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x大冒险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47土

  “武帝坐化的洞府?”

  云涛此时正站在一大群散修武者中,向一人询问他们到此的缘由。听到这个回答,云涛面色微凝,心中有些疑虑。

  数个时辰前,他们两人“偷渡”进入此地,却并没有遇到任何卫兵之类的人,奇怪之余,云涛暗自长了个心眼,便带着绝音直接向一线城后面的丛林中深入。

  殊不知,大汉王朝为了这次武帝洞府的安排,将猎场段的边关护卫全部撤离了,外人可以随意进入,不过若以为没有限制,那就大错特错了,这段边境的守卫,早已经换成几名武皇境界的超级强者,只要来人境界在武王以上,就绝不会让其进入。

  这些,云涛与绝音并不知晓。他们在森林里走了几个时辰,其间也遇到了一些魔兽,不过等级大多不高,被绝音斩杀了。走着走着,两人忽然发觉前方聚集着一大群数百人的武者,云涛开始还以为是到了城镇,结果过去一看,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偌大一片空旷的草场,方圆足有数千米,大约五百人零零散散地围站着,所有人都围绕在一条巨大的裂缝旁边,三五成***头接耳。这裂缝约有两百米长、四十米宽,深不见底。

  这样一番场景,显然极不寻常,云涛便带着绝音上前询问,得到的回答是,武帝洞府出现,大汉王朝安排了一场历练,除了内定好的一些名额,对外也比较“民主”,随机挑选了几百散修,来一同参加这场洞府之旅。

  “这一次大汉王朝给了散修五百个名额,只要是武皇境以下,都有机会,咱们都是随机抽出来的。武帝洞府啊,里面不知道有多少宝贝,能赶上这种好事,运气不错。”那人道,随即露出有些疑惑的目光,“不过话说回来,小哥你,年纪轻轻就能修炼到这个地步,真够吓人啊,你真的是散修吗?”

  “我是散修。”云涛点头道,现在情况不明,他可不敢说自己是“偷渡”进来的。

  原本在山里呆了很久的云涛,想立刻找个地方休息,现在却被这武帝洞府吸引住了。他行走大陆的三年计划,本就是为了磨练自己提升实力,这样的好机会可不多。

  “不如这样吧,我看小哥你也有武王的实力,不如加入我们的团队,几个人一起行动,收获的几率也能大很多,你说呢?”那人舔了舔嘴唇,忽然问云涛。

  “组团?”云涛心存疑虑。一般像这样临时组建起来的团队,人心不齐,保不齐就会有人下黑手,也经常有人以组团的名义借机勒索,或是合起伙来抢劫,这样的情况会很麻烦。

  “不了,我自己就好,行动起来比较灵活。”云涛推脱了一句,就拉着绝音的小手离开了人群。

  “这小子……”那人站在原地撇了撇嘴,眼中的杀机一闪即逝。

  他们的团队和云涛所想的一样,专门做骗人加入,而后杀人越货的勾当,他们一共三个人,全都是武王二三段,先前他见云涛十分年轻,不像是太有心机的样子,就想借这次机会将对方吃下小赚一笔,没想到却落空了。

  “哼,等呆会进去,跟紧了他!”那人不动声色地对身旁两人道,眉宇间闪过一抹戾气,另外两人则怪笑着点点头。三人转身走开。

  云涛带着绝音,走到一块人少的僻静地方,悄声对绝音道:“一会我想进这洞府看看,你的实力,要是跟着去的话很危险,就先呆在外边,找个安全的地方,做些伪装,躲起来。我出来后可以找到你。明白了吗?”

  “嗯。”绝音没有逞强,乖巧地点点头。跟着云涛在山林中行走多日,她自然也学会了许多隐蔽自身的方法,自保不是什么问题。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云涛还是取出一具炸弹傀儡,交给绝音。

  绝音将傀儡收入戒指,轻轻对云涛道:“导师您小心点。”便后退几步,转身走回密林之中。

  目送绝音离开,云涛缓缓转过身,感觉血液又有一种即将沸腾的感觉,嘴角微微露出笑意,他不留痕迹地带上一张恶鬼面具,重新走回人群中。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有人喊道:“看,是大汉王朝派出的强者!”

  云涛随着人群,将目光投向来人。只见一行十余人,或锦衣华服,或一身的二品高级装备,谈笑风生,却又隐约散发着不可一世的强者气息,从远处缓缓走来。

  一些散修认出了其中几人,忍不住惊叫起来。

  “快看!那不是青白朱玄四大家族的少主吗?”

  “在十大青年高手里,他们可是分别排在第六到第九位的强者,据说境界早已达到半步武皇,甚至领悟了属性!”

  “我的老天!那,那好像是三皇子殿下!”

  “那可是皇子啊!”

  “我去,那不是雷宗和雨宗的少宗主吗?他们怎么也来了?!”

  “边上那三个人我好像在大汉日报上见过……是谁来着,怎么想不起来了?”

  “你笨呐!那是三位小王爷!”

  听见嗡嗡的议论声,几位年轻一代的顶尖人物,眉宇间都露出一抹厌恶和不屑。他们平日里身居高位,身边的人哪一个不是毕恭毕敬,又有谁如此议论他们过?

  扫了一眼议论纷纷的人群,走在左手边的西门家少主,西门白邪不屑地冷笑一声,道:“这些人就是所谓的‘强者’?简直是乌合之众。真不明白族内是怎么想的。就凭这些人,我一人便可横扫,谈何历练?”

  “历练的主题是探索武帝洞府,他们只是锦上添花。”南宫家少主南宫玄觞淡淡道,显得有些沉默寡言,但语气仍然带着一抹高高在上。

  “别忘了,一线城那边可是暗中开放了的,等一会儿说不定真有什么强者会来。”东方青儿脸上带着明媚的微笑,眼神中却透出一股难以掩盖的失望,显然对眼前的这些人很是不满。

  “虽说历练讲究的就是不确定性,但我感觉咱们这次,摊上的都是些垃圾。”北冥家少主,北冥禹哲满不在乎地偏过头说道。与先前那三人低声交谈不同,他说这句话的声音很大。

  被随机选中的人不一定都是强者,胆既然敢来这里,在场的无一不是对实力有着强大自信的人,听到北冥禹哲毫不顾忌地侮辱,立刻就有人怒了。

  “出言不逊!小子,难道你家大人没教过你,出来混就要低调一些么!?”一个人影从人群中闪出,速度之快就连云涛都有些惊讶,其他人更是连反应都反应不过来。虽然速度奇快,但却偏偏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一看就是身法出神入化,实力高深之辈。

  那人影一跃而出,落在北冥禹哲身前。

  如果觉得本书还不错,不妨“高抬贵手”,点一下“推荐”“收藏”,不胜感激!

  第2页/(共3页)

  云涛隐没在人群中,抬头向前望去,只见那出去的人是一个约摸四十岁的中年大汉,络腮胡,一张方块脸棱角分明,身着一件金黄色的锁子甲,背负两把一米多长的开山大刀,身上散发出淡淡的暴戾和血腥之气,一看就是手底下有着数百条人命的凶人。

  “快看,是‘双刀王’方磊!”人群中立刻躁动起来。

  “他可是成名已久的封号武王,据说曾经和一个新晋武皇对过十三招不败!”

  “我听说,他的实力在封号武王中都足以排进前十,这下可热闹了!”

