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糟糕的世界多少有点问题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章大幕,渐起~

  一身职业黑色OL装,盘着的头发,黑色眼镜框,交叠而坐的大长腿。

  这四条要素组合到一起直接击中苏沫的好球区之一。

  特别是那优雅的气质,更是让苏沫在心中暗自点头:“这要放在夜店,绝对是9999级别。”

  这边薛教师在看到对方明显被吸引后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同时也不免在心中有些轻视与傲然。

  就算对方真的是鬼,可就年龄上来说他的心性终归还是太年轻了。

  别的不说,如果换个三十来岁饱经风霜与晨露的男人她还真就不敢说拿下对方。

  然后果断一把散开头发,对着苏沫开始了诱惑……

  而被声音吵醒苏菲刚一睁开眼睛就看到自己的班主任正在和“他”互相抛着媚眼。

  这个暗送秋波,那个眉目传情,其动作之夸浮、其表现之露骨简直颠覆了苏菲长期以来对老师的三观!

  苏菲:d(ŐдŐ๑)……

  其他学生:(¨̮)(¨̮)(¨̮)(¨̮)…

  尽管场面有些雷人,但苏菲毕竟是从“家”里坚持一年多还活下来的聪明人,除去了最开始的震惊她很快便反应过来薛老师究竟想要做些什么。

  藏在长长散发下面的眼睛不由紧张的睁大开来,藏在桌子下握紧的拳头也逐渐沁出了汗水,她在为薛淼堪称胆大妄为的行动而紧张着。

  薛淼眼瞅着俩人之间的气氛已经差不多了便冲着苏沫调皮的眨了下眼睛,而后站起身走出了教师,一缕发丝从苏沫的肩膀上划过,淡淡的花香让他有点想打喷嚏,她在路过苏沫身旁的时候更是用食指轻轻挠了苏沫后背一下。

  她的动作很轻柔,力道透过校服落到苏沫的身上却偏偏有种奇异的感觉。

  让苏沫有种刺挠却没挠到位的不畅快感。

  触之既放、粘之既离的微妙距离把握更是让苏沫忍不住回味一下。

  “啧啧~”

  即使身后的美女老师已经走远但在他后背挠的那一下却依然没有彻底消散,收回思绪后他在一众学生们充满敬佩的目光中潇洒的走到了位于教师最后方墙角的课桌前。

  “喂老妹儿啊,咱妈是不是把零花钱给你了?来几块钱我去买瓶水呗!”

  苏沫双手撑在桌子上目光炯炯的盯着妹妹,或者说她的口袋。

  在他这逼人的目光中,低着头的苏菲僵了好一会儿才慢悠悠的从衣兜中掏出一个鼓鼓囊囊的淡粉色小手帕,手帕很干净,但还是可以看得出有些掉色了。

  苏菲颤颤巍巍的打开手帕,露出了一小叠摆放得板板正正的一块、五块、十块,她万分不舍得从里面抽出一张十元轻轻放到了桌子上,然后唰的一下将手帕包好然后准备塞到衣兜里。

  天知道,在往外递钱的时候,她的心都在滴血啊!

  但她显然高估了苏沫的节操。

  在看到妹妹那厚厚一沓钱,然后又看了看桌面上那薄薄一张,他果断一把抢过她手中的小钱包,然后在里面刷刷刷抽出十张一元纸币,其余往苏菲手里一丢。

  扭过头,仰着高傲的脖颈,踩着异常嚣张的步伐向外走去。

  而留在原地呆愣坐着的苏沫看着手中失而复得小钱钱又抬头看了眼桌子上的十元,脑袋一时有些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都懵懵懂懂的了。

  缓过神来后她看着那已经走远的背影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百味交杂。

  他的举动自然也被其他学生看到了眼里,场面有些安静。

  其中一名学生沉吟片刻后略带肯定的问到:“他是个傻子吧?”

  一众学生沉默之中微微点了点头,于是他们更郁闷了。

  其中那些小男孩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究竟输在了哪儿?

  而即使知道真相的苏菲此刻却也仍然陷入在迷茫中。

  “嘿老板!来袋辣条,再来袋冰棍!”

  原本躺在学校门卫楼摇椅上的老郭头几乎都快要睡着了,结果突如其来的“嗷”的一嗓子下来,六十多岁的老郭头愣是被吓的一个挺身站了起来!

  认谁再快要睡着的时候被叫醒都不可能有好心情,老郭头自然也是如此。

  他瞪着带有血丝的大眼也没看清身前是谁便破口大骂:“那个他吗小瘪犊子上这捣乱!老子这是他吗门卫!谁他妈告诉你这是…哎?!!嗯…咳咳……我这就是小卖店,这位同学你要买啥吃来着?我这就给你拿去~”

  老郭头刚骂道一半就清醒了,当他看到站在门口之人时冷汗刷的一下顺着后背淌了下来。

  但好歹他当年也是大风大浪闯过来的,现如老了身体素质不行了,但脑子却依旧灵光,反应过来后故意咳嗽一声,心一狠,硬着头皮换上笑脸,一副和蔼老大爷的模样乐呵呵地问到。

  而此刻看到屋内并没有什么零食的苏沫下意识皱起眉头来,有些狐疑的看向眼前的老大爷。

  而生怕下苏沫一秒突然“变身”把他吃掉的老大爷顿时急中生智快速解释到:“别看我这屋里啥都没有,其实是我那东西太多了实在放不下而已,你要是有什么想吃的直接说就好。”

  老郭头表面上笑呵呵的说着,心底却在不停的打着鼓,如果对方说出想要吃人他该怎么做?

