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封情书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十一、我以为就只是感冒

  只是因为天气太热洗了个冷水澡,没想到就这么感冒了。

  乔轩抽出一张纸醒了个鼻涕,揉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

  “流星”上又多了几条留言,乔轩正在一条条的翻看。

  手机电话铃声响起,吸引过来乔轩的注意力,乔轩看过去,是一南打过来的,乔轩想也没想就接通了电话。

  “陪我去个地方。”一南的声音有气无力的。

  “好。”乔轩没有多问,就答应了下来。

  随即两人就挂断了电话,乔轩又吸了吸鼻子,感觉还是堵得慌,又抽出一张纸醒了一次鼻子。随后又揉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里。

  看了一眼已经装了一半的垃圾桶,乔轩起身打开衣柜,里面整整齐齐的摆放着各种常见伤多年药,伸手拿出感冒药,倒了半杯冷水,就着感冒药喝了下去。

  吃完药,又从衣柜里拿出件外套套在身上,看了眼外面的太阳,乔轩还是拿了伞,这才拉开门走了出去。

  .....

  在校园门口等了大概十分钟,才看到一南从一条道路拐角中走出来。

  今天的一南穿了件短袖,带着个鸭舌帽,此外仍然是一如既往的一条宽松的长裤。

  看着一南走近,乔轩走上前去打招呼,一南对乔轩一笑,自顾自往校门口外走去,乔轩撑起伞跟了上去。

  “你今天画妆了?”乔轩问道。

  一南扭头对乔轩展颜一笑,那张精致的脸蛋更显魅力,乔轩却感觉一南的样子莫名的有些别扭。

  没有多问,乔轩只是回以一南一个笑容。

  “你听过一个故事没。”乔轩紧跟着一南的步伐,一南没有说话,他就自顾自的找起了话题,只是一南仍是没有搭他的话,乔轩还是知道一南的,只有心情不好的时候一南才会化妆,用妆容遮挡脸色的憔悴。

  一南没有回话,甚至没有做出其他的反应。但乔轩可不会就这样打住的。吸了吸鼻子,乔轩这才开口说道:“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只母鸡带着一群小鸡,有一天,母鸡正带着小鸡在空地里做游戏,这时突然刮来了一阵怪风,母鸡立即保护着小鸡们进了屋子里,小鸡们安全了,可母鸡却被‘老变婆’给抓走了,远远的小鸡们只听到了母鸡的声音再说‘孩子们,你们要好好长大,长大了再来给我报仇’。”

  “小鸡们很听话,每天都在外面捉虫子吃,很快小鸡吗们就长大了,长成了大公鸡,一天,大公鸡们觉得自己可以去给母鸡报仇了,于是他们踏上了复仇之路。”乔轩讲到这停了停,观察着一南的状况,见她虽然仍是在走路,可耳朵却是有些微不可查的靠向自己这边,乔轩这才接着讲下去。

  “大公鸡们走啊走啊,突然遇到了一根绣花针,于是绣花针问道:‘公鸡哥哥,公鸡哥哥,你们是要干嘛去啊?’大公鸡回答道:‘我们要去找老变婆给我们妈妈报仇。’绣花针说;‘让我和你们去嘛。’大公鸡说:‘你去有什么用。’绣花针说;“我去可有大作用了。”大公鸡们想了想就同意了,于是他们接着继续上路。”

  “大公鸡们走啊走啊,遇到了一个大锤,大锤问道:‘公鸡哥哥,公鸡哥哥,你们是要干嘛去啊?’大公鸡回答道;‘我们要去找老变婆给我妈妈报仇。’大锤子说道:‘让我和你们去嘛。’大公鸡说:‘你去有什么用?’大锤子说:‘我去可有大作用了。’大公鸡们想了想就同意了,于是他们接着继续上路。”

  出了学校的区域,乔轩两人顺着一条山间小道往山上走,由于有树荫,乔轩就把伞收了起来,不过两人还是并排着走着,步调也还是保持着一致。

  “大公鸡们走啊走啊,遇到了一颗板栗,板栗问道:‘公鸡哥哥,公鸡哥哥,你们是要干嘛去啊?’大公鸡回答道;‘我们要去找老变婆给我妈妈报仇。’板栗说道:‘让我和你们去嘛。’大公鸡说:‘你去有什么用?’板栗说:‘我去可有大作用了。’大公鸡们想了想就同意了,于是他们接着继续上路。”

  “大公鸡们走啊走啊,遇到了一坨牛屎,牛屎问道:‘公鸡哥哥,公鸡哥哥,你们是要干嘛去啊?’大公鸡回答道;‘我们要去找老变婆给我妈妈报仇。’牛屎说道:‘让我和你们去嘛。’大公鸡说:‘你去有什么用?’板栗说:‘我去可有大作用了。’大公鸡们想了想就同意了,于是他们接着继续上路。”

