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麻之雀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00008:小屋对话

  “老人家,你为什么不记得自己的名字?”

  “因为,别人都不叫我的名字。”

  “那,别人都叫你什么?”

  “养鼠人。”

  “养鼠人,什么意思?”

  “因为我的职业是养老鼠。”

  ……

  (散文篇:梨花也风雅)

  风经过这里,人间四月,一片梨林。

  夜渐深,远处的梨林出现一丝微光,不知是即将熄灭的火柴还是即将燃尽的烛光。忽然一阵优美动听的歌曲传来。原本喧嚣的梨林,只剩下歌的声音。铿的一声,然后忽高忽低,渐缓渐慢。不知从何处响起了一声笛声。与歌声也合了词韵构成了一副梨林的画卷。画卷人浑然不知,此时梨林无任何杂音,自然便是最美的舞台,林中的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缓,最后不知怎么的没了,没了歌声也没了笛声,清晨初升的太阳照着古林,原本还是含苞待放的梨花,却都竞相开放,美极了,石桌上留着一壶酒,和两个精美的杯子,细细观看,似乎还有一丝残留的酒香,青石路上留了一些泥垢和轻微的梨花。不知为何,白尽了山林的梨花,白了歌声,白了也白了诗人的心,此后再无听到过任何歌声。

  偶尔传来断断续续的笛声,也在无一丝欢悦,只有悲凉。

  执长剑扫匈奴,执长剑击蛮夷。生死道亦尔。若有天下太平时,归来人赏梨林。

  角鼓声,军令声,刀戈相碰声,冲锋声,呐喊声,哭泣声,声音持续了很久。像一个世界那么漫长,但是又像一秒钟那么短暂,时间像一个调皮的孩子,模糊了人们的概念。听着是很让人心痛,也让人恐惧,战场永远只是男人的雅,是人不懂得雅,是权力和欲望争夺下的雅。可如今还有谁懂得这雅呢?

  一场风雨过后,洗净了血迹,冲洗了大地上的雪红的创伤。梨花落,覆盖了整个世界,血色的梨花,红了风,红了树,红了战场的心,红了别人不懂得雅。

  当千年过后,满地的梨花究竟是诉说的谁的呀呢?拾起一片树叶,上面写着:

  长剑与笔言人间,美酒何须人来品。

  执剑斩除不平事。执笔写尽不平冤。

言之句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