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天机盗门祖尸系列困天迷龙局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129章 坑人局中局

  第129章坑人局中局

  随着树根的冒烟,我赶紧从上面跳下。符令产生的强大气流,依然在天坑里来回的激荡。身上的青鳞也不知何时悄悄退去,那股子兽性和蛮力也随即消失。

  我能感觉到我们终于胜利了,胖大海三人拖着疲惫的身躯向我走来。我拄着棱刺就要往地上坐,却在这时,面前的大树突然开始高频颤抖,根部的泥土陆续翻起,几十条超粗的树根,如章鱼触须一般拱出地面。看大柳树这副凶狠的架势,似乎想要从地下爬出。

  这关键时刻,就听大树周边发出了刺耳的嗡鸣。这声音细密绵长嗡嗡嘤嘤,尽和罗盘有着几分相似,但又有着不同。那就是这声音是由多个物体,一同共振形成的。

  听到嗡鸣,我才想起罗盘还没飞回,便对柳树上下一番打量,就发现它早已嵌进大树,没办法再发出声响。大柳树好像对这声音极其敏感,烦躁的扭动着根须,对抗着声波。随着声波的持续,那些死命翻腾的根须,大部分被压制了。只有一条漏网之鱼,在树后疯狂的扭动着,想要挣脱牢笼。

  我见其要破土而出,立刻冲上跃起,将棱刺狠狠的插了进去。它剧烈的反抗,让我根本不敢松懈,紧紧攥着棱刺不能放手。随着它的扭动,我将身体也压了上去,死死的将棱刺顶住。

  我边随棱刺摆动,边寻找着声音的出处。就见大树周围的泥土里,正半埋着多片巴掌大下的青铜符。这些古朴的青铜符排列有序,是以乾、震、坎、艮、巽、离、兑八个方位均匀分布,显然是人为按插的。

  看着它们,我突然想到了一些书里的内容。古代为了控制一些成了气候的动物植物,往往会使用符令之术将其狙杀。对于那些年代过于久远的东西,普通符令根本拿它没办法。所以古人就想了个办法,通过采用大阵的方式,将其暂时圈禁,抑制它野蛮生长。由于早期符令是由木片和兽皮制作成,在圈禁邪物时,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老旧破损,圈禁的效力也会逐渐衰减。到一定时间,就会完全失去镇压的作用。后面人类出现冶炼技术,那些巫蛊祭司们也开始采用青铜来制作符牌。青铜的出现不只促进了人类的文明,也让大阵做到了千百年来牢不可破。早期阵法一般为单层,只限制邪物的外套。后面逐渐出现内外两层防护,一层怕邪物跑出,另外一层是怕外人误闯。到最后人们为了安全,甚至会设置了三到四的防护,最高者可达五层。

  如果我没猜错,这似乎就是传说中的八相墟围阵,外面又套了个紫阳淩栖阵,让杀气如此重的一座大山,表现出一片祥和,就组成了一套完整的上古奇循局。这阵局也不知从何时起,又被人加了磅,就变成了现今的坑人连环陷阱。料想这由青铜符组成的八相墟围阵,应该就是用来禁固这邪门的阴魂柳的。

  这些青铜符由于年代久远,早已锈迹斑驳,再加上这引魂柳的挣扎,已经让其不堪重负。青铜符在高频抖动中,不时的掉着铜渣,似乎就要失去了效力,支撑不了多久了。

  我看着青铜符怎么都有些眼熟,似乎在哪里见到过,一时就是想不起来。看着棱刺所插的位置,我心中暗叫不好,这就是坤阴位,这里怎么还少了一片。见这脚下没有散落的铜渣,我才知道青铜符是被人为抽走的。也不知是什么人会如此险恶,尽然想将这阴魂柳放出。

  我想着这两天这里发生的事和碰到的一切,又想到奏折和图册。还想到了邪物向来对灵物有着特殊偏好和李自成多尔衮两人的稀里糊涂死亡。我突然意识到,这就是一场几百年前,有人刻意安排的借刀杀人局。这局做的实在精妙久远,也不知以后还会坑杀多少前面追求真相的人。我的大脑越想越清晰,越清晰也就越怕,已到了细思极恐的地步。

  就在我想着这一切时,棱刺突然猛烈摆动起来,一人显然是要压不住了。其他方向没动静的树根,也纷纷翻涌起来,想要从坤位逃脱。这么看来先前众多根须,也都是从坤阴位挣脱出去的。

  神算子和甄若男将受伤的胖大海拖到一边,刚包扎完就气喘唏嘘向我跑来,同我一起压制着柳根。当他看到我棱刺所插位置时,也认出了这种阵法。对我大声嚷:“小军儿这大阵少了坤阴符,功力大减。我看这柳树是镇不住了,不行咱们就快点逃命吧!”

  我看柳树这么个闹腾法,尤其四个山缝已经合并,就是想逃也插翅难飞了。再说这么多人的大仇,我还没跟它好好清算呢。我对神算子大喊”山缝合上了出不去了,你快想想别的办法吧!咱们还能重新激活大阵吗?”

  神算子指了指棱刺所插的位置,着急吼:“除非你能找回原来那符,重新驱动再激活大阵。按青铜符来看就是找回来,它也撑不了多久啦。”神算子向我摆着手示意,我放弃吧赶紧大家逃命。

  我一把揪住他的袄领,不想听这些丧气话。我的愤怒还未消,怎么可能会选择逃跑。我心中突然冒出一个想法,那就是众多青铜符令里,追加一道纸质符令。忙对他大喊:“找不回来有没替代的法子?还有它怎么个激活法?”

  神算子看着杀心满满的,贴向我耳朵大声喊着:“找跟它一样老的物件替代就行。要想激活大阵,就的先驱动青铜符。驱动青铜符就的使用天火引雷令,把天雷给引过来才行。”

  神算子的话,让我头疼起来。妈的,这时候你让我上那去找那么老的物件,除非我们把土家祭祀的棺材给扛出来。看着棱刺我突然有了法子,对神算子我用下巴指了指棱刺:“这东西行吗?也是青铜的。对了,我不会引雷令,那你上吧我负责配合。”

  神算子听到我的话,也直接愣在当场。他根本就想不到,能拿出青铜法器会符令的人,尽然自己不会用。我用尽全力压在楞刺上,我深知这次要是松了手,邪恶的阴魂柳再次放了出来,众人必定会血溅当场,这个地方也的变成人间炼狱。

  神算子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棱刺,挠着头面露难色:“这东西我也不会呀!”

  神算子这一句话,对我来讲就是五雷轰顶,简直另人绝望。大道理他总是能讲的一套又一套,一到关键时刻,我俩全拉稀跑肚了。

  此时我心乱如麻,在这混乱中更是没了思考。这可怎么办?总不能一直就这么摁下去吧,怎么才能把闪电霹雳给引到棱刺上来呢。地上剩余树根已被甄若男胖大海给打压下去,姑婆草更是早早被雷电击杀,云上的霹雳闪电也在逐渐消失。看着脚下还在折腾的树根,我心中更是焦急。

  此时空空荡荡的天坑里,只有球形闪电在翻滚放着电,忽明忽暗的照亮着大地。随着它大量放出电弧,球形闪电也变的越来越小。看来这即将消失的球形闪电,就是我们唯一的希望了。我一咬牙,我高声大喊:“你们快闪开。”随即松开了压着楞刺手脚,快速向着罗盘跑去,用手指扳着罗盘费尽全力的抠了出来。手指的鲜血立刻就染红了整个罗盘。随后将罗盘托于手掌,并迅速将罗盘向着球形闪电甩了出去。

妖颜祸重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