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误霜与月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章 不要脸

  清溪镇,老矿坑,这里和所有寻常边镇一样,荒凉中透着一股凄厉,山石土地,也像是暴雨来临前的墨云,被染成了黝黑色。

  原因是这里有煤矿,有煤矿的地方,就不会有生机,只有死寂,仿佛那些在此冒着危险求财的人嫉恨生命,他们的怨念驱赶着任何踏入此地的生物。

  在这个地方,除了矿工和工头,就只有老鼠和猫。

  老鼠当然不是真的老鼠,猫却是真的猫,此刻她正舒舒服服的躺在清溪镇上最舒服的的院子里,最舒服的躺椅上。

  每一个见到她的人都会有一种同样的想法,这是个猫一样的女人,妖娆,魅惑,让人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摸,摸她身上最饱满的地方。

  她当然很美,因为她还很年轻。充满了青春与活力。

  可是,没人敢去摸她。从来没有,敢这么做的人,都要死。

  因为她是周扒皮的女儿,是他的掌上明珠,你甚至可以摸周扒皮的大光头,也不能碰他女儿一根头发,否则,他就会真的扒了你的皮,然后扔进他的老矿坑里。

  这样的人,当然是清溪镇最大的恶人,也是最有势力的人,同样的,他也是清溪镇最不要脸的人。

  任何时候,他都是一张笑脸,哪怕他拖欠你的工钱,你找他要,他让打手打你一顿,把你打的鼻青脸肿,还能笑着跟你说:“好好干活,工钱,我早晚都会给你的。”

  幸好,老矿坑不止有一个,否则他若成了土皇帝,就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因为他的剥削,而死于非命。

  他最喜欢做的事,就是让人觉得他不要脸,只要是不要脸的事,他都会做。

  因为,他很想有一个很要脸的主子,他也知道,那个人会在一个月后来到清溪镇,到时候只会有一个最不要脸的人,成为他的人。

  每一个要脸的人,手下都会有几个很不要脸的人,这是古往今来都不曾改变的真理,适用于任何地方。

  周扒皮当然知道这一点,只要他不要脸的名声远扬,早晚有一天,就会有地位显赫的人来找到他,带他离开这个鬼地方。

  他现在就在清溪镇上,靠近老矿坑的边镇格外荒凉。并没有什么供他消遣玩乐的地方,但他并不在意,反而很喜欢这里,因为这里的居民都怕他,畏惧他,怕他的人上到八十岁下到刚睁开眼的婴儿,因为,他实在是太不要脸了。

  “老人家,你这梨怎么卖啊?”

  周扒皮路过一个街角,眼睛刚好逮到一个收拾挑子卷着包袱想跑路的干瘦老头,就临时起意,想要让他知道自己究竟有多不要脸。

  干瘦老头一张脸本来就很凄苦,光着的脚丫子还有干透的血迹,这当然是他自己的,他长途跋涉,又没有鞋子穿,哪怕脚底板再厚,想要在煤渣子和碎石子铺成的路上走,也只有划破脚的结果。

  “三文钱一斤……您要是要买,可以算您一文钱。”干瘦老头当然认得他。

  在清溪镇十里之内,谁不认得周扒皮,就等着被扒皮。

  “三文钱,不贵,我不占你的便宜,你放心,我这人啊,就是心善呐。”

  说完,周扒皮还安慰似的拍了拍干瘦老头的肩膀。

  “三文钱,我全包了。”周扒皮说完,哈哈笑了起来。

  三文钱买一担梨,这买卖肯定是赚的,不但赚,而且还很不要脸。

  干瘦老头一张被岁月侵蚀的脸忽然多了几条沟壑,浑浊的眼睛忽然多了一些泪光,这些梨,只值三文钱,还要他亲自送到周扒皮的府上去。

  “一担梨……三文钱?”

