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个办法祓除你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孟姜之约(1)

  “清理一些杂鱼,几位见笑了。”

  不咸不淡的声音昭示着杀人对孟卫章来说并不是一件值得惊讶的事。

  “你,你把他们杀了?”钟合满是怒意的声音响起。

  对于钟合来说,哪怕对面的人是嫌犯,也不能肆意剥夺别人的生命。

  “几位……不用担心,咳咳……我下手…一向干脆。”

  听到这里,钟合怒意更胜。双手掐诀祭起罗盘。

  “四余坐盘,星命既定!”

  原本巴掌大的罗盘瞬间扩大,奇异的符号从罗盘中迅速飞出。

  整个大殿都被金色的光芒笼罩,头顶的青石板已经被一片星空取代。

  十一颗星辰缓缓亮起,一个由星辰组成的囚笼把孟卫章圈在了里面。

  “你们探求长生,到底是想干什么?”

  孟卫章并没有说话,只是伸出干枯的手,凌空一指。

  一个曼妙的人影从他身后走出。

  纸人?张一零看着眼前毫无生气的女人。

  女人搭着孟卫章伸出的手臂,缓缓地走到他的身前。两人就这样手牵着手,旁若无人地跳起华尔兹来。

  周围场景开始褪去颜色变得黑白,唯独场上的人还保留着色彩。

  孟卫章的斗篷掉落,三人看见斗篷下的身形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大片大片的皮肤紧贴着骨骼,整个人就像是一具脱水的干尸。

  三人对视一眼。

  这是真正意义上的,皮包骨!

  然而,消瘦的身形并没有影响孟卫章的舞步。他和女人的舞蹈,优雅而得体。

  等女人转过身来,一股怪异的感觉充斥着众人的心头。

  这完完全全就不像是纸人,或者是,根本就不是纸人。

  女人的样貌可以说风华绝代,温婉佳丽。脸上的肉感、肤质和活人一模一样。

  但女人却维持着一个惊恐的表情,双眼瞪大,秀口大张。仿佛看见了什么惊悚至极的事物。

  随着俩人的舞蹈,原本空旷的大殿变成了老式迪厅,五光十色的霓虹灯在头顶不停的旋转着。

  一舞终了,孟卫章牵着女人的手缓缓地行了一礼。

  “家妻姜兰儿,给各位问好了,哈哈哈。”

  孟卫章骨瘦如柴的身躯,姜兰儿僵硬诡异的姿态。眼前的场景实在是让人感受不到一丝的温度。

  身后的吕桃这时开口了:“姜兰儿,八十年前横死家中,其夫孟卫章也不知所踪。”

  “你应该就是当年的孟大老板吧。”

  孟卫章笑了笑,并没有说话。只是把姜兰儿扶到一旁坐下。

  转过身来,孟卫章的脸上尽是疯狂:“兰儿还差三魂就可以复活了,孟卫章提前谢过三位!”

  孟卫章大手一挥,众人回到大殿,钟合的罗盘摔落在地上。

  身后的石门骤然打开,乌泱泱的纸人站在孟卫章背后。“去吧,给我捞点油水。”

  纸人们眼冒绿光直直就向三人冲去。

  这次的纸人和之前的明显不同,数量上起码多了两倍,而且个个栩栩如生,恍若真人。

  钟合扫了一眼,大概估算了一下:“起码三百个纸人!”

  张一零看着地上的罗盘和身后受伤的吕桃。

  法杖一横挡在了两人身前。

  恐怕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局,孟卫章放出孟婆崔珏一干人等只是为了削减三人的战力。

  从一开始孟卫章就计划好了一切!

  张一零看着涌来的纸人,将法杖高举身前。

  “四大元素,听我号令。”

  “来我座前,护卫!”

  平地起风,空地生水!一块块地砖被水柱顶起,狂风夹杂着水汽冲向纸人。

  张一零几人身边的土地即刻拔高,顷刻之间三人就站在了一个高高的石台之上。

  沾了水的纸人们行动变慢,但并没有彻底使它们失去行动能力。

  此时一簇簇火焰从天而降,凭空下了场壮观的火雨!

  好强!

  钟合看着眼前的青年,心里止不住的惊讶。

  恐怕和婴宁部长相比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但……钟合担忧的看向地面的纸人大军。

  虽然这一场火雨下来对纸人造成了不小的伤害,但源源不断的纸人还在从门口涌入,吕桃受伤,钟合的罗盘被毁。

  仅凭张一零一人恐怕……

  钟合担忧地看向眼前的背影。

  孟卫章看着平地起石台的张一零,眼里露出几分赞许。

  “真是年少天资啊,不过可惜了,今天恐怕你们要交代在这了。”

  孟卫章从衣兜里拿出一把黑豆,往地面一抛。

  !?

  吕桃满脸的惊异。

  “问仙门天罡法,撒豆成兵?!”

