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个办法祓除你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画魂老人(1)

  然而……并没有人回应被缚住的它们。

  “看来这个画魂老人并不想……”

  “等等!”钟合打断了吕桃。

  只见一只乌鸦落到了谢必安和范无咎的官帽上。

  一团暗青色的火焰从它们脚下燃起。

  随后乌鸦抬头叫了几声就扑棱翅膀飞走了。

  开启眼通的吕桃看见两道灰白色雾气自黑白纸扎人的眼中飞出。

  是魂魄!?

  吕桃暗暗吃惊。

  而范无咎和谢必安也在暗青色的火焰中被烧成了纸屑。

  禁锢它们的沙石圈依然在原地旋转着,没有丝毫停止的迹象。

  “怎么回事?”钟合疑惑道。

  “我没有感受到其它的力量,土元素形成的禁锢也没被破开。”

  张一零看着面前还在旋转的沙石堆。

  “那只乌鸦,刚刚用了摄魂类术法。”吕桃忽然说道。

  “谢必安和范无咎的魂魄被那只乌鸦收走了。”

  灵魂?

  纸扎人怎么会有灵魂?

  张一零和钟合心怀疑惑的看向她。

  “虽然我不知道发财铺是怎么做到让纸扎人拥有灵魂的。但确实从它们身上牵走了两个魂魄。”

  虽然乍一听有些惊奇,但俩人仔细一想也只有这样才合理。

  谢必安和范无咎和其它纸扎人确实有着天壤之别。

  其它纸扎人毫无生气和神色,但这两个纸扎人会害怕,会施术,还有自我意识!

  也只有纸扎人的身体有着活人魂魄这个说法说得过去。

  “可……这样的术法不都只是传闻么?”张一零问向吕桃。

  “嗯,至少我们问仙门是没有的。”

  三人又陷入了一阵沉默。

  连问仙门都没有的术法,发财铺却能做到。

  “不如,我们上门把画魂老人抓住?”

  张一零开口道。

  “虽然直接,但也在理。”吕桃看着桌面上云迹术留下的图案。

  在刚刚几人交手中,吕桃已经把用云迹术把谢必安和范无咎锁定了。

  这就相当于在它们身上装了隐形的定位仪器,不管去到哪里都能被找到。

  “根据云迹术的结果,它们在……江海区的一所KTV?”

  吕桃抬头看了眼天空,现在大概是凌晨时分了。

  夜已深沉,三人决定明天再前去追查。

  ……

  第二天一早,三人在山庄吃过了早饭就开车去往江海区。

  “到了那家KTV之后,我们又怎么找到它们呢?”

  开车的钟合看了一眼车前后视镜。

  “放心,当然有办法了。”吕桃眨了眨眼睛。

  张一零坐在副驾驶看着窗外出神。

  把魂魄塞进纸扎人里面么?

  一个活人的魂魄和不会随着器官老化而衰败的身体。

  那不就等于……永生?

  想到这里的张一零突然开口说到:

  “李万楼是不是说过,发财铺找沼巫族人的目的是为了探寻他们不老的原因?”

  “嗯,他确实这么说。”

  “我回去之后又问了几次,得到的都是一样的答案。”

  坐在后座的吕桃摆弄着自己手里的方纸片。

  “你想到了什么?”钟合停下等待红绿灯。

  “我怀疑谢必安和范无咎,或许是他们的试验品。”

  “在某种角度来说,纸扎人和活人魂魄的组合……非常接近永生。”

  张一零拿出了一张纸,纸上写着两个罗马数字和一个阿拉伯数字:

  XV、XI、0

  “我昨晚用塔罗牌进行了一次占卜,得到了这个结果。”

  “问题是:谢必安和范无咎为什么会有活人的灵魂?”

  张一零解释到,这三个数字分别代表了塔罗牌中的恶魔牌、正义牌、愚人牌。

  恶魔牌代表了其中一些非人的灵体或者能力。

  正义牌则代表了交易和规则。

  愚人牌象征着发财铺目前自我感觉良好的处境。

  “看样子发财铺的人是和鬼神进行了某种交易,或者达成了某种合作。”

  张一零最后补充了一句。

  吕桃支着下巴思索片刻,随后开口说到:

  “我昨晚用铜钱进行了一次占卜,也是差不多一样的问题。”

  “得到了一个乾上震下的卦象。”

  吕桃告诉众人,乾上震下是无妄卦。

  这个卦象说明发财铺的方法是别人授予,而且这个方法是极其阴损的方法。

  钟合把车停在了一家名为“大孟一场”的KTV前。

  “结合你们俩的占卜来看,倒像是发财铺得到了别人的帮助?”

  钟合摸了摸下巴。

  “不过……我们现在该怎么找到谢必安和范无咎?”