  方磊挡在北冥禹哲身前,脸上戾气甚浓,冷哼一声,道:“小子,不要以为你身世显赫,背后有着靠山,就可以目中无人、口无遮拦,这片大陆上,永远是以实力来衡量地位,而不是靠家世!”

  “你说的我完全认同。”北冥禹哲上前一步,眼里的不屑丝毫没有散去,反而更甚,他傲然道,“你大可以试试看,我说什么究竟是不是仰仗着家世。”

  云涛注意到,北冥禹哲在说话的时候,眼里没有丝毫的战意,身体也没有一点紧绷的趋向。

  此人,根本没将双刀王放在眼里。

  “大言不惭!以为你是年轻一辈的第七高手,就可以蔑视同级的所有人了吗?!”双刀王瞠目斥道,“今日非要给你个教训,让你知道什么叫祸从口出!”

  说罢,两柄开山刀便滑入他手中,双臂上扬,开山刀在身前微微交错,刀刃摩擦间,猛然迸射出六团赤红色的火焰,缠绕在刀锋上。

  属性之力!这个双刀王竟然领悟了属性!

  “热刀·狂焰转!”双刀王暴喝一声,两臂高举,一左一右,大开大合地向北冥禹哲攻去。挥舞间,双刀带起两团巨大的火云,烈焰熊熊,刀势凶猛,整个人看上去仿佛炎魔再世!威势无匹!

  见到这般声势,后面的武者纷纷大呼小叫地后退,生怕被狂暴的火焰波及。

  云涛混在人群中,也跟着一同后退,但是并没有退的太远,因为他注意到,北冥禹哲那边的人没有一个后退,相反,几人脸上还带着戏谑的表情,似乎是在嘲笑双刀王的无知。

  “玩什么不好,偏要在北冥家的人面前玩火,啧啧,”西门白邪坏笑着摇了摇头,“果然是渣滓。”

  面对着两团巨大的火云袭来,北冥禹哲脸上显得更轻松了,他不躲不闪,反而上前一步,轻抬右手,伸出两根手指,指上散发出朦胧的光晕,朝着那翻滚的火云,慢慢点出。

  “灵熄指。”

  狂乱的火焰张开一张巨口,将北冥禹哲吞噬,周遭的人纷纷露出不忍的神色。

  可惜呀,一代天骄就这样被抹杀了,他的荣誉、成就、梦想全都将归于虚无,纵然背后站着北冥家族,人死不能复生,又能怎样?看来以后做人一定要懂得低调才行。

  云涛面具下的眼睛却渐渐眯起,瞳仁中闪过一缕黑芒。

  只见那翻滚着的巨大火云,忽然像是气球被扎破了一样,猛地收缩下去,火焰蜷缩起来,焰芒越来越小,温度和亮度却越变越高,最后竟然变成了拳头大小的一小团,散发着诡异的幽蓝色,被两根白皙的手指顶着,在其上缓慢地旋转。

  北冥禹哲毫发无伤。

  “你若是领悟了水或者土属性,也许我还会忌惮一点,但偏偏是火。”他轻叹着摇了摇头,随即将那蓝色火球轻轻向前丢去。

  在旁人眼里,那火球速度缓慢而且毫无力道,但双刀王方磊却是如临大敌般,面色骇然,脚步连连后退,双刀挥舞出一个又一个巨大的火焰刀弧,想要阻拦那小火球,对方却是没受半点影响,反而如入无人之境,加速冲向双刀王。

  眼看阻挡无望,双刀王猛然停下脚步,面部青筋乍起,双臂交于胸前,大喝一声:“炎阳守护!”

  一道朦胧的红色光环出现在他的周身,随即向外迸射出层层叠叠的火花。火花集合到一处,逐渐形成一个明晃晃的光点。

  蓝色火球与光点相撞!

  二者同时消散,无声无息,然而一阵轻风拂过,却见两者相碰之处,下方的地面有整整半米深化作焦灰,被风吹散开来。

  这才有意思啊。云涛面具下的嘴角微微上扬,年轻一辈最强的十人之四,这样的对手才有挑战性,就来看看,谁才是武皇之下的第一人!

  硬扛了一记,双刀王方磊闷哼一声,显然极为不好受,北冥禹哲却是毫无反应,就好像刚刚的一切不曾发生过一样。

  如此一来,众人立刻看到了差距,不满的武者一个个只好闭紧了嘴巴,生怕步了双刀王的后尘。

  三皇子见好戏收场,也就不再作壁上观,上前一步,清声道:“诸位,请保持安静。我是大汉王朝的三皇子,也是本次探索行动的负责人。下面由我说明一下,此次一探武帝洞府的事宜。”

  “具体内容很简单,稍后各位进入洞府之内,探索寻宝一切全凭各自手段,不论是生是死,没有任何势力会加以干涉。另外请放心,我本人是不会参与探索的——尽管我很想。

  “我的这几位朋友,也会与各位公平竞争。不过洞府的名额,毕竟是由我和我的朋友们提供,所以一切收获,在诸位出来后,需要向国家上缴三成,作为名额费用,届时会有人负责收取。这样大家都没有怨言吧?”

  一众武者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这样的条件,在他们看来还算合理,毕竟名额都是人家提供的,自己这些人等于是可以白拿七成好处,除了那什么“公平竞争”听着有些刺耳,其他的都还好。

  更何况,就算有怨言,也没人敢说。

  “此外还要一提的是,这次的探索带有一些竞赛性质,谁能有重大的发现或功劳,经过核实后,我们会给予一定的奖励,奖励取前三名。第三名可以得到顶级二品灵器一件,二品丹药通窍丹一枚;第二名奖励灵石五万,王级极品功法《风灵心诀》一部;第一名嘛,奖励暂且保密,不过其价值绝对比前面两者大。希望各位可以各展身手,争取得到名次。”三皇子面带笑容,平静地向众人抛出了一个巨大的诱惑。

  原本还保持着部分淡定的众人,立刻像是被点燃一样,熊熊的贪婪立刻燃烧起来,纷纷摩拳擦掌,想要大干一番。

  对于三皇子和四大家族的人来说,这些奖励的物品可能根本不算什么,甚至随手可得,可在场的武者们是什么人?他们是散修!

  散修是武者最拮据和贫困的团体,对于他们当中的大部分人来说,光是一件二品灵器就足以令其垂涎三尺,更别说还有那么多丰厚的奖励。

  如果说之前的“公平竞争”只是说着好听,这一回可是实打实的利益了,毕竟功劳这玩意,靠的是本事和运气,就算四大家族、两大一流宗门和三个小王爷势力强大,也不一定就能比众人表现出色,而且这个节骨眼上,任谁都会有点侥幸心理。

  “话不多说,现在,时辰已到,诸位可以出发了!”三皇子说完,猛地一挥衣袖,众武者早已忍耐不住,纷纷叫嚣着腾空而起,飞入地缝之中。

  云涛混在中间,虽然带着面具看不见脸,但举动间也装出一副兴奋的样子,随众人一同进入。

  如果觉得本书还不错,不妨“高抬贵手”,点一下“推荐”“收藏”,不胜感激!

