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马九斤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149章问鼎

  九斤等人回到张秋镇西侧的土岭,李东跑到跟前,接过飞行背包说:“屡次听说飞天营战力无双,今日可算是开眼了,这玩意儿,我无论如何都得学会。”

  郝同牵来战马,众人上马前往柳林庄园,九斤说:“回去让包力办个飞行班,凡是北海镇的人,想学飞天可以,但超过三十五岁的人算了,学费至少得三万银元,你是我的发小,总得给你打个折。”

  李东知道这是在逗闷子,挠挠头皮说:“这么多钱,那我想想再说,其实骑着战马也很好。”

  回到柳林庄园,简单吃了些东西开始补觉,一直睡到傍晚才起身。

  吃完饭,李春送来白天的各地转来的急件,九斤喊来李东,把靖难军的进展探报交给他,自己开始拿出刻刀,继续制作内燃机模型。

  李玄礼的大弟子刘静功,五弟子张静思跟随李东的响马营驰骋山陕,带回些似银似铁的灰白矿石,两人经过一年多的实验炼化,终于提炼出一块五斤多重的金属。

  原本是想找到耐腐蚀的材料替代钢铁造船,谁知这东西轻度够了,却难以粘合,更易折断。

  九斤在巡视冶炼坊时,无意中看到放在样品台上的材料,如获至宝,虽然炼化失败,但九斤还是一眼认出这是铝土胚。

  山西铝矿储量惊人,但远不及莫卧儿和交趾,铝矿石的冶炼在一百年后才在西方出现,两百年后人类才得到铝的大规模提炼和使用。

  将矿石初解后得到铝矾土,熔点在两千多度以上,需要用冰晶石加工的溶剂中和,再用不到千度高温即可将其转化成氧化铝液,再用电极进行电解,阴极得到氧化铝制胚。

  在经过反复添加矿石,冶炼成可用于工业制造的铝锭和铝合金型材,这对于一个国家的发展将起到不可估量的推进作用。

  熟铝锭易于铸造,形态和加工更加简便,尤其是内燃机的制造,比如活塞和活塞环,缸体和缸盖,以及其他车体配件都能得到解决,汽车时代将比电力时代更快到来。

  大年初五一大早,马蹄张的探马送来消息,靖难军中军五千人马连带所有中军首脑都被刘泽清的八万大军围困在淮安府城内,并挖掘壕沟三道还架起了大炮。

  正在洗漱的九斤口述一份战报,命人快马送往京师兵务衙门和紫禁城的皇上。

  并派人给刘泽清送话,已将其精明睿智,兵不血刃拿下东路叛军,并将叛军头领困在淮安城内的行动大加赞赏,叮嘱其务必等候朝廷旨意,再论功行赏。

  接下来一整天,九斤都在做他的木工活,一台一比一四冲程,直列四缸柴油机,气缸直径一百零五,设计功率一百七十马力的木制模型已经初露端倪。

  大小配件三千七百个,从螺栓到垫片,从套瓦到轴承,充分提现了傻大黑粗的风采。

  生产柴油机,不仅利于维修,价格便宜,更是因为北海镇炼化的柴油已经达到使用标准。

  这个时空的黑油(原油)是不要钱的,一船船的黑油从辽北和南洋运抵北海镇,人们都以为在炼制灯油。

  在北海镇冶炼坊经过蒸馏,加压裂解后,获得轻质柴油和煤油,汽油虽然能造燃烧弹,但想用作内燃机用油还有很长的路走。

  造出四缸柴油机,从一缸到三缸就会顺其自然研发出来,六缸到十二缸还要进行技术储备。

  冬季柴油的防冻配比,润滑油的低温润滑,防冻冷却水的研制只需提出要求,北海镇的化工人员就会很快参悟并造出样本。

  九斤忙的昏天黑地,李春和巴彦早就见怪不怪,李东进进出出十多趟,看着满头满脸都是木屑的九斤,叹口气就要往外走。

  九斤抬起头说:“你这跑来跑去的也没个消停,欠人钱?还是有怀孕的小娘子找上门?”

