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称霸天下,从拯救张鲁开始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十四章 我从未见过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成都城的宜居,并不是改革开放以后的新特质。若是一千八百年前有弹幕这种东西,“宜居”这两个字也是应该被打在公屏上的。

  “还是刘使君有福啊!”姜合从踏进城门的第一步开始,就被眼前连墙接栋的高楼房舍晃花了眼,由衷地对前来迎接的董和说道。

  相比之下,董和的心态就没这么好了。他无奈地叹了口气:“姜兄啊……一会儿见到州牧的时候,你可一定要文明吹夸,别讲粗话!”

  “哦?”姜合不解地问,“刘使君很难相处么?为何董兄如此紧张?”

  “刘使君是个儒雅的人,但他手下那帮武将可都不是省油的灯。”董和擦了把汗,“前些日子,你刚和泠苞、孟达他们结下梁子,他们可都是铁杆的主战派!这不,已经有人放出话来,要叫你红刀子进去,白刀子出来!”

  姜合料想董和不会红白不分,知道他是因为紧张而语无伦次,赶紧宽慰他道:“你把心放在肚子里吧!两国交战,不斩来使,这可是自古的规矩!”

  “斩是不会斩的。”董和幽幽地说,“但若是少了耳朵,或是鼻子,勿谓言之不预也!”

  他这个语气,让姜合分不清他是真的在替自己担心,还是只是在阴阳怪气。

  牧府就在城中心,姜合曾经去成都旅游过,因而也认得些路,没过多久就到了牧府门口。

  但出人意料的是,牧府大门紧闭,董和的仆人叫破了喉咙,门那头才传来回应:“董公,牧府的大门坏了,请东行二十步,自有门可供出入!”

  他们一行人照做了,却发现所谓的门是个开在墙上的狗洞。

  墙那头传来阵阵窃笑:“请使臣屈尊由此门进入!”

  很明显,是有人在耍笑姜合,想给他个下马威。

  但使这招的人明显是个不看书的拙料,连这一招是晏子玩剩下的都不知道。

  姜合微微一笑:“出使狗国,才从狗洞里进去。既然大门已经坏了,墙内的诸位恐怕也是从这里进去的,称得上‘那个什么官’了”

  他此言一出,顿时鸦雀无声。没过多久,大门吱呀呀地打开,仆人从里面探出头来讪讪地说:“托董公的福,大门又修好了!”

  姜合冷哼一声,昂首挺胸地从大门走了进去,一路大喇喇地闯进大堂。

  扑面而来的,是一股饭菜的清香。

  成都的美食姜合是吃过见过的,虽然那时候火锅之类的东西还没有普及,但摆在每一张食案上的兔头、鸡爪、牛肉之类的东西,还是深深地刺激到了一路风餐露宿的他。

  更让他感到生气的是,坐在大堂两边的官员们仿佛被美食摄去了魂魄,竟然无一人理睬已经站在门口的他,摆明了是要给他难堪。

  姜合是个老阴阳人了,他正准备出言相讥,可正前方却传来刘璋的声音:“姜治头一路劳苦,有失远迎,快请上座!”

  先打一巴掌,再给颗糖,这帮孙子的双簧唱得可真好!

  “我是个乡下人,没见过世面。”姜合眼珠一转,计上心来,“刚进成都城,就见到了此生从未遇到过的壮丽景象,忍不住多看了一会儿,所以误了时辰,影响使君和各位用餐了,罪过罪过!”

  “哦?”刘璋果然上钩,“不知治头看到了什么神奇的景象?”

  姜合悠悠地说:“凤凰来翔,麒麟吐哺;驴骡无知,伏食如故!”

  他这几句话,把满朝文武大臣比作了不通人性的骡马,而又把刘璋捧成了珍兽麒麟,可谓是双管齐下,应时应景!

  刘璋对他的奉承话很满意,也诚心想看看自己这帮手下的能耐,便只是点点头,继续作壁上观。

  “好一个巧言舌辩的小子!”一个身短不满五尺的小个子从人群中跳起,嘲讽道,“我素闻姜治头之大名,只是不知此‘姜’是姜太公之‘姜’,还是辛姜[1]之‘姜’?”

  他虽然没有自报家门,但他的长相似乎已经把“张松”这两个字印在了脑门上。

  其他大臣们见张松在言语上占得了便宜,纷纷哄堂大笑。

  “我等的就是你,你还主动送上门来了。”姜合心里暗暗发笑。如果是刘璋手下的其他人跳出来怼他,很有可能正好命中他的盲点;但张松是史书盖棺定论的卖主求荣之人,姜合攻击他的话语可是早就准备了两大筐。

  他淡然笑道:“张别驾果然言辞敏捷,我也想问问别驾,听说你是刘氏忠臣,只是不知这个‘刘’是刘州牧之‘刘’,还是刘玄德之‘刘’呢?”

  张松闻言脸色一变:“姜治头这是何意?”

  姜合继续说道:“不瞒各位,我这次出发前,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在这个梦里,我身处一座高山之下。这座山很奇怪,山壁上刻着两首诗,不知是何人所作,但都与张别驾有关哦!”

  姜合编的这个故事很符合他神神叨叨的人设,竟然真的把张松唬住了。张松稍一迟疑,立刻问道:“是什么诗?”

  “第一首诗是这样的,”姜合朗声说道,“一览无遗世所稀,谁知书信泄天机。未观玄德兴王业,先向成都血染衣。”

  “这首诗与我有什么关系?”张松的脸色有些难看,“我不太明白你在说什么。”

  “既然张别驾看不懂,那我们来看第二首。”姜合故作高深地说,“谈笑隆中起卧龙,地图况已出张松。中山帝胄安天下,谁遣将军触箭锋。”

  相比第一首诗,这第二首诗的内容就直白多了,指明了张松要为刘备的天下大业出力。其实这两首诗,都是姜合在语文选读课本上看来的,考试从来没有考到过,却在这次穿越当中派上了大用。

  “你……”张松气得胡子一抖一抖的,“你这是污蔑!我对使君忠心耿耿——”

  “哼!”姜合在气势上压倒了他,继续怒斥道,“我问你,你为何私绘《西蜀地形图》献给刘备?”

  “这个……这个……”

  “你因为受了曹操的冷落,怒而转投刘备,不惜牺牲益州的利益,好自私呐!你的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你……你这臭道士……”

  “你这叛主小人,既然做了这样卑鄙的事,就该潜身缩首,苟图衣食,怎敢在我面前狺狺狂吠?你枉活四十多载,一生未立寸功,只会摇唇鼓舌,助纣为虐!我从未见过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你……”张松眼前一花,一时分不清自己面前站的究竟是姜合还是诸葛亮。他又发出一声大叫,当场昏死过去!

  [1]辛姜即生姜,蜀地自古盛产生姜。

狐延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