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复苏之渡诡人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九章,周正

  临走前,王宁一脸依依不舍,看的她着实无语。

  他们重新交换了一下手机号,原主最初的手机和电话卡在某次鬼怪世界中损坏了,后续也没有特意去搞一样的。

  原来的谢卿心里有一种紧张感,觉得自己从此沾染上了倒霉不幸,不愿意让这些祸害到自己的家人。

  “欢迎您,尊敬的……”对面声音温雅低沉,可惜很快被谢卿打断:“小沈啊,不要让我像上了列车一样的感觉好嘛。”

  沈澄无语,这特么不是你的要求吗。除了汇报工作,哪回不是要他给来个欢迎和招呼声。

  不过他听见旁边同事在笑得东倒西歪,也不由得尴尬道:“是。”

  深呼吸,不能和这个不讲理的小祖宗纠缠。

  谢卿说,可以来个人美音甜的小哥哥,让她感受到总部的热情,宾至如归……然后就让他开始了卖声讨好,如坐针毡。

  不过他也不算出格,小刘对接的那个驭诡者要她整天扮小女孩,每次通讯就用岛国语问候,什么欧尼酱,卡哇伊,萌萌哒之类的,不说直接挂掉电话。

  更过分的还有,上次辞职的那个小张,整天被她那个刑警纠缠,要小张表白,什么肉麻的情话都说,比如,我们生生世世永不分离,你永远是我最爱的女人,我可以为你去吃屎之类的话,抗了两三个月,快扛不住了预约了心理医生。

  小王最惨,对方天天自言自语,嘀咕着什么全部去死,杀你全家,我要拧下你的脑袋之类的话,吓的小王晚上做噩梦,有点精神失常。

  不怕,他一个男子汉大丈夫,还能比这些姐妹……呸,这些姑娘家都扛不住压。

  “瑟瑟鬼?有杀人规律和事例吗?”换回正常声线,沈澄翻开笔记本。谢卿只有在遇到灵异事件才开始保持通话,其他时间十足的冷酷无情,对他偶尔的不在状态极为嫌弃。

  “还是不上交吗……虽然没有强制规定,但是如果想成为负责人的话,这些因素都会考量的。而且你关押的鬼也很多,总部这边会担心失控。”

  沈澄在那边好声好气地转达总部的命令,解卿回应:“奥,你说的都对。”

  沈澄:……

  可惜他还是没有那个胆子去反驳驭鬼者,他不像隔壁几个天真的,像是刘小雨敢跟周正大呼小叫,不奇怪。可是负责赵开明的,受到死亡威胁不少了,也敢天天大呼小叫,可能……还是太单纯了,觉得他们不敢对抗总部吧。

  “你好,谢小姐,周正先生在37楼等您。”

  电梯前,有几个持着热武器的小哥井然有序地守着。

  她看着对方的影子,本体影子上缠绕的丝线便暴躁起来,下意识地就要蔓延过去占据它。

  压制的再好,成为了异类,但这种本能影响似乎也在成为她本能的一部分。

  不然怎么说是鬼屋跑出来的一群孽障呢。

  上了37层,一个面容枯瘦的男子坐在那里。

  他穿着一件灰色的风衣,将身上裹个严严实实,脸庞极其消瘦,几乎是皮包骨头,甚至都可以看到那脸骨的形状和轮廓。

  脸上没有一点多余的肉,因为极其消瘦的缘故,他一双眼睛显得很大,里面布满血丝,似乎很多天没有睡觉。

  与消瘦的脸庞孑然不同的,肚子却是高高鼓起。

  阴暗,憔悴,麻木……只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微微转动,如同两颗黯淡无光的玻璃珠一样。

  状态很差,这就是濒临厉诡复苏的驭诡者么。

  周正也很诧异,倒不是解卿长得好不好看,年纪还不大,而是对方太正常了。

  除了原主的一点点憔悴瘦弱,正常的就像是一个年轻的都市女孩,甚至笑着打招呼的样子有几分羞涩。

  任谁每天遭一回罪……不用地狱十八层那么夸张的手法吧,只想象一下有人用小刀一寸寸磨开皮肉,来一套凌迟酷刑。还不是1次2次,几乎每天三两个小时。

  哪怕鬼没有直接显现出来,眼神的黯淡和麻木是骗不得人的。

  搁谁,谁还能笑得出来?

  普通人生个病都能发发脾气呢。

  有句话说,爱笑的人运气都不会太差。那是因为真正运气差的人,根本笑不出来。

  看周正憔悴面容在自己身上打量,解卿敲敲桌子:“这位……周兄还是周大叔啊,咱们聊点正事?”

  周正觉得解卿不正常,解卿还觉得周正不正常呢。杨间试探一遍就懂得跑路,周正明知鬼域下普通人陷入必死,还是径直与敲门鬼老爷爷死扛,甚至没有一句请求援助。

  要是直接逃跑或者申请援助再带着人逃遁,虽说保护不过来……得看运气援助什么时候能来,但至少没有直接让饿死鬼复苏啊。

  越是负责的人死的越快,不经意间捅出来的纰漏……足够让人扼腕叹息。

  没有鬼域,又破不开鬼域,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一腔孤勇……却也只是孤勇。

  在这样一个被扭曲的地方,善良只会误事。

  周正哭笑不得,也怪他鬼婴天天搞事弄的他整个人都麻木了,一盯着人看,思维就涣散,不知道怎么继续做了……歉意道:“抱歉,是我的失误。谢小姐来大昌市是为了追查什么案件吗,我这边会安排人协助的。”

  解卿笑道:“不必紧张,说不定我只是来旅游的。”这会儿倒是只字不提打胎了。

  开玩笑,我堂堂预备负责人去偷窥一个高中生,这说出去不得让人笑话?

  周正: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对方拒绝的意味这么明显,他也就顺水推舟当没事发生。

  两人短暂的交流。

  解卿不是爱惹事的人,周正更是个老好人,自然没有什么摩擦。

  有少数驭鬼者因为自身权势的原因将某地视为私有物,不太喜欢别的人……别的驭鬼者来插足。周正不太在意,但他理解这道手续。

  万一这人倒霉在自己地盘复苏……是处理呢,还是不处理。是找总部报销呢,还是认了。

  解卿找借口联系一下周正也是这个借口,周正信不信无所谓,反正她就是合情合理出个差。

  喝了点茶,蹭了一顿盒饭,负责人待遇还不错……解卿挥挥手告辞了。

姜遥啊遥 · 作家说

小解只想凑个热闹,但很快她就要倒霉了(手动滑稽)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