于是路军打开了车窗,让夜风扑打在他的脸上,把这困意打散。

  “好的,听众朋友们,经过短暂的休息,我们的节目深夜寻宝继续。”杨期东的声音从出租车的影响里传到路军的耳朵之中。

  “刚刚周素莹的那一首悲夜听众朋友们觉得怎么样?”

  杨期东坐在直播室之中,以吐槽为风格他当然没有放过这个机会。

  “这首歌,真的还是太口水话了,歌词没有一点点内涵,就是一个女人因为爱情在夜晚中伤心,就不能把歌词写的好一点吗。”

  杨期东顿了顿,继续猛攻:“还有这周素莹也是,也就唱唱这种歌,怪不得现在都还没有成为一线歌星……”

  路军一手扶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搭在车上,听着广播里的主持人的吐槽,这就是他的日常生活。

  杨期东一边吐槽这这首歌,一边在夏乐中寻找新出来的歌曲,毕竟节目是寻宝,不是吐槽。

  刷新了一下,杨期东看见一首名字叫做平凡之路的歌曲,歌手是叫做小白。他在脑海里搜索了一下,好像没有没有关于他的信息,应该是个新人。

  杨期东将歌曲买下:“朋友们,刚刚找到一个新人写的歌曲,平凡之路,希望这个新人能给我们带来点惊喜,不过我个人觉得可能性很低。”

  点击播放,首先进入杨期东,路军耳朵里的是一阵低沉的,富有节奏好的吉他音。

  杨期东一听,突然有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他打直了背,出现了一种感觉,好像,这首歌,会很叼。

  小白开口了,低沉而有力的唱腔,配合着伴奏。

  “徘徊着的,

  在路上的,

  你要走吗,

  via via ”

  路军听着这首歌,默默的把车速降了下来。

  同样的腔调

  “易碎的,

  骄傲着………

  故事你真的在听吗?”

  并不是很绚烂的词藻,但是在这首歌里却显得那么打动人心。

  突然,小白的声音不再低沉,转而变的高亢,但是仍然沉稳。

  “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

  也穿过人山人海,

  我曾经拥有着的一切,

  转眼间都飘散如烟,

  我曾经失落失望,

  失掉所有方向,

  直到看见平凡,

  才是唯一的答案。”

  杨期东傻了,这歌词,这节奏,这唱功,这一切的一切是一个新人歌手能唱出来的曲?一个新人自己能做出来的词?

  就这一首歌,能让一个没有名气的小明星直接进入大众事业。

  杨期东默默给小白点了个关注,他有种预感,这家伙不得了。现在关注,之后直接都可以说是十年老粉,有眼光。

  歌曲继续下去,重复着第一段,然后,突然出现了一种杨期东从来没有听过的方言,不过确实很带感,他都情不自禁的跟着哼了下去。

  路军正沉浸在歌里,突然电台之中出现了一些杂音,路军皱了皱眉头,但是舒缓了下来,大概,主持人也和我一样,被这首歌迷住了吧。

  “……

  直到看见平凡,

  才是唯一的答案

  ……

  我曾经问遍整个世界,

  从来没得到答案,

  我不过像你像他,

  像那野草野花,

  ……”

  最后,在小白的轻唱中,平凡之路结束。

  路军听完,突然想起自己小时候说要当科学家,要当军人,要当宇航员,要为祖国做贡献。

  高中的时候,想着的是好好读书,考个好大学,但是却又经常贪玩,最终毁掉了一切,早早的步入社会。

  刚入社会,年少轻狂,自命不凡,一直觉得自己就算没有上大学,也一定能闯荡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

  可是,渐渐的,在社会上碰到了许许多多的阻碍,把自己的锋芒,棱角,都打磨了去,最终现在成为了一名出租车司机。

  可是,路军笑了笑,那又能怎么样呢,现在有一个虽然总是会吵架的妻子,一个老是让自己生气的女儿,但是,这就是幸福的模样啊!起码,对于我路军来说是这样的。

  路军想着,看来,我是找到了自己对平凡的解答。

  收拾好心情,再次驱动着出租车,行走在属于自己的道路上,前进着。对了,回去就把这首歌买下来,关注一下这个歌手,可比那个周素莹好多了。

  清晨,雾都毒辣的太阳却也早早的升起,炙烤着这片大地。

  言树不情不愿的起床,来到学校,对于每个学生而言,又是重复的一天,实在没有什么好记忆的事情。

  王硕照例看了看教室的自习情况,开学两天,同学们都进入了状态,暗自点了点头,询问了下宁曦的身体情况就回到了办公室。

  言树看着,王硕离开,连忙跟上去。

  等到教室外,言树叫住王硕:“老王,等等,我有点事想和你商量一下。”

  “啥事?说。”

  “你知道宁曦的家庭情况吧。”

  王硕一愣,没想到言树会说这件事,点点头表示知道。

  “就是如果,之后宁曦的父亲打电话向你询问助学贷款的事情,你一定要告诉他有。”

  “等等,你这是要干什么,为什么要这么说?”王硕被言树突如其来的要求整迷惑了。

  “我想想办法,把宁曦她父亲给送进监狱里去。”言树平静的说出了一点都不符合他年龄的话。

  “送,送监狱?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王硕忍不住略微增大了音量。

  “我知道,正是因为我知道,所以必须把宁曦父亲送进去,不能让一个渣子,毁了宁曦的未来。”言树顿了顿:“你可能知道宁曦家庭情况不是很好,知道他父亲不是个好东西。但是,你不会知道,宁曦为了更好,更高效的学习,更为了能晚点回去那个被称为家的地方,她每天都会在放学后留到大半夜。”

  言树突然想起昨天宁曦昨天晚上的话:“你应该知道一个女孩子大半夜回贫民窟是有多么的危险,我当时问了她,她告诉我,她有小!刀!”

  言树虽然很想平静的给王硕讲一下宁曦的情况,但是一想到宁曦那柔弱的样子,还是有忍不住的愤怒。

  “她宁愿冒着这么大的风险,都不想回家,王老师,你觉得这还不够说明问题吗?”

  王硕知道宁曦的情况不是很好,也知道宁曦的父亲挺混账的,可是直到现在,从言树的嘴里,他才知道了,宁曦到底过的是怎样的生活。

  王硕稳住了心神,询问道:“那你准备怎么做?你可不能违法,为了帮助宁曦做出不理智的事情。”

  言树冷笑了一下:“她父亲不是喜欢赌博吗,那就给他钱,他自己就会进去的。”

  “那钱又怎么来?”

  “这个就不用你费心了,我肯定会解决的,我和你说这件事其实主要就是怕宁曦她父亲怀疑这笔钱的来路,所以才来找你的。”

  言树扶着阳台的栏杆:“不过,这种人大概也不会怀疑,毕竟,天上掉馅饼的事谁能拒绝呢?”

  王硕看了看言树,发现这个一直以来觉得调皮捣蛋的学生从今天起,不一样了。考虑了一下:“我正好有个朋友在当地警察局任职,他叫乔海旭,你可以去询问一下他,他应该能帮到你,我也会提前帮你打好招呼的,你一定一定要多考虑,不要冲动!”

远方的钟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