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看八个孩子的七个梦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四章 邂逅河狸公主

  “你呢?迪娜。”

  小胖姑娘捋起肉嘟嘟的胳膊,上面全是我前些天作为奖励给她的卡通贴纸,小姑娘选择的都是小动物。

  她指给我,“这些,我特别喜欢。”

  ……

  到达阿尔泰山脚下的FY县已是中午时分,30度的天气不算炎热,一辆银灰色的越野车停在火车站广场。

  来接我的是救助中心助手kk,他热情的接我上车,告诉我今天是他们救助中心的月初采购日。

  我们一路来到FY县市场,驻足在一位正与老板娘讨价还价、战事正酣的女孩身前。

  大概五分钟后,老板娘败下阵来,神情有些萎靡的将生肉块与骨头装进袋中,面含幽怨目送小姑娘蹦跳着朝我们走来。

  我也终于能够在战事平息后感叹:果然这才是河狸公主。

  很明显那位肉店老板娘被她清晰的讨价还价思路,搭配极快的语速,给聊懵了。

  简单的向我打声招呼,河狸公主就连忙催促我们前往下一个采购摊位。

  一小时后,我们满载大量采购物资,前往救助中心。

  “托海,托海。”下车之后,河狸公主从车内拿出来一个巨大的馕饼,直径朝救助中心旁走去。

  那有一个低矮的木板房,一只白色斗犬从里面探出脑袋,看到我们开心的咧开嘴吧。

  “吃吧吃吧!待会儿从能能那里分一块肉煮熟了给你吃!”河狸公主将馕饼摆成小块喂给它。

  斗狗托海吃的喷香,一边亮出肚皮朝她撒娇。

  “这是我们的中心保安,是牧民家遗弃的狗子,在来我们中心之前,从来没有过一个像样的狗窝,就在纸板下面住着,”河狸公主蹲下摸了摸它的大脑袋,看着它,喃喃自语:“好几年。”

  阿尔泰山脉在中国的极北端,冬天严寒伴随风雪,在这样的天气下,任何生物都无法忍受,但起码野生动物还能自由找寻避风港。

  但它只能任由粗厚的锁链拴在,在四面透风的纸板下默默忍受。

  我走过去,也准备学着河狸公主一样蹲下来摸摸它,它愣看着我了一会儿,后腿微微屈起,准备随时逃开。

  但最后它还是没有选择这么做,当我的手摸到这颗柔软的大脑袋时,它发出有些颤抖的哼唧声。

  “从小被前主人打着长大的,”河狸公主叹气一声,语速平缓。

  我抬头看着救助中心门旁的牌子,心中有些沉重,忽然不太愿意进入救助中心。

  救助中心里面会不会还有更多和托海一样可怜的小家伙?

  “好啦好啦,去给你煮肉吃,往后咱每天会都过这样的生活,放心吧!”河狸公主笑着起身,阳光灿烂的抚在她脸上,她复尔回看我:

  “走吧?”

  “走!”我又摸了把托海的大脑袋,起身进入中心。

  “kk,这些肉就由你来处理,我带戚老师在中心转转。”

  kk放下物资,踉跄起身,随后拍拍胸脯,得意道:“老板,我做事你放心!”

  河狸公主深深看了一眼kk,招呼我上楼。

  “看,这是我们救助的两只红角鸮,起名为瓜怂组合。”

  我探头看去,两只小家伙和猫头鹰极为相似,只是体型小很多,它们挺着胸脯,瞪着圆溜溜的眼睛在我和河狸公主之间来回切换,不停进行‘扭脖子’舞蹈表演。

  河狸公主将一个纸盒中装入面包虫,再用细碎的枯枝和麸皮遮盖住,放进红角鸮的笼中。

  “这两个小家伙马上要放归大自然了,所以一定要模拟出野外的捕食环境,这样才能有助于它们在野外更好捕食,”

  “就像一直吃馒头,但不知道怎么用小麦研磨加工成面粉是差不多道理。”

  “明白了,比喻虽不严谨,但恰当。”

  “是吧!”河狸公主笑了笑:“其实我们在进行野生动物科普的时候,其本质目的就是要让大部分人能够听懂,能够认识,所以难免会有不严格的地方,但往往这样就会被一些人揪着不放。”

  “对于这些闲出屁的傲慢者,无需理会。”

  “是的,我已经练出来了,哈哈。”

  对于在野外饱经风霜既是家常便饭的小姑娘来说,有些质疑的确不痛不痒。

  “咣!咣!咣!”

  楼后传出巨响。

  “能能!不要吵啦!”

  “kk!去给能能喂饭!”河狸公主打开窗户朝下喊。

  我也走到窗前,窗外是一只巨大的铁笼,笼中有一个小棕熊,正在将它的玩具——一个废弃的铁箱翻滚着。

  它意识到我们的目光,坐在地上,抬起头愤愤的看着我们,仰着鼻子。

  好幽怨,但是好可笑……我转过身,看到比熊还要幽怨的kk挪步上来,端着一盆肉道:“老板,能不能你去喂熊……”

  “我谢谢你!”

  喂完熊后,河狸公主用木棍沾了些蜂蜜,伸进笼中,小熊凶劲依旧,扑扒着笼子,但闻到蜂蜜后,就镇定下来开始专心舔蜜。

  “你知道它为啥叫能能吗?”河狸公主转头看向我。

  我摇摇头。

  她笑起来:“它刚被救助的时候,虽然虚弱的都站不稳,但这小家伙好像就跟我有仇似的,见到我就扑,我为了不被它抓伤,就给它剪了指甲,熊熊没指甲,可不就成能能了吗。”

  我大笑,同时又把脚步向能能这边挪了几步。

  我也怕……因为熊这种生物,不管看着多呆萌,都是极度危险的!

