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马九斤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147章靖难军北上

  听九斤说完,李善才立刻悟出了其中诀窍,难怪监国下令黄金不得流通,银币只有帝国银行才能铸造,皇家银行和汇通,不管业务有多大,所用实银,都要从帝国银行周转。

  而有了黄金储备,帝国银行发出的票据就有了等价担保,即便是发行纸币,他的信用,也远远超过另外两家银行。

  当然,要做到这种程度,等到银元在全天下流通,还要很长时间。

  七月底,铁甲驱逐舰完成火炮实验正式装船,两门105舰炮,四门五连发75口径速射炮成为驱逐舰的水面打击火力。

  火炮的转动采用单独的发电机组和电动机来完成,若是动力丧失,手动转向也能快速完成火炮的瞄准。

  两种炮的射程从五公里到二十公里,在没有补给的情况下,自带的煤炭可使船只在北海镇和大员岛跑个来回。

  两侧后船舷吃水线位置,各有两个隐蔽的鱼雷发射管,携带鱼雷五十枚,射程三十里。

  全部船员一百七十五人,船上救生舟两艘,龙门吊一架,具备快速布置水雷的能力。

  北海水师舰队的人员已经完成培训,秋收之后,他们将进入渤海中的靶场进行实弹射击训练。

  另外两艘同等排量的驱逐舰已经开始铺设龙骨,最多明年夏天便可下水。

  按照舰船起名规定,第一艘驱逐舰被命名为沈阳舰,第二,第三艘将被命名天津舰和登州舰。

  十一月中旬,近二十年没回北海镇的李东,带着他的郡主夫人朱宛瑜(秦王府千金)回到家乡。

  常义娶了陈玲,留在呼和特城担任蒙古总督,任期五年,用他自己的话说,他的根在北海新村,不在牛家庄。

  与李东一起返回北海镇的,是纵横八千里的三千关西响马,他们走一路屠一地,将恶事做绝的乡绅大户全部屠戮一空,土地和牧场重新进行了分配,使总督府很快在蒙古站位脚跟。

  包磊也在同一时间率领登州军九千人返回北海镇,整个辽东只剩下孔德率领的一万开拓军镇守。

  辽东府县没有朝廷派驻的官员,各地以县为单位,成立联防队,实行粮食牲畜最低保护价格,没有徭役赋税,仅用一年,辽东幸存的一百二十万百姓,就过上了衣食无忧的日子。

  吴三桂依然担任山海关总兵,家丁家将只留下八十个族内子弟,俸禄由吴家商号发放。

  宁锦二城各留下守军一千,每月的军饷凭俸禄本在锦州的皇家银行支行领取,每个士兵都凭此过上了体面的生活。

  宋文茂,包力、车贤留在京师,三人的家眷为了安全,依然住在北海镇。

  响马营和登州军执行任务,规定每月领取双俸,立功受奖单独发放奖金,一万两千兵马加立功受奖,共发放半年饷银七百二十万元。