  第3页/(共3页)

  三位小王爷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平时也没玩过这么刺激的,见原本熙熙攘攘的数百人全都下去了,也急不可耐地带着手下冲入裂缝之中,依然留在外面的,便只剩下四大家族的少主,以及雷宗和雨宗的少宗主。

  “青儿,你看这些人里,有几个高手,需要待会留神点?”西门白邪问道。

  “虽然有几个隐藏得极深,不过在我这洞心照元镜面前,还是要露出马脚。”东方青儿闻言,银铃般笑道,颇有些俏皮地从背后取出一面精巧的铜镜,正是她刚才所说的洞心照元镜。

  此镜乃是东方家有名的至宝之一,是由一名四品炼器师,经过九九八十一天炼制而成的四品初级灵器。它既不能攻击,也不能防御,却几乎可以看破一切伪装,能将探测对象的体型、年龄,以及真实实力完全地呈现出来,武帝之下的任何人,在此镜面前都无所遁形。

  东方青儿端起镜子,开始逐一查看,筛选。其他几人虽然好奇,却也没办法,此镜品级高过二品,可以滴血认主,认主过后,只有镜子的主人才能从镜面上看到画面,别人就算是凑上去也没用。

  “先前那群人里,值得注意的有三人。一个黄袍子的胖老头,表面上是武王三段,实则为半步武皇巅峰,体内已经有九成转化为了土属性原力。一个光头野和尚,显露的实力是武王巅峰,实则同刚才那老头一样,半步武皇巅峰。”

  东方青儿说到这里就顿住了,令其余几人都是一愣。一旁的三皇子正听得有趣,见戛然而止,不禁问道:“还有一个人呢?”

  “还有一人,”东方青儿的表情忽然变得有些异样,“这个人,说是需要注意,却不是要注意他的实力,而是他的年纪。他戴着面具,身穿黑袍,从装束上看,应当是最近通缉榜单上很有名的通缉犯陶云,两个多月前他的实力还是武侯境,现在竟然已经突破到一段武王了……”

  “一段武王?这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北冥禹哲不屑道,“随手就可以拈死的宵小罢了。”

  “我说过,要注意的是他的年纪!”东方青儿嗔怪道,“洞心照元镜显示,这个陶云,还不足十五岁……”

  她的话音刚落,就见面前几人表情霎那间僵住,然后像看疯子一样看向自己。

  裂缝之内。

  呼呼的阴风,从漆黑的下方吹上来。数百名武者,沿着陡峭的岩壁向下方纵跃而去。如同是奔向巨口的一群蝼蚁。

  云涛放慢速度保持在最末,一边贴着岩石向下飘落,一边将精神力向下方刺探而去。一开始还好,可以隐约探测到一个塔状结构,然而再向下深入,精神力竟仿佛遇到了什么阻碍一般,无法前进。

  这种境况,对于以前无往而不利的精神力来说,可以说是前所未见,不过云涛并不感到意外。武帝级别的强者,已经能够自成领域,掌控一方天地,领域内属性之力全部归其所用,几乎能够改变少许的物理规则。纵然身死坐化,领域的影响依然残留,更何况,武帝,已经和云涛从前的实力处于同一级别,不能够干扰精神力,才是意料之外的事。

  真正让云涛心存疑虑的,是这次大汉王朝的人,究竟打的什么算盘。好好的一个资源宝库,自己不霸占,偏偏要设置什么名额,还向历来没有什么地位的散修开放,甚至还设了奖励制度,搞得真像竞赛一样,究竟目的何在?

  从刚才那几人隐约的举动来看,那三皇子是个代言人,三个小王爷纯粹是来凑热闹,两大一流宗门的少主,一开始云涛还没太注意,现在想来这二人出奇的低调,竟好似跟班——四大家族的人貌似才是主角。

  从以前搜魂术得到的那些记忆中,云涛对四大家族有一些片面的了解,知道他们势力滔天,每一个家族的实力都堪比五级国家,雄霸大汉王朝六分之一的疆土,独辟一域。如此强大,又有什么地方能够用得上那些散修?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呢?

  云涛想到纠结处,不由得挠了挠头皮,心说还是不想了,想多了糟心,不论他们目的如何,自己混进来的目的是不变的,那就是磨练,然后变强,或许顺手还能收获几样宝物。

  此行就算没麻烦,自己都要找些麻烦,多了这许多变数,对于自己来说才会更富有挑战性,应当坦然面对才是。毕竟自己现在的实力,可是不输于那四人中的任何一位。

  地缝幽深千尺,但这一众武者最低都是武侯,速度何其之快,短短数十息,先前云涛探测到的那塔状物,便已经清晰可见,正是一座褐色火山岩搭建的密闭石塔。塔身为八面,露出的部分有三层,其余则深埋在岩层内。

  云涛到达时,石塔周围已经围了不少人,却是没人敢于抢先动手,将石塔打开。毕竟是武帝的洞府,若有防范手段,也定然是针对武帝级别,最差也是武皇,他们虽然眼馋功劳,但都不是傻子,不会在这种地方就以身犯险。

  云涛同样没想出头,只是悄悄寻了一处山岩站立,静静观望着。忽然,几道带有杀意的目光扫来,云涛一惊,虽有察觉,却装作不知道,暗中将精神力刺探过去,发现正是先前邀他入伙的那几人,正站在不远处,目光不善地向他看来。

  “果然不是什么好鸟。”云涛暗叹了一句。这种下三滥的武者,于他而言不过是些跳粱小丑,本来是不用在意的,不过对方真把主意打到他头上,那便是自寻死路,与他无关。

  时间缓缓流逝,武者们大眼瞪小眼,竟然还是没人敢上前,直到四大家族以及两大宗门的人也都陆续到达,终于有人忍不住了。

  “武帝坐化的洞府?”

  云涛此时正站在一大群散修武者中,向一人询问他们到此的缘由。听到这个回答,云涛面色微凝,心中有些疑虑。

  数个时辰前,他们两人“偷渡”进入此地,却并没有遇到任何卫兵之类的人,奇怪之余,云涛暗自长了个心眼,便带着绝音直接向一线城后面的丛林中深入。

  殊不知,大汉王朝为了这次武帝洞府的安排,将猎场段的边关护卫全部撤离了,外人可以随意进入,不过若以为没有限制,那就大错特错了,这段边境的守卫,早已经换成几名武皇境界的超级强者,只要来人境界在武王以上,就绝不会让其进入。

  这些,云涛与绝音并不知晓。他们在森林里走了几个时辰,其间也遇到了一些魔兽,不过等级大多不高,被绝音斩杀了。走着走着,两人忽然发觉前方聚集着一大群数百人的武者,云涛开始还以为是到了城镇,结果过去一看,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偌大一片空旷的草场,方圆足有数千米,大约五百人零零散散地围站着,所有人都围绕在一条巨大的裂缝旁边,三五成***头接耳。这裂缝约有两百米长、四十米宽,深不见底。

  这样一番场景,显然极不寻常,云涛便带着绝音上前询问,得到的回答是,武帝洞府出现,大汉王朝安排了一场历练,除了内定好的一些名额,对外也比较“民主”,随机挑选了几百散修,来一同参加这场洞府之旅。

  “这一次大汉王朝给了散修五百个名额,只要是武皇境以下,都有机会,咱们都是随机抽出来的。武帝洞府啊,里面不知道有多少宝贝,能赶上这种好事,运气不错。”那人道,随即露出有些疑惑的目光,“不过话说回来,小哥你,年纪轻轻就能修炼到这个地步,真够吓人啊,你真的是散修吗?”

