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间冥域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四十五章:加入灵构组

  四个人将王羽带到一辆黑色越野车上。

  刚一上车,他就惊讶的发现,车子内贴了很多黑色的符咒。

  只是其上的咒文之复杂,明显比楚强的符咒高深和奥妙许多。

  现在,王羽很肯定这些人就是灵构组的人,但是他不明白,何故以这种方式‘接’走自己。

  “我…,到底犯了什么事?我可是一个良好市民。”

  “我们不管这些,只管抓人。”

  一句话毕,任凭王羽再如何询问,男子再无其它话。

  无奈,他也只得静观其变了。

  车子停在民安司的院子中,五人一猫一路向上,去到顶层六楼。

  几个小时后。

  宽敞的审讯室中,只有相对的三个椅子,和椅子之间的一面长桌。

  王羽坐在桌子一面,而桌子另一面,则是两个他不认识的年轻男女。

  “王先生,您在冥域之中,是否亲自进入过那个封印空间,有没有见到过什么人,或者得到过某些特别的东西?”

  “我说过很多遍了,我并没有进入过封印空间,那个封印,只是我和那个鹰国人偶然发现的。至于东西什么的,那这只手算不算?”

  王羽‘啪’一声,将腐烂的左手摔在桌子上,显得很是随意。

  他对放在家里的残册,和融入体内的灵石,一直绝口未提。

  女人眉毛一皱,轻轻捏住鼻子。

  年轻的男人一敲桌子,“那你为什么,会知道关于远祖的事情呢?而且,在询问的最开始,你并没有主动告诉我们关于远祖的事情。”

  女人拿着根笔,记录着询问过程。

  王羽右手一拍桌子,“我都说了,那个声音只是自称为布恩迪亚的远祖!我的朋友,也就是那个鹰国人,也告诉过我他们家祖宗早已死去多年,不可能活到现在。

  再说了,远祖什么的..古早世界什么的,我也只是第一次听说!我哪知道这些东西是什么,有多重要?我又不是囚犯,至于什么事情都跟你们说吗!我是不是连自己三十多厘米也要告诉你们!?”

  男子被一番话震的哑口无言。

  女人手中一软,笔滑落在地上。

  “你怎么了?”男人问道。

  “不好意思。太..太长了…,不好握住……”

  审讯室的单向玻璃墙另一面。正站着马如龙、李诚仁、林大力,还有亲自进入过地图主范围的张蕊、楚强。

  “小李,他说的话,是真的吗?”

  李诚仁早已喝的烂醉,靠在玻璃墙上,喷吐着酒气答道:“倒是…没什么出入..,嗝~”

  “以你大神级的眼力见,可以看得出那封印的强度吗?”

  “那个封印什么的…,我倒是不知道和传说中的祖级有什么屁关系,但是以我的经验来看,最起码大神玩家中的符师,是绝对无法制造出那种强度的符咒的。

  啊对了,那双血手..,给我的感觉,也远远凌驾于我所接触过的所有大神玩家之上。”

  “这样啊..”马如龙伸手摸着满是皱纹的下巴,双眼盯着审讯室内的王羽,良久,说道:“先放了这个年轻人吧,发出通告,慈急综合病院地图,暂时列为禁图,如果没有我的允许,就永远禁入下去。”

  “明白了,司长。”

  李诚仁晃了晃脑袋,好奇问道:“话说司长,远祖,到底是个什么鬼东西?”

  “我也不太清楚,但是神夏总司,给每个地方民安司的条令上一直都有一条:第六市的慈急综合病院地图中,一旦发现远祖的痕迹或消息,必须立马列为禁图,并且及时上报。违者重罚。

  所以一接到关于远祖的消息,就绝对不可以不慎重处理。”

  “为什么偏偏是第六市的这么特别?”一直没说话的林大力问道。

  “这个,我这老头子可就不知道了。”

  马如龙摸了摸林大力的脑袋,脸上带着慈祥的笑容。

  “丫头,没事去看看外婆,那老婆子,可想你了,尽留着些好吃的东西,等你这丫头去看她。”

  “知道了,外公。”林大力难得吐出舌头,做了个鬼脸。

  一直默不作声的张蕊,却是看向几人身后,同样默不作声的楚强,嘴角露出一丝坏笑。

  又过去几分钟,一男一女又对王羽做了一些询问。而后,审讯室的门被推开,询问被迫中止。

  “小家伙,行了,出来吧。你过关了,明天早上来灵构组报道。”

  李诚仁摆了摆手,示意着王羽,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门口。

  王羽缓缓站起身来,伸出双手一递,晃动一下腕上银镯,道:“现在,可以给我解开了吧?”