  当这些本地子弟休假返回家中之后,最少的也拿回去了近五百元,而当地工坊一名熟练工,每年收入也就两百元多一点。

  更别提那笔挺的军装,极低的死亡率,这些都让参加登州军成为热门选项。

  腊八节这天,九斤带领包磊、李东、常义,和各自的家眷前往田家镇,慰问北海镇伤残老君。

  金毛不甘寂寞,也骑着大牯牛跟在马车旁,长公子朱慈烨靠在他怀里,正给金毛剥着香蕉皮。

  九斤四个孩子,只有老大和金毛亲近,其他三个孩子仍不敢靠近它。

  金毛在朱慈烨很小的时候,就经常捧在手心里,从左爪子扔到右爪子,逗的小慈烨呵呵呵的大笑。

  四个孩子都没有元气护体,让九斤多少有些失落,这让他将来只能做的更多,才能让家人平安生活。

  原先的田家村现在变成田家镇,当年开山凿石,制砖烧瓦共有伤残两千多人,响马征战致残的一千二百多人。

  成家立业的每月领取生活补贴三十到五十元,并在工坊安排烧水看门等活计,保障他们生活无忧。

  没有成家的采取集中供养,招募孤寡妇人洗衣做饭,扎针喂药,也是生活惬意。

  六十里路的行程,只用一个时辰就赶到目的地,青砖红瓦的优抚院已出现在眼前。

  当年曲扬种下的三百颗银杏树,此刻已是一片金光,观之醉人心扉。

  优抚院占地五百亩,大小房屋一百五十栋,共有九百多间,北依高三百多米的卧牛山,南面是采石后留下的东西五里,南北三里,最深处有九十米的大坑,已经注满水养上鸭鹅鱼虾。

  这里因大山阻挡了寒风,就算是莱州府护城河结冰一尺,这里的水面也没有上冻的迹象。

  曲扬率领各司主事胥吏在院门外等候,众人下了车马,李春将带来的年货拉进院子里。

  众人简单寒暄,一起步入礼堂,礼堂大部分时间都用来演出戏曲和话剧。

  自从北海王城正式挂匾后,所有北海镇系统的管事主事都有了正经官身。

  若是按照亲王规格,王府六部的品级也能达到三品,而九斤并没有设立这种华而不实的部门,为了便于今后管理,三品官身的只有李东、常义、蔡兴、车贤、宋文茂、包磊、洪日庆、孔德和王英、那仕图、苏有功等这几个人。

  其他人包括九斤的几个师兄,王吉兄弟俩,曲扬、李厚才、刘秉昌、刘全、马蹄张等人全是五品官身。

  像王禄、王寿、陈广、吴六一、陈子龙这些二十多岁的新生代,虽然战功卓著,也仅仅是六品官身。

  孙元华回京任职,宋应星担任北海书院山长,海事司主事,冶工司主事,成了王城唯一一个二品在册的官员。

  九斤在优抚院大礼堂发表演说,感谢这些曾经的难民为北海镇的付出,并为其中有突出贡献的人发放特别贡献奖章。

  会见完伤残老军,九斤等人前往牛头山,陪大师姑们过腊八节,李东和包磊都去了常义家打牙祭。

  在大师姑的花房内,为师傅上完香,众人开始一起包饺子,九斤挽起袖子,将猪后肘肉切成黄豆大小的肉丁,锅底起油放入葱花肉丁翻炒,冒出香气后再加入北海镇的甜面酱炒至七成熟,盛出放凉。

