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误霜与月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九章 试剑

  “是你叫我来?!”紫气的脸阴沉的吓人。

  他不敢说是满天星把自己骗到了这里,也不想承认是满天星把他带到了铁匠铺,在这个人面前,他绝不认输。

  咚的一声,一个盒子被扔在铁匠台上,铁灰洒了一地,满天星也不废话,眯着眼睛看着紫气。

  “拿好,然后滚出去。”

  就这么简单,被认为可以改变一个门派和自己未来的《兵典》,就像是被扔垃圾一样甩在了铁匠台上,紫气的眼角忽然就抽动起来。

  他心动了,他居然心动了,最该死的人给了他最该死的羞辱,就是将他最看重的东西,当成最不值钱的东西扔了出来。

  可这是《兵典》,天下仅有的一份,连三大世家六大门派都没有的东西,是蜀中唐门数百年来精益求精整合出来的瑰宝。

  为了这个,他可以忍,只要拿走《兵典》,这个仇,所有的新仇旧恨,都能找回来的。

  紫气的手,已经放了上去,满天星依旧如故,甚至还想笑。

  满天星当然知道里面是什么。

  紫气当然也知道里面是什么。

  《兵典》,就是紫气的第二条命,他喝下砒霜的决心,此刻毫无动摇,他甚至能忍住满天星对他的羞辱。

  然后他抱着盒子,头也不回的往外走。

  “我叫你滚出去,是滚啊!”满天星忽然拍了拍铁匠台,发出乒乓声。

  《兵典》可以拿走,但是要留下尊严。

  “啊!!!”一声咆哮,紫气整张脸涨的通红,然后转过身,高举盒子,撑着带病之躯,奋力砸向满天星。

  啪……满天星稳稳的接在手中。

  “唉……别生气嘛。开个玩笑,来,拿走……不用谢。”

  “我谢你全家!”紫气咬牙切齿,转身跑出铁匠铺,又放声咆哮了一阵,心中的怒火也才消了一半。

  铁匠铺中,满天星苦笑摇头。“不过是个空盒子,干嘛这么生气?”

  盒子打开,空空如也。

  “三年的时间,若是装不满它,八面山的事,怕是兜不住了,我闯的祸,也要用血来偿还。”

  没有一丝一毫的满足,打击紫气也是迫不得已,接下来,就要看江北镇的表演了。

  想要让一个傲慢的疯子服从,那是绝对不可能的,所以只能惹恼他,让他彻底疯狂。

  “大夫让我收集市面上可见的所有武功秘籍,包括剑谱与拳脚掌指自己七八班兵器谱。”江北镇端着一只黑碗,说着话进了紫气的房间。

  “武功秘籍?”紫气皱着眉,呼吸仍旧有些紊乱。

  “没错,听说是为了敷衍六大门派的弟子门徒,这些年来,他们的确有许多绝技失传了,或者流落江湖中,总之他们相信八面山保存的《剑典》里面有他们门派留下的遗产,这才无所顾忌。”

  紫气什么也不想,只是推开黑碗,焦急问道:“她只和你说了?”

  “对,只有我。来,你该喝药了。”

  紫气一把抢过药,又问道:“你和谁说过这事?”

  “满天星。”

  “你他妈的!”

  紫气的病痊愈的比武振威还要快,他甚至拉下脸来求了大夫几次,或许是大夫心地善良,有求必应,居然自作主张把黑鞘古剑赏给了他。

  这柄剑一直是他的心病,结果三言两语就被他得到了。

  八面山有《兵典》,这种名剑打造出来也不难。

  这是紫气心中所想,所以他也不再是像以前那样神神叨叨,没事就和一柄剑说话了。

  “我会在三年之内,收集一百本武功秘籍,当然,剑谱是主要的。”紫气再三保证,他绝不让大夫失望。他也绝不认输,他已经开始下定决心,将来在八面山上,他的地位,绝对要在满天星之上。

  至于点苍派。

  “呵……一隅之地,不足挂齿。”

  紫气和江北镇是一同走的,满天星和武振威在后,铁匠和屠夫相送,很是开心的样子。

  “铁心,我问你,如果是你,想要寻找蜀中唐门遗失在外的暗器,该从哪里入手呢?”

  一叶孤舟,两岸湖光山色,又是长江,又是老船夫,又是铁一样的男人,还有翩翩少年。

  只不过,武振威已经不再是以前的武振威,他现在是铁心,是学成《天罡地煞剑》的铁心。

  “大夫给我吃了通骨丹和养血丸,让我功力倍增,现在我有把握直接闯入蜀中唐门,还能全身而退。”武振威非常自信。

  这是一个一流高手该有的气魄。

  “很好,但我不是你,我只不过是个二流高手,虽然比起其他同龄人,已经是拔尖了。”满天星的话一点都不夸张。

  《天罡地煞剑》,他自然会的,只不过火候不足,功力不够,无法像武振威施展自如,少了些岁月的沉淀和身经百战的气势。

  船行了几个时辰,两人闲聊家常,武振威的心思也活泛了许多,一个清晰的念头,油然而生。

  “暗器,是用来杀人的,如果用来偷袭,更是防不胜防。”满天星像是无意间又扯回这个话题。

  “的确,蜀中唐门的弟子不但擅长暗器,还精通火药,毒药,以及陷阱机关,这一点,似乎和江湖上最近出现的某个小帮派很相似。”

  满天星笑了笑,“哦,这么见不得人的事,你是怎么得知的。”

  “因为他们不做人事,明明武功稀松平常,却好像掌握了某件大杀器,暗中偷袭过一位三流高手,最后竟让其终身残废。”武振威的话中,有种若隐若现的鄙夷。

  他喜欢光明磊落,最讨厌的就是蜀中唐门子弟,正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那些流落在外的杀器,又有多少是用来对付阴险小人的?多数是暗杀正派中人。

  “那么接下来你要带我去哪里?”满天星给足了面子,他去哪,满天星就跟着去哪。

  “在那之前,我想试剑。”武振威冷冷的开口。

  这番变化,比这几个月的变化还要反常,满天星呵呵一笑,背过身去。

  “我要以人为鉴。”武振威再次提醒。

  满天星依旧无动于衷,拳头,却在袖中握紧。

  这一剑若是出手,满天星绝对接不下,但是武振威必须出手,因为他可以控制自己不杀人,但不能克制自己不杀“鬼”

  如果满天星心中有鬼,那么所有的话都是谎言,他讨厌谎言,也不想被谎言驱使。

  所以。他拔剑,他的剑,是九星连珠。他的剑法,是《天罡地煞剑》。他的剑招,专破心中有鬼之人。

  “杀!!!”

  剑光一闪,像是烈日突破迷障,让人眼睛都睁不开。

  满天星一动不动,武振威收剑回鞘。

  船继续动,两人无言,像是无事发生。

月夏剪影 · 作家说

不管有没有人看,态度先拿出来。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