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看八个孩子的七个梦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五章 沙漠中的农田

  “迪娜长大了想要保护动物,非常好!你呢?苏麦娅?”

  小小苏麦娅从凳子上慢慢扭下来,坐在凳子上时,她的腿够不着地面。

  终于站好后,她重重吸了口气,然后抬起短短的胳膊,在半空抡了一圈,身体也跟着转了一圈,白色的小凉鞋踏着碎步。

  终于停下后,她开始对我说出她的想法,然后朝警卫大叔抬了抬下巴,示意给我翻译。

  警卫笑起来,“她说她特别不喜欢这些沙子,长大要用铁锨把这些沙子全都铲掉!”

  “全都铲完吗?!”我假装惊讶的重新问她一遍,她撅着嘴巴狠狠的点头,超级坚定。

  四周的孩子都笑了起来。

  “好!”我实在忍不住轻轻掐了掐她的脸蛋,随后道:

  “苏麦娅小朋友特别棒!但我们用别的方法也能让沙子消失,到时候你要加油,好不好。”

  她点点头,爬上座位,和旁边的若彼燕相视,眼睛笑的眯成缝。

  ……

  从银川沿黄河而上,我到达WH市,这座“黄河明珠”。

  我租了一辆车况良好的越野车,穿过黄沙怀抱中湛蓝的乌海湖,跟随一排车队,沿着沙漠公路穿行在乌兰布和广袤柔软的躯体上。

  区别于越野爱好者的车队,我跟随的车队上有鲜明的媒体标志,我意识到这大概率是采访车辆,而他们的目的地就是“沙变土”实验项目。

  我暗自庆幸这趟突兀的探访应该不会落空,但又好像在意料之中,因为研究团队在这个时节会长期驻扎在乌兰布和沙漠。

  跟随车队停下,我找寻到车队负责人,掏出支教证和照片,与他简要说明此行目的。

  负责人很大方的同意我随行。

  再次出发后不久,拐过一处弯。

  一大片翡翠般的绿色出现在我的眼前!

  边际广袤的农田,像是一颗仅外表被打磨过的翡翠原石,农田的分界线是原石上的裂隙,将暗黄的向日葵,深红的高粱,葱郁的牧草以及各种蔬果的枝叶,组成了翡翠原石凹凸有致的璀璨表面。

  我心中忽然生出一种无比荒谬的感觉。

  遥看远方,在整片毫无生机可言的暗黄中,竟然有一抹绿色。

  太不真实了……

  但紧接着的意识告诉我:这是真的。

  我心中的荒谬奋力撕开外衣,渐渐化为兴奋和赞叹:居然能这样……真的能这样!

  车停在实验田项目的牌子下,带着草帽和大框眼镜的易教授与他的随行团队站在门口,在微风中等待着我们。

  易教授很自然的在打过招呼后,带领我们进入实验田,并开始讲解。

  “众所周知,二氧化碳是令人谈虎色变的温室气体,全球变暖的后果非常严重,由人类活动造成的二氧化碳浓度升高是非常快速的。”

  “那我们能怎么办?星际移民吗?现阶段不现实,而且我们也是从地球的环境下孕育而生的,对抗温室效应,才是我们现在要做的事。”

  “而沙漠和荒漠化土地,则占了地球陆地面积的1/3,所以‘沙变土’项目,是对抗温室效应的一种方法,将沙漠变成绿洲,拓展动植物的活动范围,让碳减少。”

  “有句话是这么说的,如果将世界的沙漠变绿一半,那地球二氧化碳的浓度又会回到工业革命之前的标准。”

  “我的研究背景是力学,在接触路面力学的过程中,有一天我忽然发现,离散的沙子可以变成土壤,能想象到我从一个学物理的忽然变成了土壤学家吗?这种兴奋感让我几天几夜都睡不好,当然我本质上还是物理专业的哈。”

  气氛很欢快,我忽然想到,如果说沙粒在某种足够大的参照物比例下,成为类似于量子的事物,那么物理学家成为土壤学家也不是不可以。

  毕竟……遇事不决,量子力学。

  “土壤的力学特性非常奇特,他天然有两个力学状态,干燥时是固体状态,而加入水,就会变成流变状态,就是说土壤的力学特性赋予了土壤的‘自修复’‘自调节’特性。”

  “我们也发现了,土壤和沙粒之间,存在万向结合约束,就是给沙粒直接施加约束,大家都可以来试试。”

  跟随易教授一起走到两堆沙粒旁,我们分成两队,在工作人员将约束材料和水加入后,我们开始用手进行翻拌。

  谁能拒绝儿时玩泥巴的乐趣重现呢?

  随着翻拌,沙粒开始逐渐变得黏着,像土一般!

  “是不是很神奇?”易教授笑看着我们饶有兴趣的操作,笑道。

  “这一点大大提高了沙粒蓄水能力,这也就是我们整个研究思路,简单来说就是将一盘散沙变成土壤。”

  洗过手后,易教授和团队带我们来到试验田深处,我们走在一条“林荫”小道。

  两边是高大的高粱和向日葵,在烈日下,这两片茂盛的植物带来些许阴凉。

  “09年开始研究,经过8年,在16年时我们开始进行实验田的种植,实验成果发布后,农业部也派人前来考察,外界也质疑,会不会是乌兰布和沙漠本来就因为有足量地下水的原因,具备植物生长的因素,甚至觉得这会不会是‘水变油’的闹剧?”

  “但直到18年,我们分别在NMG,XJ,中东等多地进行沙漠土壤化实验,总面积达到1万亩,这些郁郁葱葱的植物就是最好的说明了。”

  此时他叉腰站在粗长的高粱叶下,高粱深红的穗花上是远处起伏的沙丘,强烈的撞色让我按下快门。

  “这是一件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事,我们利用‘自然环境修复’的力量,加上对‘沙漠土壤化’这一人工干预,通过种植农、牧作物,让它们收割后留下的秸秆、落叶和根系腐烂在土地中,逐步逐年修复地下土壤,最后实现沙漠彻底土壤化。”

  “只要能够让我们国家沙漠的1%土壤化,就是2600万亩啊!”

  我心中感叹,很了不起的数字!

  “所以这项工程一定是开放包容且持久的,我们用70年让毛乌素沙漠消失,当然也能用相同的时间让沙漠变成农田。”

  “当然,沙漠作为生态是必要存在,不可能全盘否定喔。”

  嗯,爽朗的重庆话。

  车子发动,我离开了这个被沙漠捧在手心上的翡翠明珠。

  希望在多年以后。

  明珠鳞次栉比,簌落华夏玉盘。

极光小道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