  走出审讯室的王羽,看到玻璃墙的另一面站着几人,却是并没有露出太过意外的表情。

  ‘早知道老家伙的事情不简单,还好那臭小子事先提醒,不要说出关于见到老家伙的一切事情,不然的话,以后不知道还要搞出多少麻烦。’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民安司司长,马如龙。”

  “马司长,幸会。”

  “你见过我?”

  马如龙有些意外,自己,好像从来没有和面前这个年轻人谋面过。

  王羽解释道:“听我爸爸说过,年轻时在报纸上,经常看到您侦破一些大案要案。”

  “啊..,哈哈..,”马如龙得意的笑道:“都是陈年往事了,现在,可是你们年轻人的时代了。好好干,争取超过我这个老头子,我可是很看好你的,年轻人。

  丫头,去带他办理入职手续什么的,以后,你们就是同事了,可要好好相处啊。”

  “知道了,外公。”

  林大力看向王羽,又说道:“那个..,跟我来吧…”

  在这个青涩女生的带领下,王羽去到一个办公室内,填写了几份表格,又被询问了嗜好和不良嗜好等等杂七杂八的问题,最后,便离开了民安司。

  期间,林大力看到他的胳膊和黑猫小白的后腿时,有心帮助其治疗,但却被王羽婉言拒绝。

  他的计划中,自己的尸毒,需要另一个家伙用还人情债的方式,寻找其它音师治疗。

  这样不仅可以拉近自己和布恩迪亚家族的关系,还能够结识灵构组之外的高等音师。

  这,却是个一举两得的好事情。

  “但是你也不能就这样出去,还是戴上手套比较好吧。”

  林大力是这样提醒他的,而后从口袋里,摸出一只女士的左手粉色手套……

  民安司大门口,站着两排西装笔挺的金发男女,见到王羽走到门口,竟然全部都昂首挺胸的正了一下站姿。

  王羽有些懵逼,但是隐约间,却又猜到了些什么。

  果然,左边那排西装男女之后,走出一个人来。

  此人相貌英俊,衣着得体,步伐优雅。

  走到王羽面前时,他先是伸出手来,做出一个想要握手的动作。

  王羽也伸出手,但是两只手刚要握在一起时,那个人却又猛地收回手,紧紧拥抱住了他,拍了拍他的后背。

  王羽一愣,随机也拥抱,学着对方,拍对方后背,但是手还没落背,那人却又猛地放开他,再次伸出手,抓住他的手就是一阵握手连带着抖动,像极了新闻中的大人物们相见时的场面。

  被如此戏弄的王羽,额头上早已浮起代表着愤怒的符号,他狠狠挥起一拳,将威廉打的倒飞出去。

  灵石的影响,早已潜移默化到他身体的每一个细胞、每一根毛发。

  这个金发少年,被力量巨大的一拳,打飞出好几米远。

  “哈哈,哈哈哈哈……”

  却见流着鼻血的威廉双手撑着地,仰头长笑起来。

  笑毕,他也不理王羽看白痴一样的目光,而是一把勾住对方的脖子,边擦着鼻血,边说道:

  “走走走,我先带你去清除尸毒。啊对了,还有你的猫身上的毒怨。”

  两排西装男女,紧紧跟随其后。

  王羽一把撇开威廉的胳膊,看了一眼身后,说道:“让这些家伙撤吧,我不太喜欢这种阵势。”

  “明白。”

  威廉伸手一摆,两排西装男女,便有序的撤离了此间。

  “以后你有什么事,就打这个号码,这是罗丽娜的手机号。只要是我权力内能够调动的家族成员,就任凭你使用。

  这,足以抵消掉我允诺的三个好处了吧?”

