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误霜与月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二章 恢复更新

  一个玉白色的碗碟,轻轻拖在手中,被一位俏丽的丫头送到了院子里。

  这时候,满天星依然全无反应,好像在这个年纪该有的坏习惯,他都有。

  骄傲且自大,对于十八岁的人来说,是绝对无法逃避的特点,就像午后阳光,总是温暖人心。

  这时候他的心情也是最好的。

  所以他笑了。

  “公子,我叫小翠。”

  俏丽丫头不知从什么地方搬过来一条凳子,就放在满天星椅子旁边,然后当成自己家一样,不见外的坐下。

  “你知道我没睡?”满天星有些奇怪,这个丫头难道能看透人心?

  丫头在看他。

  的确是一双很好看的眼睛,虽然有些慵懒,似乎还未睡醒的模样。

  “因为老爷吩咐小翠,让我来送水果点心侍奉公子。”

  然后碟子里的一片西瓜,就进了丫头自己的嘴里。然后回他一个挑衅眼神,表情也恢复冰冷。

  满天星又笑了。

  十八岁,这个年纪该有的毛病,她也一个都没有落下。

  这个距离,她也确实不需要再掩饰什么,或许一开始她就高看了满天星,亏得自己那么小心翼翼接近。

  但是在动手之前,先调查调查身份,再给满天星一点希望,好好调教调教,也能打打发打发这段时间积压的烦闷心情。

  “你勒索我爹,就是为了逼我出来?”

  满天星双手十指交叉,捧着肚子,双手大拇指互相画着圈,样子十分随意。

  “你就是周苗儿……”

  “你能回答我的问题吗!”周苗儿沉着脸,但下一刻她脸色变了。

  “我就是周苗儿,公子请用水果。”

  一个如同铁塔一般的伟岸男子走进了院子,正巧看到周苗儿喂满天星吃西瓜,样子十分恭顺,就像侍奉着自己的生身父亲。

  武振威眉头微微一皱,却也没说什么,径直走到满天星面前,才拱手道:“公子,周扒皮已经凑够了三万两银子。”

  他说这话的时候,眉头一直皱着,时不时瞄一眼周苗儿,不知在打什么主意。

  满天星忽然翘起了二郎腿,也学着武振威的样子皱起了眉头。

  这两人同时皱眉头,周苗儿就有点坐不住了。

  “公子,既然老爷欠你的钱已经还上了,您还有什么需要吗?”

  周苗儿尽量说的很慢很温和,但那话里话外,就像一只猫的爪子,轻轻按在人的手背上,锋利的东西都藏在其中。

  “三万两,他果然拿出来了。”满天星直接无视某人的抗议,站起身来。

  武振威退到一旁,将周苗儿挡在身后,尽职尽责。

  “钱……我不要了,人……我也不要了,东西……我也不要了。”

  满天星和武振威走的时候,周苗儿还楞在那里。

  她毕竟太年轻,平日里周扒皮对她各种委曲求全,把她当掌上明珠,唯唯诺诺的样子,丝毫看不出有什么底牌或者势力底气。

  但满天星仅仅是用了半天的时间,就证明了周扒皮的实力,现在,最聪明的做法就是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杀!!!”

  但满天星小看了三万两的魔力,它足以支付两个矿坑,三百多位矿工,一年半的工钱。

  不需要多拿出一个铜子,这些钱代表着自由,未来以及希望,拿到它,拿到本就属于自己的那份钱,他们就能回家。

  现在不过是替周扒皮处置两个外来人,这些饥寒交迫,被压榨多年劳动力的苦工,爆发出来的气势连武振威都跳起了眼皮。

  木杠、菜刀、铲子、铁锹,这些武器的威力在人多势众的情况下,也不容小觑,更何况,满天星有命,不准武振威伤害无辜。

  “周苗儿就是唐门暗器持有者!”

  逃跑之中,满天星随口一说,武振威的速度顿时慢了下来。

  “愿替公子分忧。”留下这句话,武振威又折了回去,这一次,他拔出了剑。

  人很多,都是些灰头土脸没见过世面的乡野村夫,团结起来还有点气势,真正面对一位二流顶尖高手,这些人就有点不够看了。

  猛虎出山是什么气势,见过的人恐怕也无法真正形容出来,但武振威这头猛虎一旦决定要做一件事的时候,若不是满天星限制了他,这些人里面至少要死去一半还多。

  刷刷刷……

  行云流水的剑法,鬼魅一般身影,武振威只用了数十息的功夫,就从人群中穿过,无人死伤,只留下满地的破裤腰带,还有一片骂娘声。

  现在他要去追周苗儿,那么满天星,就要独自面对周扒皮,还有那个一次能拿出三万两,替他还钱的人。

  镇子不大,要找一个人很不容易,连周扒皮对人言说的时候都把他当外来人,更不用说满天星自己,没有武振威在身边的时候,他随时有可能落入别人的陷阱。

  谁能保证周扒皮不会武功?谁能保证给他钱的人是只拿出了三万两,还是十三万两?

  江湖上,钱就是资源,能用钱做到任何事,如果做不到,那一定是钱不够。

  十三万两买满天星的命,肯定是够的。

  周扒皮很清楚这点,所以他一次跟那人要了二十三万两。

  “保证让您满意,一定让他有来无回。”

  周扒皮蹭亮的光头在太阳底下泛着光,在八百米外都能看到,只要不是瞎子,就能在镇子东面的包子铺外的一条长腿凳子上看到他。

  只不过,这人怎么会吃包子?这样岂非不符合他吃人不吐骨头的名声?

  但是包子铺里还有两个人,周扒皮连看也不看他们,因为他们两个在吃包子,他们吃包子的时候,也不看周扒皮,仿佛怕一不小心就把他的大光头给啃一个豁口。

  这两人一个和尚一个道人打扮,一个吃素包子一个吃肉包子,他们的胃口很好,任何人只要看到他们的吃相,就忍不住想要来两个包子,再点一碗豆浆稀饭,可是周扒皮右手胳膊肘旁边的花卷馒头还在冒着热气,他却连一口都没有吃。

  直到满天星顺着亮光,看到他的时候,周扒皮才狞笑着拿起花卷馒头,一口狠狠的咬下。

  “蠢材,道爷知道你紧张,但这馒头有毒!”

月夏剪影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