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主神侍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四章:长河赐死

  “少她妈得意忘形了,小的们!这混账杀了咱们二十几个弟兄!给我弄死他!”

  蛇门子嘴里的血液和口水混在一起从嘴角淌下。

  昏暗的火光下看起来甚是狼狈,但他畸形的脸上仍充斥着得意的笑容。

  他已经开始想象之后凌凯会被切成多少片。

  凌凯从地上的尸体身上抽出一块还算干净的土黄色麻布。

  用其裹住了自己的脑袋,毕竟一会儿要把脑子或脑浆撒出来就不好了。

  从地上重新拾起那把给自己开瓢的唐刀。

  “有一个算一个,来多少我杀多少!”

  凌凯张开没有嘴唇和血肉的嘴巴咆哮道。

  纵使此刻凌凯的身躯已经残破不堪,身体数道伤口已经见骨,但骨子里与生俱来的那股倔强让他的气势丝毫不减。

  一众沙匪喽喽看见一地的尸体和眼前模样恐怖的凌凯,顿时被吓得不敢轻举妄动。

  “不用怕,他已经是强弩之末了,撑不了多久,小的们!给我弄死他!”

  被钉在墙上的蛇门子捂着肩膀上流血的伤口大吼道。

  此刻无数沙匪里三层外三层的将凌凯围住,像是一群鬣狗一般要将凌凯撕成碎片。

  几名沙匪手持各种武器冲杀上前,凌凯挥动手中的唐刀向前砍去。

  不过这些杂鱼战斗力可远不及蛇门子的亲卫队,凌凯挥刀砍起来几乎是一刀一个。

  那个神确实赋予了凌凯力量,他身上的伤足够普通人死个几十次了。

  但凌凯现在不光没死,力气还大的惊人,能够一刀能劈开步枪再将人斩成两段。

  不过那个神给的能力有一个缺点,没有自愈能力。

  此刻凌凯身上已经没一块完整的好肉了,而被小弟从墙上救下来的蛇门子也发现了这点。

  “都散开,先卸他一条胳膊腿,他就成废物了!”

  蛇门子虽然只有一只眼但观察力却很敏锐。

  沙匪们立即发挥人数优势将凌凯压缩到了一个小圈内。

  几柄火把被扔了过来,凌凯闪身躲避的同时左臂被一柄长杆柴刀重重的砍中,骨头被切断,只有一点皮肉还连接着上半部分。

  凌凯右手抽刀猛扫削断柴刀把,向前猛地一记突刺,刺穿了持刀沙匪的胸膛。

  周围其他沙匪见状纷纷举起了手里的枪和弓弩。

  凌凯用长刀支撑着身体,把被自己捅穿的沙匪作为人肉盾牌,挡下了无数飞来的子弹和箭矢。

  将被打成筛子的沙匪尸体丢下,凌凯右手持刀伏下身子呈警戒状。

  沙匪们也不傻,只敢举着武器将凌凯围住。

  他即使受了这么重的伤也和没事人一样,手握一把长刀追着人砍,普通人上去简直就是找死。

  凌凯此刻就像一只断臂受伤的猛虎,而将他包围的沙匪们就像拿着树枝的猴子。

  再多的猴子也只是猴子,受伤的老虎也还是老虎。

  猴子拿树枝可以击伤老虎,但那是在会被老虎撕的稀巴烂的前提下。

  断臂半沾不连的垂在身上很是碍事,凌凯干脆挥动左臂的残肢将被皮肉粘连着的断臂甩了下来。

  即使凌凯还能够挥动唐刀肆意的砍杀,也杀不尽眼前将他团团围住的沙匪。

  他们实在是太多了,多到他们排队伸头让凌凯砍都得让他砍半天。

  凌凯此时虽然感觉不到疲惫,但也明白自己的身体在被不断的透支,有神力也得配上神躯才行。

  凡人之躯使用不可企及的神力能活到现在还是源自哪位“主人”的鼎力支持。

  凌凯一个普通的凡人使用神力也是有代价的,他的喉管又干又渴,像被火烧一样,肚子也饿得不行,感觉胃都要饿得和肠子一般粗细了。

  血液和唾液从凌凯没有皮肉的下颚的各个缝隙流出,让本就面目狰狞的凌凯显得更加骇人了。

  围成一圈的沙匪突然让开一条路,凌凯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一道黑色的影子从自己眼前掠过。

  “哐当!”一声。

  凌凯的长刀和一柄九孔铁环大砍刀砍在一起,而持刀者正是一名大胡子壮汉。

  “老子是胡牙子!你个孽种妖魔居然敢伤我大哥,脖子是铁打的吗?想找死我满足你!”