  李东猛的一阵咳嗦,转回身说道:“我的监国大人,您还真是沉的住气,皇上御驾亲征,您老人家还在一门心思学木匠。”

  说完走到九斤跟前,摸出烟递给九斤,点上火,两人开始吞云吐雾。

  九斤想了想说:“京城只有卫戍营三万,锦衣卫一千多人,净军三千,皇上这是唱的哪出?”

  李东说:“卫戍营由英国公和你老丈人共同执掌,莫非他们一起跟随皇上出征?京师岂不成了空城?”

  九斤说:“有可能,九边已经不复存在,蔡兴的蒙古总督当的有滋有味,京城即使没有兵马又如何,想必军务院给皇上通报军情,听说靖难军那几头蒜被堵在淮安府城内,皇上想要出口恶气,彻底清除这些年积攒的郁闷也是有的。”

  李东拖过把椅子坐下说道:“万一想倚仗大胜之威,起了重振朝纲的心思可怎么办?”

  九斤笑道:“你小看他了,即便他有那心思,我皇嫂也不会答应,三大衙门和阁老会也不会答应。”

  半个月后,皇上率领八千装备杠杆式步枪的骑兵抵达淮安府,九斤也早早的赶到宿迁县城接驾,一起前往淮安。

  在宿迁等候皇上大军的时候,九斤旧地重游,领着李东和巴彦参观了当年被一把大火烧掉的芦苇荡,现在肥沃的良田,已被宿迁县衙分给漕工和军户,成为百姓的私产,共有八万多穷苦的军户流民分到了土地,解决了温饱。

  江北的百姓获得的土地分成两种性质,一种是口粮田,也叫永业田,像这种水浇地每人是三亩,单独办理地契,不准官方和民间买卖,也不缴纳赋税。

  另一种田叫责任田,这种地契属于当地官衙,通常签订三十年耕种期限,打下的粮食除了上交三成外,余下的都是自己的。

  责任田可以进行抵押买卖,税随地走,因此这里的百姓只过了两年,家家都已是丰衣足食。

  九斤在宿迁县城住了三天,等到了御驾亲征的皇帝陛下。

  刘泽清受到皇上召见,对他的英勇战力朱由检大加赞叹,并当场御赐墨宝“大明第一战将”。

  刘泽清“感动”的涕泪横流,坚辞不受,被九斤在屁股上踹了脚才谢恩。

  八千骑兵的到来,彻底浇灭了城内众人想要突围的设想。

  身穿锦绣棉袍的九斤,和身穿甲胄,威严十足的皇上站在壕沟外,都在手举双筒望远镜,向淮安城墙上观瞧。

  九斤看了会儿,城头稀稀拉拉站着百十个穿棉甲的兵卒,也不认得城头将领,转头对朱由检说:“皇兄,这魏国公为首的靖难军中军都在城内,看样子没有死守的意思,不如打起黄罗伞盖,传魏国公问话。”

  朱由检想了想对身边曹化纯说:“竖起朕的伞盖,让徐文爵投降。”

  象征天子的金龙伞盖竖起来,有甲士上前对城头喊话:“皇上有旨,着魏国公徐文爵投降。”

  城头有家将转身跑下城墙传话,九斤和朱由检等了两刻钟,依然不见官员出现城头。

  九斤招手唤来刘泽清说道:“大过年的,皇上进不了城,先用大炮炸碎城门,催催咱们的魏国公。”

