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真的是剑仙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51章:当众变了个态

  桑子言也不傻,当席长越拿出那枚充满不详味道的令牌时,桑子言便已经出手。

  血色龙影咆哮,体内灵力磅礴,拳断青山的力道掀起无边狂风,充满杀意与血腥的拳势如大江潮涌,倾泻而下。

  这一拳,桑子言没有丝毫留手!

  可席长越的神通太过霸道,早在桑子言出拳的那一瞬间,他便将身体藏身于画界之中,轻松躲过了这完全不似灵海境的一拳!

  当着三个人的面,席长越将那不详与诡异的黑色玉牌折断!

  明明只是一块小小的玉牌,可折断之后却有遮天蔽日的黑雾化作一条条黑色怒龙冲天而起,在画中天穹之上盘旋不休。

  席长越身边刮起的凶恶的妖风直接将桑子言掀飞,吹回到了地面,也让淮知安和山语两人几乎睁不开眼皮。

  山语青色衣裙摇摆,大袖浮荡不休,伸手间,一枚雅黄符箓如游鱼般灵巧飞出,上书——定风篆!

  纹路悄然亮起,来自符箓的无形之力瞬息笼罩淮知安三人。

  妖风渐息,山语和桑子言两人放下遮眼的右手,缓缓睁开双眼,可眼前的一幕却让他们如腊月江水浸身,浑身冰凉,寒冷刺骨。

  恐惧如蛛网般将两人包裹,甚至感到一丝难以呼吸的窒息感。

  一双冷漠的双眼正在凝视着他们!

  阴风怒号,鬼气森森!

  那双巨眼吸纳了所有黑雾,长达百丈,高悬画中苍穹之上,如同造物主一般冷漠的俯瞰着整座天地,也同样俯瞰着淮知安三人。

  双眼瞳孔漆黑如无尽深渊,奇诡无比,好似一个深不见底的漩涡,只是望过去一眼,仿佛灵魂都要被冻结抽走一般。

  山语和桑子言很难想象,这样的一双眼究竟属于怎样的存在!

  只是简单的看了他们一眼,那透骨的恐惧就灵他们浑身颤栗,连反抗的勇气都难以生出。

  当漆黑双眼出现之时,山语手腕上的荡魔铃便好似疯了一样疯狂摇晃不休。

  这是金铃感知到了极其浓郁的深渊鬼国的气息,正在向山语疯狂示警!

  可随着双眼视线扫过,山语手腕上的荡魔铃便再也承受不住压力,只听“咔”的一声,荡魔铃直接碎成一地残渣!

  桑子言缓缓伸手,想要去拿怀中玉如意,可玉如意的下场与荡魔铃并无分别,同样承受不住磅礴的压力而碎裂!

  桑子言的心跌入谷底——事情麻烦了!

  不过与山语和桑子言不同的是,淮知安倒并没有感觉到什么不适,只是有些好奇的注视打量着天上这双眼睛,并且还有了个奇怪的念头:

  “这么大的眼,要是假装戳他一下,他也会眨眼吗?”

  席长越仰头看着天上那双眼睛,满脸狂热的张开手,似乎在迎接,又似乎在朝拜!

  天上那双冷漠无情,没有丝毫灵智与生气的双眼也似乎受到了牵引,化作一道乌光,直接落入了席长越眉心。

  席长越气息暴涨!

  淮知安三人并不知道的是,当巨眼出现的瞬间,大秦仙朝与部分宗门皆生出感应。

  长安城——

  万里深宫,拥护帝座!

  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

  这位大秦仙朝之主,如今正一如往常一般,微阖着双目,百无聊赖的听着底下臣子的奏折,听着臣子之间的日常互撕。

  可就在巨眼出现的瞬间,这位仙朝之主骤然睁开眼眸,赤金色的瞳孔里闪过一丝雷霆震怒!

  感受到那天倾般的庞大压力,大殿里的大臣们统统闭嘴,噤若寒蝉。

  秦帝起身,静静望向南方,目光仿佛穿过亿万里疆土,落到了芦花洲。

  道归山,白云间。

  青山云雾袅袅,仙鹤白云围绕。

  一位须发皆白的和蔼道袍老者,正笑呵呵的与一眉目冷峻的负剑黑衣男子以青石为棋盘,执子对弈。

  老者执白棋,青年男子执黑棋。

  黑棋剑意凛然,锋锐无匹,每一次落子,都好似沉默中爆发,嘶吼着挥出最后一剑!

  而白棋却从容不迫,包罗万物,东一手,西一手,看似随意落子,实则却在悄无声息之间瓦解了对方的攻势,形成了对黑子的绝杀之势。

  等到再一步棋落下,老者笑呵呵的将手收回衣袖,神色轻松写意。

  “如何?”道袍老者笑道。

  黑衣男子的黑棋在指尖停留了足足一盏茶时间,最后还是苦笑着摇摇头,放回了棋罐之中。

  这是他第一百零八次输棋,但绝不会是最后一次。

  “还行啦,你还算有进步。”

  老者一边笑呵呵的捻起棋子放入棋罐,一边安慰道。

  黑衣男子眼中透露出不解,他这也算有进步?

  和师父对弈一百零八次,可还是和第一次一样被毫无还手之力的碾压。

  “你进步,进步就进步在之前最后一手都要考虑整整一天时间才放弃,现在进步了,一盏茶时间不到就放弃,孺子可教也。”老者笑眯眯的点了点面前黑衣青年。

  “哪像你那流云师叔,每次下不过为师就恼羞成怒的直接掀桌子,可那老东西还挺不服输,又菜又爱玩,老想着找回场子。”

  “这么久以来,棋艺没提升多少,掀桌子的理由倒是一套又一套的。”

  这是个毛线的进步啊!

  黑衣青年不说话,只是收起棋子的速度更快了一些。

  现在的他只想赶紧离开这里!

  只是当黑衣青年刚要起身辞别时,却忽然听到师父他老人家轻咦了一声,转头看向了某个方向。

  黑衣青年不明所以的跟着望去,可眼前除了一望无尽的云海与仙鹤之外再无其他。

  不过黑衣青年却细心察觉到,这個方向似乎是师妹所去往的芦花洲方向?

  席长越彻底变态了……

  很难想象,之前那还算“儒雅”的男人,在被那道乌光入体之后身体迅速膨胀,人形褪去,竟变成了一只青面獠牙的恶鬼!

  虽然依旧是人族的体型,可身躯却如常人两三倍大小。

  此时的席长越青面獠牙,双目赤红,皮肤铁青,浑身除了一道道漆黑的纹路之外,更是长满了倒刺,如同戏台上面具所画的恶鬼一般,让人不寒而栗。

  其周身阴风阵阵,无数阴魂哀嚎痛哭,想要逃离席长越身边,可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束缚。

  席长越张开双臂,深吸一口气,神情享受而惬意,耳边的阴魂哀嚎仿佛天地间最盛大的赞歌。

  更恐怖的是,席长越的境界在乌光入体的瞬间就开始飞速攀升,体内神台不断高铸。

  等到席长越眉心生出第三只眼时,其境界也终于抵达神台境巅峰,肉身返璞归真,天地间的阴气浓的令人发指,令人绝望的压迫感横扫一切。

  龙门境!

  山语和桑子言两人神色凝重,心情跌入谷底。

江亭晚色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