  思绪转折间却一条条对策已经映入脑海,老郭头感受到自己前所未有灵活的大脑所带来的智慧所给出的最完美的答案好悬没哭出来。

  但他绝对敢肯定,如果他真的开口说出要吃人的话,他的答案绝对能让对方满意,绝、对、满、意!

  心里有了底的老郭头看着在哪左顾右看还是明显有些不信任的苏沫,心底却在不停的呼唤着。

  “来吧!来吧!快把你的问题说出来吧!!!”

  就在老郭头脑部风暴疯狂肆虐,眼球即将彻底布满血丝,甚至连呼吸都粗了十几分,给人感觉马上要暴走的时候,苏沫开口了。

  他吧嗒了下嘴,然后半寻思半考量的说到:“那就来一袋草莓冰棍,然后再来个头皮绳和梳子吧,哦、对了,麻烦再给我拿两瓶牛奶吧!”

  “就…就这些吗?”

  老郭头在听到他的条件后忽然感觉自己之前仿佛像是个傻逼一样,一时有些不敢置信。

  然而苏沫却看了眼手里的钱再度说道:“那就再加一个辣条吧,就这些了。”

  老郭头见对方又加了一个辣条就表示不用了,他不知为何却感觉心里空落落的有些难受。

  老郭头答应后便披上保安服打开校门向外走去,头手中紧紧捏着写有几个字的单子确实越想越不对劲…就这些东西就能换他一条命?

  老郭头抬头看了眼头上蔚蓝的天空和八九点的太阳,白云在天边随着风儿嬉闹着,他瞬间就懂了。

  他略带嘲讽的笑到:“你啊…终归还是小瞧了,不要低估人类的智慧啊!混蛋!”

  言语之下,保安服恰巧被调皮的风儿吹起,老郭头瞬间感觉自己充满了自信。

  时间一点点过去,就当苏沫眼瞅着上课铃还差一分钟即将响起的时候却突然听到身后的校门外传来一阵铃铛响以及一声“哞”叫声。

  苏沫回头望去,却见老郭头此刻正挥舞着手中的一条小皮鞭,小心翼翼的驱赶着身前一头缓慢前进着的奶牛!

  奶牛的背上还背着两个大竹筐,看起来里面似乎还装了不少的东西。

  “呦~久等了哈!你要的都在这!”

  “啊?”

  老郭头一抹头上的汗水,满脸自豪的继续说到:“你不想喝奶嘛,有这头奶牛的话你喝的绝对新鲜!

  左边那个竹框里是一丝袋子草莓冰棍,味道绝对正宗,真草莓做的!

  右边那个装了一丝袋子辣条,然后还有一整套女性化妆用品,都是国际大牌子,贼齐全,绝对让你满意!”

  苏沫卡吧着眼睛似懂非懂的站在那,听着身前还在不停纠正驱赶一头奶牛还不住冒汗,在那夸夸其谈的介绍着的小卖店老板,他感觉,自己好像懂了,但又没完全懂。

  然后在老郭头极为热情的态度中,苏沫就迷迷糊糊的牵上了奶牛的脖绳,脚下也不自觉的踏着操场上的人工草地,走向了不远处的教学楼。

  而老郭头则趁机躲到门卫室里的窗户旁,他露出两只眼睛紧紧盯着那个离他越来越远的身影,嘴角逐渐露出了变态般的笑容~

  “赫……赫赫…戳戳戳~!老子活下来了啊!!!”

  他看着苏沫牵着牛的身影逐渐消失远去,最终在教学楼门口进入到了里面后,他终于是控制不住了自己的情绪。

  他哭着,笑着,癫狂着。

  鼻涕眼泪更是在够横交错的老脸上混成一团,在屋子里乱蹦乱跳,样子难看极了。

  但是任何透过窗户发现老郭头竟然真的活下来的人,他们都沉默了,并且在心中默默的送上了来自真心的祝福……

  因为他们知道,“活着”,早特娘变成奢望了…

  现如今作为校内第三个接触到“他”的人依旧活了下来,这无疑是对他们的内心再度打了一剂狠狠地强心针!

  因为他们都知道一件不算秘密的秘密,那就是如果被鬼盯上,而鬼还没有死的话,那么其他鬼是不会攻击这些人的。

  于是乎,很多在暗地里人纷纷睁开了眼睛。

  原本充满青春与活力的青涩校园开始出现了第一缕黑色。

  那身影一闪而过……

缇譳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