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主神侍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一章:狰狞之鸣

  那名沙匪背部中弹一下就喷出一片血雾,缰绳脱手无力的躺在马背上,仅靠着马蹬固定,尸体随着马背的颠簸不断摇晃。

  “谁!”

  前方的沙匪听到霰弹枪开火的巨响立刻把马头调转过来。

  看见同伴被凌凯打死,怒不可遏的他抽出雪亮的马刀抽打着马向凌凯砍来。

  “你这走狗贼兵!敢杀我兄弟!看我不砍烂你的脑袋!”

  他们之间相隔的距离其实并不远,一人一马飞速朝着自己袭来。

  沙匪机灵的将大半部分身体藏在马头后面,这样霰弹枪便奈何不了他。

  他手中的马刀划开空气耍了个剑花。

  凌凯已经能看到锋利的马刀上闪着的丝丝寒光。

  凌凯侧站着举起霰弹枪,没有任何躲避的意思,丝毫不在意可能会被削掉半边脑袋。

  当沙匪离自己不到三米时,凌凯终于扣动扳机,霰弹枪喷出火舌。

  喷射而出的十几枚弹丸击碎了他胯下骏马的小腿。

  骏马失去平衡倒地,但巨大的动能让倒下的骏马刮掉了凌凯手中的霰弹枪。

  之后又在地上拱出一个长长的沙土坑才停下。

  挂在马身上的马灯破碎,引燃了草料堆,沙匪也摔下马,但他并无大碍,很快就抽刀站起身。

  被破碎马灯点燃的草堆在夜风风的助威下一个接着一个的燃烧起来,过不了多会儿就会招来一堆沙匪。

  沙匪将雪亮的马刀对准了凌凯。

  “走狗贼兵!给我死!”