  “我是散修。”云涛点头道,现在情况不明,他可不敢说自己是“偷渡”进来的。

  原本在山里呆了很久的云涛,想立刻找个地方休息,现在却被这武帝洞府吸引住了。他行走大陆的三年计划,本就是为了磨练自己提升实力,这样的好机会可不多。

  “不如这样吧,我看小哥你也有武王的实力,不如加入我们的团队,几个人一起行动,收获的几率也能大很多,你说呢?”那人舔了舔嘴唇,忽然问云涛。

  “组团?”云涛心存疑虑。一般像这样临时组建起来的团队,人心不齐,保不齐就会有人下黑手,也经常有人以组团的名义借机勒索,或是合起伙来抢劫,这样的情况会很麻烦。

  “不了,我自己就好,行动起来比较灵活。”云涛推脱了一句,就拉着绝音的小手离开了人群。

  “这小子……”那人站在原地撇了撇嘴,眼中的杀机一闪即逝。

  他们的团队和云涛所想的一样,专门做骗人加入,而后杀人越货的勾当,他们一共三个人,全都是武王二三段,先前他见云涛十分年轻,不像是太有心机的样子,就想借这次机会将对方吃下小赚一笔,没想到却落空了。

  “哼,等呆会进去,跟紧了他!”那人不动声色地对身旁两人道,眉宇间闪过一抹戾气,另外两人则怪笑着点点头。三人转身走开。

  云涛带着绝音,走到一块人少的僻静地方,悄声对绝音道:“一会我想进这洞府看看,你的实力,要是跟着去的话很危险,就先呆在外边,找个安全的地方,做些伪装,躲起来。我出来后可以找到你。明白了吗?”

  “嗯。”绝音没有逞强,乖巧地点点头。跟着云涛在山林中行走多日,她自然也学会了许多隐蔽自身的方法,自保不是什么问题。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云涛还是取出一具炸弹傀儡,交给绝音。

  绝音将傀儡收入戒指,轻轻对云涛道:“导师您小心点。”便后退几步,转身走回密林之中。

  目送绝音离开,云涛缓缓转过身,感觉血液又有一种即将沸腾的感觉,嘴角微微露出笑意,他不留痕迹地带上一张恶鬼面具,重新走回人群中。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有人喊道:“看,是大汉王朝派出的强者!”

  云涛随着人群,将目光投向来人。只见一行十余人,或锦衣华服,或一身的二品高级装备,谈笑风生,却又隐约散发着不可一世的强者气息,从远处缓缓走来。

  一些散修认出了其中几人,忍不住惊叫起来。

  “快看!那不是青白朱玄四大家族的少主吗?”

  “在十大青年高手里,他们可是分别排在第六到第九位的强者,据说境界早已达到半步武皇,甚至领悟了属性!”

  “我的老天!那,那好像是三皇子殿下!”

  “那可是皇子啊!”

  “我去,那不是雷宗和雨宗的少宗主吗?他们怎么也来了?!”

  “边上那三个人我好像在大汉日报上见过……是谁来着,怎么想不起来了?”

  “你笨呐!那是三位小王爷!”

  听见嗡嗡的议论声,几位年轻一代的顶尖人物,眉宇间都露出一抹厌恶和不屑。他们平日里身居高位,身边的人哪一个不是毕恭毕敬,又有谁如此议论他们过?

  扫了一眼议论纷纷的人群,走在左手边的西门家少主,西门白邪不屑地冷笑一声,道:“这些人就是所谓的‘强者’?简直是乌合之众。真不明白族内是怎么想的。就凭这些人,我一人便可横扫,谈何历练?”

  “历练的主题是探索武帝洞府,他们只是锦上添花。”南宫家少主南宫玄觞淡淡道,显得有些沉默寡言,但语气仍然带着一抹高高在上。

  “别忘了,一线城那边可是暗中开放了的,等一会儿说不定真有什么强者会来。”东方青儿脸上带着明媚的微笑,眼神中却透出一股难以掩盖的失望,显然对眼前的这些人很是不满。

  “虽说历练讲究的就是不确定性,但我感觉咱们这次,摊上的都是些垃圾。”北冥家少主,北冥禹哲满不在乎地偏过头说道。与先前那三人低声交谈不同,他说这句话的声音很大。

  被随机选中的人不一定都是强者,胆既然敢来这里,在场的无一不是对实力有着强大自信的人,听到北冥禹哲毫不顾忌地侮辱,立刻就有人怒了。

  “出言不逊!小子,难道你家大人没教过你,出来混就要低调一些么!?”一个人影从人群中闪出,速度之快就连云涛都有些惊讶,其他人更是连反应都反应不过来。虽然速度奇快,但却偏偏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一看就是身法出神入化,实力高深之辈。

  那人影一跃而出,落在北冥禹哲身前。

  如果觉得本书还不错,不妨“高抬贵手”,点一下“推荐”“收藏”,不胜感激!

  第2页/(共3页)

  云涛隐没在人群中,抬头向前望去,只见那出去的人是一个约摸四十岁的中年大汉,络腮胡,一张方块脸棱角分明,身着一件金黄色的锁子甲,背负两把一米多长的开山大刀,身上散发出淡淡的暴戾和血腥之气,一看就是手底下有着数百条人命的凶人。

  “快看,是‘双刀王’方磊!”人群中立刻躁动起来。

  “他可是成名已久的封号武王,据说曾经和一个新晋武皇对过十三招不败!”

  “我听说,他的实力在封号武王中都足以排进前十,这下可热闹了!”

  方磊挡在北冥禹哲身前,脸上戾气甚浓,冷哼一声,道:“小子,不要以为你身世显赫,背后有着靠山,就可以目中无人、口无遮拦,这片大陆上,永远是以实力来衡量地位,而不是靠家世!”

  “你说的我完全认同。”北冥禹哲上前一步,眼里的不屑丝毫没有散去,反而更甚,他傲然道,“你大可以试试看,我说什么究竟是不是仰仗着家世。”

  云涛注意到,北冥禹哲在说话的时候,眼里没有丝毫的战意,身体也没有一点紧绷的趋向。

  此人,根本没将双刀王放在眼里。

  “大言不惭!以为你是年轻一辈的第七高手,就可以蔑视同级的所有人了吗?!”双刀王瞠目斥道,“今日非要给你个教训,让你知道什么叫祸从口出!”

  说罢,两柄开山刀便滑入他手中,双臂上扬,开山刀在身前微微交错,刀刃摩擦间,猛然迸射出六团赤红色的火焰,缠绕在刀锋上。

  属性之力!这个双刀王竟然领悟了属性!

  “热刀·狂焰转!”双刀王暴喝一声,两臂高举,一左一右,大开大合地向北冥禹哲攻去。挥舞间,双刀带起两团巨大的火云,烈焰熊熊,刀势凶猛,整个人看上去仿佛炎魔再世!威势无匹!