  忽然,有一道疑惑的声音响起,原本荒凉的大街上,突然出现了两个人,一个少年,还有一个像铁塔一般的中年男人。

  少年翩翩如玉,眉清目秀,微笑的时候像是阳光一般让人温暖,这样的人,很难让人不喜欢。

  至于他身后的男人,周扒皮只是看了他一眼,立刻就把头低了下去。

  这个男人不好惹,他前面的少年一定更不好惹。

  周扒皮并不是胆小,因为他很清楚一件事,绝不会有无缘无故来到清溪镇的人,特别是眼前这两位,来头绝对不小。

  难道是来找我的?周扒皮浑身一颤,忍不住抬头打量那名少年,但那名少年却像是忽然看不见似的,周扒皮将近两百斤的块头在他眼里,竟然没有一点存在感。

  “三文钱买一担梨,太不要脸了。”少年叹息着,回头看了铁塔一般的中年男人一眼。

  “的确不要脸。”

  “哈哈哈……多谢夸奖。”周扒皮很高兴,只要有人当面夸他不要脸,他就会忘了自己是谁。忘了自己的身份,忘了自己在这两人面前什么都不是。

  少年忽然叹了口气,还是不看周扒皮,反而问干瘦老头:“你要杀别人全家也就算了,居然还想从他手里赚三文钱,你这么不要脸,是跟谁学的?!”

  “什么?!”

  这句话,忽如一道惊雷,在周扒皮头顶炸响,他猛的回头,看着依旧缩在街角,抱着包袱的干瘦老头,满脸都是惊惧之色。

  “当然是……跟你学的。”干瘦老头忽然抬起头来,如沟壑般布满皱纹的脸上充斥着仇恨和怨毒。

  周扒皮吓了一跳,面对杀父仇人,恐怕也就这幅样子了。

  “你们为了得到我身上的那件东西,已经追了我三个月,这三个月,我日夜无眠,提心吊胆,好不容易以为你们放弃了,我才接了个杀人满门的活,却又遇到了你们!”

  “你们!你们究竟想要怎么样?!”干瘦老头话音刚落,猛扑上来,一把抓住周扒皮的肩头,立刻就发出一声脆响。

  “啊!!!”两百斤的周扒皮,竟然被一个猴子般瘦小的干瘦老头治住,若非亲眼所见,绝对没人敢相信。

  但这一切都是真的,只是发生的太快,周扒皮连反应都来不及,自己的小命就已经快要交代在这里。

  努力一生都没有离开清溪镇,他的人生和那些死在矿坑里的工人又有什么区别?

  “大侠救我!”周扒皮唯一能够指望的人,就只有眼前这个陌不相识的少年了,因为他绝对有能力杀了这个干瘦老头。

  “救你?你谁呀?”满天星摇了摇头。

  “你……你忘了吗?我是你失散多年的亲弟弟啊!”

  危难关头,只有不要脸才能自我拯救,周扒皮非常明白这个道理。

  满天星又摇了摇头。

  周扒皮绝望了,只有闭目等死。

  满天星忽然道:“你记错了吧,我不是你的亲哥哥,而是你的债主,你还欠我三万两银子,你忘了吗?”

  “啊?!”周扒皮愣住,甚至连肩头上的剧痛仿佛也已经忘了。

  “算了,你还欠我三万两银子,所以你还不能死。你说是不是?”满天星充满同情的看着他。

  咖嚓一声,肩头上居然发出骨骼碎裂的声音。

  接下来就是一阵歇斯底里的痛苦惨叫,惨叫声中伴随着哭喊和求饶,最后直到满天星拿出一张欠条让他按上指纹,干瘦老头才松开手。

  “你做的很好。”

  一千两银票在周扒皮的眼皮子底下,被满天星交给了干瘦老头。

  “多谢公子,祝您旗开得胜。”干瘦老头连连作揖,非常感谢满天星的慷慨大方。

  “公子,东西也已经放进了包袱里,请问您还有什么要求。”

  “把这一担梨,送到周扒皮的家,就说是我满天星公子,送的。”满天星啃着梨,似笑非笑的看着周扒皮。

  “论不要脸,你算老几?”

月夏剪影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