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看八个孩子的七个梦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六章 以凡人之躯,化腐朽为神奇

  “吱扭……”

  幼儿园的大门被打开,随后进来一位小个子姑娘,戴着粉色电动车头盔。

  是我的搭班老师。

  “戚老师,对不起我来晚了,”小姑娘看到我们在院中坐着,扶着头盔一路小跑过来,婴儿肥的脸蛋和头盔一起连成了一个圆,眼睛明亮灵动。

  “没关系,这有啥。”

  “嘿嘿,”小姑娘听罢,搬起一张凳子跑到我身边坐下,忽然又装出一副老派的神情,用手肘戳了一下我的胳膊。

  “就是,戚老师最好了,一点气都不会生,是不是?”

  “不是。”

  小姑娘鼓起脸蛋。

  “说,‘是’。”

  “是是是。”

  “这才对嘛!哈哈哈”

  她随后咧起嘴笑,像抓饭上的油炸鹰嘴豆。

  “对了,你们在做游戏吗?”鹰嘴豆老师问,好奇的目光一一扫过这些愉快的小脸。

  “不,我在问他们长大想要做什么,”我笑道。

  “我来问我来问!”鹰嘴豆老师自告奋勇:

  “若彼燕、木合达尔,你们长大了想要做什么?”

  若彼燕显得有些拘谨,但活泼的木合达尔已经迫不及待开口。

  “我长大要当消防员!”

  “为什么啊?”鹰嘴豆老师问。

  小男孩说了一长串,鹰嘴豆老师听完后点点头,给我流利的翻译起来。

  “他说他觉得消防员什么都会,特别厉害!”

  ……

  我坐在街边的塑料凳前,嗦着一碗加了鱼腥草段的粉。

  非常美味。

  沿一环东路向北走,大约15分钟后,我到达消防大队,

  我向着消防支队门口走近,心中有些忐忑。

  在距离门前站岗站岗消防员还有二十米距离时,我主动向他打了招呼。

  “你好,我是一名支教老师,这是我的证件,”我将提前拿出来的支教证、身份证及照片递过去。

  我先说明来意,这样既是尊重,也能消除戒备。

  “我想进去参观一下消防大队,替我的学生看看,他们都在西北的村庄,没机会接触到这些。”

  “那你稍等,我给支队长和指导员上报。”

  “好的,麻烦你了。”

  站岗的小伙拿起对讲机汇报情况,动作迅速爽利。

  他看起来和我年龄相差不大,但脸上却有着严肃和坚毅。

  “我们指导员说可以,但是要对你进行安全检查。”

  “这是应该的。”

  我在他的指引下进入检查室,通过安检,此时有一位身着蓝色消防服的小伙从支队楼内跑来,给站岗的小伙说了两句。

  先前站岗的小伙被他替换下来,走进安检室。

  这时,他的脸上才露出笑容。

  “走吧,指导员说我来带你参观。”

  大约半小时后,走在消防支队院中的路上时,我问他。

  “你似乎很喜欢这样的接待。”

  “是啊,其实我们平时的生活还是比较单一的,日常的训练和执勤,和外人聊天的机会也不多,”

  “所以带你参观介绍我们支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消防员的生活需要耐得住单调。

  这时,我们走到一面墙下,墙上是一张红底的证件照,照片上的男人剑眉凝实,眼神坚定。

  “这是我们的杨指导员,”

  “你也是为他而来吧?”

  “是的,想让我的学生了解他。”

  “在杨指导员牺牲时,我还在上学,但是我知道,他牺牲后出殡的那晚,全城市民都来送他,白纸黑字的蜡烛挽联摆放了一路。”

  我心中的犹如卡着一块石头。

  “再后来,我成了一名消防员,在我们进行高空训练时,有过坠落,坠落的过程不知道你有没有体会过,最简单的,从床上掉下来的那种失重感。”

  “嗯,我体会过,”我说:“还坐过跳楼机,跳楼机的座位升到最高处,往下忽然降落时,那种失重感让我整个身体不自觉的揪到一起,拼命的想抓着些什么。”

  “对,我们在训练时也是这样,即便周围没有任何物体,只有空气,手臂一定还会不自觉的伸开,想要抓住什么,”

  “何况是杨指导员,他牺牲的地方是一个自建的电梯道,只有一米多一点宽,周围还有很多露出的钢筋,只要张开双臂,他就能活……”

  “当时,队员们想要将女孩抱起来,但是他的手将女孩紧紧环抱住,用了一定力气才打开。”

  我抿着嘴,良久道:“他是把生的力气,都放在了怀抱的女孩身上。”

  顷刻间,铃声大作!