  见到这般声势,后面的武者纷纷大呼小叫地后退,生怕被狂暴的火焰波及。

  云涛混在人群中,也跟着一同后退,但是并没有退的太远,因为他注意到,北冥禹哲那边的人没有一个后退,相反,几人脸上还带着戏谑的表情,似乎是在嘲笑双刀王的无知。

  “玩什么不好,偏要在北冥家的人面前玩火,啧啧,”西门白邪坏笑着摇了摇头,“果然是渣滓。”

  面对着两团巨大的火云袭来,北冥禹哲脸上显得更轻松了,他不躲不闪,反而上前一步,轻抬右手,伸出两根手指,指上散发出朦胧的光晕,朝着那翻滚的火云,慢慢点出。

  “灵熄指。”

  狂乱的火焰张开一张巨口,将北冥禹哲吞噬,周遭的人纷纷露出不忍的神色。

  可惜呀,一代天骄就这样被抹杀了,他的荣誉、成就、梦想全都将归于虚无,纵然背后站着北冥家族,人死不能复生,又能怎样?看来以后做人一定要懂得低调才行。

  云涛面具下的眼睛却渐渐眯起,瞳仁中闪过一缕黑芒。

  只见那翻滚着的巨大火云,忽然像是气球被扎破了一样,猛地收缩下去,火焰蜷缩起来,焰芒越来越小,温度和亮度却越变越高,最后竟然变成了拳头大小的一小团,散发着诡异的幽蓝色,被两根白皙的手指顶着,在其上缓慢地旋转。

  北冥禹哲毫发无伤。

  “你若是领悟了水或者土属性,也许我还会忌惮一点,但偏偏是火。”他轻叹着摇了摇头,随即将那蓝色火球轻轻向前丢去。

  在旁人眼里,那火球速度缓慢而且毫无力道,但双刀王方磊却是如临大敌般,面色骇然,脚步连连后退,双刀挥舞出一个又一个巨大的火焰刀弧,想要阻拦那小火球,对方却是没受半点影响,反而如入无人之境,加速冲向双刀王。

  眼看阻挡无望,双刀王猛然停下脚步,面部青筋乍起,双臂交于胸前,大喝一声:“炎阳守护!”

  一道朦胧的红色光环出现在他的周身,随即向外迸射出层层叠叠的火花。火花集合到一处,逐渐形成一个明晃晃的光点。

  蓝色火球与光点相撞!

  二者同时消散,无声无息,然而一阵轻风拂过,却见两者相碰之处,下方的地面有整整半米深化作焦灰,被风吹散开来。

  这才有意思啊。云涛面具下的嘴角微微上扬,年轻一辈最强的十人之四,这样的对手才有挑战性,就来看看,谁才是武皇之下的第一人!

  硬扛了一记,双刀王方磊闷哼一声,显然极为不好受,北冥禹哲却是毫无反应,就好像刚刚的一切不曾发生过一样。

  如此一来,众人立刻看到了差距,不满的武者一个个只好闭紧了嘴巴,生怕步了双刀王的后尘。

  三皇子见好戏收场,也就不再作壁上观,上前一步,清声道:“诸位,请保持安静。我是大汉王朝的三皇子,也是本次探索行动的负责人。下面由我说明一下,此次一探武帝洞府的事宜。”

  “具体内容很简单,稍后各位进入洞府之内,探索寻宝一切全凭各自手段,不论是生是死,没有任何势力会加以干涉。另外请放心,我本人是不会参与探索的——尽管我很想。

  “我的这几位朋友,也会与各位公平竞争。不过洞府的名额,毕竟是由我和我的朋友们提供,所以一切收获,在诸位出来后,需要向国家上缴三成,作为名额费用,届时会有人负责收取。这样大家都没有怨言吧?”

  一众武者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这样的条件,在他们看来还算合理,毕竟名额都是人家提供的,自己这些人等于是可以白拿七成好处,除了那什么“公平竞争”听着有些刺耳,其他的都还好。

  更何况,就算有怨言,也没人敢说。

  “此外还要一提的是,这次的探索带有一些竞赛性质,谁能有重大的发现或功劳,经过核实后,我们会给予一定的奖励,奖励取前三名。第三名可以得到顶级二品灵器一件,二品丹药通窍丹一枚;第二名奖励灵石五万,王级极品功法《风灵心诀》一部;第一名嘛,奖励暂且保密,不过其价值绝对比前面两者大。希望各位可以各展身手,争取得到名次。”三皇子面带笑容,平静地向众人抛出了一个巨大的诱惑。

  原本还保持着部分淡定的众人,立刻像是被点燃一样,熊熊的贪婪立刻燃烧起来,纷纷摩拳擦掌,想要大干一番。

  对于三皇子和四大家族的人来说,这些奖励的物品可能根本不算什么,甚至随手可得,可在场的武者们是什么人?他们是散修!

  散修是武者最拮据和贫困的团体,对于他们当中的大部分人来说,光是一件二品灵器就足以令其垂涎三尺,更别说还有那么多丰厚的奖励。

  如果说之前的“公平竞争”只是说着好听,这一回可是实打实的利益了,毕竟功劳这玩意,靠的是本事和运气,就算四大家族、两大一流宗门和三个小王爷势力强大,也不一定就能比众人表现出色,而且这个节骨眼上,任谁都会有点侥幸心理。

  “话不多说,现在,时辰已到,诸位可以出发了!”三皇子说完,猛地一挥衣袖,众武者早已忍耐不住,纷纷叫嚣着腾空而起,飞入地缝之中。

  云涛混在中间,虽然带着面具看不见脸,但举动间也装出一副兴奋的样子,随众人一同进入。

  如果觉得本书还不错,不妨“高抬贵手”,点一下“推荐”“收藏”,不胜感激!

  第3页/(共3页)

  三位小王爷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平时也没玩过这么刺激的,见原本熙熙攘攘的数百人全都下去了,也急不可耐地带着手下冲入裂缝之中,依然留在外面的,便只剩下四大家族的少主,以及雷宗和雨宗的少宗主。

  “青儿,你看这些人里,有几个高手,需要待会留神点?”西门白邪问道。

  “虽然有几个隐藏得极深,不过在我这洞心照元镜面前,还是要露出马脚。”东方青儿闻言,银铃般笑道,颇有些俏皮地从背后取出一面精巧的铜镜,正是她刚才所说的洞心照元镜。

  此镜乃是东方家有名的至宝之一,是由一名四品炼器师,经过九九八十一天炼制而成的四品初级灵器。它既不能攻击,也不能防御,却几乎可以看破一切伪装,能将探测对象的体型、年龄,以及真实实力完全地呈现出来,武帝之下的任何人,在此镜面前都无所遁形。

  东方青儿端起镜子,开始逐一查看,筛选。其他几人虽然好奇,却也没办法,此镜品级高过二品,可以滴血认主,认主过后,只有镜子的主人才能从镜面上看到画面,别人就算是凑上去也没用。

  “先前那群人里,值得注意的有三人。一个黄袍子的胖老头,表面上是武王三段,实则为半步武皇巅峰,体内已经有九成转化为了土属性原力。一个光头野和尚,显露的实力是武王巅峰,实则同刚才那老头一样,半步武皇巅峰。”

  东方青儿说到这里就顿住了,令其余几人都是一愣。一旁的三皇子正听得有趣,见戛然而止,不禁问道:“还有一个人呢?”