  “最多两个,另外一个,我需要蓝药。”

  “你这小子,果然是成大事的料。”

  威廉从怀里掏出一个小钢盒,打开呈示,里面果然是塞得满满的蓝色小药丸。

  “两百颗蓝药,够你用大半年的了。”

  王羽满意的接过钢盒,毫不客气的放进口袋中。

  “谢了,朋友。但是别忘了,你还欠我一个人情。”

  “当然,我们现在,就去了结这个人情。”

  路边围绕着一些人,威廉带着王羽,从人缝中穿进人群。

  人群中的停车位上,停着一辆限量版的金色豪华超跑。

  看着二人接近超跑,甚至其中一个人,还放肆的将手握在了门把手上,围观拍照兼打卡的人群站不住了。

  “诶诶,这谁啊,别挡着我拍照。”

  “那个谁,本仙女告诉你,这车子是我老公的,把手从车把上拿开!”

  “就是就是,我都站半天了,也没敢上去摸一下车皮,你算老几啊!

  嘿嘿,话说这位小仙女,你在哪家店上班啊?”

  威廉伸手拉开车门,做出一个请的姿势。

  王羽一抬脚,毫不客气的坐进了后排。

  过程中,二人看也没看围观人群。

  车子一骑绝尘,留下一脸呆滞的拍照、打卡人群。

  豪华超跑一路风驰电挚,甚至还过了几个红灯。

  “你这么开,不怕吊销驾照?”

  一只手点烟,一只手握着把手的威廉,无所谓的说道:“这算什么,家族在第六市的根基,比你想的还要深很多。”

  车子很快来到市中心最繁华的几个街区之一。

  最后停在一家首饰店门口。

  在威廉的带领下,王羽和他进入店内。

  他懒得抬头看店名,不用想也知道,是某个著名首饰家族的分店。

  “少爷,下午好。”

  “威廉少爷。”

  店内非常宽大,足有数百平方米,其内豪华的装修,和陈列架内琳琅满目的各种类型首饰,看的王羽一阵炫目。

  而店里的服务员,虽然清一色的借是金发黑装,但却都操着一口流利的神夏语。

  站在收银台内的女人,让王羽眼睛一亮。

  竟然正是他走出主地图时,见到过的那个名叫罗丽娜的女人。

  “少爷,王先生,下午好。”

  罗丽娜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为她的佳姿,添上几分颜色。

  “嗯,下午好罗丽娜。罗莎莉亚在楼上吗?”

  这时,二楼传来一道韵律清雅的钢琴曲。

  “如你所听。”罗丽娜笑着摊开双手。

  威廉苦笑,“看来,她在楼上,而且还知道我来了。”

  王羽不知所谓,只得跟着他踏上宽大弯曲的阶梯,迈上二楼。

  二楼同样陈列着一件件首饰,但是关其名贵与用料奢华,连对首饰不太了解的王羽,也能够看得出来,比一楼的首饰高档上许多。

  因为那标价牌上的价格,明明白白的比楼下的同类首饰,翻出好几倍来。

  楼层最里面,有一隔间。

  隔间内摆放着一个书架、一排皮沙发、以及一架名贵的钢琴。

  钢琴前坐着一个金发少女。

  长发束起、细腰盈盈。

  玻璃墙外,站着许多前来挑选首饰的客人。

  他们驻足门外,早已听的入迷,忘记自己原本是来干什么的。

  二人走近隔间,威廉轻轻拍了拍玻璃门。

  少女转头看向门外,白了他一眼,双手却是没有停止按动琴键。

  她又看向威廉身旁的王羽,按动琴键的双手却是突然停了下来。

  “奇怪,我妹妹,极少中断弹奏钢琴。”

  “她刚才,按错了一个键。”王羽说道。

  威廉诧异的看向王羽。

  “你还会弹钢琴?”