  鲜嫩的韭菜切成沫,放到篦子上沥干水分,再将鸡蛋打散炒熟,用铲子捣碎放凉。

  此时张灵儿、雪梅、白芷、薄荷与三位师姑已经和好面,开始赶剂子。

  冬天温度低,放在门外椅子上的肉丁和鸡蛋很快凉透,九斤将炒好的肉丁鸡蛋,韭菜搅拌均匀,也无需放盐,因为肉丁里的大酱盐分足够。

  包肉丁韭菜馅饺子,讲究的是速度,要在韭菜出汤前包好下锅,这样才能保证汁水和营养。

  女人们包着饺子,李春和巴彦在东侧耳房的锅灶旁添水烧火,朱慈烨领着弟妹在院子里玩滑梯和跷跷板。

  九斤坐在院子里的桌子旁,翻看最近雾隐门和镇府司从各地转来的消息。

  江南的勋贵官绅集团终于团结在一起,以魏国公徐文爵、保国公朱国弼这两个国公为首,联合九个侯爵,十个伯爵,宗人府的驸马都尉齐赞元,南京锦衣卫指挥使冯可宗等勋贵。

  在东林党魁黄宗羲、张岱、钱谦益,大学士王铎,蔡奕琛等人游说下,已经与长江两岸的十六个总兵达成共识,起兵已是箭在弦上。

  人口普查,薪俸改革,土地分配,庶出子弟和旁枝自立门户,不仅针对宗蕃,更是对庞大的勋贵官绅阶层挥起的屠刀。

  北直隶用了近三年完成了土地,税改,兵役,官员选拔,考核,任期等改革,虽然换来了五谷丰登,百姓安居,但是几百年传承的家族,失去的不仅是土地佃户,更是脸面和尊严。

  尤其是圣人家族,名下三十万顷土地,四十万的佃农人口都被重新分配,让江南官绅集团彻底爆发了。

  圣人家族怎么能交税呢?家里几十万顷土地,是天下文人的标杆,那是大明士绅、儒家学派的灯塔啊,居然和那些草根百姓一般缴税,叔可忍婶婶不可忍。

  回到四季园,镇府司和雾隐门的急报同时到达,九斤下令登州军备战,并命令响马营集结。

  短短十天,各路兵马汇聚到北海镇,远海实兵实弹演练的沈阳舰回到北山码头,开始补充煤炭,弹药辎重。

  包磊、王吉从四季园回到营地,补充了粮草辎重和枪支弹药,连夜登上了南海镇派来的宝船。

  一艘宝船可抵十艘福船的承载量,九千登州军包括车马大炮,只需两艘宝船就全部容纳。

  王吉和王坤的响马营完成集结,他们马队增加八百人的快枪队和十门60口径的双响炮队。

  这个精悍的火器营,由王吉的两个侄子王禄和王寿担任统领,洪承畴致仕后,两兄弟辞去副总兵差事回到北海,并没有留恋官职和权势,事实证明他们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满员三千骑兵的响马营全部上了一艘宝船,在两艘冒烟巡逻艇和那艘如地狱镰刀似的驱逐舰护卫下,三艘宝船和三艘铁甲舰船组成的这世界上最强军队,在腊月二十三这天驶进深海。

  当天晚上,京城八百里加急送到北海镇,皇上朱由检急诏九斤返京。

  因为江南官绅以魏国公徐文爵和保国公朱国弼为正副元帅,正式发布檄文,起兵二十七万,打出靖难军旗号,兵分三路渡过长江,开始杀奔京师,没有留在江南过年的意思。

  靖难檄文写道:贼子起于乡野,窃据庙堂,逆天暴物囚天子于禁中,胁君上令天下。

  逆臣孙氏传庭,宋氏文茂,卢氏象升等,甘为犬牙,荼毒士绅,纲常沦丧。

  宗氏诸王,见利忘义,致祖上基业不顾,以身饲狼,罔顾社稷丧心病狂。

  吾等大明文武世家,累受皇恩于国同休,统领一方广施仁德,常怀百姓之安乐,忧思社稷之福泰。

  今贼子盗用湘王之名行监国事,掌大权而涂天下,戗戟大安之氏民。

  吾等祖上承皇恩浩荡,得以护社稷袭恩泽,岂容宵小掌神器躏基业,无奈尽起天兵百万,渡江北上,解君上太子于禁中,还海河之清晏~~~;

  九斤在朝阳殿看完檄文,对一旁的洪恩炤说:“檄文写的不错,连本王都感动了。”

  洪恩炤笑道:“据邸报文言,此乃江南士子领袖黄宗羲和钱谦益共同撰笔,文采斐然啊。”

  宪王朱常喆道:“监国,百万大军北上,京城却无兵防守,如何抵挡?”

  九斤放下檄文,从一侧的信匣里找出一份密报看了眼说道:“南军北上,兵分三路,西路军由湖广总兵左良玉为帅,兵马八万多,正在出襄阳北上。

  中路军以芜湖总兵黄德功为帅,共有兵马六万,人员多以漕兵为主。

  东路军以寿州总兵刘亮佐,徐州总兵李成栋为帅,共有兵马六万,沿运河东岸北上,即将到达淮安府。

  东路军进军速度快,想必得到了济南总兵刘泽清拥立,才敢如此冒进。

  徐文爵和朱国弼、刘孔炤、马士英、阮大诚、张存任、张国勋等人组成的中军,坐船北上,已经到达扬州府。

  西路和中路进军缓慢,显然是存有二心,我们既然要进京,就到济南府去会会靖难军吧。”

  临近除夕,北海镇张灯结彩,家家都挂上了红灯笼,黎明时分,一行三百人骑兵,护着六辆马车出了北海镇,很快上了莱州府到济南的驰道向西急驶而去。

谷天一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