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主神侍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三章:胡牙子

  蛇门子满意的用一块麻布擦拭着唐刀上的骨碴与脑浆。

  这柄刀就在刚刚劈开了自己前任主人的脑袋,现在凌凯部分头部缺失的尸体直直的躺在一边。

  旁边几名沙匪则没好气的踢了凌凯几脚。

  “狗日的劲儿还挺大,他妈的累死老子了。”

  “妈的,我膀子差点让他砍废了,不能这么便宜他!”

  “哼,这家伙可杀了咱不少弟兄,不能就这么便宜他了!”

  “对,把他的心掏出来祭奠死去的弟兄!”

  沙匪们对着凌凯的尸体骂道。

  “那就把他拆了吧!脑壳和脊椎给我,我要拿去当酒杯和串鞭子。”

  蛇门子很是随意的吩咐道。

  抓这么不值一提小角色就死了两个人,此刻他的脸色很是阴沉,提着染血唐刀的手有些颤抖。

  但很快蛇门子便冷静下来,铁青的脸色缓和了不少,然后用衣袖拭去手中唐刀上的残存的污血,对着这柄精美的武器欣赏了起来。

  “好嘞!大哥,我要把他的牙拔下来穿成串!”

  “那我要两根肋骨!”

  “我要根大腿,把他的肉片下来喂狗。”

  “唉别跟我抢!”

  ……

  沙匪们倒是为了争抢凌凯的身体部位吵了起来。

  蛇门子拆下了凌凯系在胸口的麻袋。

  “这俩东西究竟是什么玩意儿?价值抵得上雇主的三箱黄金,还能让这家伙豁出命来抢?”

  蛇门子打开麻袋用仅剩的一只眼睛对着竹简和铁龟壳端详起来,但似乎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躺在地上的凌凯眼睛以上的部分已经被蛇门子给削掉,有不少骨碴和脑浆已经飞溅了出来。

  刚才的打斗凌凯足足杀死了两名沙匪,砍伤五个,可谓是战绩辉煌。

  他们可都是蛇门子的得力手下,但现在却死的死伤的伤。

  有些则是疼得在地上打滚嗷嗷嚎,原本干净的沙石地面此刻满是斑驳狰狞的血点。

  一名沙匪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黑色铁钳,径直走到凌凯跟前就要开始拔牙。

  黢黑的铁钳已经伸进凌凯的嘴巴,谁知一只手将铁钳打落,沙匪猛地一惊,那然竟是凌凯的手。

  拿铁钳的沙匪还没反应过来,眼前被开瓢的凌凯居然重新睁开了眼睛。

  凌凯的瞳孔里居然冒着诡异的绿光,他张嘴对着沙匪持钳子的手就狠狠的咬了一口。

  “鬼啊!!!”

  被咬的沙匪不知道是因为疼痛还是恐惧大叫道。

  但此刻没盖锅盖的凌凯可不会管他怎样,只是咧开嘴露出一排大白牙诡异的怪笑,双手同时捏住沙匪的左右手腕。

  凌凯大笑着使劲用力,将他的两只手捏的稀碎。

  “嗷嗷嗷嗷嗷!”

  沙匪口吐白沫着跪下,被凌凯用萤绿色的目光死死瞪着。

  他的裤裆处早已湿透,浑身由于恐惧丝毫动弹不得。

  “大哥!救我!”他用哭腔喊道。

  远处的蛇门子人也傻了,他可没见过脑袋开了瓢,脑浆飞老远之后还能这么玩儿的人。

  周围其他沙匪更是躲得远远的,生怕被波及到。

  接着凌凯便用双手捏住那名沙匪的头颅,那沙匪的表情逐渐从恐惧转化为绝望,顿时只觉得脸颊两边两股巨力穿来。

  接着骨骼爆裂破碎的的声音传来,又是一阵不可描述的声音过后。

  众沙匪赫然在凌凯手中看到一个红色的血肉团状物,那原本应该是一颗头颅。

  凌凯缓缓将头转向远处的蛇门子,对着他放肆的大笑,将手中那颗肉球抛到了蛇门子脚边。

  肉球上还有一颗被捏到变形的眼睛,似乎还在瞪着蛇门子。

  蛇门子被蹬的心里直犯怵,手也抖得不行。

  而凌凯则笔直的站在那里,泛着绿光的眼睛如同一只低吼的凶兽。

  “开枪!开枪!快他妈杀了这邪门玩意儿!”

  蛇门子破碎的脸此刻也被凌凯那冒着绿光的双眼瞪的表情失控,歇斯底里的对着手下骂道。

  “砰,砰,砰……”

  几声枪声过后,凌凯身上的衣服已然被鲜血染红,子弹已经在他身上留下了数个血洞,但凌凯还跟个没事儿人一样。

  “怪物!怪物!”

  “邪门了,那大黑蛇人扛子弹也不像这样啊,他咋就嘛事儿没有呢?”

  蛇门子捏着那柄唐刀的手正在发抖,他有些难受的捂住了胸口。

  “杀!兄弟们!给我宰了他,今天遭邪魔了,不弄死他,寨子里怕是没一个人能活!”

