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主神侍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章:哈萨木

  岩壁里面的屋子更黑,没有任何光源,即使是夜视能力强大的凌凯此时也什么都看不到了。

  打开自己进来时就绑在头上的头灯照明,抬腿迈过过门槛走了过去。

  身后的阿方索和哈萨木等几名队员也纷纷跟了进去。

  屋内唯一的光源就是凌凯的头灯,地面坑坑洼洼的,跟在凌凯身后的几人只能摸黑走,好几次差点被绊倒。

  凌凯在狭窄的屋子里找到了两盏马灯,从怀里掏出火柴点燃后才勉强看清这屋子的全貌。

  这应该是沙匪们藏钱财宝贝的储藏室,周围堆满了军绿色的木箱子,地板之所以坑坑洼洼的是因为这是扣下来的壁画铺的。

  他们的技术很烂,切下来的很多石板根本家不平整,况且还破碎了很多。

  阿方索提着马灯俯身蹲下,痛心疾首的抚摸着脚底踩着的壁画,那上面有一个提灯的仕女图案。

  “暴殄天物啊!这可是九百多年前沙国鸣鹤王朝的壁画啊,就她妈这么给扣下来了!还扣成这鸟样!”

  阿方索痛心疾首的心疼起来,盘算着要是能把这些壁画倒卖掉能够赚多少钱。

  凌凯没功夫管这些文物,他用古刀一个接着一个的挑开木箱子,里面有整箱整箱被红纸包着的的银币,收成卷的字画,年代久远的瓷器。

  该死的,那俩东西究竟在哪儿?

  一个接着一个,几名队员们又干起了老本行,拿着被红纸裹成条的银币家往怀里揣。

  阿方索也若有所思的跟着凌凯翻找起来。

  他被沙匪抢走的金条还不知道被藏在哪呢,那三箱货真价实的金条可比这一屋子的银币值钱不少。

  什么人!门外面被火光照亮了,一个举枪的人影站在门口,正往怀里塞银币的几名队员懊恼的举起了手。

  阿方索哆嗦着高举双手跪在平铺的壁画上。

  凌凯的胳臂逐渐靠近放在木箱的霰弹枪上,他居然忘记了当初猎人组织的铁律。

  “非绝对安全环境下武器不能脱身,和敌人共处一里以内武器不能脱手。”

  “官军和条子还在外面你们居然打起了钱库的主意!好大的胆子,也不怕大哥剁了你们的手指头喂狗!”

  由于门外离屋里比较远,门口处的沙匪又只有手里的火把照亮。

  屋里的马灯放在地板上,显然他把几人当成了觊觎财宝的沙匪。

  凌凯嘴忍不住笑出了声,哪有什么狗屁官军和条子,他们其实只要走出洞口看一看就知道自己上当被耍了。

  最开始的那个枪声是凌凯提前架好步枪,用蜡烛皮筋和木棍做的一个简易定时开枪装置。

  而洞门口的爆炸则是勘探队之前怕挖不动公主墓特地准备的定时炸弹。

  “你笑什么!”门口的沙匪大喝道。

  “砰”的一声,哈萨木一枪打爆了他的脑袋,拿着火把的沙匪直直的向后倒下。

  身材矮小的哈萨木由于木门的另一端没打开,站在沙匪的视野死角,凌凯笑了两声是为了吸引他的注意力,之前他一直在用手势给哈萨木做位置引导。

  凌凯本以为哈萨木会打不中或者只是击伤沙匪,已经准备将阿方索当肉盾拿霰弹枪补枪。

  没想到看似其貌不扬他这么给力,一枪就结果了沙匪。

  “干的不错!可惜枪声已经惊动了他们,我们没时间了!”

  凌凯拾起被打死的沙匪手中的步枪丢给阿方索,又搜出不少子弹。

  “教授别告诉我你不会用!拿着保护自己!”

  “唉,我真的只是个考古学家啊!”

  阿方索虽然嘴上推脱着,但接过子弹也能利落的给步枪装上推进枪膛。

  考古学家果然是一份不一般的工作。

  附近已经开始骚乱了起来,远处不少火把的光照亮了这漆黑的夜晚。

  “钱库那边有枪声!”

  “怎么弄的?我去报告大哥二哥!”

  “走!跟我去看看!”

  “对,别是官军摸进来了!”