  “不会。但是我很喜欢听钢琴曲。

  刚才那个钢琴曲,叫思乡曲,可是很有名的。”

  少女微微轻侧脑袋,露出一个笑容,似乎听到了二人的谈话。

  她目光闪动,扫过王羽带着手套的左手,和他怀里的黑猫,心中立刻明白了什么。

  钢琴曲再起,这次,二人看到一丝丝轻柔的血气,伴随着琴音浮散而起。

  血气通过门缝,飘荡在王羽面前,而后落在他的左臂和小白后腿上。

  王羽眉头微邹,这首钢琴曲,同样是很有名气的曲子,叫做梦中的婚礼。

  曲子还未谈完,那血气已然消散。

  “快,摘下手套看看。”威廉说道。

  “嗯。”

  满心期待的王羽,连忙摘掉女士手套,原本腐烂、恶臭的左手,已经奇迹般的恢复原状。

  他再看向小白后腿,那些生长出来的指甲,也已彻底消失不见。

  “走吧,不要打扰她弹琴。”威廉说道。

  二人转身,走向楼梯口。

  围在隔间外的客人们,根本没有发现刚才的异样,依旧静静地欣赏着钢琴曲。

  钢琴前的少女又倾侧着脑袋,看向王羽的背影。

  ‘太像了…,这种淡然的气质,太像父亲了……’

  时间,慢慢接近傍晚。

  民安司六楼的男厕内。

  楚强正坐在一个总统隔间内,编辑着一个短信。

  ‘哐,哐!’

  刚刚发送完毕,忽然就听到两声剧烈的踹门声。

  “谁…,是谁!”

  “是我,张蕊。”

  “你有事吗?这里可是男厕!”

  楚强连忙站起身,拽了一大截厕纸,擦拭起阻塞之地。

  “我有事问你。”

  “什么事?有事出去再说。”

  “是你,之前向司长打小报告的吧?”

  楚强一愣,而后揶揄道:“不是我…,但是就算是我,又怎么样?报告特殊事件的每一个细节,都是我们灵构组成员应尽的责任!”

  “哦?”

  张蕊笑了两声。

  “你把张佳丽推向鬼魂时,也是这么想的吗?”

  厕纸滑落在地,楚强低头不语。

  良久,他才又说道:“我…对不起她,如果可能得话,其实我很想,当面和她道歉…,只是我再也没机会了,听林小姐说,她已经…变成……”

  “有机会的哦~”

  楚强猛的抬起头,“你什么意思?”

  张蕊没有回答,但是一双纤柔的手,却是突然从隔间门下探了进来。

  而后是后脑勺、脖子、背…

  当一个女人的上半身探进隔间后,早已吓的抖如筛糠的楚强,才从对方熟悉的背影判断出身份。

  “佳…佳丽…,你…没死吗?”

  女人抬起上半身,果然是张佳丽俊秀的脸庞,她抿嘴一笑,看向楚强。

  “太,太好了…,之前,真的很对不起,我当时被吓得,失了神智……”

  忽然,张佳丽裂开嘴,露出满是霉黑獠牙的口腔。

  “渣男…,该死…!”

  “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命…,救命!”

  隔间中响起撕心裂肺的绝望喊叫声,以及皮肉、骨骼的撕碎、破裂声。

  张蕊站在隔间门外,一丝紫色气息,自她手中的鬼楼刀上生出,链接到隔间内的张佳丽身上。

  而厕所的门口,则被她用一层薄如蝉翼的紫色气息覆盖住,一丁点声音也没有传出去。

  正当张蕊放出张佳丽,让其为自己复仇时,民安司大门对面的一栋高楼内,却站着两个行迹可疑的男人。

  一个眼睛蒙着黑布,黑发黄肤,看起来不过二十四五岁。

  另一个则是已经三十多岁,戴着眼镜,金发白肤。

  只是他的双臂,却是自手肘往下,全部断掉。

  并且不知为何,他的胳膊断口处虽然缠着一层层的绷带,却依旧止不住的渗流出丝丝血液。

  二人俱都站在巨大的落地玻璃窗前,看向民安司大楼。

  眼罩男子冷冷说道:“看来,你的计划不是很顺利,不然,那些家伙,不会平安走出地图。”

  “不,我的计划很成功!”

