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间冥域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四十四章:冥域之外

  一行人不紧不慢的走出锈迹斑斑的医院大门。

  这倒不是因为他们对地图内恐怖的鬼魂有了免疫心理,而是实在因为,他们此时早已心神俱疲,根本就提不起迈步速度。

  利昂和罗丽娜看到几人中的王羽和小胖尸体时,表情中有着一丝意外。

  似乎二人根本没想过,地图内还有其他人存在。

  但是林大力和李诚仁却是见怪不怪。

  青涩女孩推了一下眼镜,道:“那个…你好,你叫什么名字?”

  王羽目光一凝,心中思索不断。

  ‘她看到我时并没有露出意外的表情,难道那蝴蝶,就是她的能力?’

  “我叫王羽,游戏名字叫……”

  “等等,”正在呡酒的李诚仁举起酒壶,打断道:

  “游戏名称千万不要轻易透露给其它人。

  在一些地图里,有很多可以利用游戏名称而发动的死路规则或者诅咒。所以,随便告诉别人自己的游戏名称,是很危险的事情。”

  “明白了。”

  王羽心中一动,这个人的声音,和火龙的声音一模一样,看来这个胡子邋遢的大叔,就是那位大神玩家无疑了。

  他又细一思索,想起某部动漫中,就有过类似的一本书,写上别人的名字,那个人就会死。

  而在这冥域之中,却是换成了游戏名称。

  想来也是,天下同名同姓者颇多,反而游戏名称却是独一无二的。

  “好了,现在告诉我你的住址,对了…,你是第一次进入冥域的新手玩家吧。有没有性趣加入灵构组?”

  脸上带着害羞颜色的林大力边问,边拿出一个笔记本记着。

  “我住在xxzx”

  王羽很快报出住址,反问:“灵构组是什么,加入的话,有什么好处?”

  “你想要什么好处?”

  “比如…,游戏地图的攻略,还有就是,可以恢复灵气值的蓝药之类的辅助物品。”

  林大力收起笔记本,说道:“只要你加入灵构组,地图攻略人手一份…

  至于蓝药之类,我们灵构组向来都有购买渠道,并且比起黑市的货源,还有很大的折扣。但是却需要你自己付钱……”

  “自己付钱。”王羽捏了捏额前曲发,“蓝药很贵吗?多少钱一颗。”

  “黑市价大概…,上个星期平均是五千五百块。但是我们灵构组的渠道,只需要四千一百块一颗。

  哦对了,买的多,盛放蓝药的特制钢盒,还可以免费送。”林大力语气羸弱的说道。

  “嘶……”

  这句话震的王羽倒吸一口凉气,好家伙,合着自己这趟冥域地图下来,吃了一万多块钱的药。

  “哈哈,大力啊,快告诉他灵构组正式成员的月薪,我很想看看他接下来的表情。”

  林大力眉头微邹,向身侧瞥了一眼。

  ‘这酒鬼,就没个正经的…’

  “月薪能有多高?”王羽好奇问道。

  却见林大力伸出一根手指。

  “一万?”

  王羽有些不敢相信,只要加入灵构组,就能月入过万?

  神夏国网民人均月入,也不过一万罢了,自己何德何能,可以和那些吹子相提并论?

  却见林大力晃了晃手指,说道:“再猜…”

  “难道是十万!?”

  还是刚刚高考完的王羽不敢相信的说道。

  “不对哦~”林大力难得露出玩味的微笑,她也期待起待会王羽的表情来了。

  “一…,一百万…?不可能吧!”

  王羽瞪大眼睛,瞳孔中泛着金色的光芒,那是对马宁的向往。

  林大力满意的点点头。

  “我加!我一定加入灵构组!杀人放火,在所不惜!”

  “噗嗤…”

  李诚仁喷出一大口酒。

  又说了几句话,一行人开始挨个钻进救护车中。

  救护车是进入地图的通道,亦是离开地图的大门。

  biu!

  眼前一黑,瞬息之间,王羽发现自己回到了自己家中。

  洗手间墙面镜子里,自己浑身是伤,黑色睡衣破破烂烂,怀中黑猫亦是奄奄一息。

  而他的左手,依然腐烂着,覆着一丝丝黑臭的血液。

  ‘叮铃铃…’

  他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来电显示是个陌生号码。

  “喂,是王羽吗,你现在在家里吗…?如果在的话,不要走开,很快会有人去找你…”

  声音有些熟悉,语气有些羞涩,是刚才还在地图中交谈的那个眼镜女孩。

  “明白了大力姐,我在家里。”

  王羽挂掉电话,心中思量。

  ‘这个灵构组看来很有来头,刚一出地图,竟然就查到我的手机号码。

  看来,选择加入他们,是对的。’

  第六市市中心,某家豪华的鹰式酒吧厕所隔间内。

  只穿着血气裤衩的威廉伸手整理了一下并不存在的领口,然后轻轻推开了隔间门,在几声醉汉的惊呼声中,步伐优雅的走出厕所。

  民安司大楼,某间特殊的宽大房间内,在舒适的长椅上坐着地图内存活下来的其余人和一具尸体。

  为首的李诚仁此刻却意外的没有喝酒,而是迈着醉醺醺的步子,推开房门,对在房间外过道上待命的几个玩家,说道:

  “快,这里有些伤员,需要你们音师急救一下。”

  刚打完电话的林大力和门外走进来的几个玩家,俱都拿出各自的奏器。

  甚至其中一个女人,身上紫色气息飘散,竟然凭空形成一架半透明的紫色钢琴。

  几人或弹或吹或敲,奏起各自的曲子。

  在那些音曲之间,飘散出各色气息。落在布恩迪亚家族存活下来的几个精英,还有张蕊的身上。

  慢慢的,在那些气息消失之后,他们身上的伤势奇迹般的愈合了起来。

  这时,楚强鬼鬼祟祟的溜出门外,边带上门,边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张蕊微笑的看着他离去的身影,一言未发。

  浑身是伤的王羽,从家中翻找出医疗箱,用棉签沾着消毒液,在自己的伤口上慢慢擦拭。

  但是因为伤口实在太多,擦着擦着他干脆扔掉棉签,直接把消毒液倒在手中,像涂抹沐浴露一样,在身上涂抹起消毒液。

  做完这一切,他刚刚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就听到门铃响起。

  ‘叮咚、叮咚…’

  “来了来了。”

  王羽连忙去开门。

  门外站着四个身穿黑色制服的人。

  制服类似影视作品中,民安司成员的制服,但却又有一些细微的不同之处。

  “那个,你们等我一下,我去换个鞋。”

  此时的王羽,还没来得及穿鞋,脚上却是一双凉拖。

  “不必了,现在,你跟我们走一趟。

  你可以保持沉默,但你所说的每一句话…”

  “都将作为呈堂证供?”王羽诧异的接着说道。

  “嗯对。”

  说话的人先是一愣,而后答道。

  ‘咔嚓、咔嚓’

  一对程光瓦亮的银色镯子,卡在王羽的双手上,中间连着同样颜色的链子。

悲伤心伤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