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片土地手拉手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六章心连着心治理病虫害

  侬站长与侬第安几名技术员等人巡查农科站上万亩果园,发现每两棵树上就出现一例虫洞,有的,甚至出现多例!在刚刚结出来的新果上也出现红蜘蛛和蚜虫!

  葡萄庄园里也出现毛毛虫!

  红蜘蛛和蚜虫对前期挂新果危害较为严重,如果不及时治理,对收成的影响很大,黑毛毛虫是印花蝴蝶的幼虫,它们主要是吃葡萄的嫩叶及花蕊,对葡萄挂果影响也很大!

  针对以上因果,必须喷施农药,尿素,小苏打,灭虫剂,按照一定比例兑水,叶面喷洒!

  这样大规模的喷洒,机器和人力是不够多用的,阿不都又请来族人帮忙,很快就消灭了病虫害!

  这个时候,十三里村民自家的棉田出现了前所未有棉岭虫,施肥打药都不能解决问题!棉岭虫依然猖獗的繁殖!直接影响棉花的生长!

  这个问题一下反应到农科站,侬站长与侬第安等人一起协商,

  侬第安说,“十三里的人民没少帮助我们一里公司,如今他们也面临巨大的虫害问题,我们作为农业的带头人,也不能坐视不理,必须出面除掉病虫害!”

  侬站长清清痰,“我来说说,这种棉岭虫是气候异常造成的,村民们在压减的时候,为了节约成本,在水里没有使用除虫剂,所以才造成春季棉岭虫患难,无法根除,我们公司一万多亩棉田基本没有这种情况!”

  技术刘说,“是啊,我们公司是没有这种情况,但是村民们那里出现了异常,我们如何应对?我建议高压水喷!”

  技术王说,“现在正是棉花开花期,水喷容易致使花朵脱落,适得其反!”

  技术陈说,“用普通农药治标不治本,建议增强农药的毒性,我就不相信,这种棉岭虫就杀不死?

  侬第安想了想,棉岭一号杀虫剂,对,“我们公司目前存放了不少这种杀虫一号,先拿出一瓶给乡亲试试,如果有效就大面积喷洒!“

  正好阿不都进来喝水,听到这个消息,主动说,“侬经理,你不妨在我家的棉田里试试,如果成功,就大面积实施也不迟啊,再说,如果没有效果,也不影响咱们公司的声誉!

  侬站长一拍大腿,“就这么办!“

  侬第安也赞成,“好,王技术,你就负责一下,阿不都家的棉田,你也是去过好多次了,带两个人过去试试!“

  王技术带人过去喷洒农药,刚刚喷洒完,棉岭虫就死伤一大片!

  这个振奋人心消息立即传开来,一里公司的技术带队,拖着几卡车一号农药帮助乡亲喷洒,很快棉田的棉苗,旺盛起来!

  大长老阿鲁都特意拉一车哈密瓜到一里公司感谢!

  侬站长见阿鲁都如此客套,只好收下,并且备了一车八号西瓜请阿鲁都拉回,“这是我们公司研发的新品种,个大又甜,不输哈密瓜口感!

  送去一大车,回来又拉了一大车,双方的感情越来越深!

  话说侬第成在学校里与阿部巴提窦林娜,英瑛四个人在广场斗圈,一下子成了全校名人!在炼训的时候自然成了特训的对像,教练对他们的每个人不仅增加训练时长,还提高难度,但是他们四个人好像在训练上,根本不含糊,其体能就是比他人高了很多!

  教练摇摇头对校长说,“这四个太强,我也不能把他们的怎么着,人家确实有实力!“

  校长想想,这四个人确实是难得的奇才,学习和体能双向并举,“他们是好学生,我们也不能把他们往死里整,毕竟他们没有做出什么样出格的事!就这样吧,一事同人!“

  暑假到了,窦林娜与英瑛似乎迷恋上了阿部巴提和侬第成,决定与他们一起去西江农一里体验一下暑期农摘生活!

  她们这次西部之行,不是一时心动,而是考虑成熟之后才决定的,在书本里以及侬第成阿部巴提的言语里她们都了解到一里的瓜果特别甜,因为那里是沙漠气候,日照时间长,沙土广阔!西部之履,倒让她们心里特别期待,在火车上她们就畅想着那里的美好,那里广阔,那里的甜蜜!甚至戈壁的石头也是那么的诱人!