  眼镜男转过身,用断肘滑动桌子上的手机,打开一个刚刚收到的短信。

  “从安插在灵构组中的眼线提供的情报来看,那道外层封印,曾经切切实实的被打开过,而且,远祖的双手,也切实的伸出过封印之门!”

  眼镜男的表情很疯狂,而眼罩男,则是无所谓道:“那又有什么用?仅仅只是手罢了。”

  “从布恩迪亚家族,所保存的半本六道往生书来看,镇压远祖的封印极为强大,是古早世界时,数位巅峰祖级强者联合布下,所以…”

  “所以?”眼罩男将脸对向眼镜男。

  “所以远祖要么伸不出手,要么…,他已经突破封印,游荡在那张地图中了。”

  “嘶…”

  眼罩男走到桌子前,掏出烟盒,倒出一根烟,点上吸了一口,才又说道:

  “我很好奇,往生书,是从古早世界流传下来的,怎么可能记载着最近几十年才出现的地图中的封印。

  而且最不可理喻的是,医院这东西才出现不过一百多年,竟然还就封印着远祖?”

  “往生书的作用,并不是记录,而且,冥域的每一个封印,都是有可能随着时间的流逝,和地图的兴衰更替,而变换到其它地图中的。

  往生书,只是按照因果、几率等要素,推断出了远祖的大概位置罢了。

  而且,打开那半本往生书的代价……”

  眼罩男面向他的断臂,“你的胳膊,就连大神级的音师也无法治愈吗?这代价,有点大啊。”

  “不用担心,银川兄,按照几次尝试治疗来看,只要是大神级以上的音师,应该就可以治愈了。

  话说以你们张家的人脉,就没有结交过大神级以上的音师吗?”

  张银川捏着香烟的手摆了摆,“别提张家,我早就是个叛族的罪人了,根本就无法再回去,而且,我也根本没想过要回去。”

  “哦吼~”

  这时,房门被‘咵啦’一声拉开。

  一个体态玲珑的年轻女人,走进房间内。

  她抱着一叠文件,放在二人面前的桌子上。

  “数据组刚刚结算出的结论,想要通过远祖的力量,而开启开发者权限的几率,为0.001%。”

  眼镜男闻言,露出一个笑容,“这已经是很高的几率了。”

  “听我说完,开启管理者权限的几率,是0.2%。

  是选择尝试开启管理者权限,还是开启开发者权限,就由你们决定吧。

  只是我告诉你们,从数据组的结论来看,一旦与远祖的关系交恶,组织的最终覆灭几率为:100%,毫无例外。”

  说完话,这个女人却是突然伸手夺向张银川手中的香烟。

  “银川哥,让你少抽烟,你就是不听!”

  张银川猛的一缩手,躲过对方的抢夺,笑着说道:“我一直在戒啊,春华,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支烟。”

  “嘁,又是这句话..”

  女人气的双手环胸,走出房间。

  王羽回到家时,夜色已经略深。

  他刚一推开房门,就听到厨房里传来一阵‘叮叮当当’的响动声。

  似是听到开门声,一个长相俏丽的女孩,将脑袋从厨房门口探出,看到王羽时,脸上绽放出迷人的青春笑容。

  然后她一甩脑后紫色马尾,又回到灶台前,继续‘叮叮当当’炒起菜来。

  “阿羽,我跟你说,今天兼职可有趣了。就是上次我说过的那个刘姐,她啊…”

  高紫洛在滔滔不绝的说着打暑假工遇到的趣事。

  而王羽,却是一下瘫软在客厅的沙发里,面朝着天花板。

  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他需要好好的理一理。

  片刻后,系着围裙的高紫洛从厨房中走出,手里端着一盘糖醋藕片。

  “来,快尝尝我的手艺有没有长进。”

  她将盘子放在沙发前的茶几上,然后坐在王羽的旁边。

  看着那盘藕片,王羽的脸色‘唰’的一下变的惨白。

  但是再一看身旁眯着眼睛微笑着的青梅竹马,以及她手中犹自掂量着的、闪烁着点点寒光的锅铲,王羽最终还是颤抖着手,拿起了筷子。

  夹了最小的一片藕片,王羽神色复杂的递进口中,而后闭上眼睛,慢慢咀嚼。

  咽下嚼烂的藕片,王羽惊讶的睁开眼睛,竖起大拇指,夸赞道:“太好吃了!紫洛,你的手艺,真的长进了好多!”