  也怪不得吕桃惊异,天罡法是问仙门秘法。

  天资和机缘缺一不可,就算是吕桃这样的奇才也未能完全掌握。

  掉落地面的黑豆渐渐变大,一个个黑色的豆兵也加入了战局。

  这些豆兵不仅不怕水火,甚至还能接着风力扶摇而上,眼看就要跳到石台之上!

  张一零左手再次掐出应召诀。

  “祈请大天使乌列!”

  “请您大开地狱之门!”

  “借我凶兵悍将!”

  乌列是掌管地狱和地狱之火的天使,拥有调动地狱恶鬼的能力。

  以一对众显然不可能,那么就用人海战术互相厮杀。

  “来比比谁的兵士更多吧!”愤怒的表情出现在张一零脸上。

  乌列是愤怒天使,所以当乌列借法时,祈求者也会呈现出怒态。

  震耳欲聋的号角声自张一零法杖传出,一堵漆黑的铁栏门出现地面上。

  随着号角声的催促,铁栏门缓缓打开,一个个身形扭曲,面容可怖的地狱恶鬼冲了出来。

  两群兵马很快就扭打在了一起,纸人和恶鬼你来我往。你一拳我一腿,你一棒我一锤,混战中进行着最纯粹的厮杀。

  有纸人被恶鬼恨恨地撕成两半。也有恶鬼被纸人扭断脖子,双方可谓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孟卫章看着眼前焦灼的战局,紧紧地蹙着眉头。

  这个年轻人,不一般啊!

  孟卫章死死地盯着张一零。

  然而此刻的张一零,大脑泛白,仿佛置身一片嘈杂之中。

  只感觉自己浑身都是怒火,恨不得杀人泄愤。

  这是强行借用天使力量的代价,需要承受力量所附加的情绪。

  七种天使对应着七种不同的情绪,喜、怒、忧、思、悲、恐、惊。

  孟卫章看着眼前逐渐溃不成军的纸人大军,眼里尽是阴霾。

  地狱恶鬼可以无穷无尽,可他的纸人却不能。

  孟卫章拿出一个纯黑的木制铃铛,开始快速地摇晃起来,铃响回荡在整个大殿中,一股奇异的风从孟卫章身后吹来。

  被风吹过的地方开始恢复原样,被撕碎的纸人也开始一一重现。

  张一零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撕扯着他的灵魂。似要把体内的天使力量全都拉扯出来。

  随着孟卫章摇晃的速度越来越越快,那股奇异的力量也越来越强。

  “呃!——”

  天使力量被硬生生撤出张一零的身体。

  没了乌列天使力量的支撑,地狱大门开始迅速消失,恶鬼们被迫吸了回去。

  孟卫章也并不好过,纯黑的铃铛直接裂开。

  骨瘦如柴的身体直接跪下,吐出了好几口鲜血。

  “这是……回风返火!”吕桃的眼泪充满了泪光。

  回风返火。顾名思义,可以将风倒退,火变小,是将事物回退的术法。

  这是天罡法里数一数二的术法,放眼当时的问仙门就连掌门都不一定能轻易使出。

  这个孟卫章居然连用撒豆成兵和回风返火。

  “老贼!我问仙门灭门必定和你脱不了干系!”吕桃对着地上的孟卫章大喝一声。

  “哈哈哈哈,问仙门几百年前就灭门了,我才活了多久。”

  “你们问仙门的人一个比一个蠢!”孟卫章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

  张一零体内的天使力量被骤然剥离,整个人浑身脱力。

  钟合眼疾手快上前扶住了张一零。“你怎么样,没事吧?”

  “没,没事。休息一会儿就好了。”钟合扶着张一零坐下。

  “青年人,你虽然厉害,但我这回风返火可是正儿八经的仙法!”孟卫章脸上尽是得意。

  “今天你们就老老实实的把三魂都交给我吧!”眼看孟卫章就要再次掐诀施术。

  吕桃看着面前被击落罗盘的钟合和脱力的张一零,随身木剑一指。“我问仙门弟子,誓死守卫人间正道!”

  下一秒。

  一个熟悉的声音孟卫章身后的大门处传来。

  “哎我说,这个发财铺的人也太土了吧。这装修风格跟地方选址也太差了,怎么老窝还往地下埋,跟个见不得光的耗子似的。”

  “我都走了这么久了,怎么还没看见我们吕桃妹子啊,还有我们的钟合老冰块,发财铺的人是不是早就被打跑了啊?”

  婴宁!

  这个碎嘴一定是她!

  张一零在钟合的搀扶下站起身来。“孟卫章,我们摇人了。”

  孟卫章紧紧牵着姜兰儿的手看着漆黑的门后。

  哒,哒,哒——

  脚步声越来越近。

  婴宁从黑暗中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

  “哎你个老瓜,你怎么把我们异事受理处的人弄成这样。你也太不给面子了吧,这仨都是我们受理处的好孩子,你这么弄是不是太不把我们放眼里了?”

  熟悉的声音回荡在几人的耳边。

一梦苏杭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