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我一拳一个穿越怪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8章 晚宴(上)

  七夜和美奈子定下计谋,然后闲谈了一些族里的基本情况。时间过的很快,天色暗了下来,七夜借口要去看看自己那贪睡的妹妹是否醒了,就拜别告辞了。

  美奈子再起身拜谢,然后匆匆离去联系自己的家臣商议去了。

  ......

  八神家客房。

  七夜一回到客房,就看到爱丽丝盘坐在客房门口,原本梳成马尾的栗色头发也已经解开,就这样披在肩上,看来是真的瞌睡过了。

  “这么晚才回来啊,看样子和那位大小姐相谈甚欢啊!”爱丽丝撅起小嘴,出言讽刺道。

  “哪来的那么大醋味啊,”七夜好笑,装作不知,绕着房间走了一圈,嗅了嗅,“也没看到哪里打翻了醋瓶子啊?”

  “哼!你少滑头!”爱丽丝见七夜装傻充愣,明白他已有定计,再劝也是无用,索性不管。

  爱丽丝站起身,揉了揉久坐有些发麻的小腿,走到七夜跟前,伸出手:

  “嗯,拿来吧!”

  “什么啊?”

  七夜本想继续装傻气气这小姑娘,但看到她揉腿的样子,心想:这丫头估计也是等自己好久了,又拉不下面子来寻。

  “好了,好了,知道你饿了!”看到爱丽丝柳眉倒竖,正欲发作的样子,七夜摆手投降,从怀里取出一个包裹,“刚出炉的桃花酥,正热乎的呢!”

  爱丽丝阴霾的笑脸顿时阳光灿烂了起来,这臭七夜虽然坏心眼了一点,嘴巴也贫,但是还是在乎自己这个优秀的后辈的。于是美滋滋地接过了包裹,打开一看,里面果然放着五块用磨具印成花朵一般的桃花酥。

  抓过一块桃花酥,靠近闻了一闻,清雅的香味立时充斥在了鼻腔里,嘴角的口水不争气地流了下来。爱丽丝顿时大窘,大咬一口糕点,像是要惩罚先前这个让自己出丑的小妖精一般。

  “现在怎么知道女孩的矜持了,你之前在听墨轩的豪放呢?看来还是不够饿啊......”七夜自认为看透了爱丽丝的那点小心思。

  “哝,吃(七)夜,你也一起吃啊?”爱丽丝嘴里含着糕点,发音多少有一点模糊。

  “我已经吃过了,这是留给你的。”七夜摆了摆手,示意先坐下,他现在有话要和爱丽丝谈。

  “爱丽丝,我已经答应帮助美奈子了。正所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只有获取这样一个身份,我们在八神家的调查才能名正言顺。

  还有,八神美奈子这个名字,你注意到了吗?”

  “嗯,嗯”,爱丽丝一口咽下桃花酥,“【眼睛】提供的情报里就有这个名字,同样的地区,同样的名字,我不认为是巧合。”

  七夜抚掌笑道:“那就是了,接下来我们调查的重点就得放在美奈子周围出现的男性上面了,特别是近一个月的!”

  确定下了调查的基本思路之后,七夜就把他和美奈子在静室讨论的计划详细地和爱丽丝说了一遍,静静地等待晚宴的开始。

  ......

  夜色如幕,星月点缀,一阵疾风吹皱了幕布,也拉开晚宴的序曲。

  七夜依靠在窗户边上,端着一碗清酒,看着清澈的酒倒映出的风景发呆:月明星稀,残月如勾,那锐利的两端,狭长的腰身,明晃晃的,真是取人性命的好家伙!七夜端着酒碗的五指紧了紧,又送了送,漆黑的眼眸中有一种不受控制的冲动在起伏。

  “七夜,你来看看,我这衣服穿着怎么样?”

  边上传来的清脆声音将七夜唤醒,他暗叹一声,将碗中的清酒一口喝尽,刚才莫名的冲动也在无声无息间消失了。

  七夜转过身,看着爱丽丝蹦蹦跳跳地从内室里走了出来,稍微一打量,只见她:身穿海蓝色打底小振袖,周身绣以大大小小或含苞待放,或随风飘舞的樱花图案;下摆的图案更浓更密,裙摆处更纹以黑色锦丝作为调和,灵动俏皮中又不失端庄!

  此时的爱丽丝像是一只骄傲的白天鹅,穿着振袖转了一圈,嚷嚷道:

  “怎么样?我美吗?”

  “我只能说真不愧是人靠衣装马靠鞍!”七夜乘机损了一句。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爱丽丝别过脸去,拿着镜子,孤芳自赏。

  “喂,我说的可都是真心话,你这装扮不看脖子以上还是可以的。看了脖子以上嘛...啧啧,你这妆是学谁画的?”七夜有些嫌弃。

  “和谁?当然是和化妆台上的人偶啊!入乡随俗嘛,穿着和服当然要学扶桑国的妆了,可我又没人可问,只能学人偶化妆了......”

  破案了!

  七夜总算知道这假小子脸上惨白地像僵尸一般的粉底是怎么回事了,原来罪魁祸首在这里!七夜越看越不舒服,隔夜饭都快要吐出来了,要是自己领着这么一个“女僵尸”去参加晚宴,脸还要不要了!