  眼前的大胡子壮汉身高足足高了凌凯一个头还多,留着茂盛的络腮胡。

  脸上胳膊上都纹着蝎子毒蛇之类的花绣,浑身的腱子肉仿佛要挤爆汗衫,

  “二弟!你要替我报仇,剁了他这个鬼玩意儿!他杀了咱们足足几十个弟兄!”

  “好嘞!孽障东西,居然敢伤我大哥,杀我弟兄,我要让你看着自己是怎么死的!”

  胡牙子将那柄铜环钢刀扛在肩膀上对着凌凯大骂道。

  凌凯现在有点后悔,刚才那柄长枪为什么没有戳进蛇门子的嘴里。

  现在搞得自己跟电视剧里的反派似的,明明他们才是无恶不作的沙匪。

  胡牙子单手就拎着一柄足有十几斤的九孔铜环大刀,刀身通体漆黑,刃口雪亮,刀身上面还刻有镀金的妖魔花纹。

  没办法,硬着头皮打吧,即使身上有神力,但废了一只手的凌凯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打过眼前这家伙。

  “哐当”一声,浑身满是腱子肉的胡牙子用大砍刀接住了凌凯的挥刀。

  但凌凯刀锋一转,锋利的刀刃贴着九孔砍刀的刀身,直直的挥过来就要斩掉胡牙子握刀的手指。

  胡牙子刀柄一转,用元宝形的护手挡住袭来的刀刃,接着刀身翻转,撬开了凌凯的长柄唐刀。

  胡牙子双手握住刀柄,势大力猛的挥动大刀朝凌凯劈了过来。

  这一刀不仅力道大,速度也是极快,凌凯知道无法躲过,右手将长刀一横挡在了身前。

  两柄刀碰撞在一起,巨大的冲击力让凌凯的脑内和唐刀一样嗡嗡嗡的振个不停。

  但凌凯没有太多时间浪费,胡牙子的大刀又重新朝着自己的脑袋劈过来。

  凌凯连忙闪身躲避,要是被砍中,恐怕就得像柴火一样被一分为二了。

  胡牙子绝对是个使刀的好手,竖劈砍不中刀身旋转向着凌凯的脖子砍去,凌凯只能狼狈的搂着刀就地一滚躲过去。

  “好样的!二哥,弄死他狗日的!”旁边的小弟们纷纷为此时占上风胡牙子喝彩。

  而这时的凌凯在地上滚了一身的沙土,沙土粘在身上满是鲜血的伤口里,这让他看起来甚是狼狈。

  胡牙子抡圆了膀子举起钢刀又是一记重劈过来。

  这次凌凯虽然依旧闪身躲避,但却没有完全躲开,原本只剩后半截的左臂此刻连着半边肩头被剁了下来。

  凌凯体内的血液几乎已经流干,即使肩膀上开出来个比碗口还大的伤口,也没能流出几滴血来。

  旁边是所有小弟的喝彩声,但此时面带笑容的胡牙子却突然一惊,人呢?

  凌凯就这么消失了,在上百名沙匪众目睽睽下那么大一个人消失了。

  胡牙子暗道不妙,他的后脖梗子不禁一凉,举刀转身。

  “咔哒”一声,失去左侧整个肩膀的凌凯仅靠右手拎着长刀,一刀狠狠地劈在了胡牙子的九孔大砍刀上。

  原本那是胡牙子毫无防备最为脆弱的后颈,唐刀将九孔铜环大砍刀砍出了一个深深的豁口

  “怎么可能?”胡牙子满脸上都写着不可思议。

  凌凯缓缓睁开了双眼,只有他自己能看到,身边有一个飘渺的白影,披头散发,粉面如桃花,那是长河公主的脸。

  凌凯依稀还记得在墓中时她那如死亡宣告一般的面庞。

刀从寻诗剑锋作字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