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我一拳一个穿越怪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9章 晚宴(中)

  美奈子和勇太作为共同主持这场晚宴的主人,联手前往会场并不奇怪,但细细地观察的话,还是能够发现:勇太领先美奈子半个身位!

  和昨天在听墨轩的盛装打扮不同,今天美奈子的装束更为隆重和奢华:一束青丝同样是被盘起,但样式更加复杂,和昨天固定头发用的玉簪不同,今天则是用了一支金步摇。得益于从小礼乐教化,美奈子仪态落落大方,步伐平稳,金步摇戴在头上相得益彰。脸上则是抹着一层淡淡的白色粉底,使得原本就白皙的脸颊更似瓷娃娃一般洁白剔透;身上穿着一件黑色大振袖,宽大的袖底垂至脚踝,袖口纹以银线,袖身则是绣着八神家的家徽再辅以花鸟草木,看着端是生动无比!

  在美奈子边上的勇太穿着黑色正式礼服,长得也算是五官周正,高高昂起的头颅再配合时常挂在嘴边的微笑,算是卖相不错,七夜瞥了几眼就不打算细看了。

  美奈子眼角的余光瞥到了七夜和爱丽丝,看到他们早早地坐在了自己为他们预留的位置上,内心稍安。原本因为落后半个身位而带来的小小不愉快也烟消云散,脸上的笑容愈发自信起来。

  美奈子留意的事情自然逃不过勇太的视线,察觉到自家妹妹这么留意两个外人,还赐予高位,不由得对七夜和爱丽丝重视起来。

  两人在主位上入座,勇太环顾会场一圈,率先发言:

  “今晚是我们八神家族一季度一回的晚宴......”

  美奈子接着发言:

  “民皆以食为天......”

  然后两人举杯共同高呼道:

  “愿诸位同心同德,砥砺奋进,共创未来!干杯!”

  宴会主持就是这样,说完开场致辞就表示大家可以自由发言,自助用餐了。随着侍女们端着一盘盘新鲜出炉的菜肴,会场的气氛也随之火热了起来,交头接耳者,谈笑风生者,比比皆是。

  八神勇太一边喝着清酒,一边侧身笑眯眯地对美奈子说道:

  “美奈子,交了两个新朋友,怎么不介绍给兄长我认识认识啊?”

  美奈子目不斜视,只顾独自饮酒,并不答复。

  勇太见美奈子闭口不答,以为她心虚,随便带两个人来充充门面,内心愈发得意,打定主意要以这两个人为突破口,杀杀这位不知好歹的妹妹的威风。于是,他斜了一眼自己方的家臣。

  日下诚治本就是一位投机之人,平日里最喜欢做的就是钻营自家少主的心思。这时他察觉到少主朝自己方撇了一眼,再结合少主频频将视线投向对面的两位陌生宾客,心里有了主意。日下诚治立马起身,先是朝八神勇太拱了拱手,然后高声嚷道:

  “诸位暂且先静一静,且听在下一言:

  想诸位平日里皆为八神家劳心劳力,如今放得在此处有一席之地。不知为何,今日里却有两位生面孔坐于高位,难道大家就不好奇吗?”

  说完,随即向美奈子拱了拱手,“请大小姐为在下解惑!”言辞之间特意用了“大小姐”而非“少主”,挑衅之味甚浓。

  此言一出,美奈子这边的家臣皆怒目而视:好一个下马威啊!

  七夜则在一旁事不关己,看着率先跳出来的日下诚治,内心嗤笑:“看来第一位马前卒上台了!”

  就在七夜准备欣赏这场大戏的时候,边上的爱丽丝左顾右盼,然后用手肘捅了捅七夜:“怎么没看到那位替我们驾车的小眼睛管家呀?”

  七夜这时也才注意到,和美奈子形影不离的田中太一确实没有出现在现场,那位老绅士也不在,这父子俩的存在感可真低。不过他转念一想,那位小哥昨天不是被老绅士命令下去接受处罚了吗,或许现在正躺在床上哼哼唧唧呢,开口却回答道:

  “管家嘛,自然是要在该出现的时候出现吧!或许现在正守在会场的某个旮沓角落里默默地偷看呢,不管他们,看戏看戏~”

  美奈子这方,松本一彦站了起来,朝自家少主拱了拱手,高声道:

  “日下君莫非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此言一出,顿时引来现场一阵哄笑。松本环视会场,微微一笑,抬起手压了一压,待人群议论的声音稍小后:

  “这宾客坐哪里,如何坐,本就是少主一言而决的事情。我们作家臣的可以羡慕,可以嫉妒,怎么能出言质询呢?再说了,日下君不认识这两位,可不代表他们没有为八神家作出过贡献。况且以少主的识人之明,怎么会让碌碌无为之人坐于高位呢?”

  说完,松本向众人再拜。

  这番犀利的言辞顿时引爆了现场,美奈子这一方的家臣像是打了鸡血一般群情振奋;而勇太这边的就立时焉了。日下诚治涨红了脸,张了张嘴巴想要反驳些什么,但看到对方怒潮一般的喝骂,抱了抱拳,灰溜溜地退了下去。

  “第一回合,美奈子方大胜!”七夜在一边默默地点评。

  “哈哈哈!”就在美奈子这方酣畅淋漓的时候,一阵不合时宜的笑声响起:“松本君的言辞还是一如既往的尖酸犀利,日下君招架不住也属正常!”