  蛇门子强压下心中的惧意,举刀直直的指向凌凯。

  有了老大作为强心剂,众沙匪士气也高涨起来,持冷兵器的悍不畏死与凌凯近身拼杀起来。

  拿步枪或土枪的则站在远处瞄准,随时准备给凌凯的脑袋或是躯干来上几发子弹。

  但此刻的他们的攻击在拥有神力的凌凯面前显得是那么的不值一提。

  即使被刀剑砍刺进胸膛,即使子弹洞穿眼眶,凌凯也只是仅仅感觉到疼痛而已。

  他自己身体的行动能力虽然会因自己受伤而下降,但对付这些杂鱼沙匪,还是随手的事儿。

  这些防御反击的动作就像是下意识使出来一样,敌人的武器还没到,凌凯就能做好应对措施。

  “吾早就说过,拿到神器,便赐你不死不灭与神齐平之力。”

  那个神的声音又从耳边传来,凌凯这时突然觉得他原本烦人的声音此刻是那么的美妙。

  他没骗我,我真的没死!凌凯此刻很是惊喜,但因为眼前情况危急,很快就将心情平复下来。

  自己是没有死,但摸了摸脑壳,很可惜,自己还是个没盖锅盖,里面只盛着半锅汤的锅。

  看来不死的能力并不能让自己缺少的脑壳长回来。

  而且当刚才自己捏爆那沙匪脑袋时,是完全没有意识的,这恐怕就是那个神短暂“顶号”了。

  如果自己的精神被他攻陷,那自己可能就会永远沦为神明的奴隶了。

  不过那些都是以后要考虑的了,先收拾掉眼前这些碍事的家伙再说。

  凌凯随手用胳膊套住一名持砍刀沙匪的脖子,“喀啦”一声用肱二头肌与小臂将他的脖子挤碎。

  紧接着又有沙匪端着一柄长枪捅进了凌凯的胸膛,但他丝毫不受影响,抵着长枪走过去。

  任凭长枪贯穿自己的胸口,一步步的走到举枪的沙匪前,将他的脊椎与长枪一同折断。

  “砰”一颗子弹从侧面击穿了凌凯的面颊,撕碎了他的脸,击碎了数颗牙齿。

  凌凯抽出胸膛中断掉的半截长枪,用力一甩,远处持枪的拿名沙匪应声而倒。

  此时凌凯的嘴唇也被子弹撕碎,露出白森森的牙齿,此刻他的下半张脸几乎没有一块好肉了。

  被撕碎的肌肉组织黏连在骨骼上,有些骨头还破碎掉。

  自己的血液和脑浆加上别人的血液混在一起糊的满脸都是。

  亮白色的烂牙齿上沾染着猩红的血液,配上缺少的一截脑壳,凌凯这副面孔的恐怖程度绝对可以让小儿止啼。

  他已经徒手杀死了数名沙匪,即使自己的身体此刻漏的像个筛子,浑身被打的满是枪眼。

  身体里的血液大概是流尽了,这些遍布身体各处大的如桂圆般,小的如黄豆般的枪眼处皮肉外翻,深的足可见到骨头和内脏。

  要是正常人早就死透了,但凌凯依然能行动自如,拧断一个又一个沙匪的脖子。

  蛇门子的沙匪卫队已经死的只剩个位数了,即便如此他们也还在做着徒劳的挣扎。

  “咔嚓。”又一名沙匪的脖子被凌凯徒手扭断。

  “对于你们这些罪恶深重的人,这样的下场才是最好的归宿。”

  人形骨架般的凌凯一步一步步的接近着蛇门子

  “杀了他!把那个东西拿来!老子要弄死他!”

  蛇门子撂下手里的唐刀抽出腰间的手枪。

  这时候冷兵器对凌凯可起不了什么作用。

  “是”一名小弟得到命令立刻跑开了。

  其他沙匪看着倒了一地的同伴尸体和凌凯鲜血淋漓的双手。

  最后那几名沙匪的心理防线终于被压垮,纷纷丢下手中的武器,开始四散溃逃。

  而瘸腿的蛇门子想逃也逃不了多远,凌凯很快就追上了他,站在这位光杆司令面前,凌凯用莹绿色的瞳孔看着他的那只独眼。

  两人目光对视,即使此时的蛇门子落魄不堪,但那只独眼中的眼神却没有任何变化,如同一条满怀杀意的蝮蛇。

  但凌凯并不会对他发慈悲,用沾满鲜血和骨髓的双手扼住了蛇门子的咽喉将他举了起来。

  “可惜没找到签子,不然非把你你穿成串烤了!”

  但凌凯又看见远处还有一杆尖枪,那白蜡木枪杆应该是穿串的好材料。

  猎人组织血债必以血还,纵使自己只是个二流猎人。

  哪怕蛇门子不是残害那两名猎人的凶手,凌凯让沙匪们知道猎人组织不是好得罪的。

  将手里提着的蛇门子扔出去,凌凯拾起长枪准备将他穿串,但蛇门子突然不受控制的大笑了起来。

  他那蠢二弟胡牙子终于反应过来了,终于带着一队人马打着火把杀了过来。

  远处是密密麻麻的火把与马灯的亮光。

  “小子,你还是太嫩,让我活,我保你死的痛快,不然,我二弟定会将你剥皮点天灯,碎尸万段然后串在仙人掌上!”

  纵使在实力上蛇门子是弱势方,但嘴上功夫还是他占优势。

  凌凯懒得理他,提起长枪朝着蛇门子投了出去,只一下就刺穿他的肩膀,将他深深地钉在身后的房子里。

  “来的正好,我还没杀够呢!”

  凌凯恶狠狠的骂道。

刀从寻诗剑锋作字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