  河狸公主也怕,但是喂饭照顾都不能落下。

  kk为了弥补,主动要求给大师傅帮厨,让我品尝一下阿尔泰山游牧千里的雪境羊肉。

  鲜嫩的羊肉用香醇两字来形容丝毫不为过!

  我还是习惯吃北方的羊肉,鲜嫩,几乎不存在膻。

  我很开心,发自内心的开心,救助中心的动物能被照料并好好活下去占九成,羊肉的鲜香补足最后一成。

  这里是将不幸推开,感受希望和快乐的地方,不是么?

  即便是无法救助回来的动物们,也能享受最后的,诚挚的关照。

  河狸公主告诉我,今年以来,这个临时救助中心已经帮助了52只野生动物,并且其中一部分通过康复训练回归自然。

  新救助中心在各方支持下即将建成,未来能够帮助更多的野生动物。

  而接下来,我们坐上越野车,出发去观测中国一级保护动物,数量比大熊猫还要稀少的,也是咱们国家唯一一种河狸族群——蒙新河狸。

  因为阿尔泰地区自然保护协会的存在,以及3个河狸公益项目开展,河狸的族群数量已经提升了20%。

  “可是有一只小河狸没有救回来……”她似喃喃自语。

  车速慢了下来,我侧头看向这位正在开车的姑娘,她的黑色的瞳孔前覆盖了一层晶莹水幕,四周有泛红的痕迹。

  【她每次提及这个都很难受,即便这只小家伙是因为族群间冲突受了伤】坐在后排的kk发消息给我。

  河狸的这个种群分为很多家族,它们的领地意识很强。

  【我想,她不仅只是为了这只河狸难过,】我发给kk。

  【对,我们把每个小动物被成功放归自然时有多开心,救助失败时就有多难过。】

  随后kk被问起观测物资是否带好,他将胸脯拍得啪啪作响,表示一定带好了放心!

  河狸公主哼笑一声,越野车开始疾驰。

  在接近下午7点时,我们达到了乌伦古河流域。

  沿河停车。

  在取物资的过程中,河狸公主熟练将相机摆好,将迷彩布盖住相机的大部分后,自己穿上一件“吉利服”,将布盖住脑袋。

  整个人变成一座迷你的“迷彩堡垒”。

  长筒镜像炮管,随着调校伸缩。

  我和kk趴在她后方,披着两件迷彩大衣,充当“草坪”。

  此刻的乌伦古河,河水潺潺,蜿蜒流转,杨柳依依,窸窣摇曳。

  当黄昏余光将乌伦古河泼洒的宛如一条金丝带时,河狸公主悄声惊呼:

  “小家伙出来了!”

  我顺着相机镜头方向,也打开相机。

  只见一个棕褐色的小肉球叼着一节两指粗细的短木枝,拱出水面,扭动着爬到到河沿,是一只河狸!

  它放下木枝,用自己短短的小爪子搓搓脸和下巴。

  “它在洗澡,”河狸公主咯咯笑着。

  小家伙低下头,开始捋起肚子,肚子随即有规律的摆动起来,像颤抖的果冻。

  动作老练,神情淡定,是一位优秀的搓澡师傅。

  “太可爱啦!”河狸公主痴迷的呼喊。

  这是不论看到多少次,都不觉烦腻的惊呼。

  我们就这样趴着全程观测了这只小家伙采枝为食,取木枝修建能够起到过滤作用的水坝——也就是它住在里面的“别墅”。

  最后,看着河狸翘起它扁平的小尾巴,像浆一样划拨着沉入水里彻底消失,河狸公主才长舒一口气。

  而我也终于回过神来。

  但席卷而来的就是浑身肌肉的酸痛!让我不自觉呼出声。

  我看向手表,我们竟然趴了三个多小时!

  河狸公主笑道:“是不是感觉很辛苦。”

  “确实辛苦,”我坦然道:“但感觉……”

  “很值!”

  “对!”我点头。

  河狸公主开始归整相机,笑道:

  “这就是我们平时的工作内容之一,保持基本不动的状态几个小时,对我们而言,也是正常。”

  忽然,河狸公主打了个哆嗦,像先前的小河狸一样透过略显臃肿的吉利服,将两只小手艰难的握在一起,不停揉搓着。

  现在已经是10点,黄昏即将谢幕,寒冷也御风而来,侵袭着我们。

  “kk!快去把物资里面的暖贴拿来,我要冻死了……”

  Kk很快拿了几个长方形的小袋递给她。

  随后,这个小袋就落在kk脑袋上。

  “这是啥呀?这是发烧降温贴!”

  Kk沉默一下,随后强行让自己神色奕奕道:

  “老板,这你就不懂了,我这是怕你受凉后发烧,所以提前备好降温贴,怎么样,是不是很贴心?!”

  这波kk在大气层。

  “我谢谢你……”河狸公主的小手朝kk进行虚空抓挠。

  “唉…算啦!明天再继续,今天的收获已经很不错了。”

  这次能够拍摄到完整的河狸外出活动,已经非常难得。

  河狸公主由“堡垒”变形起身,复尔兴奋欢呼道:“我们今天的观测工作结束啦!”

  体型娇小,弯眸如月。

  第二天清晨,我离开FY县,前往乌兰布和沙漠。

极光小道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