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我一拳一个穿越怪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10章 晚宴(下)

  “八神家历史上还有女性当家?”

  八神勇太一阵好笑,自己这妹妹为了上位家主,居然连这么可笑的谎言都能当众说出来,真是疯了!

  安田勇人也是愕然,他没想到自己看着长大的,一向乖巧懂事的美奈子居然当着他的面说出如此狂悖之言,顿时眉头紧锁:

  “美奈子,今天可不是家宴,休要胡言乱语,说一些气话!”语气虽然不严厉,但是其中已是带着长辈对晚辈的训斥之意了。

  “安田伯伯莫非忘了,”美奈子一边说一边缓步走下主位,挥了挥云袖,面对面地站立在安田面前,露出智珠在握的表情:

  “我们八神家先祖的夫人,乙女夫人的故事了?”

  安田勇人依然摇了摇头,大名鼎鼎的乙女夫人他自然是知晓的,但他并不记得这位夫人当过什么家主。

  美奈子见安田闭口不言,便收回视线,抬头望天,缓缓地沉浸在回忆中:

  “八神家先祖崛起于乱世,辅佐大名攻城略地,战功卓著,世人皆羡慕他的威名。但又有多少人知道,他不是一个好儿子,好丈夫,好父亲!

  先祖他征战在外,常年不回家,家中的一切事务都是他的妻子---乙女夫人一手操持。当别的家庭男耕女织时,乙女夫人要一边织布一边抚养孩子;当别的家庭遭遇外敌时,男人可以挺身而出,八神家却需要乙女夫人挡在最前面;当别的家庭其乐融融,儿孙绕膝时,八神家却要乙女夫人上安慰老人,下逗弄孩子!”

  美奈子声色俱厉,神情激动:“这样的付出,这样的维持,终于连先祖都感到羞愧。最终,先祖抛下荣华富贵,大好前程,回到家中,见面的第一句话就是:若非乙女,吾非男子也!汝才是八神家真的家主!”

  “如今,安田伯伯还敢说,八神家历史上没有女子为家主的先例吗!”

  美奈子说完,猛地转身,一双桃花眼中竟噙着泪水,眼神之利,似是两柄宝剑,直插安田勇人的心脏。安田的一张老脸早已涨得通红,额头的汗水也涔涔而下。面对美奈子锋锐的气势,他最终败下阵来,拱了拱手:

  “老夫孤陋寡闻,少家主教训的是!”

  美奈子乘机借坡下驴,连忙上前扶住安田的手,柔声道:“安田伯伯严重了,美奈子今后还得仰仗您才是!”

  “好!好!真是江山自有才人出,一代新人换旧人啊!”安田心中的别扭一扫而空,大笑两声,也不管众人如何劝,径直朝着会场大门离去了。

  “可恶!这小丫头片子什么时候如此牙尖嘴利了?原本十拿九稳的局势都能让她给翻盘!”八神勇太在美奈子说出乙女夫人的故事的时候就已经察觉到大事不妙,如今她居然大棒加萝卜收服了安田勇人!

  八神勇太一脸阴沉,看着现场对美奈子的呼声越来越高,手指关节都因为愤怒被握得“嘎嘎”直响。他内心“嘿嘿”冷笑:“妹妹啊妹妹,如今你先无情,把我逼到悬崖边上,那就休要怪哥哥我不顾兄妹情义了!”

  八神勇太朝着自己的心腹---黑木龙马试了个眼色,然后打了个响指,示意他要祭出“撒手锏”了!

  “终于还是要使出那一招了吗?”七夜把一切都看在了眼里。

  黑木龙马默默起身,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信封,递交给了八神勇太,后者接过信封,轻轻叹了一口气,脸上流露着惋惜:

  “美奈子啊,并非是哥哥故意和你过不去,而是你如今的所作所为已经严重地影响了八神家的声誉,甚至有可能把八神家推向万劫不复的地步啊!”

  “呵,兄长又在危言耸听了吧!”美奈子嗤笑道。

  “事到如今你还要负隅顽抗吗?”勇太已是胜券在握,他慢慢地,一点一点地将一份文书取出,然后当众展示出来,喝到:“美奈子,看看你干的好事!”

  展示的文书不是别的,赫然就是一份加盖了美奈子私人印鉴的结婚登记书!

  此时的会场不亚于当场投放了一颗重磅炸弹!议论之声,嘲弄之声,窃窃私语之声,但更多的还是愤怒的声音!支持美奈子这边的家臣们更是脸色大变,目光呆滞。这是他们不知道的,在前一日的商议中,少家主只字未提!

  “这是真的吗,少家主?”

  “少家主,这是一回事?”

  “丑闻,丑闻,这是八神家天大的丑闻呐!”

  “......”

  质询,喝骂,如同怒潮一般地涌来,美奈子沉默不语,她仿佛是航行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一叶扁舟,随时都有倾覆的危险!

  “美奈子,我对你真是太失望了,你明知自己也有婚约的情况下,还做出如此龌龊之事,真是败坏了八神家的家风!试问诸位,如此失德之人,还能接任下一任八神家的家主吗?”勇太穷追猛打,不给美奈子喘息的机会。

  八神勇太这边的家臣自然是墙倒众人推,一个个红着脸,梗着脖子,声音也是一浪高过一浪。

  “啪,啪,啪...”不合时宜的鼓掌声在此时突然响起,那响声如同一把把重锤一般,狠狠地敲打在了狂热的人群心间。众人皆浑身一颤,一双双眼睛来回巡睃,寻找这败坏人兴致的声音。最终众人的目光停留在了会场右侧为首的宾客位置上。

  “好一出大戏,好一出大戏啊!”七夜抚掌大笑,“一群大老爷们,不分青红皂白,就这么围观一名弱女子,呵,真是脸都不要了!”

  “就是!”一旁的爱丽丝早已是怒不可遏。同样身为女子,将心比心,在大庭广众之下这么被人羞辱,如何受得了!当下也顾不上其他了,爱丽丝大步流星地上前,将美奈子护在身后,美眸圆睁:

  “就凭那封来历不明的文书,你们凭什么一口咬定是奈...美奈子做的?”

  “这可不是来历不明,上面还有美奈子的私人印鉴,这做不得假。”勇太对这位耿直的少女有些好笑。

  “哈?这年头人都有可能是假的,更何况是印鉴了?再说了,这上面空白一片,也没有签名啊,能说明什么?”

  面对爱丽丝近乎蛮不讲理的辩驳,会场里的一部分人已经回过味来了。没有签名,没有人赃并获,光有一个孤零零的印鉴,而且突然在此时,此刻,未免也太巧合,太刻意了。

  怀疑像是病毒一般地在整个会场中蔓延。迟疑,观望,等待的人开始变多,大家在看向美奈子,期待她有什么有力的辩驳。

纯色的夜空 · 作家说

文戏结束,武戏要来了!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