  打定主意,七夜拉起爱丽丝的手就往内室走去,不管她愿不愿意,强行帮她卸了粉底,画了一个淡妆。

  “嗯,这样就差不多了,符合我们大众的审美!”七夜满意地点了点头,无视了一旁满脸幽怨的爱丽丝。

  不一会儿,传话的侍女就过来通知可以启程赴宴了。

  ......

  八神家晚宴的规矩是:宾客先至,等全部落座后,主人才到宴会现场主持晚宴,宣布正式开始。原本本家的晚宴是由家主亲自主持的,家主有事不能亲至,则由家中代理家事的嫡子主持。但现在的情况是八神美奈子和八神勇太分别执掌一部分家业,而且两人的声望在族里不相上下。于是乎,族中对此也是争论不定,临近日期了还没商量出个所以然来,到最后双方只能各退一步,由两位共同主持晚宴。

  当七夜和爱丽丝被侍女领到晚宴现场时,大部分宾客也已经到场了。

  晚宴现场的布置不可谓不豪华:在距离现场百步开外,就有红色地毯铺陈,不是一道,而是足足三道!中间那道红地毯相比旁边的两道宽了足足一倍有余,且绣以繁杂的纹饰,两边则是镶以金线;而边上的地毯则寻常了许多,但也不是普通人家可以见到的。

  前往宴会现场的人很多,或独自前往,或三三两两结伴而行,尽皆衣饰华贵无比。但奇怪的是,左手边的那道地毯来来往往人流众多,而右手边的那道就明显少了。

  在侍女的指引下,七夜和爱丽丝走在了右手边的那道地毯上。七夜心中了然,看来还未进宴会大门,两派势力的人就已泾渭分明,暗自开始较劲了。

  七夜和爱丽丝携手走进宴会大厅,只见灯火通明,人声鼎沸。大厅前后两百余尺,左右也有五十余尺,地上铺着米黄色地毯,踩着柔软舒适。最前方最醒目的位置摆放着两个主位,而后左右依次摆放着五个次一等大小的位置,再后就是些更小的位置依次摆放着,一眼望去,足足有百余个!

  待七夜和爱丽丝走向会场中央,现场吵吵嚷嚷的声音忽的小了下来,左边位置上的那五人或神情淡漠,或不假辞色,或言辞之中带有讥讽之意。右边的位置上的则不一样了,神情友善许多,其中一人则主动站起身来,快步向前:

  “这位想必就是七夜先生吧?鄙人松本一彦,久仰先生大名了!”

  “幸会,幸会!”七夜抱拳还礼。

  松本一彦本就是能言善辩,心思活络之人,看见七夜携美人而来,随即贺道:

  “这位美丽的女士是?一彦能否够有幸结识?”

  “爱丽丝,我的妹妹,一起带来见见世面罢了。”七夜笑着解释道。

  松本一彦没有纠结两人姓氏不同,容貌相异,正所谓亲妹妹也好,情妹妹也罢,不都是妹妹吗?大家都是老江湖了,随即会心一笑,带着两人来到右侧的宾位上,开始介绍起来:

  “这位是生产部总经理,岛田龙二。”

  “这位是外联部副总经理,谷本勘兵卫。”

  “而鄙人松本一彦,忝居销售部总监一职!”

  “......”

  七夜和爱丽丝则一一向松本一彦介绍的人道一声“幸会”,算是认识了。在侍女的指引下七夜和爱丽丝就座于五大宾位的剩余两个位置上,并且最为靠近美奈子所在的主位,引来众人羡慕的视线。

  待他们入座后,大厅再度恢复了喧闹,七夜则开始观察起边上的三人起来。

  七夜边上坐着的是爱丽丝,爱丽丝边上就是松本一彦。初观松本一彦这个人,其貌不扬,穿着黑色的礼服,梳着中分头发,狭长的眼睛,留着八字胡,一张圆脸总是笑眯眯的,这样的长相丢进人群,十有八九就找不出来了。七夜在观察他,松本也敏锐地察觉到了,回首报以微笑。

  松本的边上是岛田龙二,不得不说这位是典型的理工男。岛田长着一张国字脸,带着一副黑框眼镜,剑眉星目,头发向后梳地一丝不苟。在和七夜打完招呼以后,和松本左右逢源谈笑风生不同,岛田则是一个人默默地坐在座位上,低着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嗯,是一位能够管好生产的人才,七夜对此做了个评价。

  而最后的谷本勘兵卫嘛,虽说也和旁边的人说说笑笑,但明显心不在焉,视线也频频朝着对面的宾位上扫去。典型的二五仔了,还是段位不高的那种,除非他预判了我的预判,七夜内心对这种首鼠两端的人报以鄙视。

  在七夜对自己的三位队友作出一个基本评价以后,就不再左顾右盼了,目视前方,观察起对手起来了。

  “七夜先生,七夜先生,家主到现场了......”

  就在七夜打算为他的对手打分的时候,边上传来了声音,收回视线一看,原来是松本一彦在小声提醒他。

  就这这个时候,原本熙熙扰扰的会场顿时雅雀无声,晚宴大厅门口那张无人能踩的地毯上发出了“嚓嚓嚓”的声音。这场晚宴的男女主角,八神美奈子和八神勇太终于联袂出现在了会场门口。

纯色的夜空 · 作家说

关于【眼睛】,一个伏笔,情报在第一章!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