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从朝堂太监到武林巨擘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36章 苏淳领兵西进 (二合一)

  苏淳一行人进入县衙,先由侍女伺候着洗漱,接着就是县令带着一众文武官员大摆筵席,欢迎他们。

  他们五人从京城出发,一路疾驰,除了偶尔进入村镇补充点干粮和洗澡休息外,没进入过任何一座城池。

  这是他们十多天来进入第一座城池。

  望着一桌子丰盛的酒菜,苏淳等人食指大动。

  根本不顾形象,大吃大喝起来。

  “吸溜吸溜~”苏淳嘴里含糊不清道:“好吃,好吃!好久没吃过这么丰盛的餐食了!”

  “是极!是极!”张康年赞同的点点头:“该死的鳌拜叛军,要不是他们,我们哪需要受这些苦?”

  阳武县的县令和作陪的文武官员望着几人风卷残云的进餐,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生恐自己等人多言,打扰了钦差大人的“雅兴”。

  只能尴尬的笑笑,摆出一副认真恭听的模样。

  苏淳又是一根大鸡腿入肚,将骨头吐出后,才注意到几位本地官员的尴尬,想了想,他问道:

  “敢问知县大人,这郎巡抚怎知我等要来?”

  县令大人见钦差主动问话,还说得那么客气,赶紧应答:

  “启禀钦差大人,职下姓‘候’,单名一个‘观’字,钦差大人直呼卑职名字便可,不敢在大人面前称大人!”

  “至于巡抚大人如何得知钦差大人要来?”

  “据传乃是巡抚大人在京家眷飞鸽传书,将事情通报!”

  苏淳点点头,他们五人一路马不停蹄南下,按理说河南本地应该没有人在他们到达之前就能得信,知道朝中派了钦差要来。

  更何况他们此行隐秘,连京城中知道的人都不多。

  看来是他们离开京城后不久,京城中又出了什么事,才使得他们南下的消息,弄得人尽皆知!

  苏淳喝了一杯茶,解解油腻,继续问道:

  “那郎巡抚那边是否还有其他关于京城的更多消息?”

  侯县令摇摇头:

  “这个卑职便不知了!”

  “巡抚大人只让我们留意钦差大人的踪迹,遇到后好好招待,并尽快送往府城,其他更多东西,没有交代下来。”

  “钦差大人有什么想要知道的,还得到达府城后,从巡抚大人那询问才能了解。”

  想想鳌拜起兵反叛的事,发生也就半个月的样子。

  古代消息传递不便,再加上鳌拜派骑兵在河北各地巡逻拦截出京之人,眼前的县令,在收到郎廷相传信前,对鳌拜叛乱之事,应该是一无所知。

  既然眼前的县令知道的不多,苏淳也没必要和他多说,与其浪费时间和县令寒暄,不如抓紧时间好好睡上一觉。

  匆匆结束晚宴,休息一夜。

  第二天,由阳武县凑出的数十骑兵护送,苏淳等人动身前往祥符县。

  路上又休息一晚。

  等他们到达祥符县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的正午了。

  河南巡抚郎廷相则早得到人传讯,在城门口迎接。

  “恭迎钦差大人!”

  城门口站满了来迎接的官员和百姓。

  苏淳等人一到,便传来山呼海啸之声。

  排场十足!

  苏淳笑笑,觉得这位巡抚大人挺会来事。

  全员下马,和朗廷相碰面。

  “郎巡抚安好?在下何德何能,有劳您屈尊恭迎,实在惶恐之至!”

  郎廷相是个留着山羊胡的中年男人,作为封疆大吏,整个人身上携带着非常重的官威。

  不过面对代表皇帝的钦差,他也不敢太过傲慢,脸上现出笑容道:

  “桂总管吉祥!我远在河南就听过桂总管的大名,今日得见,果真是一表人才,英武非凡啊!”

  “在下已于府衙备下接风宴席,待桂总管沐浴过后,便可进餐,同时为总管介绍我巡抚衙门的诸位同僚。”

  如今已是六月,天气很热,所以双方都很有默契的没有在城门口过多寒暄。

  直奔巡抚衙门后,七七八八的一通乱忙,很快就进入正题。

  苏淳直接拿出圣旨宣读:

  “今有逆贼鳌拜,带兵叛乱,围困京师。朕钦命尚膳监总管桂淳为钦差大臣,出使河南,凡河南境内大小官员,见之如见朕,听命行事。”

  “河南巡抚郎廷相……当聚兵勤王,讨逆鳌拜!”

