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三更勿回头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章:夜半勿扰路边人

  父亲拽着我走得极快,脸上的镇静随着时间变得越来越焦急,在拥挤的人群中我几次都险些跟父亲走散。

  很快,父亲领着我来到了一家专卖死人物品的店里,进去前转头看了看已经听下雨却依旧昏沉的天空,跟老板要了五刀纸钱、一把香、十六根蜡烛,和爷爷嘴里所说需要的数量多了几倍。

  我不禁诧异道:“爸,你买多了吧,爷爷没叫买这么多呀?”

  父亲闷不吭声的收拾着老板打包好的物品,完事轻轻往我头上拍了一巴掌,压低声音道:“爹怕咱们晚上没来得及回家里,这里多的那部分呐,一些是买路钱,一些则是以防意外留着备用,以后啊,若是你爷爷也让你走上这条道,方方面面在徒弟的门道上,你多在爹身上学学,免得受欺负。”

  “买路钱?以前为什么没见你弄这些东西?”

  “以前你爷爷是道上的人,不过后来因为一些事情不再碰渡鬼师这一行了,嘿嘿,爹曾经也是跟你爷爷叱咤风云的人物哟。”

  “这次那灰家畜牲找上门来了,四通八达的各路神仙想必也早已知晓,嘿,都聪明着呢,知道你爷爷不出手是不行的了,凡是在这一行混的人,哪怕是复出,那就都要守这一行的规矩,虽然不是必须守,但总归能少点麻烦事。”父亲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尾巴都快翘到天上去了,怎么看都特不顺眼。

  我低头思索着,顺手帮父亲提点东西,惹得老头子大夸孝顺。

  一路无言,走到进村的那条宽阔道路时,却发现了很诡异的一幕,不知道为何,许多路边的树都被雷劈得倒在路中央,如果光是如此还好,更离谱的时离马路这边有着十来米距离的那些树,竟然也堆在了路上,摞了大概三四米那么高。

  我爹脸色很难看,眼见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不免有些着急,二话不说拖着我就朝另一条更长更绕的小路跑去。

  “啵!啵!啵!”

  走在阴森无比的树林中,我难免有些胆寒,心想这里真的可以拿来拍鬼片了,因为常年没人走这条路的原因,导致这里几乎看不见脚下草丛究竟有多深,就连我父亲也不知道摔了多少个跟头,还不时望着天色,额头冒汗地看着身后,那样子似乎在害怕着什么。

  我那时虽才十二,但也到了懂事理的年纪,大概也明白了父亲在害怕着什么,脚上的步伐也不禁加快了些。

  “沙拉沙拉~”

  快走到许多年前修的一条水泥路时,路况也变得平坦好走了许多,眼见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了,父亲最后几乎是边跑边叫我别回头东张西望的,脸上少有的没了平日里的镇定自若。

  正当我肺都快要跑炸时,突然发现有个浑身佝偻的老太太在路边烧着纸钱,只见盆里的纸钱都烧尽了她却还在提着小木棍扒着灰,我一时有些诧异,忍不住多看了她两眼。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顿时差点把我吓得跳飞起来。

  那老太太仿佛察觉到我在看她一般,瘦如枯柴的肩膀抖动了一下,转过头的那一瞬间我感觉浑身都像是沐浴在寒风当中,冷得刺骨。

  那老太太弓着背,侧头死死地盯着我,忽然露出一个十分诡异的笑容,她嘴里好像在咀嚼着什么,我模糊间只看得见她嘴里的骨头,像是一根鸡爪,但又比鸡爪大了许多。

  我顿时被吓得大叫一声,边哭边鬼叫着往前面跑去,将我父亲都给甩在身后。

  “小兔崽子别跑!跑了她更要盯上你了!”身后传来父亲焦虑的吼声,但我完全没有听进去,只想着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殊不知前面却又出现方才路边的老太婆。

  我吓得苦着脸,大气都不敢喘,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低头啃食着什么,慢吞吞的抖动着双肩,忽然僵硬的转过头来,脸上浮现着杰瑞的诡异笑容(不了解的朋友可以去网上查一下,被吓到概不负责。)

  那一幕险些没把我吓晕过去,只见她原本就阴冷的眼瞳变成了死鱼一般的眼睛,嘴角、脸颊,以及乱如鸡窝的头上沾满了鲜红的血液,此时正冷笑着盯住我。

  我顿时连喘气都不敢喘,而我也在这时才发现她啃的“鸡爪”是什么,那tm哪儿是鸡爪,分明是一只看上去已经腐烂了些许时日的人手!

  我只感觉到快要跳到嗓子眼的心脏声,随着她的步步紧逼越来越大,她那僵硬的身影在昏暗的阴影下显得格外瘆人。

  “娃子,咯咯咯…把你的手给奶奶尝尝好不好?”

小熊爱吃番茄 · 作家说

上班摸鱼更了点儿,这几天天天十二个小时,实在没时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