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复苏之渡诡人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章,路遇小诡

  窗外的城市在越来越小,随着飞机的爬升,地面城市显露的点点光点好像才是夜空中的星。

  那天上的又是什么?

  解卿揉了揉眉心。

  在一个多月前,“谢卿”还不是现在这幅模样,一个平平无奇的信使罢了。

  或者光从资料上来看,谢卿姑娘一毕业就喜提996福报,突然辞职后,喜欢天南海北的“旅游”,时不时与某些异常事件擦肩而过。

  1个月前,突然在一起无故焚烧事件中出手解救民众及关押鬼。

  这些“鬼”,解卿更喜欢称它们为“规”,被打散之后叫做“灵”,完整的规则附着在本世界土著身上衍生的奇异规则。

  为什么叫“鬼”,可能是因为这个世界的民风民俗,可能人们内心的恐惧,更喜欢用这个词来表达。

  鬼无法被杀死。

  能对付鬼的只有鬼。

  洞察鬼的规律。

  使用鬼的力量,必会受其反噬。长则半年,少则3月,就会死于厉鬼复苏,除非通过其他方式末限制第一只驾驭的鬼。

  也是通过这次,她被小颐市负责人蒋遥吸纳为总部一员,而且解决档案内灵异事件还算积极勤快。

  但,真的是驭鬼者吗,或者说,这个“谢卿”,从来都不是什么996的社畜,也不爱旅游。

  只有一个被邮局逼疯了,撕碎血色信件被入侵而亡的……提线鬼,解卿。

  看似端坐在椅子上的是本体,实则信使谢卿承受不住压力早就……驾驭鬼的人失去了生命,理论上就被原本驾驭的厉鬼接管。

  就像是小杨被方世明剪到脑袋,剩下的没有脑袋的身体就被鬼影接管了。

  如果不是主角光环强大,小杨会亲手培养出一只可怕的鬼,十层鬼域和鬼手的高层入侵,鬼影的杀人规律……遇见一个背对的就杀,从此全世界都得做毛毛虫。

  不对,如果掌控了鬼域,扭曲距离的概念……那么学会主动诱发人也不是不可以。

  距离会扭曲,事物会改变,眼前的景象也会改变。所有的一切既是假的,也是真的。

  鬼眼的规则他还不知道,不过光是鬼影的规律就够人吃一壶,3个规律叠加,10层的上限,足够让世界感到沉默。

  现在他利用取巧的方式驾驭鬼,不用担心复苏,因为他就是厉鬼本身。还可以继续做个人类来伪装自己。毕竟他本性是个人,需要群居生活。

  再退而求其次来说,鬼的模样也不咋好看,不是乌漆麻黑,就是恶臭血腥,实在做不到啊。

  让他好好琢磨琢磨,什么样子的鬼适合成为提线木偶鬼的拼图。

  目前有皮影,本体人偶丢了,线团也坏了,被提着的时候偶尔走路会有点歪。

  缺一个人偶本体,可以是301的替死娃娃,或者红姐的木头人。

  坏掉的线可以找东西修一修,毛线团,风筝线,再来个鬼绳?

  先成为鬼里面的No.1,把其他小鬼,什么饿死鬼鬼差鬼湖通通回收,最后把自己送离这个并不美丽的世界……他的回收任务就算完成了。

  想起万恶的局长和善的一笑,把一份任务指南递给了他之后,挥手把人送进通道。

  “记得回来提交30000字报告”恶魔一般的低语,“年终评优我会记得你的。”

  解卿想,也许可以先准备一份殉职报告——

  他仔细研究档案许久,也没找到几个合适的。试探着去处理了两次次,回收任务倒是完成了一丢丢。

  这大大小小的鬼未免也太多了。简直将人间化做鬼蜮,反倒显得人类像是侵入者似的。想要完成回收任务,任重而道远啊。

  正在胡思乱想,一通电话打来。解卿接了:“又有新的事件发生了?可以去,加钱。”

  沈澄顿了一下,叹气道:“之前您让我去找周正先生,说要去大昌市有点安排……然后就是让我查的一点信息……”

  这位总部新联系上的驭鬼者哪里都好,精神稳定,心态良好,积极主动……没错,这年头竟然还有消耗自己生命去解决灵异事件的圣母吗。

  目前还在试探驭鬼的第一阶段,不少意外成就的驭鬼者就没有对自我的正确认识,滥用力量,导致身体被侵蚀严重,寿命极短,然后开始心态崩溃为所欲为……

  但是说实话,不用力量也活不了多久(摊手)但能够愿意将这年限再压缩用自己的短命来救人,去解决灵异事件的也就格外难能可贵了。

  就是吧,有点中二病,不像个萌妹,像个女神经。

  下了飞机,本来要回家的,现在又得马不停蹄干活。

  解卿边打电话边招手,敷衍得应上两声,路边停下一辆出租车。

  “美女,去哪里啊?”

  解卿身子一僵,每次听到有人招呼美女什么,她是真的挺不住好么。

  “去……”刚想说回到小颐市泰安大厦,她的目光却定住了。

  这天气突然从白昼转的格外阴沉,说好的大晴天,垃圾天气预报误我太甚。

  她只这一刻张望了一下,不远处夜市一条街,路边摊上,不少年轻人在点烤串炫冰粉。

  有一对小情侣在拥抱,绕是紧张,她心里也是暗自好笑,年轻人啊,就是不知道收敛,像咱们驭鬼者都莫得感情。

  不对,她是以鬼驭人,没在怕的。

  耳畔似乎有一阵阴风吹过,空气中弥漫着一种阴森冰冷的气氛,冻人的紧。

  树木的叶子被吹起来飘向远方,路边的绿植左右飘摇,发出沙沙的响声。

  风是这么东南西北吹的么?

  她微微抬起脚,被踩住的影子瞬间活跃了起来,影子上斑驳凸起的印记化作丝线状,瞬间向远处蔓延。

  还不够……她的灵异强度还不够,这些丝线对厉鬼的压制作用微乎其微。

  一次只能化出几十根丝线,再多就会失去压制作用。所以只能试探着住灵异的方向探去。

  若是逮着鬼绳作拼图,满天几万根,还根根具备压制能力,岂不美哉。

  到底是来不及。

  看着小情侣越抱越紧,似乎在说着什么玩笑话,脸上的笑容是那么单纯幸福……然后像是像是被什么巨力拧碎,胸腔处骨骼爆裂破碎,双目失神地向后倒下。

  这力气确实有点大了,把他们的胸膛都捏出凹陷,整个人都没气儿了。

  在他们身体收到巨力的同时,顺着阴冷的感觉,蜿蜒的丝线已经向这边蔓延过来了。

  但是她一开始的方向出了问题,好不容易调转方向,细线却拐了个弯,生生避开。等她调动精力集合在一道时,已经为时已晚。

  像是碰到了什么无形之壁,死活过不去。

  半晌,就像卷起触手的章鱼一半,疯狂逃窜。

  “啊!”一声惊恐的尖叫,这个夜晚注定不平静。

  “这怎么回事,怎么人就这么倒下了?”有大胆的过去扶起来,他们没有解卿这样好的眼力,隔得远未看清。

  原只以为是年轻人熬夜熬多了接近猝死,走进了才发现凹陷下去的身体,随着翻动,血液流散出来。

  “快打电话叫救护车啊,快点叫救护车啊......“有人焦急的呼喊着,但是更多的人报以冷漠。

姜遥啊遥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