  “钦此!”

  苏淳把圣旨宣读完毕,朗廷相行礼完毕,便上前接过圣旨,然后大家一起入座,宴席正式开始。

  苏淳道:“郎抚台,可有京城的最新消息?”

  朗廷相扫视周围一圈人,然后说道:“得密探传信,鳌逆于十日前强攻京师,幸皇上英明神武,有苍天庇佑,守城禁军成功打退鳌拜叛军!”

  “如今鳌拜还是拿京师城墙没办法,强征民夫,想要用人命填,在各地勤王之师赶到前破城。”

  “具体更多消息,因为信鸽能传递的内容有限,便不得而知了!”

  苏淳微微颔首,又问道:

  “既然郎抚台已经事先得京中传讯,那么是否聚兵齐备?”

  “何时可派兵勤王?”

  朗廷相皱眉,为难道:

  “桂总管,河南之兵分散各府县,前日我已传下命令,让各地带上辎重,派兵到省城集结。”

  “估摸着,最少还得再等三天,大军才能集结完毕。”

  “至于出兵之日,还得等粮草备齐,才能决定。”

  “总之,最晚七天,大军便可出发!”

  接下来,苏淳又详细询问有关勤王军队的详细情报。

  比如说带兵将领都有谁、兵种怎么搭配等等。

  并让朗廷相尽快拿出详细的纸面报告给他看。

  如此,苏淳、张康年等人便在巡抚衙门暂时安顿下来。

  ……

  接下来两天,在朗廷相调兵的同时,苏淳在祥符县城里也没闲着。

  他在把郎廷相给出的情报梳理过后,便在城里找起王屋山明军残部的探子来。

  王屋山明军残部,能在河南之地坚持斗争这么多年,除了王屋山地形易守难攻以外,情报工作应该做得也不错。

  在省城肯定是布有情报据点的。

  为了找到王屋山在省城的人马,他还借助了粘杆处的力量。

  论起谍报能力,粘杆处有清廷官方支持,要人有人,要钱有钱,肯定是比王屋山人马要强的。

  虽然不一定知道王屋山人马的情报据点具体在哪,但是多少也应该能查到点蛛丝马迹。

  只有找到这些王屋山的探子,他才能把得到的情报传递出去。

  不过得到情报后,王屋山诸人有没有魄力去袭击河南援军,就不是他能决定的了。

  当然,主要是他现在不方便离开省城,否则他亲自往王屋山跑一趟,肯定有把握劝说司徒伯雷出兵。

  “哎~”苏淳叹了口气,暗道:“计划赶不上变化,如果我自己溜了,朗廷相这边肯定有所警觉,然后对兵力布置重做变化。”

  “不过就算司徒伯雷不敢带兵伏击河南援军,等河南援军离开河南后,河南境内兵力空虚,他多半也会有所行动。”

  正坐在城里的一座茶楼暗自思考着,忽然就有一名身穿官军服饰的士兵匆忙跑进来道:

  “报!”

  “钦差大人,抚台请您往府衙一叙,说是前方有紧急军情传来!”

  苏淳心中一动,问道:

  “郎抚台可有说究竟是什么事?”

  传令兵恭顺答道:

  “听说好像是孟津、洛阳一带出事了!”

  跟着传令兵前往府衙,苏淳心里乐开花。

  孟津、洛阳一带靠近济源县。

  而王屋山就在济源境内。

  多半是司徒伯雷在搞事!

  来到府衙,朗廷相和几名河南本地将领已经在等着。

  苏淳一入厅内坐定,朗廷相便道:

  “桂总管,出大事了!”

  “那王屋山群盗,趁孟津县兵力空虚,竟然在城中混混的配合下,打开城门,攻占了城池。”

  “而且还派兵进驻洛阳城外,做出一副随时有可能进攻的样子!”

  “关键是其他各州府也有信报传来,说是发现有小股骑兵游弋,劫掠粮道,阻挠各地运送辎重!”

  “整个河南境内,从西到东,烽烟四起啊!”

  苏淳装出一副大惊失色的样子,道:

  “怎会如此?怎会如此?”

  “那还能凑齐兵丁,前往京师勤王吗?”

