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不向黑暗请安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3日 风光总在人影后

  未知的事物与已知的事物究竟哪一个更可怕,莫循不知道。

  但目前的生活,对莫循来说,并不赖。

  尽管他知晓的是将要死亡的未来,但当他本身不惧怕死亡时,死亡本身也报哪个不可怕。

  很多人都对生命或者长生有强大的欲望,但那一定是现实里拥有着或美好或强大的人物。总之,都不是精神上或生活上的“无产阶级”,一个社会的底层,你说他对生命有多留恋,那显然是不可能的。

  当然,莫循本身也不是“无产阶级”,他有着爱他的父母,有着那么多亲朋好友,现在,还有了喜欢的人。

  这些东西,他都很留恋。

  他也想在岁月中和他们一起度过,他当然也渴望活着。

  但人活着从来都不只是为了自己。他爱他的父母,所以他想让他们活下去;他爱杜绾,所以他想让杜绾活下去;他爱那些亲戚朋友,所以他想让他们活下去;他爱这个国家,所以他想让这个国家生存;他爱这个地球,所以他想让这个地球继续繁衍!

  有些东西,真的不需要思考。为了他人的生存而牺牲,本来就不是一件丢脸的事情,不是吗?

  至于有些人想的去公诸与众,去当一个英雄,然后给家人带来更多的便利。

  当然,有些人当英雄,是为了名留青史,但让在科技侧发展中的人类了解这些神秘侧的事物,莫循并不认为这是件好事。

  不可控的力量往往是骚乱的源泉。

  而有了莫循留下的遗产,杜绾与父母的生活当然不会窘迫,他又何必麻烦别人呢?

  ……

  阳光穿破黑夜,黎明悄悄划过天边,又是一个美好的早晨。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早起的莫循去跑步。

  莫循今天有些亢奋,六点半就已经自然醒了,这从高中结束以后是极为难见的事情。

  于是,千年等一回的早起,千年等一回的亢奋,在这千年等一回的氛围中,莫循也选择了千年等一回的晨跑。

  穿上了运动服,简单洗漱了一下,莫循先去杜绾屋里瞄了一眼,她还在睡觉,莫循笑了笑,没选择打扰,而是径直出门。

  小区旁边的公园人并不少,当然绝大多数都是老年人在散步、打太极等等。

  先做了一组预备活动,莫循才开始慢跑起来。

  京都的四月,温度正是最舒适的时候,晚一个月,空气都热得躁动起来,早一个月,又会太冷。

  但温度并不是最重要的,稍微跑了一会儿,莫循便不得不停下脚步,选择先去周围的商店买了个口罩。

  倒不是说空气问题,虽然PM2.5也不低,但在这里活了这么多年,莫循早已习惯这个空气。

  而是柳絮,四月末的京都,正是柳絮漫天飞舞的时刻,这玩意,听上去很美,但说实话,在外出的人眼里,除了诗人,柳絮就是一个被深恶痛绝的东西。

  这玩意,飘在其它地方还好,但在外面,一不注意,它就顺着你的呼吸往鼻子里钻,着实令人难受。

  所以有时莫循不免恶意地在想,那些诗人在歌颂柳絮的时候,是不是都在一边捂住自己的口鼻,一边在用大脑去构思篇章呢?

  买完口罩,继续沿着公园的道路跑了两圈后,莫循没有再跑,而是准备走一圈,看看公园的风景。

  树依旧是那些树,柳树、杨树等等,路左边有一排,路右边还有一排。而其它的花花草草也大都寻常。

  春天的美好,大都只存在于诗人的文章与小学生的作文里。

  莫循没有选择再去看自然,而是看向了人。

  放眼望去,老年人占了绝大多数,打太极拳的又占了绝大部分。莫循站在路旁,看了看他们的太极拳。

  说实话,绝大多数都是一个花架子,莫循严重怀疑这个的练习效果可能还比不上散步。当然也不能指望他们这些大都自学成才的初学者能玩的多好。

  但老年人自己觉得好,练习自然也是可以的。毕竟,如果他们发自内心相信,说不定真会有一些效果。

  至于说,去公园,见到一个打太极拳好的老人,交流之后,老人对自己惊为天人,引为知己,把孙女介绍给自己。这种套路,是四五十年前的套路了,这种情节写成文章,小屁孩都不会看。

  又看了一会儿,莫循的心终于飞回家。

  古人说:“晨起动征铎,客行悲故乡。”莫循觉得,客想的不是故乡,而是故乡的人。

  而现在,他虽然只出来了一个小时,但他开始想念家里的人了。

  那便回去吧!

  当然,得先去买一个早饭。

大大大方石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