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误霜与月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一章 猫

  满天星也是个很懂享受、很会生活的人。

  此刻他应该在太阳落下之前,在清溪镇最豪华的宅子里享用美餐,这当然不需要花钱,因为就算在这里吃上一百年,周扒皮“欠”他的三万两银子也是够的。

  “我要你明白一件事。”

  满天星吃饱喝足,在周扒皮大院的柳树下说教。

  周扒皮在听,现在就算有一肚子苦水、坏水,他也要忍着受着。

  “欠条”还在满天星手里,这是一张一定可以拿到三万两银子的“欠条”,不过看他随意的样子,就像是拿着一张废纸,尽管周扒皮已经有了想要夺过来,把它塞进嘴里吞下去的想法。

  “我不认它,那它就是一张纸……这跟你欠不欠钱没有半点关系,我就是想让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最不要脸的事,就是恃强凌弱。”

  周扒皮没有反驳,他很明白,这是人的劣根性,只不过发生在自己身上,一时之间还难以接受,他唯一能做的事,就是无声的抗议。

  就好像那些拿不到工钱,还只能咬着牙,拖着疲惫的身子,在矿洞里面继续掏煤的老百姓,只要周扒皮拖欠一天工钱,他们就永远出不来。

  “赶紧凑钱,否则二十年后,我就真成了你亲哥哥了。”满天星将欠条收入袖中,意味深长的笑笑。

  “这……”周扒皮只觉得脑子有点乱,他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二十年后我三十八岁,比你现在大一岁,不懂?那就让铁心教你。”

  锵的一声,剑已出鞘,武振威就站在周扒皮身后。

  “明白了,小的明白了,我这就去凑钱……一个月内一定奉上。”

  周扒皮喘着大气,头也不回的离开,仿佛身后有一群洪水猛兽,要将他撕成碎片。

  诺大的院子里就只剩下满天星和武振威两人。

  片刻之后,满天星又拿出一张纸,上面写了一句话。

  “一月后迎接大小姐。”

  “大小姐?江湖上有这号人吗!”

  武振威摇了摇头,满天星愣了愣,又点了点头,连他都不知道的人,恐怕来头不是太小,就是太大。

  “你该看出来了,周扒皮绝对无法拿出三万两银子,把他卖了也不够。”

  武振威点头表示同意。

  “但你说过,有一个三流高手伤在他手里!”

  “是的!”

  满天星表情有些严肃,眼神也开始凝聚,这种时候,他的头脑是最冷静最清晰的。

  “一个三流高手,等于十个江湖好手,你给我说说,一个江湖好手值多少钱?”

  武振威想了想,有些踌躇不决。

  “据说振威镖局中,当先锋的趟子手都是江湖好手,他们的命,又值多少钱呢?”满天星提醒。

  武振威浑身一震,立刻道:“四千两!”

  一个趟子手的薪水,每月十两,但若是因公殉职,那么镖局就要负责善后,除了要发放二十个月的薪水,还要补银钱三千六百两,加起来一共四千两。

  这样一算,一个江湖好手的价值就是四千两银子。

  满天星满意的笑了笑,“十个江湖好手才能和一个三流高手对抗,也就是说,周扒皮伤了一个价值四万两银子的人。”

  武振威眉头一皱,沉声道:“可他连三万两都拿不出来!又怎么有资格对抗一个三流高手?”

  “也不是没有可能,除非他手上有一种价值五万两、甚至更贵的大杀器。”

  “原来如此。”武振威的表情没有半点变化,他早已想到这一点。

  满天星忽然问道:“我问你,暗器和机关,有什么区别?”

  “没区别,都是用来突袭。”

  “那么剑法武功,和暗器机关,谁更有优势?”

  武振威顿了顿,似乎在回忆什么。

  在他的走镖生涯中,大小战斗数十次,其中被暗器偷袭过三十五次,身中机关陷阱十八次,至今仍有暗伤在身,所以他的话,很有分量。

  所以他的话,一定很中肯。

  “十尺之外,暗器机关快。”武振威终于回答了这个问题。

  满天星得寸进尺,“十尺之内呢?”

  “暗器机关,又准又快!”

  “哈哈哈哈!!!”

  满天星笑了,他很喜欢这个答案,这也是江湖上人人都敬畏蜀中唐门,称其为三大世家之首的原因。

  因为他们制造出来的暗器和机关,实在是又快又狠又准,蜀中唐门,世世代代延续着一个原则,那就是无论多精妙的暗器和机关,都不得使用毒药。

  但这并不代表杀伤力不够,是因为他们足够自信,只需要破坏力和些许火药,就足够应付场面。

  武振威有些佩服,“看来公子算准了,周扒皮身上绝对带着一件蜀中唐门的暗器或者机关。”

  “我希望这一个月之内,你能让他明白你的可怕之处。”

  “我会的。”武振威很有自信。

  接下来的这些天,是周扒皮噩梦的开始。

  院子里,满天星躺在一张柔软舒适的躺椅上,太阳透过绿柳枝叶的缝隙,在他脸上撒下碎金色的光点。

  这实在是晒太阳的好时候,任何人像他这样躺着,想要保持清醒都很难做到,因为实在是太过舒适了。

  只不过满天星无法闭上眼睛,因为只要他闭上眼睛,立刻就有一双眼睛从暗中观察他。

  仿佛有一只猫,在等着他这只老鼠松懈,随时准备给出致命一击。

  “三天了,你究竟是谁?”满天星自言自语。

  周扒皮的身世很容易就能打听出来,他有个女儿,本该待在这个院子里,躺在这张椅子上,如今鸠占鹊巢,她也不知去向。

  一向聪明过人的满天星,当然不会把一个比自己还小的少女当一回事,哪怕暗中偷窥的人就是她,满天星也不把她放在眼里。

  普天之下,同龄人中能和他打成平手的,没有几个。

  除非……

  或许是太困了,又或许是太阳和微风,实在是很温柔,很懂得安抚他的心神,满天星两眼一翻,就陷入了深沉的睡梦中。

  忽然间刮起了一阵风,本来简单布局的院子里不过有假山两座,分布在东北角和西南角,满天星正对着的北门酣睡,在最不可预料的东北角假山后面,忽然冒出一个头来。

  “混账小子!你的死期到了!”

月夏剪影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