  朗廷相哀叹道:

  “能是能,可是如此一来,省内各州府形势定会糜烂,被贼人肆虐,掠夺一空!”

  “要是让贼人趁势做大,那后果,不敢想象!”

  苏淳安慰道:

  “郎抚台莫急,京师要救,河南之地亦不可放纵贼人践踏。”

  “不如分兵两股,一支继续进京勤王,另一支则留在河南境内剿匪!”

  “反正京师之中,除了河南勤王兵马,还有其它各省来的勤王之师。”

  “河南之兵少上一点,照样够用!”

  朗廷相皱眉道:

  “这也是个办法,只不过各地府兵互不统属,要是分兵两股,必须得有压得住阵的人统领才行!”

  “否则的话,各府兵之间互扯后腿,很可能会坏事!”

  苏淳心中一动道:

  “王屋山群盗,不过疥癞之患,不需要精兵就能对付。”

  “关键是要稳住局势。”

  “而京师安危,才是当务之急,必须用精兵,且统兵之人得有勇有谋才行。”

  “不如这样,郎抚台你带着一万五千精兵入京,我则带着剩下的六千精兵进驻洛阳,掐住王屋山群盗出击之势。”

  “只要洛阳牢牢把控在手中,王屋山群盗为了避免被我们断掉后路,最多敢在济源周边两三个县境内劫掠。”

  “如此一来,局势再怎么糜烂,也是有限。”

  “四五个县的损失,比起京师安危来,算不得什么!”

  朗廷相迟疑道:

  “这样不好吧!”

  “桂总管您的身份地位是足够统兵了,可是……”

  苏淳赶紧打断朗廷相的讲话,道:

  “可是什么可是?”

  “有着这几千兵丁在,加上各府县留守的兵马,我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据城而守,再加上几个将领配合,还怕王屋山群盗翻了天不成?”

  “还是郎大人觉得我小桂子不知兵?身边的几位御前侍卫也不知兵?”

  苏淳有些耍无赖和胡搅蛮缠,意图让朗廷相同意他的分兵之策,并且把河南境内留守兵马的兵权拿到手。

  要不然的话,没有朗廷相这个主官发话,下面的官吏,未必会对他的命令尽心。

  尽管他是从京城来的,但县官不如现管,很多时候,朗廷相这个封疆大吏的话更管用!

  朗廷相被苏淳话语架住,不得不点头同意道:

  “那就依桂总管所言吧!”

  “只是桂总管尽量多听下面人建议,切不可好大喜功,轻敌冒进!”

  “行军用兵,皆应谨慎!”

  做下决定,又过了三天,该来的兵马基本已经集结完毕,还有小部分因为王屋山群盗袭扰,未能按时抵达的,则被分配给苏淳指挥。

  这天,在省城北门外校场阅兵誓师。

  苏淳和朗廷相便兵分两路,一北一西出发。

  朗廷相向北,直捣天津。

  苏淳向西,朝洛阳进军。

  望着朗廷相先行的队伍,苏淳嘴角忍不住翘起,露出邪魅一笑。

  心中暗道:

  “有我在河南背刺,呵呵,朗廷相后路已断!”

  “而且司徒伯雷在我的协助下,必定能攻下洛阳,洛阳一下,这天下形势估计要迎来更大的变化了!”

  洛阳!

  自古以来便是中原重镇,扼中原交通之咽喉,要是这座雄城被司徒伯雷攻占,那对天下反清人士心中的震动,想必是十分巨大的。

  就拿河南、河北、山西、陕西等地的反清人士来说,很有可能云集响应,齐聚洛阳,助司徒伯雷一臂之力。

  如此,王屋山大军有了四省反清义士的支持,必定像气球一样快速壮大。

  以洛阳为根基,向西攻略关中,然后据关中而窥视天下。

  即便京城那边鳌拜和康熙决出胜负,进入关中之地的司徒伯雷大军,只要守住崤函一线,数年之内都会是清廷的心腹大患。

  到时候远在西南三藩再怎么迟钝,也应该起兵了。

  天地会全国各地的分舵,纷纷响应,高举反清旗帜,大计可成!

  想着想着,苏淳兴奋不已,甚至情不自禁的笑出了声。

  “桂总管,您在笑什么?”张康年有些奇怪的问道。

  苏淳马鞭指向西方,道:“我笑王屋山群盗自不量力,我们此次西去,必定能终结他们!”

真龙卷风暴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