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转浮屠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章 出兵梁国

  禹国都城尚阳城乾元殿内,百官跪拜,文武之臣各站其位。

  “陛下!听闻最近朝中宁瀚书堂正在招收学生,微臣斗胆想请陛下准许犬子进入学堂学习!”白承君诚恳的向禹王林嗣乞求道。只见一位中年男子身穿黑色四爪蟒袍,头戴明玉银光冠,脚踩腾云破风靴,神态威严!坐在那王座之上,虽然有着些许白发,但丝毫不影响那与生俱来的王者的气质!

  林嗣听后很是诧异:“承君呐,这点小事还需过问寡人吗?直接把你儿子送进去就行了。”

  “陛下...”

  禹王身边的太监刚说出陛下二字,禹王林嗣便又开始说:“原本宁瀚书堂是专门为宗室子弟所设立的,但从今天开始!宁瀚书堂招收官员子女,不再专门为宗室所设立。另外在各省建立分院,平民子弟可入堂学习,为我禹国培养良才。”

  众臣齐声喝道:“陛下圣明!”

  林嗣向白承君问道:“对了,承君呐!你儿子叫什么来着,今年多大了?”白承君回答到:“回禀陛下,犬子名唤白言,年方十四。”禹王林嗣听到后脸上露出满意的表情随后说道:“不错,倒是跟公仪侗孙女一般大。诸位大臣还有什么事要禀报的吗?”

  魏匡上前说道:“禀陛下,近日梁国多次派遣人马骚扰我国边境百姓,气焰嚣张。并且每次派遣的人马逐渐增多,看来已经做好和我们开战的准备了。”

  众臣附和说道:“恳请陛下派兵镇压梁军。”

  林嗣说道:“我禹国和梁国在立国之初便定下了停战的约定为的是让两国休养生息屯粮练兵共抗强敌和让百姓能够安稳的活下去不至于居无定所。罢了罢了,既然如此他梁国毁约在前也休要怪寡人不顾百姓性命,犯我禹国者不论何人皆斩!传寡人旨意,让公仪侗率本部铁馗军为前军,再让驻守在云顶城的沈拓带领他手下的赤琉军绕过关天城直至梁国原城外。让沈拓和公仪侗老将军放开了打。这一战,寡人必须让梁国付出代价,寡人要让他陈章陵知道,惹我禹国的代价。”

  众臣齐声说道:“陛下圣明!”

  这时只见有一位身着红色朝服的老者站了出来,众人一看,竟是丞相俞安,俞安上前向着林嗣说道:“此番攻打梁国声势可谓是极大,且三大主力军队已出其二兵力总和也达到了三十二万,几乎是以全国之力伐梁。可陛下想过没有,此时国内兵力不足,万一彦国和沧海国这些国家派兵进攻我国,我国是否能有一战之力?陛下可曾想过这等问题?”

  禹王林嗣回答道:“此等琐事丞相不必多虑,若真有其他国家想着趁人之危寡人自有应对之策。”俞安又问道:“敢问陛下所说的应对之策是什么?”

  禹王林嗣有条不紊回答道:“付轻云的远畏军,还有护国三将并且在五年前寡人让秦明涯组建了一支由五千化境灵者所组成的军队。一位低阶化境灵者可抵数十位凡境军士,五千化境灵者可以抵五万凡境军士况且还有承君在这。所以丞相可以放心了嘛。”

  俞安跪拜道:“谢陛下为臣解惑,臣已到花甲之年,也是怕我禹国基业受损,望陛下见谅!”

  “无妨,老爷子为我禹国苦心操劳几十年,也辛苦了。”林嗣急忙安抚。

  十日后......

  白承君回到虎丘城后打算休整两天之后便动身准备迁至清渝城。

  白承君一进白府便直奔后院而去,打算将云绩放出来。到达密室见到云绩之后开口问道:“开心吗?马上就要重获自由了。可以回到你的国家了。”

  云绩露出惊讶的表情,随后平复心情后嘴角微微一笑冷哼道:“回到我的国家吗?还能回得去吗?老夫已经被你囚禁在此十二年了,他们估计早就以为我死了吧。我哪里还有去处?”

  旋即白承君向云绩说道:“如若不然就跟着我吧,从此改头换面,作为我白府的护卫,同时也作为言儿的老师,帮我教授言儿灵气运用与吸收之法。我不敢向你保证荣华富贵,但可保你衣食无忧,把白府当做家!你可以考虑考虑,我不强求。”

  云绩听完眼含泪水也感到有些不可思议,被囚禁了十二年到最后竟是曾经的敌人愿意收留自己。

  云绩调整好情绪向白承君恳请道:“可否给老夫半个月时间?老夫回沧海国看看家人是否还在世上,若是还在这世上,老夫便留在家人身边不再参与国家之间的纷争,也不会为沧海国教授灵者,若是不在,这世上我便了无牵挂一心跟随于你。可否?”

  白承君一边为云绩解开枷锁一边回答:“好!半个月后我在清渝城等候你的消息,若是不来,我也不会强求。若是来了,之后我必定好生招待!”

  云绩对着白承君肯定的说:“放心,老夫说到做到。”

  随后白承君将密室的结界解开,带着云绩走出密室。

  云绩叹了叹气感慨道:“唉!十二年了,虽说密室顶上有些光亮,但和外面的阳光相比可谓是天差地别啊!”白承君轻微一笑告知云绩:“对了,虎丘城离沧海国境足足四千三百多里路程,就算你是灵道境巅峰灵者也得将近七日才能到达。我给你一些盘缠在路上用,一定注意安全。保重!”

  而后白承君塞给云绩一个拳头大的钱袋子,里面是五张一百两面额的银票和一些碎银。云绩转头向着白承君拜谢说道:“多谢了白城主,保重。”

  突然云绩身体腾空直接向着西南方向飞了过去。“不愧是老一辈风道灵者啊!虽说被关了十几年,但速度还是那么得快!”白承君仰着头看着云绩离去的身影感慨的说道。

  天钧国弘德十三年四月底。

  梁国原城外二十里,沈拓和公仪侗合兵一处在原城外安营扎寨,商讨军事。

  “老将军好久不见了,您的风采更胜从前啊!哈哈哈!”一位身着虎头银坚铠披着红色披风的中年将军说道。

  公仪侗狂喜道:“这不是沈元帅嘛,几年不见都修炼到灵道境巅峰了,真是进步神速!看来老夫也快不行喽。哈哈哈哈!”

  沈拓满脸苦笑:“哪里哪里,我哪能比的过老将军您这灵真境灵者,跟您相比还差得远呢!”

  公仪侗问道:“此次和梁军开战,你的大致思路是什么样的?”

  沈拓回答道:“说实话,我也没什么头绪,毕竟这是立国以来跟梁国打的第一场仗。不过前几日我派出几个灵境灵者探查原城的动作,估计也快回来了。”公仪侗点头赞同:“嗯,这样最好,不了解对方情况贸然出兵很有可能会失败,等着他们回来说明情况再作打算也不迟。”

梵彻 · 作家说

刚起步,新手各位见谅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