  沙匪显然把凌凯当成了渗透进来的官军。

  他誓要劈掉凌凯的脑袋。

  凌凯抽出了他背后那把唐刀样式的古刀,青黑色的刀身沉稳且不失暴戾。

  银白色的刃口在黑夜中隐隐泛着寒光。

  “哐当。”一声。

  唐刀与马刀碰撞在一起,顿时火星四溅,接着又是两道银色的刀光交织碰撞在一起。

  凌凯两记重劈,沙匪手中的马刀被砍出两道深深的豁口。

  这名沙匪看着其貌不扬,但手里使的骑兵刀术却很正宗,应该也是军队里传出来的。

  出刀迅捷且威力十足,刀刀直指要害,要对付他还真得打起精神来。

  沙匪看到手里纤细的骑兵刀与厚重的唐直刀正面对抗很吃亏。

  于是他瞬间改变了出刀路数,镰刀般的横扫变为利箭般的突刺。

  旁边的几个草堆全都在熊熊燃烧着,散出的热量炙烤着正在对决的二人,呛人的烟雾刺激着凌凯的眼睛。

  半边凤尾兰一样的纤细修长的马刀穿过烟雾闪电般刺来,凌凯只得借助长柄唐刀的绝对长度优势刀刃上扬挑开马刀。

  手中这把唐式直刀很厚重,刀背最厚处足有一厘米,刀柄很长,足以双手持握,劈砍的威力极大。

  可是重型唐刀本身重量很重,凌凯用着远不如之前那柄坏掉的反曲弯刀顺手。

  面对马刀轻快的突刺,一时间竟只有招架之力。

  但凌凯已经看出了持刀沙匪的弱点,他手中马刀的钢材远逊于自己手中的唐刀。

  两刀对斩在一起,他的马刀是一刀一个豁牙子。

  而自己的武器由于使用的钢材更为优越,刀身是毫发无损。

  凌凯眼睛微眯减弱燃烧产生的烟雾对眼睛的刺激,由单手持刀改成了双手握刀

  周围全是飞舞的火星和飘渺的烟雾,两人被燃烧着的马厩和草堆围着。

  这把重型唐刀在这狭窄的地方想要全部施展开来还是有点勉强,但对付眼前的这家伙应该足够了。

  双手握持的重型唐刀卷起一股烈风,撕开了烟雾与火焰,径直朝着沙匪的脖子砍去。

  第一刀勉强被他闪身躲过,接着是凌凯借力旋转转瞬即至的第二刀,看势头只会比刚才那刀更为凶猛。

  沙匪已绝无后退的可能,他身后就是燃烧的马厩,只能举起马刀格挡。

  “喀啦”一声,原本满是豁口遍布裂纹的骑兵刀终于不堪重负,直接被斩断。

  接着是第三刀,将被斩断的马刀再斩去一段,此时沙匪手里就剩个刀把上面有些残刃了。

  他怒目圆睁看着凌凯的双眼满是不甘心。

  而迟来的第四刀则斩断了他的脊椎和那依托在其中的狂妄。

  被腰斩的沙匪身体断成两截跌进熊熊燃烧着的马厩。

  地上留下一滩浓黑的血,他浑身的衣服也被火点燃,头发燃烧着和脑袋缠为一体。

  被烈火烧的焦黑的马厩不堪重负的垮塌了下来,将断成两截的沙匪活埋。

  而沙匪直到被埋没的最后一瞬依然用他那恶狼般的眼神死死地瞪着凌凯。

  解决掉沙匪凌凯将长刀插进刀鞘背回背上。

  自己被那匹马撞掉的霰弹枪已经被火堆烧成一根焦黑的钢管。

  凌凯现在手中仅存的武器就是身上背着的这柄沾血的长刀了,那柄匕首也丢失了。

  解决掉对阿方索方向的追兵后。

  凌凯立马冲向之前看到神器的那个小屋子,马厩和旁边草料堆燃烧着的火光冲天而起。

  用不了多久这里就会被沙匪包围,手里只有冷兵器的凌凯可不想与这帮穷凶极恶的匪徒正面冲突。

  还是要赶快拿到那两件神器然后想办法溜出去才行,本来打算潜入的计划在马厩烧起来时就已经彻底宣告失败。

  那帮沙匪应该很快就会注意到自己被骗了,现在凌凯就是在和他们争分夺秒,每快一步自己就更安全一些。

  不然脑子里那声音指不定会怎么搞自己,他要是想让凌凯痛苦那可是太简单了。

  凌凯呼哧呼哧喘着粗气终于跑到了目的地,谁知又是一队打着火把的沙匪从身边经过,无处可躲的凌凯只能爬上了房顶。

  幸好这间屋子比较矮,伸手一够就能抓到房檐,将身体往上一提就能轻松爬上房顶。

  看到那队打着火把的沙匪走远了,凌凯才跳下房顶,抽出背上的古刀一刀劈开了屋子的大门,根据自己在刚才透视眼的视觉里看到的寻找了起来。

  果不其然凌凯搜到了一个破麻袋,里面是一个皮质圆筒和一个乌木盒子。

  打开一看圆筒里面装的是一卷破旧的竹简,盒子里则是一个有很多包浆的铸铁龟壳。

  “就特么这俩破玩意儿让我累死累活不要命的找?”

  凌凯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他以为所谓的神器再怎么也得是传国玉玺这种本事价值和意义价值都极其珍贵的宝贝。

  结果这俩玩意儿看着跟路边捡来的破烂似的,恐怕白送都没人要。

  但这时也没时间抱怨了,凌凯将麻袋系在胸前,收拾好准备回戈壁石哪里跑路。

  谁知凌凯刚走没几步,一道诡异的声音响了起来。

  “阁下特地登门来访,为何不打个招呼再走呢?”

  那是一道低沉但清冷的男声,霎时间凌凯身边出现了足足二十几名沙匪,他们一只手举着蘸蜡油的火把,另一只手拿着步枪,大砍刀,长刀,标枪之类武器。

  这些沙匪围成一个大圈将凌凯牢牢的圈住。

  与之前那些痞子流氓般的沙匪不同,这些沙匪身材高壮,目光凶恶,呼吸平静沉稳。

  许多人脸上胳膊上还有些毒虫恶兽的刺青,上面还或多或少的盖着一些伤疤。

  这下可是堪称倒霉透顶了。

  凌凯几乎可以肯定,这些人每一个都不会比刚才拿马刀的那个沙匪弱。

  况且打败那个拿马刀的悍匪是自己占了兵器优势,纯靠技术不说输给他,起码身上也会挂几道彩。

  即使凌凯擅长近身战斗,但没有枪械的他对付两个都成问题,更别提这一大堆了。

  这样一堆几十人虽然不比守墓蛇人那样恐怖,但也是很强的一份战力,起码顶得上好几个凌凯这样的二流猎人。

  凌凯拿下背上的唐刀,“唰”的一声,青黑色的长刀出鞘。

  只能拼命了,他们是不可能放过猎人的。

刀从寻诗剑锋作字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