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复苏之渡诡人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一章,穿越错了,重来

  小颐市

  “我说的都是真的,这个世界真的有鬼!”谢卿把桌子拍得砰砰响,瞪着对面已经狂笑出声的两个警察。

  陈警官:“哈哈哈,老陆,这小孩真有意思,哈哈哈”

  陆警官:“这姑娘一定是魔怔了,什么诡异复苏,鬼故事看多了吧。”

  真的只是鬼故事吗?

  谢卿看着血红色的信件,形容憔悴。

  没有人知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

  原本她也以为只是些怪诞奇闻,可是一个月前,她的门铃被按响了。才刚开门,一封信件就映入眼帘。

  一封没有署名,没有封口的黄皮纸信封。

  说实话,这种东西不应该被时代淘汰了么?谢卿疑惑着谁会给自己寄这么一封信,上午刚去应聘的公司?这么有复古感吗?

  然后她就成为了鬼邮局的一个信使。

  现在……她再也支撑不下去了。

  “为什么没有人信我呢?”她的眼珠充满了红色的血丝,面容憔悴而凄惶。

  第一封信是无知者无畏,后来她的运气也不错,有前辈经验老道带她,虽然只是拿她当个炮灰,可好歹她运气好,活下来了。

  可是红色信件……独自一人的红色信件,让她连一点面对的勇气都没有。

  红色信件,对她这样才上二楼的新人来说,简直十死无生。她之前还是组队任务靠着队友给力,不然连一楼的任务都挺不过去。

  二楼……独自一人……最危险的红色信件……

  这样的压力,几乎将她压垮过去。在长期高压之下,这红色信件无疑是压坏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旁边王威和林荣在看热闹,看着别人比自己还惨,终归是有几分快意的。甚至林荣想,趁着这倒霉女人心态崩溃,不知道能不能占点便宜。却见谢卿惨笑两声,直接将信件撕碎!

  “也好,死的痛快一点。”

  “卧槽你疯了吗!”

  “赶紧跑。”

  两人暗骂几句,急忙跑回房间中去,这时候只有邮局的房间内才能给他们一点安全感。

  听说,撕碎信件的人,会释放出一只鬼,追杀至不死不休。

  他们不知道,被他们看作是安全的房间,墙上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倒影。

  这还是他们想象中最安全的房间?

  它的身上缠满了崩坏的丝线,像个提线木偶一样摇摇晃晃得前进。仔细一看,他的脚并不落于地上,似乎只是墙面的倒影一般。

  滴答,滴答

  明明就在王威和林荣眼前飘忽而过,两人却视若无睹,亦或者,确实毫无所觉。

  相传,汉武帝爱妃李夫人染疾故去,武帝的思念心切神情恍惚,终日不理朝政。

  大臣李少翁一日出门,路遇孩童手拿布娃娃玩耍,影子倒映于地,栩栩如生。

  影子……倒映于地。

  邮局的灯火也黯淡了起来,忽明忽灭。

  “是不是……有鬼在追杀她了?”王威小声道。

  灯光熄灭,意味着恐怖的来临。这是邮局的常识,前辈留下的经验之谈。

  两人在房间里窃窃私语什么,谢卿已经听不见了。

  倒影就在她身后粗糙的墙面上,可细线从地底伸出,一点一点缠上她的手腕,脚踝,甚至扎进每一寸血肉中去。

  疼痛的感觉从手腕传到全身,一种钻心的感觉瞬间侵袭着她的神经末梢,她感觉自己的眼睛变得模糊起来,意识变得模糊,意志渐渐被撕碎,眼前出现黑暗。

  她拼命挣扎着,试图用手拂去那些缠绕上来的细线,可这些细线好像生长的藤蔓,任凭她怎么挥舞也无法甩脱。

  在没人注意的地方,墙面上的“线头鬼”睁开了眼睛。

  “搞什么鬼,这就是我的任务?”

  “他”试探性地动了动身体,原本就散乱的丝线直接散了一地。

  “好像得找个人提“我”,毕竟提线木偶得有人来提。”

  解卿小声嘀咕两句,这种像软骨病一样使不上劲的感觉真不妙。

  但是找个人提自己,好像不太美观。

  他解卿可是1米8的汉子,可不像眼前这个娇滴滴的软妹,随便一拎就好。

  咦,这个妹子怎么凉凉了。

  他伸出“手”去摸摸漂亮妹子的脸蛋,冰冰凉,软敷敷,又嫩又滑……

  他的手脚怎么不受控制,离谢卿越来越近,就像是鬼迷心窍了想要贴近拥抱她一样……可是若是有人仔细一看,解卿原本的身体还好好的在地上,纸片人影子一般存在。在他眼中抱上去的两条胳膊,只是两条空荡荡的细线。

  可是被拥抱和拥抱人的感觉是如此真实……不对,他在想什么。

  他是来搞任务的啊!

  如果不是一次失误,新建的“鬼”屋炸了,他现在可能还悠闲地度着假,在模拟中享受人生。

  模拟游戏包括但不限于,和各种规则的小鬼怪相爱相杀,反复试探规律,在鬼屋里轮回的10086次。

  关于这个《神秘复苏》的剧情,他已经了如指掌了,就是断更在鬼湖游戏主线断了,有点难受。

  虽然,按照他每次都天南地北的跑副本作死来看,他也就跑到鬼湖剧情三次而已。

  模拟游戏都很好玩,可是真轮到了自己……转生到现实世界,就只有一条命了。

  而他最喜欢作死,不是,在任务里浪了。何况鬼怪附身,身不由己。

  瞧瞧,才是第一次入侵鬼,他刚刚试图控制一下身体,就被影响到了思维和意识。

  丝线控制,就像是他的手臂一样如臂驱使,明明是残酷的扎根渗入肌理,汲取生命和养分,在使用者的感受里却如同拥抱一般柔软的触碰。

  “我很凶残,不对,这只鬼真凶残……”

  解卿茫茫然地看着自己与女孩连接在一起——可不就是一个提线木偶。只是木偶的本体丢失了,所以谢卿手上扎入血肉之中的线操纵的只是影子。

  只不过原本应该是由人来提着木偶,但原主的死亡导致只能他这个木偶的影子来提着她。或者说,反过来被鬼驾驭了。

  糟糕,我成替身了。

  这个决定到底算不算错,利用进入的一瞬间,灵魂的特殊性去入侵厉鬼,而非取普通人而代之,是他深思熟虑后的决定。他也并不后悔,就是有点麻。

  毕竟,作为第1个吃螃蟹的人,没有人告诉他,这样的决定会使得他附身在第一个触发厉鬼杀人规律的受害者身上。

  嗯……还要被妹子提着跑,真可怕。这穿越的不太得劲啊。

姜遥啊遥 · 作家说

嗯……现在才三个投资,现在去投资的话有几百起点币,大家康一康。

比心*╭︎(˙º˙)╯︎*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