  埋伏着的六七名沙匪立即起身,原本留守的沙匪也跟着冲了出来,之前原本寂静的沙匪窝里顿时热闹了起来。

  凌凯着急忙慌的搜了搜钱库里最后的角落,依然没有那神器的踪迹。

  “你带着教授和他们撤退!从这里直走到崖壁上有一条绳子,顺着那个你们能爬上去再撤出去,我来帮你们争取时间!”

  凌凯拍了拍哈萨木的肩膀对他委以重任,好像是在回报之前他在古墓里的送刀之恩。

  “好,刀疤哥你一定要活着!”

  矮小一点的哈萨木踮起脚同样拍了拍凌凯的肩膀。

  “好!”

  经过古墓里的那次遭遇,哈萨木他们已经完全相信了凌凯的实力。

  毕竟跟恐怖的守墓蛇人比起来这帮沙匪显得是那么的人畜无害,自己留在这里不仅帮不上忙还只能给凌凯添乱。

  凌凯和阿方索他们分开,趁着夜色的掩护下藏匿在马厩旁的一堆干草堆里,只露出眼睛观察四周,霰弹枪端在胸前,古刀挂在背后。

  前方有两名沙匪拿着火把端着步枪和土枪从草堆前经过。

  凌凯刚想动手,却又发现旁边似乎又来了不少人。

  “喂!癞狗子!小眼睛在关那老头儿的屋子里让人捅死啦!”

  不远处传来沙哑的叫喊。

  “那几人跑了!快找!把他们抓回来!大哥留着他们还有用呢!”

  草堆旁边又来了个一手提马灯,一手拿转轮手枪的矮个子,看样子应该是个小头目。

  “癞狗子!钱库让人撬开了!包疙瘩在门口让打死了!”

  “摇铃!快摇铃!窝子里进外人了!抓不到人,老大非得把你们全部点天灯!”

  矮个子沙匪明显急了,挥舞着手枪大骂道。

  “当啷当啷。”

  具有穿透力的铜铃声响彻整个寨子。

  不少沙匪听到铃声不知从何处冲了出来,凌凯不禁紧张的吞了吞口水。

  对付三五个他还算行,这一下冒出这么多沙匪还真收拾不了。

  “拿到《全知录》和霸下甲,我赐予你不死之力和神明之力!”

  脑中那个平静且威严的声音用命令的语气对凌凯说道。

  “我TM的找了啊!翻了那么多地方!那俩鬼东西谁知道被他们给藏那了!”

  什么录什么甲!自打凌凯从长河公主墓逃出来脑子里就没消停过,他现在都快要神经衰弱疯掉了。

  毕竟凌凯生怕那家伙继续夺取自己的身躯,因为他的声音每次出现自己的头就痛的要死。

  那声音莫名其妙的又不见了,但凌凯的头痛却并未消失,他眼前一黑差点晕了过去,整个世界仿佛被倒转了一样。

  所有东西变的通透起来,凌凯眼中的物体全变成了透明的。

  眼前的一切仿佛变成了一张巨大的X光片,但又有点像热成像,所有的活物都是红色的轮廓。

  附近的沙匪,马厩里的骏马,草堆里的老鼠,甚至是前方爬绳子的阿方索,全部都看的一清二楚。

  他看见前方悬崖上挂着的的阿方索被几名队员吃力的往上拽,肥胖的身躯就像个圆圆的鸡蛋。

  凌凯转头看了看四周,发现在眼中这奇特的世界里,后方是两个发着莹绿色光芒的东XZ在钱库附近最小一栋房子里的柜子后,显眼程度堪比黑夜里的探照灯。

  “神器就在哪儿,自己去取!”脑子的声音说完这句话后又自动断线了。

  眼中的物体逐渐变为实体,凌凯的视觉又恢复了正常,

  这犊子神早干嘛去了真是,凌凯气的不行。

  两名沙匪匆忙的跑进马厩,几乎与草堆里的凌凯擦肩而过。

  他们从马厩里面牵出来两匹高头大马,在马身上挂上马灯,纵身上马,挥动缰绳。

  马蹄“啪嗒啪嗒”的踩在黄土地面上,在这并不大的石寨里跑了起来。

  绕马厩跑了两圈,两人居然向着阿方索他们撤离的方向追去。

  才过这么一会儿死胖子阿方索肯定爬不出去,这死老头还欠我钱呢!

  凌凯心里想了想,一咬牙狠下心冲出了草堆,照着骑马跑过去的沙匪后背就是一发霰弹。

刀从寻诗剑锋作字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