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误霜与月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八章 收服

  八面山的一个月,是历经生死的一个月,许多事情都没有变,人心,却变了。

  武振威恢复的比较快,他本来就是铁一样的人,心坚似铁,铁面无私。

  但这里不是镇远镖局,是江湖上盛传最危险的地方之一,这里有“铁匠”,“屠夫”,还有“大夫”,还有要人命的《三典》。

  只有豁出性命的人,才有资格得到它。

  不过在这里就有二十多个人,他们同样这么做了,同样被“铁匠”和“屠夫”整死,又被“大夫”救活。

  所以武振威已经不再是以前的武振威了,他的命,是大夫给的,现在,她要让武振威去做一件事。

  “辅佐满天星,取回蜀中唐门这百年来遗失在外的各种暗器,以及机关。”

  她只有这样一句话,她的话就是命令,八面山上所有人都必须无条件服从。

  因为所有人的命,都是她给的。生命的意义,在于延续,和武振威一样,大多数人对她的尊敬,无异于面对自己的生身母亲,所以,武振威虽有疑问,也无怨言。

  “为什么?”

  这句话是满天星问出来的。

  “我们这里有集天下所有杀人利器与名剑锻造图于一盒的《兵典》,数量甚至比蜀中唐门还要多,其中更有数十种已经失传了的“手艺”,又何必再让我做这吃力不讨好的事?”

  满天星的抱怨,也是武振威想说的,但他的话本就不多,所以迟迟没有开口,不由得朝满天星看了一眼,心中也生出一丝欣赏。

  大夫依旧带着帷帽,静坐在半人高的石墩子上,此间所有的灵气似乎都集中于她一人,让人无限崇拜。

  远处被江北镇搀扶着的紫气也频频投来目光,因为满天星的原因,他没有靠近,但他还有眼睛耳朵,也想听一个解释。

  “百年前,《兵典》大成,就等于蜀中唐门家业的延续,类似于将财产存放在钱庄,随时可以来取。”

  说到这里的时候,满天星表情略微变了变。

  大夫又道:“不过这些年来还算太平,所以蜀中唐门的子弟有些懈怠了,他们知道《兵典》的意义,所以不怎么珍惜“家业”,以至于将一些见不得人的“东西”流传了出去,对江湖上难免有所影响,所以我才有了派你出去收集的想法,看看这百年来,蜀中唐门的“手艺”,究竟有没有长进。”

  满天星忽然问道:“如有一天蜀中唐门遭遇不可测的外力影响,他们的子弟来取《兵典》,而我们……又不想给,就能拿这些应付一下对吗?”

  这句话实在是问的漂亮,连武振威和紫气都同时动容。

  原来八面山的存在居然这么有意义,还能限制三大世家之一的蜀中唐门子弟,那其他两大世家若也有这样的想法,同样可以如此敷衍了事。

  大夫赞许的点了点头,满天星笑了,远处的紫气看在眼中,心都在滴血。

  他已经不在乎大夫给自己的“任务”是什么了,他只想让大夫多看他一眼,他很想告诉大夫,我比满天星要强的多。

  心里的话,不说出来永远都没人知道,所以由始至终大夫都没看紫气一眼,哪怕她本来就带着帷帽,身子却连动都没动。

  “只是简单的历练,三年,收集一百种暗器以及机关回来,设计图也行,总之,期限摆在这里,好自为之。”

  大夫刻意强调了一下“好自为之”,这段双簧,也到此为止。

  没人敢怀疑《兵典》是否还在铁匠手中,包括武振威和紫气,但有心人的心中,却又是另一种想法。

  满天星心中哀叹:“苦也,三年时间让我将《兵典》伪造出来,这恐怕比让大夫答应和我成亲还要难。”

  他的苦水只能倒给“铁匠”和“屠夫”,是绝对不能让外人知道的,幸好,他是一个藏得住话的人,只要他不说,就没有人可以想到他的想法和心思。

  武振威已经想通了,能够活着,还有什么好奢求的呢,只要这条命还在,做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又何足挂齿。

  “我要你死。”满天星带他来到铁匠铺中,他独坐在铁匠台上,像个暴发户的儿子。

  武振威沉默了,他开始回忆自己这大半生,究竟有多少人跟他说过这样的话。

  答案是很多,但没有人可以从他的剑下活下来,只有这一个是例外。

  而且,今时不同往日,武振威已经开始学会用心思考,鲁莽这两个字,不再适用于他。

  “你要我死?死多久?”

  武振威似乎并不意外,好像这本就是意料之中的事。

  满天星欣慰的点了点头,“三年,从今天开始,你就不叫武振威,而是叫铁心,铁石心肠的铁,铁石心肠的心。”

  武振威点了点头,幸好不是叫“花心”,如今的他精神已经升华,对女人已经没有任何兴趣,除了“那一位”,被他视为圣母的存在。当然,也只是尊敬。

  “我单独叫你来,还有一件事,既然你已经死了,那么三十六式连环剑就不能再用了。”

  说完,他貌似随意的从铁匠台下的鼓风旁拿出一个盒子。

  《剑典》,武振威眼睛一亮,这是让江湖人趋之若鹜的宝贝,就这么被随意的摆放在此,实在让人难以置信。

  满天星又满不在乎的吹了吹上面的铁灰,又十分嫌弃的从袖子里掏出一条手帕,在上面左左右右轻轻擦拭,然后将手帕随手一扔。

  武振威狂跳的心忽然宁静了下来,随着满天星举重若轻的动作,轻描淡写的态度,已经可以预料,有一件大机缘正等着他自己。

  满天星终于像是做完了某种仪式,才缓缓打开《剑典》,却又皱了皱眉,将它合上。

  “如果不是我,你也拿不到它,但我忽然觉得,铁匠常说的一句话很有道理。”

  “什么话?”武振威的语气有些颤抖。

  像是孩子的过年礼物拆了一半又被合上,他的心居然有种控制不住的激动,很想知道满天星接下来要给他什么。

  “你的愿望是得到《剑典》,但铁匠常说,贪多嚼不烂,你明白了吗?”满天星叹了口气。

  武振威的心,忽然沉了下去,眼神也暗淡下来。

  “不过我可以满足你一半愿望。”满天星忽然打开盒子,“努力”从里面翻找,然后才像是找到宝贝一样,掏出一本被火燎烤过的剑谱。

  “这就是你梦寐以求的剑谱《天罡地煞剑》,集合《三十六式天罡剑》《地煞七十二剑》全本于一体,现在,它是你的了。”

  武振威浑身一震,眼睛瞪得溜圆,一颗心激烈跳动起来,连语气都有些颤抖,“多……多谢少侠。”

  “唉……你我之间何必这么客气。你长我二十来岁,别叫我少侠了,随随便便叫我一声大哥就行。”满天星满脸堆笑。

  收下剑谱,武振威激动万分,已经无所顾忌,一口一声大哥,叫的比刚会说话的娃娃还要勤。

  此时的他,已经像是认了主,满天星就是他需要追随的人。

  片刻之后,满天星挥了挥手,武振威心满意足的走出铁匠铺,他这才如释重负,将《剑典》打开,里面除了一堆灰烬,空空如也。

月夏剪影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