  “是吧是吧,我就说嘛,以我的手艺,怎么可能做的那样难吃,那些人肯定是极度我的天赋,所以才口出恶言打压我!”

  高紫洛兴奋的站起身来。

  围裙下,掉落出扳手、钳子、锤子、电夹等一系列刑具,摔在地上发出‘叮铃哐啷’的响声。

  王羽手中的筷子‘啪’一声落在地上。

  ‘好险…,真的好险!刚才要是说错一个字,或者露出一丝一毫难吃的表情…’

  他不敢再想象下去。

  “哎呀,讨厌~,我的身上,怎么会有这么多东西。

  啊!一定是之前修理店里的桌子时,忘记放回去了!”

  高紫洛尴尬的笑着,解下围裙,拿起沙发上的女士高档手提包,走向门口。

  “那么,明晚再见喽~”

  待到确认高紫洛将门关上后,王羽才痛苦的伸出双手,紧紧掐住自己的脖子,而后一头扎进厨房,冲到洗碗池前,用力扒拉开水龙头,对着嘴就是一顿猛灌。

  ‘咸,好咸!比幻觉里的麻婆豆腐,还要咸好多倍!’

  第二天。

  灵构组的会议室内,巨大的会议桌,围着满满一圈人。

  其中,就有民安司司长马如龙、灵构组组长李诚仁,以及组员林大力、张蕊、王羽。

  “这个会议,是为了欢迎两个新组员的加入,以后大家都是共同办事的同事了,大家互相之间,要多多指点他们。”

  马如龙看向王羽和张蕊,脸上依旧是看着晚辈时,慈祥的笑容。

  二人站起身,做了一番自我介绍。

  其余组员则是亲和的说着:

  “欢迎加入灵构组。”

  “欢迎加入民安司死亡率最高的小组。”

  “欢迎加入,我很期待你们的表现。”

  “欢迎欢迎。

  啊对了,这次下注,一月内活下一个,一赔二,活下两个,一赔五。”

  之类的亲切话语。

  “咳咳。”马如龙咳嗽两声。

  组员们情绪不减。

  李诚仁猛的将手中酒壶拍在会议桌上。

  “特么的,都给老子安静点!”

  一众灵调员立刻老实的端坐在椅子上。

  “好了,这次会议的第二个原因,就是省会的民安司,派来一个视察人员。

  其目地,就是调查这次冥域地图发生异变的事情。”

  马如龙看了看手表,又说道:“那位视察员大人,两个小时前已经下了高铁,现在,应该快要到民安司了才对。”

  ‘咵哒’

  他的话刚说完,会议室的门就被推了开来。

  马如龙的女秘书站在门前,说道:“司长,那位视察员,已经到了,按照您的吩咐,我把她带到灵构组会议室来了。”

  “嗯,小刘,你可以去忙你的事情了。”

  “是,司长。”

  女秘书敬了个警礼,转身离开门口。

  而门外,则是又走进来一个二十三四岁的女人。

  这个女人身材高挑、大腿修长结实、江山高耸,一张年轻俊秀的脸上,带着几分风尘味。

  “欢迎欢迎,视察员这边请。”

  马如龙站起身,将门口的女人示向上座。

  女人一言不发,只是淡淡的笑,走向马如龙。

  她一一扫过众灵调员,目光所对视者,皆被其眉目中的含情脉脉所诱的神魂颠倒,一时忘乎所以。

  只是当她看向王羽时,却是露出一个得意的坏笑。

  王羽心中一惊,瞪了她一眼。

  这个女人,却正是之前将冥域的身份卡牌,递给自己的女快递员。

悲伤心伤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