  “大公鸡们走啊走啊,遇到了一只螃蟹,螃蟹问道:‘公鸡哥哥,公鸡哥哥,你们是要干嘛去啊?’大公鸡回答道;‘我们要去找老变婆给我妈妈报仇。’板栗说道:‘让我和你们去嘛。’大公鸡说:‘你去有什么用?’板栗说:‘我去可有大作用了。’大公鸡们想了想就同意了,于是他们接着继续上路。”

  “大公鸡们走啊走啊,走到了老变婆家,老变婆看到大公鸡们,就躲进了屋子里,大公鸡上去敲门道:‘老变婆,老变婆,我们走了一天路了,你能不能开开门,让我们进去喝口水啊?’老变婆透过门缝看去,说道:‘你们往东边走,那边有条河,你们去那喝吧。’大公鸡们于是只能坐在院子里。”

  “他们等啊等,到了中午,大公鸡又去敲门道:‘老变婆,老变婆,我们走了一天了,肚子很饿,你能不能开门让我们进去吃点东西啊?’老变婆透过门缝看过去,说道:‘你们往东,那边有条河,你们可以去抓到鱼吃。’大公鸡们于是只能继续坐在院子里。”

  “他们等啊等,到了晚上,大公鸡又去敲门道:‘老变婆,老变婆,我们走了一天了,现在天黑了,我们回不去家了,你能不能开开门让我们进去睡一晚上啊。’老变婆透过门缝看去,天黑乎乎的,还刮着大风,老变婆想,我等他们睡着了,就吃了他们,于是高高兴兴的开了门,说:‘公鸡哥哥,公鸡哥哥,你们快进来吧,天黑了,你们可以在我家睡一晚上。’公鸡们见老变婆开了门,就走了进去,板栗跑到了熄灭的柴火堆里,绣花针跑到了凳子上,螃蟹跑到了水缸里,牛屎跑到了门槛外边,大锤子跳到了房檐上。”

  “看到公鸡们进来坐在了凳子上,老变婆说:‘我去生下火。’于是她趴下了吹起了柴火堆的火星,熄灭的柴火立即燃了起来,这时躲在柴火堆里的板栗突然爆炸,炸起了一堆柴火灰,柴火灰进了老变婆的眼睛里,老变婆疼的大叫,大公鸡问道:‘老变婆,老变婆,你怎么了。’老变婆回答道:‘我没事,我没事。灰尘进眼睛里了,我去打水洗一下就好。’说完老变婆就摸到了水缸边准备打水,他手刚伸进去,螃蟹就狠狠的夹住了他,老变婆疼的大叫。大公鸡问道:‘老变婆老变婆,你怎么了?’老变婆说:‘我没事,我没事,只是被什么东西夹了一下。我找个凳子坐一会就好了。’说完老变婆摸到了凳子,一屁股坐了下去,随即又是一声痛呼,原来是绣花针扎在了他屁股上,还不等大公鸡问,老变婆就朝门口跑去,跑出去的老变婆一脚踩在了牛粪上,瞬间摔倒在了地上,打锤子从房檐上掉下来,砸死了老变婆。”

  乔轩和一南坐在山顶上的凉亭里,吹着山风,在这夏日里难得享受了下自然的清凉。只是随着乔轩故事讲到这,一南也投来了异样的目光。

  乔轩手一摊,说道:“大公鸡于是就给自己的母亲报仇了。”说完笑了笑,一南抬手向他打来:“你这是在哄小屁孩呢?”

  乔轩一边招架一南的拳头,一边回道:“这是我小时候外公给我讲的故事,本来就是哄小屁孩的。”

  两人一阵打闹,一南的状态明显好了很多。打闹过后,两人又各坐一边吹起了凉爽的山风。

  “遇到什么事了。”乔轩看着一南问道。

  一南撇过头去,说:“小爷的事,你一个小屁孩问什么问。”

  乔轩笑了笑,揉了揉鼻子,又吸了吸,真的就没有再问。

  两人沉默着又坐了良久。

  “我们回去吧。”一南站起来,朝凉亭外走去。

  乔轩也立即站了起来,可是这一站起来,顿觉脑子一阵天旋地转,一个踉跄,就要摔倒在地上,慌乱中下意识伸出手扶住了柱子,一南反应也很迅速,立即扶住了乔轩。

  看着乔轩透红的脸颊,已经到嘴边的挖苦的话立即变成了关心的话:“你怎么了?”

  乔轩被一南扶着,一只手臂搭在一南的双肩上,这让一个人影瞬间浮现到了脑海中,直达心底。

  乔轩抽回手臂,说:“没事,有点感冒而已。”

  一南愣了愣,问道:“怎么感冒的?”

  “洗了个冷水澡。”

  “就洗了个冷水澡?”

  “嗯。”

  “洗了多久?”

  “......”

  好吧,对乔轩无比了解的一南瞬间就猜了个大概。

  于是不再追问下去,同时伸手覆在乔轩额头上。

  感受到手中传来的乔轩额头的温度,一南不由一阵好气。

  “你以为就只是感冒?”

  “我以为就只是感冒......”

  ......

余生糊涂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