  “还有一人,”东方青儿的表情忽然变得有些异样,“这个人,说是需要注意,却不是要注意他的实力,而是他的年纪。他戴着面具,身穿黑袍,从装束上看,应当是最近通缉榜单上很有名的通缉犯陶云,两个多月前他的实力还是武侯境,现在竟然已经突破到一段武王了……”

  “一段武王?这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北冥禹哲不屑道,“随手就可以拈死的宵小罢了。”

  “我说过,要注意的是他的年纪!”东方青儿嗔怪道,“洞心照元镜显示,这个陶云,还不足十五岁……”

  她的话音刚落,就见面前几人表情霎那间僵住,然后像看疯子一样看向自己。

  裂缝之内。

  呼呼的阴风,从漆黑的下方吹上来。数百名武者,沿着陡峭的岩壁向下方纵跃而去。如同是奔向巨口的一群蝼蚁。

  云涛放慢速度保持在最末,一边贴着岩石向下飘落,一边将精神力向下方刺探而去。一开始还好,可以隐约探测到一个塔状结构,然而再向下深入,精神力竟仿佛遇到了什么阻碍一般,无法前进。

  这种境况,对于以前无往而不利的精神力来说,可以说是前所未见,不过云涛并不感到意外。武帝级别的强者,已经能够自成领域,掌控一方天地,领域内属性之力全部归其所用,几乎能够改变少许的物理规则。纵然身死坐化,领域的影响依然残留,更何况,武帝,已经和云涛从前的实力处于同一级别,不能够干扰精神力,才是意料之外的事。

  真正让云涛心存疑虑的,是这次大汉王朝的人,究竟打的什么算盘。好好的一个资源宝库,自己不霸占,偏偏要设置什么名额,还向历来没有什么地位的散修开放,甚至还设了奖励制度,搞得真像竞赛一样,究竟目的何在?

  从刚才那几人隐约的举动来看,那三皇子是个代言人,三个小王爷纯粹是来凑热闹,两大一流宗门的少主,一开始云涛还没太注意,现在想来这二人出奇的低调,竟好似跟班——四大家族的人貌似才是主角。

  从以前搜魂术得到的那些记忆中,云涛对四大家族有一些片面的了解,知道他们势力滔天,每一个家族的实力都堪比五级国家,雄霸大汉王朝六分之一的疆土,独辟一域。如此强大,又有什么地方能够用得上那些散修?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呢?

  云涛想到纠结处,不由得挠了挠头皮,心说还是不想了,想多了糟心,不论他们目的如何,自己混进来的目的是不变的,那就是磨练,然后变强,或许顺手还能收获几样宝物。

  此行就算没麻烦,自己都要找些麻烦,多了这许多变数,对于自己来说才会更富有挑战性,应当坦然面对才是。毕竟自己现在的实力,可是不输于那四人中的任何一位。

  地缝幽深千尺,但这一众武者最低都是武侯,速度何其之快,短短数十息,先前云涛探测到的那塔状物,便已经清晰可见,正是一座褐色火山岩搭建的密闭石塔。塔身为八面,露出的部分有三层,其余则深埋在岩层内。

  云涛到达时,石塔周围已经围了不少人,却是没人敢于抢先动手,将石塔打开。毕竟是武帝的洞府,若有防范手段,也定然是针对武帝级别,最差也是武皇,他们虽然眼馋功劳,但都不是傻子,不会在这种地方就以身犯险。

  云涛同样没想出头,只是悄悄寻了一处山岩站立,静静观望着。忽然,几道带有杀意的目光扫来,云涛一惊,虽有察觉,却装作不知道,暗中将精神力刺探过去,发现正是先前邀他入伙的那几人,正站在不远处,目光不善地向他看来。

  “果然不是什么好鸟。”云涛暗叹了一句。这种下三滥的武者,于他而言不过是些跳粱小丑,本来是不用在意的,不过对方真把主意打到他头上,那便是自寻死路,与他无关。

  时间缓缓流逝,武者们大眼瞪小眼,竟然还是没人敢上前,直到四大家族以及两大宗门的人也都陆续到达,终于有人忍不住了。“武帝坐化的洞府?”

  云涛此时正站在一大群散修武者中,向一人询问他们到此的缘由。听到这个回答,云涛面色微凝,心中有些疑虑。

  数个时辰前,他们两人“偷渡”进入此地,却并没有遇到任何卫兵之类的人,奇怪之余,云涛暗自长了个心眼,便带着绝音直接向一线城后面的丛林中深入。

  殊不知,大汉王朝为了这次武帝洞府的安排,将猎场段的边关护卫全部撤离了,外人可以随意进入,不过若以为没有限制,那就大错特错了,这段边境的守卫,早已经换成几名武皇境界的超级强者,只要来人境界在武王以上,就绝不会让其进入。

  这些,云涛与绝音并不知晓。他们在森林里走了几个时辰,其间也遇到了一些魔兽,不过等级大多不高,被绝音斩杀了。走着走着,两人忽然发觉前方聚集着一大群数百人的武者,云涛开始还以为是到了城镇,结果过去一看,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偌大一片空旷的草场,方圆足有数千米,大约五百人零零散散地围站着,所有人都围绕在一条巨大的裂缝旁边,三五成***头接耳。这裂缝约有两百米长、四十米宽,深不见底。

  这样一番场景,显然极不寻常,云涛便带着绝音上前询问,得到的回答是,武帝洞府出现,大汉王朝安排了一场历练,除了内定好的一些名额,对外也比较“民主”,随机挑选了几百散修,来一同参加这场洞府之旅。

  “这一次大汉王朝给了散修五百个名额,只要是武皇境以下,都有机会,咱们都是随机抽出来的。武帝洞府啊,里面不知道有多少宝贝,能赶上这种好事,运气不错。”那人道,随即露出有些疑惑的目光,“不过话说回来,小哥你,年纪轻轻就能修炼到这个地步,真够吓人啊,你真的是散修吗?”

  “我是散修。”云涛点头道,现在情况不明,他可不敢说自己是“偷渡”进来的。

  原本在山里呆了很久的云涛,想立刻找个地方休息,现在却被这武帝洞府吸引住了。他行走大陆的三年计划,本就是为了磨练自己提升实力,这样的好机会可不多。

  “不如这样吧,我看小哥你也有武王的实力,不如加入我们的团队,几个人一起行动,收获的几率也能大很多,你说呢?”那人舔了舔嘴唇,忽然问云涛。

  “组团?”云涛心存疑虑。一般像这样临时组建起来的团队,人心不齐,保不齐就会有人下黑手,也经常有人以组团的名义借机勒索,或是合起伙来抢劫,这样的情况会很麻烦。

  “不了,我自己就好,行动起来比较灵活。”云涛推脱了一句,就拉着绝音的小手离开了人群。

  “这小子……”那人站在原地撇了撇嘴,眼中的杀机一闪即逝。

  他们的团队和云涛所想的一样,专门做骗人加入,而后杀人越货的勾当,他们一共三个人,全都是武王二三段,先前他见云涛十分年轻,不像是太有心机的样子,就想借这次机会将对方吃下小赚一笔,没想到却落空了。

  “哼,等呆会进去,跟紧了他!”那人不动声色地对身旁两人道,眉宇间闪过一抹戾气,另外两人则怪笑着点点头。三人转身走开。

  云涛带着绝音,走到一块人少的僻静地方,悄声对绝音道:“一会我想进这洞府看看,你的实力,要是跟着去的话很危险,就先呆在外边,找个安全的地方,做些伪装,躲起来。我出来后可以找到你。明白了吗?”

  “嗯。”绝音没有逞强,乖巧地点点头。跟着云涛在山林中行走多日,她自然也学会了许多隐蔽自身的方法,自保不是什么问题。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云涛还是取出一具炸弹傀儡,交给绝音。

  绝音将傀儡收入戒指,轻轻对云涛道:“导师您小心点。”便后退几步,转身走回密林之中。

  目送绝音离开,云涛缓缓转过身,感觉血液又有一种即将沸腾的感觉,嘴角微微露出笑意,他不留痕迹地带上一张恶鬼面具,重新走回人群中。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有人喊道:“看,是大汉王朝派出的强者!”

