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不向黑暗请安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2日 雨林

  亚马逊热带雨林位于南美洲的亚马逊平原,占地550万平方公里,占据了世界雨林面积的一半,占全球森林面积的20%,是全球最大及物种最多的热带雨林。

  和杜绾一起行走在这个雨林里,莫循看着旁边的树木若有所思。

  今天,他们来得有点早,主要想提前过来看看情况,毕竟雨林的神秘远远超过黄石公园,这里的物种很多,潜藏的危险也很多。

  上次来,虽然没出事,可谨慎为上,以前是对神灵的境界了解少,可现在了解的越多,越感到自己的渺小。

  行走在亚马逊森林中,莫循突然感到有些害怕。因为太静了,周围没有鸟叫,没有虫鸣,风声也没有,整个雨林好似被施加了魔法。

  “啊!”杜绾的一声尖叫声打破了这沉睡的宁静。

  “怎么了?”莫循立即摆出防御姿势,尽管感觉就算出事,用处也不大,但做总比不做好。

  “脚下软软的。”杜绾脸色十分惊恐:“好像是肉体生物。”

  莫循蹲了下来,左手慢慢地抱着杜绾的腿,小心地将其移动到一旁,右手则拿了旁边的一个树枝拨弄了一下草。

  “哦,原来是蛇,不过好像死了?”莫循不确定地看着面前的一只青色小蛇,它一动不动,莫循用树枝拨动它翻了个身,还是没动静。

  “嗯?不对,是沉睡,应该只是沉睡,人道神为了防止自然神反击,直接将整座亚马逊雨林沉睡了。”莫循有些面色沉重。

  神灵的伟力,恐怖如斯。

  “杜绾,你怎么看?”

  “我怎么看,我看你个大头鬼啊!”杜绾的脸红得像个大苹果,脑袋都快要冒烟了,“你的手还想抱我的腿到什么时候?”

  “啊咧?”莫循看了看他的左手,嗯,在黑丝上,莫循又不由自主地摸了摸黑丝,嗯,很光滑。

  “爽吗?”

  “嗯,富有弹性,稍显略粗,黑丝不错。”莫循以自己阅片无数的经验点评着。

  “哥屋恩!”

  “嗯,嗯!”莫循又摸了两下。

  “八嘎!”

  一声清脆的响声从林子里传出。

  ……

  “唉,明明是生命的雨林,感觉确实一片死寂啊。”莫循一边摸着红肿的脸庞,一边感慨着雨林的寂静。

  杜绾脸上的红晕虽然还没有消逝,但还是接腔道:“好像被按了暂停键一般。”

  “唉,离预定的时间还有一些,我们来为这里增添一些生命的光彩吧。”

  “混蛋,不要脸。”

  “诶,你想啥呢?我是说我们的到来为这里增添了生命的光彩。难道说,你想的是,一起嘿嘿嘿,来让生命璀璨开花?”

  “哼,懒得理你。”

  “你说,为什么从我们看到的现实里,这些树木会成为毁灭生灵的利器呢?”

  尽管杜绾有些不太适应莫循的秒变,但还是回应道:“很正常吧,持利器者,若胸怀恶意,则利器伤人,若胸怀善意,则利器无害。”

  “是啊,源头在持器者,那究竟使神出现的是道的意志吗?道,究竟是什么呢?”

  脚步一步步向前,只留下一声默然的叹息。

  “你太过魔怔了,莫循。”杜绾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决定说出自己的心里话。

  “从这件事开始以来,我发现你一直想努力寻找神秘与其源头,我不否认这个行为的必要性,但我要说,很多事情是没有源头的。”

  “从科技侧来说,从现在的生物一直向上追溯,追溯到宇宙大爆炸时期,宇宙所有的一切从一个点开始,那么这个点是从哪里来的呢?无中生有?”

  “从神秘侧来说,无论是以前的神创造人,还是现在你说的人创造神,追根溯源,最终还是只有一个无中生有的结论。”

  “所以说,很多事情是没有意义的,我们能把握的只有现在。”

  脚踏在柔软的树叶上,莫循并没有因为杜绾的话而产生什么异样的情绪,他的心情愈加放松:“杜绾,我明白你说的意思,我也同意现在的追寻是无意义的。当然,我也可以否定你,拿什么追寻才是永恒的大道理来敷衍你。但这两个方面其实都没有意义,我想追寻,只是因为我渴求那些真实,而不想要虚假。”

  “仅此而已。”

  “我明白,你说的我都明白,可我……”杜绾的语气慢慢低沉下去:“可我很怕你再受到伤害,即使只剩几天。”

  “放心。”莫循轻轻揽住杜绾的肩,闻着她头发的香味,在她耳边说道:“人啊,一旦有了牵挂,就会停留。而我只有几天时间,所以我更不允许这不多的时光被那些东西占据。”

  ……

  时光总在不经意间悄悄流走,世上总有一些你抓不住的东西。

  手机、手表以及心脏处隐隐的异动都提醒着莫循要开始为这第二日的献祭做准备。

  莫循低了低头,看着正躺在他腿上睡觉的杜绾,笑了笑,用手轻轻捏了捏杜绾的鼻子。

  杜绾的反应还是很灵敏的,她立刻醒了过来,看着头上的莫循,俏脸一红,稍微有些不好意思。

  不过她还是很快就做了起来,周围的雨林并未伴随黑夜陷入黑暗,而是一直徜徉在一种奇异的光芒之中。

  杜绾整理了一下有些散乱的头发,缓缓开口:“我睡着时,你对我做什么奇怪的事了吗?”

  她的声音中竟带有一丝魅惑。

  莫循没立刻回答,伸了个懒腰,才懒洋洋地回道:“做了。”

  “嗯?”杜绾斜了斜眼:“打肿脸充胖子。”

  莫循挑挑眉,神秘一笑,但也没再继续接腔,毕竟献祭的时间将要到来。

  “10,9,8,……3,2,1!”

  卡着最后一秒,莫循将绿色瓶子抛出,瓶子瞬间闪过一道诡异的光芒,与雨林的奇光不同,但两者却交相辉映。

  随着瓶子的抛出,献祭瞬间开始。

  与岩浆的覆盖不同,莫循现在只感受到一股肉体的被撕扯感,尽管他明白这只是精神感受,却不能减少一点痛感。

  献祭的时间一点点过去,撕扯的痛感却并未减少,反而愈加深入,甚至随着时间的过去,莫循的视线也陷入诡异的黑暗。

  这种献祭,就像一只诡异的树兽在吞噬着。

  良久,随着献祭的完成,莫循终于从那种状态中退出。

  依旧是大汗淋漓的状态,莫循对着杜绾一笑:“我们该走了。”

  随着空间黑洞的消失,雨林奇异的光芒也终于退去,雨林再次陷入黑夜的怀抱。

大大大方石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