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复苏之渡诡人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八章,“我转学去七中啦”

  “天枢茗都,窗户上倒映着一个在起舞的人,能听见音乐声,但是没有人……”

  这是本地小颐市新发生的怪事,开始楼下大妈还在想,这一天天的不注意个影响,偶尔来一段也就算了,大晚上还悠悠扬扬,找骂呢?

  “哎呦,这什么人呐,天天来这一段,叫魂呐?想吊嗓子跑隔壁公园去,咱们这里可是居民区……”

  林招一边抱怨着,一边伸手拍着门。可是门依旧紧闭,里面跳舞的女孩置若罔闻。

  忽地音乐忽地停了,房门洞开。

  入眼是一片死寂,根本没有人操控音响,也没有起舞之人,只有一具残尸。

  虽然不知道那个跳舞的是人是鬼,可正常人能看着尸体翩翩起舞吗?

  大妈表示,反正她不行,并且表演了一个手脚并用爬下楼梯。

  也是巧,她刚下楼,门无风自动,“啪”地一声关上,音乐声再次响起。

  “似……似是……断……”

  “投影系列的鬼?”解卿目光一亮。

  蒋遥却是拧眉道:“我先前有去调查过,那里的鬼不简单。我无论如何作死,都没有受到鬼的攻击。用了厉鬼的能力,躺下来,去抓住鬼的腿,去跳舞,音乐?可是这只鬼都没什么反应。”

  还特别有礼貌,人来了就开门停止,人走了就关门起舞。

  咦,莫不是害羞?

  解卿看了看他并不灵活和木偶有的一拼的的腿脚,想象蒋遥跳舞的样子……

  画面太美,不忍直视。

  蒋遥却没啥不好意思的,他天天被厉鬼折磨,皮肉翻卷,死去活来,恨不得从来没长过腿。

  被痛苦折磨久了,就丧失了部分情感。

  “其实也不是故意去跳舞……走到那里,就有一种感觉,我应该去跳舞。”

  因为担心跳舞鬼可能是意识类厉鬼,解卿还是决定先去找拼图。

  有什么比剧情开始时的新手副本更好打的吗?没有。

  现在大昌市的负责人还是周正,是个好人呐,就是不知道离剧情杀还有多久。

  “谢卿?”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

  她现在又在飞机上。

  换了个主角,怎么还是逃离不了社畜的命运。

  大概是她的紧迫感,乘着现在还是灵异爆发初期与中期的交接,拼图还不算完善,能多解决一点问题是解决一点。

  至于总部的斤斤计较,阴谋算计,管他丫的,他们就不是在同一纬度上的人。

  飞机上很正常,杜绝了她再抓一只小鬼压压惊的想法。

  才下飞机,一手行李箱一手黄金编织袋,不算臃肿。她潦草打理的外表一点都不引人注目,但是这个金光闪闪的玩意儿真闪眼,注定了她被所有人行注目礼。

  不远边,一位拖着行李的年轻人也用一种莫名敬畏的目光看过来,似乎是疑惑,他快走两步,迟疑片刻“那个,你是……谢卿姐?”

  人群中最亮的崽·解卿一脸茫然。良久,才从记忆中翻出这人来。

  “哦,你是……“谢卿抬起头,悄悄把影子收起来一点。

  影子又要离家出走了呢。

  似乎本体加强了,影子能自由行动,就不听话了。嗯……虽然他的意识取代了提线鬼影子,但是看来提线鬼不是很想和谢卿贴贴呢。

  “你是……王宁?”解卿想起来了,原主谢卿还是一个普通大学生时,是个真·心地善良·白富美,经常去孤儿院养老院探望慰问的那种。

  然后就认识了同样比较傻的高中生小王同学。

  两人反正关系还不错。

  可惜啊,再次见面,一个还是心思单纯的小年轻,一个早就不做人了。

  “真的是你啊!”王宁很激动,他凑过来就是小嘴一通啪嗒啪嗒,把他上下飞机的前因后果交代了个遍。

  解卿望天,这大昌市……还算安全,不过也安全不了几天了。

  在没有“化工污染”之前,大昌市也是山清水秀,绿树成荫,秩序井然。节奏慢,生活压力不高,是个好地方。

  等那件事过后……还算是安全吧,忽视一个能没有存在感偷偷嘎人腰子的,忽视前赴后继来找小杨麻烦的……但是有多少人能活到那个时候呢?

  饿死鬼笼罩全城,噶了1/3还是2/3的人。

  解卿惆怅,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染上这多愁善感的毛病了。王宁还有些微微激动,毕竟好久不见……之前他不小心摔断腿在医院疗养1个月,刚出院学校就封了,说是什么化工问题。他爸就很急切,立刻把他安排到了大昌市七中。

  七中……嗯?七中?

  回过神来,解卿默哀两秒,倒霉的孩子,好容易逃出一次死亡困局,竟然又被亲爹推下深渊,这得是多么心狠的爹啊。

  七中……鬼眼小杨貌似只救出了7个还几个,还得是同班同学。

  还有一张皮皮纸。

  这张纸……呸,这张皮,很不对劲。

  “那个,谢卿姐,你呢?”见以前见过的温柔学姐一脸莫名直勾勾盯着他看,王宁心里一慌。

  那眼神……怎么说呢,美貌的女孩就算是最近形容憔悴,也是带着一种脆弱的风情,让人怜惜而不至于生厌。古语叫什么?美目盼兮巧笑焉兮……不对,任是无情也动人。就是这直勾勾的,真挺不住啊。

  解卿“不经意”间动了动脚,踩着似乎有些不同的影子。

  这原身本就170,纤细高挑,影子在灯光拉长下,纤瘦得不正常,已经拉伸到接近诡异——像一条努力挣扎的蛇在努力往外爬走。却又被什么不存在的给束缚住。

  再比如,摸摸谢卿的手叉在兜里,影子上,“谢卿”的手却悄咪咪压下口袋溜了出来,慢慢向前延伸,变长,甚至即将脱离地面,鬼鬼祟祟地要立起来了。

  然后被一根线栓的梆梆直,影子又变回正常模样。

  在外人看来,一个瘦弱的小姑娘,扛累了东西,伸展一下身体,多正常不过的一幕。

  解卿收回看他的眼神,漫不经心道:“去看一个老朋友,也许之后有机会看看你呢。”

  就冲王宁和原主的交情,特意救人不太现实,能说动他别去上学最好,不能的话,给他收个尸还是可以的。

  如果敲门罗老头的事快要暴发的话,她虽说指标完成进度挺好,不差这么一个老头……好吧,其实是她怕自己强度不够,没法关押。

  可是想到周正这个负责人莫名其妙到主角班上讲课,想当主角杨间老爸的报纸兄……她少不了得探察一番。

  小杨日后无敌了可就不这么好欺负了,这不得趁现在……

  她对“主角”还是很有兴趣的,天命眷顾之人,很多预言和启示都是借主角之媒介开展,她得到的预言也是杨间视角。

  理论上,天命之子不会死,起码在世界完蛋前。

  可这个世界快完蛋了啊(•︠ˍ•︡

姜遥啊遥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