  云涛随着人群,将目光投向来人。只见一行十余人,或锦衣华服,或一身的二品高级装备,谈笑风生,却又隐约散发着不可一世的强者气息,从远处缓缓走来。

  一些散修认出了其中几人,忍不住惊叫起来。

  “快看!那不是青白朱玄四大家族的少主吗?”

  “在十大青年高手里,他们可是分别排在第六到第九位的强者,据说境界早已达到半步武皇,甚至领悟了属性!”

  “我的老天!那,那好像是三皇子殿下!”

  “那可是皇子啊!”

  “我去,那不是雷宗和雨宗的少宗主吗?他们怎么也来了?!”

  “边上那三个人我好像在大汉日报上见过……是谁来着,怎么想不起来了?”

  “你笨呐!那是三位小王爷!”

  听见嗡嗡的议论声,几位年轻一代的顶尖人物,眉宇间都露出一抹厌恶和不屑。他们平日里身居高位,身边的人哪一个不是毕恭毕敬,又有谁如此议论他们过?

  扫了一眼议论纷纷的人群,走在左手边的西门家少主,西门白邪不屑地冷笑一声,道:“这些人就是所谓的‘强者’?简直是乌合之众。真不明白族内是怎么想的。就凭这些人,我一人便可横扫,谈何历练?”

  “历练的主题是探索武帝洞府,他们只是锦上添花。”南宫家少主南宫玄觞淡淡道,显得有些沉默寡言,但语气仍然带着一抹高高在上。

  “别忘了,一线城那边可是暗中开放了的,等一会儿说不定真有什么强者会来。”东方青儿脸上带着明媚的微笑,眼神中却透出一股难以掩盖的失望,显然对眼前的这些人很是不满。

  “虽说历练讲究的就是不确定性,但我感觉咱们这次,摊上的都是些垃圾。”北冥家少主,北冥禹哲满不在乎地偏过头说道。与先前那三人低声交谈不同,他说这句话的声音很大。

  被随机选中的人不一定都是强者,胆既然敢来这里,在场的无一不是对实力有着强大自信的人,听到北冥禹哲毫不顾忌地侮辱,立刻就有人怒了。

  “出言不逊!小子,难道你家大人没教过你,出来混就要低调一些么!?”一个人影从人群中闪出,速度之快就连云涛都有些惊讶,其他人更是连反应都反应不过来。虽然速度奇快,但却偏偏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一看就是身法出神入化,实力高深之辈。

  那人影一跃而出,落在北冥禹哲身前。

  如果觉得本书还不错,不妨“高抬贵手”,点一下“推荐”“收藏”,不胜感激!

  第2页/(共3页)

  云涛隐没在人群中,抬头向前望去,只见那出去的人是一个约摸四十岁的中年大汉,络腮胡,一张方块脸棱角分明,身着一件金黄色的锁子甲,背负两把一米多长的开山大刀,身上散发出淡淡的暴戾和血腥之气,一看就是手底下有着数百条人命的凶人。

  “快看,是‘双刀王’方磊!”人群中立刻躁动起来。

  “他可是成名已久的封号武王,据说曾经和一个新晋武皇对过十三招不败!”

  “我听说,他的实力在封号武王中都足以排进前十,这下可热闹了!”

  方磊挡在北冥禹哲身前,脸上戾气甚浓,冷哼一声,道:“小子,不要以为你身世显赫,背后有着靠山,就可以目中无人、口无遮拦,这片大陆上,永远是以实力来衡量地位,而不是靠家世!”

  “你说的我完全认同。”北冥禹哲上前一步,眼里的不屑丝毫没有散去,反而更甚,他傲然道,“你大可以试试看,我说什么究竟是不是仰仗着家世。”

  云涛注意到,北冥禹哲在说话的时候,眼里没有丝毫的战意,身体也没有一点紧绷的趋向。

  此人,根本没将双刀王放在眼里。

  “大言不惭!以为你是年轻一辈的第七高手,就可以蔑视同级的所有人了吗?!”双刀王瞠目斥道,“今日非要给你个教训,让你知道什么叫祸从口出!”

  说罢,两柄开山刀便滑入他手中,双臂上扬,开山刀在身前微微交错,刀刃摩擦间,猛然迸射出六团赤红色的火焰,缠绕在刀锋上。

  属性之力!这个双刀王竟然领悟了属性!

  “热刀·狂焰转!”双刀王暴喝一声,两臂高举,一左一右,大开大合地向北冥禹哲攻去。挥舞间,双刀带起两团巨大的火云,烈焰熊熊,刀势凶猛,整个人看上去仿佛炎魔再世!威势无匹!

  见到这般声势,后面的武者纷纷大呼小叫地后退,生怕被狂暴的火焰波及。

  云涛混在人群中,也跟着一同后退,但是并没有退的太远,因为他注意到,北冥禹哲那边的人没有一个后退,相反,几人脸上还带着戏谑的表情,似乎是在嘲笑双刀王的无知。

  “玩什么不好,偏要在北冥家的人面前玩火,啧啧,”西门白邪坏笑着摇了摇头,“果然是渣滓。”

  面对着两团巨大的火云袭来,北冥禹哲脸上显得更轻松了,他不躲不闪,反而上前一步,轻抬右手,伸出两根手指,指上散发出朦胧的光晕,朝着那翻滚的火云,慢慢点出。

  “灵熄指。”

  狂乱的火焰张开一张巨口,将北冥禹哲吞噬,周遭的人纷纷露出不忍的神色。

  可惜呀,一代天骄就这样被抹杀了,他的荣誉、成就、梦想全都将归于虚无,纵然背后站着北冥家族,人死不能复生,又能怎样?看来以后做人一定要懂得低调才行。

  云涛面具下的眼睛却渐渐眯起,瞳仁中闪过一缕黑芒。

  只见那翻滚着的巨大火云,忽然像是气球被扎破了一样,猛地收缩下去,火焰蜷缩起来,焰芒越来越小,温度和亮度却越变越高,最后竟然变成了拳头大小的一小团,散发着诡异的幽蓝色,被两根白皙的手指顶着,在其上缓慢地旋转。

  北冥禹哲毫发无伤。

  “你若是领悟了水或者土属性,也许我还会忌惮一点,但偏偏是火。”他轻叹着摇了摇头,随即将那蓝色火球轻轻向前丢去。

  在旁人眼里,那火球速度缓慢而且毫无力道,但双刀王方磊却是如临大敌般,面色骇然,脚步连连后退,双刀挥舞出一个又一个巨大的火焰刀弧,想要阻拦那小火球,对方却是没受半点影响,反而如入无人之境,加速冲向双刀王。

  眼看阻挡无望,双刀王猛然停下脚步,面部青筋乍起,双臂交于胸前,大喝一声:“炎阳守护!”

  一道朦胧的红色光环出现在他的周身,随即向外迸射出层层叠叠的火花。火花集合到一处,逐渐形成一个明晃晃的光点。

  蓝色火球与光点相撞!

