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营业后人设崩塌了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八章 同为推动剧情的NPC

  此刻,荣容附在墨秋砚耳边说:“你对这人有过节啊?”

  “我回去再和你讲!”墨秋砚压低声音回答。

  然后又微仰着小脸,朝白厌贺笑道:“抱歉!!!一下子没认出来!”

  这话如果在“下午茶”那次要是说的话,白厌贺还能将信将疑,但是现在说白厌贺只会翻个白眼说“我信你个鬼!你丫的就是压根不记得我。”

  但这眼神落在墨秋砚眼里就是。

  我不好惹,快滚!!

  墨秋砚连忙将购物车往回一拉,然后弯腰鞠躬“斯米马赛”。就扯着荣容的手就走了。

  被遗落在原地的白厌贺:“???”。

  “等等!”

  白厌贺不开口还好,一开口,墨秋砚就扯着容容撒腿跑。

  好家伙,白厌贺推着购物车跟在后面,这家商场超级大,是桐城峰回路上最大的一家购物中心,最具特色的就是大,以及多。

  墨秋砚半年前刚过来就买了繁苑这套房子,峰回路上的这家“嘉百乐”算是墨秋砚在峰回路上的“第二个家”。

  这地形地势,怕是比住在这条路上十来年的白厌贺都熟。

  付钱的时候,白厌贺还在想。

  我长得很丑吗?他不是京圈人称“玉面书生”?第一次……白厌贺对自己的外貌产生了极大的怀疑。

  对于他的心里活动,墨秋砚不知道。

  此刻容容正在往冰箱里放置东西。

  眼下正是舒爽的好时候,有车有房有存款,没事还能溜溜圈。多好?

  以前在研究所有时候研究到重点项目都是实行5-1走,三小时工作眯一小时,一天最多睡眠4小时。总归就是很辛苦了。

  墨秋砚把阳台搁置已久的烧烤架子拿出来清洗了一下。阳台的下水口当初预留的时候就准备在阳台上整烧烤的。

  容容没上过阳台,这是第一次上繁苑的阳台。

  望着墨秋砚熟练的翻墙过去隔壁然后打开副阳台门拿碳,然后关门。一系列的熟练度,让容容差点显出“地铁老爷爷式皱眉”。

  (PS:无烟碳,保护环境人人有责╰(*´︶`*)╯)

  “我说你真的和诸子猛没有一腿吗?”

  听到容容的话,墨秋砚放下碳表示不理解。

  “哈!”

  “你脑子瓦特啦?”

  容容撇嘴:“那可是诸子猛家唉:-(又是住隔壁又当经纪人,妥妥一个深情男配人设。”

  墨秋砚沉思,然后来了句:“你莫不是忘记,在原剧情里,诸子猛是你的经纪人,也是你的爱慕者!”

  容容:“……”怪我嘴欠!打嘴!!!

  调侃归调侃,但不得不说诸子猛这个人是真不错。

  容容躺在太妃椅上喝着82年的冰阔落,然后对着墨秋砚来了句:“你觉得白厌贺怎么样?”

  墨秋砚正在点火,见容容又问,眉头皱了皱“你说那个?”

  “白厌贺啊!就今天在超市里遇到的那个!”容容一把坐直了,一脸惊讶道。

  “哦!”

  “哦!是什么鬼?”

  “就是不熟喽!”墨秋砚有些无语,她一直都知道自家闺蜜是个写小说的“痴迷狂人”,但是……当现实磕进生活里就直言大可不必。

  同为推动剧情的NPC,那要是再强强结合倒也是大可不必。

  容容似乎想到了些什么?

  突然惊呼一声。

  “我说这名字怎么这么耳熟。”

  在弄碳的墨秋砚则是歪头认真听着。

  “我不是写你为了衬托女主,后来把你写的太好了然后死了吗?”

  “昂……然后呢?꒰⑅°͈꒳°͈꒱”

  “哎嘿;-)白厌贺是我后面加的为了衬托男主的颜,虽然没写死,但是从京圈流放到桐城也是十分凄惨。”

  “还真是推动剧情的NPC……”

  “哎嘿;-)”

  墨秋砚突然停下手中的动作开口道:“白厌贺最后的结局是什么?”

  容容想了想,没想起来。

  “那墨携羽最后的结局呢?”

  容容若有所思的想了想然后道:“好像是be。”

  墨秋砚低下头,摆弄着碳火没再讲话。

  对于读者可能只是纸片人,但对于她来说,偶尔这个弟弟虽然疯批,但无论哪个人格对她都是非常好。

  容容则是继续躺在躺椅上,吃着西瓜。

  夏末秋初,傍晚天还是比较清爽的,墨秋砚的烧烤也正式进入了正轨。

  住在隔壁的诸子猛也回来了,难得不是和墨秋砚一起回家然后翻墙回去。

  “呀~背着我吃好的啊!”

  俗话说男人三十一枝花,诸子猛已经三十有二,而墨秋砚才年芳二九。

  某种意义上说,刚成年……就连荣容都已经二十了。

  熟悉的铃声一下子响起。

  诸子猛缩了缩脖子,然后接通。

  “喂!找我什么事?”

  “啊~对对对!我在砚姐这。”

  “啊~你在门口了?两个人?好的好的。”

  墨秋砚抬头。

  “芮芮,和立桐?”

  “不是!”诸子猛咂嘴。

  “那是?”

  “你哥和你弟!”

  诸子猛去开门。门口站着一脸绅士的“墨携宴”。以及像个“修苟”的吴凡新。

  “锵锵锵锵!砚宝~surprise”

  “Is frightened!”(是惊吓吧!)

  墨秋砚刚欲回去烤东西,突然瞥见吴凡新脖子上的红印。

  于是阴阳怪气道:“哎呀,新仔。您家蚊子大大滴大呀!”

  吴凡新立马羞红了脸。

  “不要说他,说我!”“墨携宴”开口道。

  用词张弛有度,确实比主人格更加贴心。

  “宴哥心疼啦!”墨秋砚也只是调侃两句,然后就进去了。

  阳台上,荣容问道:“你那个堂弟?”

  “对✓”

  “すごい”(好棒!)

  “哈!”墨秋砚翻动着鱿鱼,刷油。

  “你弟弟好帅!(✧∇✧)”

  “您老莫不是忘记您给他设定的是什么人设了!”

  “双重人格那个?”

  “不然呢?”

  荣容的脑袋当即就耷拉下来了。

  “都怪我!”

  “好了,你写的时候也不知道会这样不是?”

  “嗯!”

  也是“荣某人犯过的错,管我焉栩容什么事!”

  “噗!啊~对对对。”

  总归是认识到自己的对与错,也知道这个世界并非自我控制。

  这之后,所有的人都在正轨上。

  (全文完)

西贩南瓜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