  “哦?第二位上场了,怎么听着有点公鸭嗓啊?”七夜把视线投向这位公鸭嗓。好家伙,这位仁兄居然长着一张马脸,还真是应景。

  长着马脸的伊藤义元站了起来,摇着头笑道:

  “松本君,此宴可非寻常的晚宴,乃是我们八神家一季一回才能举办的,效力堪比董事会,这点大家都心知肚明!请问松本君,在这样重要的会议上,出现了两位不知根底,毫无资历的陌生人,诸位难道还不能问问吗?”

  说完,举起手转了一圈,这下轮到勇太这一方的人兴奋起来了。

  “好刁钻的角度,不问座次高低,只问来历,这下就没有犯主臣尊卑的忌讳了。这马脸可比刚才的跳梁小丑厉害多了,不知道松本会怎么应付。”七夜饶有兴趣地看向松本一彦。

  果然此问一出,松本的脸色微变,毕竟他也是刚刚认识七夜和爱丽丝,什么久仰都是场面话。松本心知,此时千万不能露怯,自己丢了面子是小,万一被对方抓住机会穷追猛打,坏了自家少主的大事,那就百死莫赎了,于是硬着头皮回答:

  “两位坐于高位,身份必然尊崇,他们的来历消息非松本能够探知的。”

  这样的回答当然不可能让伊藤义元满意,所以双方一直在这个问题上来来回回,于是就成了一本糊涂账。

  “哎~能够应付两个人,这松本也算是不错了。这局双方算是打了个平手吧!”七夜习惯性地点评了一下。

  看着场面一度混乱,双方争吵不休,一直沉默的美奈子站了起来,叱道:

  “吵吵嚷嚷,成何体统!”说完,挥了挥云袖,双方识趣地退下了。

  在双方默契地沉默了一段时间之后,八神勇太的阵营里又跳出一人,七夜抬头一看,并非坐在最前方的五位之一,眉头微皱,若有所思。

  那人缓步走到台前,向着两位少主拱了拱手,朗声道:“敢问美奈子少主,八神家里历代重视农产,如今您却要大力进军商业,难道不是背离先祖遗训,离经叛道吗?”

  美奈子缓缓站起身,一双桃花眼中寒芒流转,瞥视道:

  “你是何人,身居何位?”

  被美奈子慑人的眼神惊到,那人不自觉地退了一步,咬着牙回答:“在下小坂雅吏,如今身居生产部农产品司司长一职。”

  “哦~原来是岛田君的部下。岛田,你来好好开导这个不懂事的手下吧!”

  岛田龙二闻言,立马起身,对着小坂雅吏一顿疾言厉色:“小坂!八神家进军商业乃是家主,少家主和各位总监共同商议,共同决策的,你难道不知?什么离经叛道,需要胡言乱语,还不退下!”

  小坂雅吏心想:这个我当然知道,老子不过是提前被拉出来当炮灰罢了。于是一顿抱拳鞠躬道歉的操作过后,退了下去。

  “看来炮灰过后,正主要出来了!”七夜一边架着菜尝了一口,一边看向了对面,期待这次是哪位要出场了。

  “哈哈哈!看来美奈子大小姐真的长大了,懂得御人之道了。”声音的主人是一位长者,留着平顶短发,一脸的络腮胡子,看着约莫五十多岁的年纪了罢。

  安田勇人作为美奈子父辈的元老,是看着美奈子长大的。尽管他现在支持勇太作为下一任家主,当众叫美奈子一声“大小姐”,也没有人会觉得奇怪。

  “安田伯伯安好!”对于这位大佬,美奈子也不能自持少家主的身份加以轻视,起身还礼。一旁的勇太则是笑容灿烂,之前的失利带来的不爽也顿时一扫而空,他连忙起身,殷勤地施礼。

  “好!好!”安田勇人满意地笑了笑,两位少家主对他的尊重让他很是受用。

  安田勇人转过身面向美奈子,慈祥地劝说道:

  “美奈子啊,听伯伯一声劝,女儿家的总是要嫁人的。尽管你现在做的很好,但八神家只能有一位家主,历来家主之位传男不传女,在这家族产业转型的关键时刻,你就不要和你大哥置气了罢!”

  美奈子听着安田的话,眉头越皱越紧,心中直呼七夜料事如神:这老家伙果然拿男女身份这点来作妖了!

  “老家伙倚老卖老啊!”七夜在一旁乐呵呵地心想,“不知道这位大小姐有没有听从我的建议,好好去查查八神家历代当家的情况,虽说男尊女卑,但历史上总会有例外的!”

  “幸亏我听从七夜先生的建议,好好地研读了八神家家谱和历史,否则还真不好应对这老家伙的话!”美奈子心中笃定,眉头舒展,表情恢复了原先的云淡风轻。

  “安田伯伯这话可说错了,八神家也并非代代当家都是男子!”

  美奈子开始反击了。

纯色的夜空 · 作家说

主持晚宴的人默认是家主或者少家主,所以现场有两位少家主,望周知!

帮大家理一下出场人物顺序:跳梁小丑---马脸---炮灰---老家伙---后面还有人

辩驳论题依次是:陌生人座次---陌生人来历---农业家族转商业---女人不能当家主---后面还有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