  原本神情有些低落的站岗小伙忽然冷峻起来,眼神也坚定不已,立刻朝身后的楼内冲进去。

  他冲我挥了挥手。

  不到3分钟,消防车开动,我也跟随在后,沿着路基边沿朝门口跑去。

  但我从未跑的如此坚定,我的四肢像是被注入了力量。

  仿佛我也成了他们中的一员。

  我站在哨岗边,目送他们远去。

  挺起胸膛,敬礼。

  ……

  回到那个夏夜。

  木合达尔已经说出他的梦想,一向好强的若彼燕也抬起头来,带着些坚定的说:

  “我想当医生。”

  “为什么?”

  “因为……”若彼燕在极力组织语言,

  “因为我妈妈的肚子,总是不舒服。”

  在鹰嘴豆老师进一步了解之后告诉我,她的母亲有比较严重的胃病。

  我摸了摸小女孩的脑袋。

  ……

  七个小时的颠簸,我从南宁来到大理。

  洱海旁不远处是大理大学下关校区,药学院的所在地。

  从校门进入,是一棟风格独特的楼宇,呈倾斜圆环状。

  我拾级而上,将相机镜头放低,以医学院广场前方的石雕“书”为中线,映着墨绿苍山,将这栋建筑囊括进相机中。

  看到这里,再回想起那个小村庄,在环境上的对比太过强烈。

  我盘腿而坐,在广场的人工水池前,拿出纸笔:

  亲爱的若彼燕小朋友,现在我在大理大学药学院,是医药专家李树楠教授工作的地方。

  有一种害虫,叫蟑螂,可能你在村里不会看到,因为那里比较冷,不常有,北方的蟑螂可能你也不会害怕,因为个头非常小,如果非要用危害做对比,可能连村里无处不在的跳蚤都比不过。

  但我现在所在的YN省DL市,是咱们国家的南方,南方的蟑螂太大了,老师第一次看见那么大的蟑螂时被吓得腿发软!

  但李树楠教授年轻时,在艰难的生活中,从一位白族邻居大叔那里发现,蟑螂竟然能治疗骨结核这种需要手术才能根治的疾病!

  自此,李树楠教授开始研究这种害虫几十年,从蟑螂体内提取药用成分,发明了治疗各种创伤的新药“康复新液”,对治疗胃病也是有非常好的疗效,我会买几盒邮寄给你,让班主任送到你家去。

  不但如此,这位教授还研制出了治疗心脏、肝炎的药物,和一种提取分离药材的技术,是一位非常厉害,坚毅,渊博的教授。

  从虫子身上提取我们能服用的药物,是不是一件很神奇的事?

  维药,也是我们中华民族医学库中重要的组成部分,它和白药一样,同样有着悠久的历史,对糖尿病等疾病的治疗效果显著。

  如果随着成长,你的梦想没变,不论中医西医、民族医药,都能成为你学习的方向,不可顾此失彼。

  但更值得我们钦佩的还是李教授研究“康复新液”时的工作环境。

  在年轻时他白天做搬运工,晚上从事医学科研,甚至卖血来购买器械。

  在2018年12月11日,李树楠教授永远的离开了,在他去世前一个月左右,还在实验室中,是长期的研究工作,让他不得不经常接触化学试剂,常年累月导致他得了癌症。

  所以若彼燕小朋友,我想告诉你,你很懂事,你也要想清楚,实现梦想很难,困难会不停出现,并且永远想不到它们会什么时候,用什么方式出现。

  但追寻梦想的过程会收获很满足和快乐,看看你们的梦想这件事,其实也成了我的梦想,一个短期梦想,长期的梦想分割成短期的梦想,也是一种很好的做法噢,可以试试。

  (请鹰嘴豆老师在若彼燕小朋友幼儿园毕业后将这封信给她,药收到就请代我送去,辛苦啦!)

  ……

  “不辛苦,戚老师你才辛苦了,待会儿我用电动车带你回宿舍!”

  在问到若彼燕时,孩子的家长们也都到了,在门外等待,我们让孩子们排好队,将他们的衣着整理了一番后,打开大门,送孩子们出去。

  忽然,我的衣角被轻轻拉了拉,我回头,看见艾孜买提仰头望着我。

  我忽然想起还没有轮到这个坐在最边上,全程大部分时间都仰着细嫩的脖颈看天空的小家伙,说出他的梦想。

  他没有像其他人一样扑向自己母亲怀中,这是在期盼。

  于是我抓起他的小手,小手呈握拳状。

  他有些紧张…我意识到,表达愿望这件事,小家伙看的很重。

  这也许是这个四岁小孩人生第一次想这样热切的表达。

  于是我抬头看了看站在门外微笑着看着他的妇女,是他的母亲。

  我将他抱起,小家伙很轻。

  我一边朝门口走去,一边问他:

  “艾孜买提,你长大了想要做什么?”

  他握拳的手松开,伸出细长的手指指向天空。

  “老师,我喜欢星星,我想一直看星星!”

极光小道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