  刘泽清领命而去,满桂带领三千骑兵跃过壕沟,准备进城。

  六门红衣青铜炮推到城门口百步外,城头上的兵丁飞快跑下城墙,随着百户官令下,六门炮依次轰鸣。

  实心弹丸打的砖屑乱飞,居然没有一发击中城门,百户官呵骂着重新调整炮口,刚举起小旗要下令开炮,城头竖起白旗。

  很快城门打开,百十个被麻绳捆绑的公侯伯爷和南京六部官员们被衙役们押出城门。

  1647年正月二十一日,起兵一个月的靖难军中军营全部首领出淮安城认罪请降,东路军全军覆没。

  六万多转投刘泽清的人马被罚劳役一年,百户以上官员跟随皇驾返京待审。

  二月底,黄德功率领的中路军来到徐州府,交出兵马后,官员加入返京待审的队伍一起向京师而去。

  三月十五日,得到消息的西路军左良玉部,还未等回军逃窜,就在襄阳城外遭到陕西总兵洪日庆部的攻击,仅用半个时辰,便击杀左良玉中军六千兵马,余七万多人被押解至徐州城,与劳役大军汇合。

  随后这些人马开始启程前往辽东,将在辽东总督府安排下开荒种田,愿意留下的将被分配土地房屋,并接来家眷。

  五月初,法务院成立特别审判庭,对徐文爵和朱国弼擅自起兵案进行审理。

  经过长达一百天审理,最终因为有太子血诏,而被免去谋逆罪,获得流放处罚。

  金秋十月,参于兵乱的十三个公侯,六十七名南京六部官员,十六位南直隶总兵和中下级官员和他们的家眷在天津港完成集结。

  流亡大明的苏门答腊王子将带领他们回到故国,收复失地,出于人道主义精神,朝廷又从全国监狱选调人犯十三万,并为他们装备燧发枪十万杆,各型青铜炮六百门,刀枪弓箭无数,由福建水师派来帆船一千艘陆续启运。

  黄德功属于自动归降,获准带领本部亲兵家丁家将,以及所有家眷,由云南进入缅甸,前往原先的高棉王国和暹罗国,他将在那里打出一片天地,自立称王。

  由监国大人特批,为他们训练了八百个使用杠杆式步枪的火枪手,以及虎蹲炮和燧发枪一批,于十月底出发,由陆路向云南进发。

  半个月后,太子僭越案开审,被抓捕到案的项煜、骆养性对攒动太子私写血诏一事供认不讳。

  乔装后的朱由检、周皇后和懿安皇后坐在旁听席,全程观看了审讯过程。

  依照皇室违法处置条例,法务衙门向阁老会提供卷宗,由阁老会启动弹劾动议。

  腊八节前夕,大明崇祯皇帝发布明诏,决定禅位皇六弟朱由栩。

  经过礼部五天的紧张筹备,与腊月十二日,崇祯皇帝正式退位,皇六弟朱由栩(九斤)继皇帝位。

  有感于朱由检的付出,九斤下旨,封朱由检为亚圣公,赐地沈阳城。

  1648年清明后,主持完成祭祖大典的朱由检,带领九个妻妾,十三个子女,以及宫娥太监,净军护卫共三千人马离开京师,前往沈阳城。

  五月一日,京师举行皇帝登基大典,定年号龙兴,史称龙兴元年。

  六月中旬,懿安皇后、李太妃、刘太妃正式加入阁老会,成为第一批女性议政员。

  她们的第一份建议,就是提高大明女子社会地位,也拥有从政、从军、学习、务工的权利。

  两年后,北海书院的女子毕业生,许多走进官府担任统计,财税,教育,优抚等部门胥吏,很多还升为部门主事。

  1651年,九斤颁发诏书,正式册封李自成为大顺王,属地为大顺国(印度)。

  孙可望被封为大西王,属地大西国(泰国)。

  黄德功被封为镇南王,属地暹罗(柬埔寨)。

  徐文爵率领的流放大军抵达满刺加(马六甲),在福建水师炮火掩护下登陆。

  来自大明各地牢狱的囚犯爆发惊人战斗力,将盘踞在此上百年的弗朗机总督府一千西夷军队,和八千奴隶军击溃,并俘获总督毛利斯公爵。

  徐文爵和朱国弼两位头领没有派人回大明请求册封,而是自立建国,两人以海峡为中线,各据南北自立称王。

谷天一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