  到了站,看到一片荒芜,也觉得心旷神怡!满眼的沙子和石子,一望无际的旷野,心里似乎特别的舒坦!

  阿部巴提说,“车子来接了,你们先到乌木努市,然后再去侬一里?“

  侬第成呵呵笑,“阿部兄弟,这车子是我们公司的车,你看清楚了,你要先回去七里看看你祖爷爷,和我们一起,在侬里公司体验一下农业采摘的生活?“

  阿部巴提道,“你等等,我先打个电话!电话,半天没人接,再打,再打依然没人接!阿部巴提有些失望。一会儿那边回过电话,”是阿部吗?“

  阿部巴提咽了一下口水,“是我!“

  “你不用回来了,我和你阿姆都很忙!你不是和侬阿成在一起吗?他们公司的车一会儿来接你们,想必就快到了,你回去拜拜你祖爷爷老族长,再看看大长老他们,这么多年没有回去了,也应该联络联络感情!“

  啪,电话挂了!

  阿部巴提一脸的黑线,不敢看同学们的脸!

  侬第成没有过多的注意,朝着开过来的车辆打招呼,开车的是司机王五胡,下了车就朝侬第成他们挥手,“快点上车!这里不让停车,否则会罚款的!“

  阿部巴提有点不高兴,一个人拉开前门,坐在司机的旁边,两个女生和侬第成坐在后边!

  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很快就到了,车还没有停稳窦林娜就打开车门,从里面跳了出来,“哇呜,这里和大沙漠不一样,满眼都是绿树,瓜果!季英瑛,快出来看!“

  看着这些女生兴奋的样子,王五胡开心地笑了,“这里只是公司的一小部分,几千亩!“

  “你的意思是说,公司还有更大的庄园?“

  “那当然,再往前十几公里,还有两万多亩瓜果?“

  “涡靠,这是什么概念,那有多大啊?“

  王五胡呵呵大笑,“你们女生也会说粗话啊?“

  窦林娜脸一红,他在阿部巴提他们面前粗鲁惯了,口,一时没有把住门,竟然脱口就来,被王五胡这么一说,脸羞得跟红布一样!

  季英瑛咚咚笑,“窦林娜,我们平时管不住你的口,这回有人治住你了?“

  窦林娜挖了一眼季英瑛,“我都害臊死了,你还当着生人的面,说?“

  季英瑛吐了一下舌头!

  侬第成摆摆手,“兄弟姐妹们,学长学妹们,抢宿舍,抢洗手间!“

  阿部巴提大手一挥,“学弟学妹,跟我冲!“

  侬第安看着这群玩皮的大学生,脸上飘浮着不一样的笑容!那就是亲切。

  阿不都接过阿部巴提和两个女生手中的行李,往右边的一片宿舍指指笑呵呵地说,“那边的四间房全是你们的!“

  洗漱完毕,吃完饭,四人随同司机一起来到七里族,拜见老族长阿侬提!

  阿侬提早就接到孙子的电话,曾孙要来拜访,提前沐浴更衣,换上新年才穿的部族服装,一彰显老族长对孙子辈的厚爱!

  阿部巴提刚要跪下行拜礼,突然被一股大力给拖住,原来是祖爷爷,将他拉起来,老族长这么大把年纪却还有如此深厚的力量,令阿部巴提大吃一惊,“老祖宗,这是为何啊?“

  老族长又提了一下眼皮,“如今的时代跟你祖爷爷那个时代不一样了,你要世风移俗,做一个尊严的后代尊者!我老了,没有力气了,准备解甲了,把族长的位置让给你!“

  “祖爷爷,使不得!“

  “什么话呢?服从长辈,就是孝道!“老族长从口袋里拿出一只金字令牌,轻轻地托在手上,”这块族长令牌已经传承了九代了,到你这就是第十代,你要禀呈族规,传承部族的时代精神,把阿部族发扬光大!“

  说罢哼哼地倒在地上,大长老与二长老一惊,赶紧把老族长扶起来,摸摸老族长的脉搏已经停止跳动,大长老悲痛地哭泣,”老族长殡天了!老族长殡天了!“

浓封再启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