  二者同时消散,无声无息,然而一阵轻风拂过,却见两者相碰之处,下方的地面有整整半米深化作焦灰,被风吹散开来。

  这才有意思啊。云涛面具下的嘴角微微上扬,年轻一辈最强的十人之四,这样的对手才有挑战性,就来看看,谁才是武皇之下的第一人!

  硬扛了一记,双刀王方磊闷哼一声,显然极为不好受,北冥禹哲却是毫无反应,就好像刚刚的一切不曾发生过一样。

  如此一来,众人立刻看到了差距,不满的武者一个个只好闭紧了嘴巴,生怕步了双刀王的后尘。

  三皇子见好戏收场,也就不再作壁上观,上前一步,清声道:“诸位,请保持安静。我是大汉王朝的三皇子,也是本次探索行动的负责人。下面由我说明一下,此次一探武帝洞府的事宜。”

  “具体内容很简单,稍后各位进入洞府之内,探索寻宝一切全凭各自手段,不论是生是死,没有任何势力会加以干涉。另外请放心,我本人是不会参与探索的——尽管我很想。

  “我的这几位朋友,也会与各位公平竞争。不过洞府的名额,毕竟是由我和我的朋友们提供,所以一切收获,在诸位出来后,需要向国家上缴三成,作为名额费用,届时会有人负责收取。这样大家都没有怨言吧?”

  一众武者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这样的条件,在他们看来还算合理,毕竟名额都是人家提供的,自己这些人等于是可以白拿七成好处,除了那什么“公平竞争”听着有些刺耳,其他的都还好。

  更何况,就算有怨言,也没人敢说。

  “此外还要一提的是,这次的探索带有一些竞赛性质,谁能有重大的发现或功劳,经过核实后,我们会给予一定的奖励,奖励取前三名。第三名可以得到顶级二品灵器一件,二品丹药通窍丹一枚;第二名奖励灵石五万,王级极品功法《风灵心诀》一部;第一名嘛,奖励暂且保密,不过其价值绝对比前面两者大。希望各位可以各展身手,争取得到名次。”三皇子面带笑容,平静地向众人抛出了一个巨大的诱惑。

  原本还保持着部分淡定的众人,立刻像是被点燃一样,熊熊的贪婪立刻燃烧起来,纷纷摩拳擦掌,想要大干一番。

  对于三皇子和四大家族的人来说,这些奖励的物品可能根本不算什么,甚至随手可得,可在场的武者们是什么人?他们是散修!

  散修是武者最拮据和贫困的团体,对于他们当中的大部分人来说,光是一件二品灵器就足以令其垂涎三尺,更别说还有那么多丰厚的奖励。

  如果说之前的“公平竞争”只是说着好听,这一回可是实打实的利益了,毕竟功劳这玩意,靠的是本事和运气,就算四大家族、两大一流宗门和三个小王爷势力强大,也不一定就能比众人表现出色,而且这个节骨眼上,任谁都会有点侥幸心理。

  “话不多说,现在,时辰已到,诸位可以出发了!”三皇子说完,猛地一挥衣袖,众武者早已忍耐不住,纷纷叫嚣着腾空而起,飞入地缝之中。

  云涛混在中间,虽然带着面具看不见脸,但举动间也装出一副兴奋的样子,随众人一同进入。

  如果觉得本书还不错,不妨“高抬贵手”,点一下“推荐”“收藏”,不胜感激!

  第3页/(共3页)

  三位小王爷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平时也没玩过这么刺激的,见原本熙熙攘攘的数百人全都下去了,也急不可耐地带着手下冲入裂缝之中,依然留在外面的,便只剩下四大家族的少主,以及雷宗和雨宗的少宗主。

  “青儿,你看这些人里,有几个高手,需要待会留神点?”西门白邪问道。

  “虽然有几个隐藏得极深,不过在我这洞心照元镜面前,还是要露出马脚。”东方青儿闻言,银铃般笑道,颇有些俏皮地从背后取出一面精巧的铜镜,正是她刚才所说的洞心照元镜。

  此镜乃是东方家有名的至宝之一,是由一名四品炼器师,经过九九八十一天炼制而成的四品初级灵器。它既不能攻击,也不能防御,却几乎可以看破一切伪装,能将探测对象的体型、年龄,以及真实实力完全地呈现出来,武帝之下的任何人,在此镜面前都无所遁形。

  东方青儿端起镜子,开始逐一查看,筛选。其他几人虽然好奇,却也没办法,此镜品级高过二品,可以滴血认主,认主过后,只有镜子的主人才能从镜面上看到画面,别人就算是凑上去也没用。

  “先前那群人里,值得注意的有三人。一个黄袍子的胖老头,表面上是武王三段,实则为半步武皇巅峰,体内已经有九成转化为了土属性原力。一个光头野和尚,显露的实力是武王巅峰,实则同刚才那老头一样,半步武皇巅峰。”

  东方青儿说到这里就顿住了,令其余几人都是一愣。一旁的三皇子正听得有趣,见戛然而止,不禁问道:“还有一个人呢?”

  “还有一人,”东方青儿的表情忽然变得有些异样,“这个人,说是需要注意,却不是要注意他的实力,而是他的年纪。他戴着面具,身穿黑袍,从装束上看,应当是最近通缉榜单上很有名的通缉犯陶云,两个多月前他的实力还是武侯境,现在竟然已经突破到一段武王了……”

  “一段武王?这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北冥禹哲不屑道,“随手就可以拈死的宵小罢了。”

  “我说过,要注意的是他的年纪!”东方青儿嗔怪道,“洞心照元镜显示,这个陶云,还不足十五岁……”

  她的话音刚落,就见面前几人表情霎那间僵住,然后像看疯子一样看向自己。

  裂缝之内。

  呼呼的阴风,从漆黑的下方吹上来。数百名武者,沿着陡峭的岩壁向下方纵跃而去。如同是奔向巨口的一群蝼蚁。

  云涛放慢速度保持在最末,一边贴着岩石向下飘落,一边将精神力向下方刺探而去。一开始还好,可以隐约探测到一个塔状结构,然而再向下深入,精神力竟仿佛遇到了什么阻碍一般,无法前进。

  这种境况,对于以前无往而不利的精神力来说,可以说是前所未见,不过云涛并不感到意外。武帝级别的强者,已经能够自成领域,掌控一方天地,领域内属性之力全部归其所用,几乎能够改变少许的物理规则。纵然身死坐化,领域的影响依然残留,更何况,武帝,已经和云涛从前的实力处于同一级别,不能够干扰精神力,才是意料之外的事。

  真正让云涛心存疑虑的,是这次大汉王朝的人,究竟打的什么算盘。好好的一个资源宝库,自己不霸占,偏偏要设置什么名额,还向历来没有什么地位的散修开放,甚至还设了奖励制度,搞得真像竞赛一样,究竟目的何在?

  从刚才那几人隐约的举动来看,那三皇子是个代言人,三个小王爷纯粹是来凑热闹,两大一流宗门的少主,一开始云涛还没太注意,现在想来这二人出奇的低调,竟好似跟班——四大家族的人貌似才是主角。

  从以前搜魂术得到的那些记忆中,云涛对四大家族有一些片面的了解,知道他们势力滔天,每一个家族的实力都堪比五级国家,雄霸大汉王朝六分之一的疆土,独辟一域。如此强大,又有什么地方能够用得上那些散修?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呢。

  云涛想到纠结处,不由得挠了挠头皮,心说还是不想了,想多了糟心,不论他们目的如何。

毒国盛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