  “看好了。”

  吕桃拿出了一只千纸鹤,轻轻地吹了一口气。

  千纸鹤立刻活了起来,飞出窗外直奔KTV而去。

  “走吧,跟着千纸鹤就能找到。”吕桃随即下了车。

  “我昨晚已经告知了婴宁我们要来这里调查,让受理处替我们做好准备。”

  “所以今天除了我们和KTV的工作人员,不会再放别人进去的。”

  钟合看着门口由便衣伪装的服务生。

  “嗯,钟合先生果然心细呐。”吕桃点了点头。

  三人跟着千纸鹤一路七拐八拐,拐到了一间办公室门口。

  一行人刚要进去,就有一个服务生忙跑过来。

  “几位检察官,这里不可以进去。是KTV的不对外开放区域。”

  一位女服务生站在了众人面前,撞掉了千纸鹤。

  “哎呀,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把客人的东西撞掉了。”

  女服务生俯身去捡千纸鹤。

  在刚接触到千纸鹤的那一刻,明艳的火焰顺着指尖遍布全身。

  服务生面容呆滞抬起头,露出了一个僵硬的微笑。

  随后服务生就在火焰中变成了灰烬。

  “是纸扎人。”吕桃眯了眯眼睛。

  钟合蹲下查看着地上的灰烬,隐隐闻到一股腥味。

  “发财铺是故意放她出来的,其目的应该是撞毁千纸鹤。”

  张一零看着刚刚服务生走来的方向说道。

  “我们已经找到了这里,为什么还要撞毁千纸鹤呢?”吕桃不解。

  钟合把手放在了门上,转头说到:

  “进去看看什么情况吧。”

  一推开门,一条蜿蜒的楼梯向下延伸。

  通道里没有灯火,只隐隐约约看见尽头有一丝光亮。

  “我们找个手电筒?”钟合转身看向张一零和吕桃。

  “不必,我的千纸鹤可做照明。”吕桃拿出了一只千纸鹤。

  千纸鹤是块砖,哪里需要往哪里搬。

  张一零在心里默默说道。

  千纸鹤自吕桃手心飞起,在楼梯口处发出了光亮。

  “走吧。”吕桃抬腿就往楼梯里走。

  “还是我走前面吧,发生了什么事也好应对。”钟合走到了最前面。

  一行人借着千纸鹤的光亮走到了楼梯的尽头。

  “……”

  三人看见尽头出现的迷宫陷入了沉默。

  “怪不得要把纸鹤撞毁……”张一零喃喃道。

  “还能再折一个么?”钟合带着几分无奈。

  “那得再进行一次云迹术……”吕桃摇了摇头。

  “不如我们换个思路。”

  “我们可以尝试追寻这个迷宫里的魂魄气息?”

  “试试看?”钟合随即拿出了罗盘。

  “计都坐盘,探真破虚!”

  钟合手中的罗盘应声转动,缓缓射出一道银色的光。

  “跟着光走。”

  钟合在前头领着路。

  三人在迷宫里七拐八拐,终于在一扇大门面前停了下来。

  黑青色的大门紧紧关闭,门上挂着一块暗红色木匾。

  “见者有份?”

  “发财铺这些人起名字可真够怪的。”张一零抬头看着牌匾上的字。

  这时,一个苍老的女声自殿内传出:

  “几位贵客远道而来,是老婆子招待不周了。”

  大门缓缓打开,三人只见殿内皆是石桌石凳。

  左右两边摆着各色恶鬼石雕,一眼扫下去有长舌鬼、饿死鬼、婴鬼……

  最里面有着一口三四人圈宽的石锅,里面正冒着阵阵的热气。

  “老婆子发财铺孟婆,见过三位。”

  三人背后的石门忽然关上。

  一位年过八十身着寿衣的老妇人从石锅背后缓缓走出。

  老妇手里杵着的雕花触击着地面发出哒哒的声响。

  “我们是异事受理处的人,要见画魂老人。”

  钟合在老妇的身上感觉到阵阵的怪异。

  手中的罗盘也开始快速转动起来。

  孟婆撇了一眼钟合手里的罗盘。

  “八仙教?老婆子倒是很久没见过了。”

  八仙教?

  好像师父曾经说过……?

  张一零对这个名字感觉一丝熟悉。

  钟合紧握罗盘,警惕地看着孟婆:

  “什么八仙教,我是穹规山弟子。”

  孟婆哈哈一笑,把拐杖重重一击地面。

  “你们几个孩子啊,见识太浅。”

  “如果是拜访,我倒可以给你们斟两杯茶。不过可惜,你们喝不到了。”

  “因为画魂老人交代了,他只想看见你们的……”

  “尸体!”

  孟婆重重地把拐杖一杵,两边的恶鬼石像外皮应声破裂,露出石像里的恶鬼样式纸扎人。

  这些纸扎人一个个怒目圆睁,张牙舞爪,好似要把往来的人分食一般凶狠。

  “老人家,年纪如此大,怎还如此无理?”吕桃出言讽刺。

  孟婆走到石锅旁,看着沸腾的汤水。

  “哎呀,真是一锅好料啊。不过还缺三个人当调味呐!”

  两旁的纸扎人瞬间活动起来,朝着门口的三人围去。

  吕桃从随身布包拿出一把豆子往半空一撒,双手拇指回扣:

  “问仙有术,撒豆成兵!”

  半空中的豆子立即散开,在半空形成了一个太极图。

  吕桃手印再次变换。拇指对立,食指相扣:

  “破!”

  豆子形成的太极图随即炸开,一颗颗豆子射向纸人。

  “小姑娘好手段!”

一梦苏杭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