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离殇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一百二十四章、王爷庙街沦陷

  日本人吞噬了草原。日本人觊觎了百年,谋划了百年,踞守了百年。以野狼的耐心终于等到了机会,击败俄国这一竞争对手,把东北纳入自已的囊中。

  王爷庙街,日本人成为主人。日本派来的镇长走马上任,又成立了王爷庙街治安维持会。一九三三年,甘珠尓扎布被满州国任命为兴安南分省警察局长,警署驻郑家屯。

  甘珠尓扎布小眼无神,大眼皮搭拉下来,目光贼溜溜,又不敢和人对视。大鼻子象一只蛤蟆,趴在一张长脸的中央。大腹便便,躯体沉重。脸色和别的权贵一样青灰浮肿,嘴唇青紫肥厚,那是酒色无度赠送他的礼物。

  这个人阴柔狡诈,残忍蛮横,一肚子鬼蜮心肠。

  一九三四年春,甘珠尓扎布成立了西科前旗王爷庙警察署,任命布彦那森警正为署长。署长下有五十名警察,三名日本警佐任指导官。

  王爷庙警察署辖西科前旗丶西科中旗丶西科后旗丶扎赉特旗。隨后甘珠尓扎布把兴安南分省警察局搬到王爷庙街。

  布彦那森带着警察沿街搜索中国人开设的粮油加工作坊和粮食货栈。布彦那森闯进王爷庙街中国人开的一家粮店,拎着马鞭敲打柜台。吓得粮食货栈老板赶快从后院跑进前店,战战兢兢地说:"各位爷要买米还是买面?我马上送到警署去。"

  布彦那森蛮横地说:"日本人有令,不允许中国人开设粮油加工作坊,也不允许中国人买卖米丶面丶油。货栈里的粮食都要没收。"

  说着指挥警察:"把货栈里的粮食都搬到日本人开的粮油加工店去。大米白面拉到警署去。"

  警察们"嗷"的叫了一声,开始搬柜台的粮食。搬空柜台,又去搬粮囤子里的粮食。老板站在墙角,面色如土,吓得一声也不敢吭。

  甘珠尓扎布带人来到农贸市场。甘珠尓扎布对来卖农产品的农民和牧民宣布:"以后谁也不许相互买卖粮食丶豆油。打下的粮食丶大豆丶油菜籽都要交到日本人开的粮油加工店去。谁也不允许私自磨面碾米,加工米丶面丶油,碾子和磨一律推倒。以后日本人给你们配给粮油,凭粮食本到日本人开的粮油店里去买配给的粮油。"

  说完,警察们开始动手抢农民的米袋子面袋子油坛子,都装上马车,拉到警署。

  有几个农民性格倔犟,和警察抢起了米袋子。警察火起,挺起刺刀把农民扎倒。农贸市场摆摊的农民吓得战战兢兢,眼睁睁看着米袋子面袋子油坛子被抢走不敢说话。

  甘珠尓扎布的铁手腕十分有效,没用几天,警署仓库堆满了米丶面丶油。日本人开的粮油加工店里堆满了水稻丶小麦丶玉米丶大豆。

  日本人给中国老百姓发粮食本,每月每人供应十六斤橡子面,掺点玉米面。每人半年供应二两豆油。日本人禁止中国人吃大米白面,大米白面作为战略物资只能日本人享用。中国人偷吃大米白面要枪毙。

  张彩霞家的粮食都被甘珠尓扎布捜走了,张彩霞和姜大鼻涕去日本人开的粮油加工店把配给的橡子面买了出来。张彩霞望着小半袋橡子面发愁,家里周大柱丶姜大鼻涕两个大男人,这点粮食也就吃几天的。

  张彩霞试着问日本老板:"能不能多卖给我一些?家里人都挺能吃的。"

  日本老板满脸笑容,说道:"哟西,可以多卖给你一些。"张彩霞高兴地多买了十斤橡子面。她掏出几张日本银票递给日本老板,日本老板摇头,说:"这不是配给的,你还要再拿这些钱。"

  张彩霞当时发懵,问:"怎么涨价了?"日本老板倏然变脸,凶狠地说:"不是配给的,高价的干活。"

  姜大鼻涕急了,说:"你们怎么这样黑?"

  日本老板一挥手,从里屋冲出来几名日本兵,上前抓住姜大鼻涕。一名仁丹胡吼叫:"你的,反满的。"不由分说,掏出绳子把姜大鼻涕捆起来。

  张彩霞哭叫着上来抢,被日本兵一枪托砸晕。姜大鼻涕被牵到兵营里,关到一间黑屋子里。这间黑屋子已经关了三十多名中国人。

  第二天,来了三辆大汽车,鬼子把姜大鼻涕这些抓来的人都赶上汽车,向远方开去。这些人做为反满分子被送去做劳工。

  王爷庙街上只剩下日本人开的店,日本人开的店售卖棉毛制品丶人造丝丶罐头食物丶清酒丶烟草丶日用杂货丶化学制品丶医药品。换走粮食丶牛丶马丶羊丶毛皮。完全占领了草原市场

  王爷庙警察署管的事越来越多,甘珠尓扎布下令王爷庙警察署扩招警察。色如布找东海商量说:"世道太乱,我们当警察去吧。家里也少受点欺负。"

  东海说:"我和你一起去。"俩人便离开池家围子,奔向王爷庙街。到了警察署,甘珠尓扎布见两人身体挺棒,阴沉地点头:"留下吧。"色如布和东海当上了警察。

  日本关东军象一条条黄色的土蛇在乡村穿行,池家围子人心惶惶,屯子里萧条凄凉。家家户户的粮食都被关东军和王爷庙警察署的警察搜走了,人们每天熬上点橡子面糊糊,加几把野菜,勉强度命。

  韩常氏去年就卧床不起,今年病更重了。常有福每天喂母亲橡子面糊糊,韩常氏越来越虚弱,天天昏睡不醒。常有福愁眉苦脸。

  韩常氏突然醒了,常有福高兴地端过来一碗橡子面糊糊喂母亲。韩常氏看着橡子面糊糊,摇摇头,微弱地说:"妈妈几十年没吃过白面饺子了。要上路了,常有福,给妈妈煮碗白面饺子吧。"

  常有福含泪点头,到园子里拔棵冻白菜,交给妹妹剁馅儿。常有福到屯子里讨白面。挨家逐户走遍了全屯子,也沒找到白面。

  常有福找到池家大院,池震宇叹气说:"日本人不允许中国人吃大米白面,谁吃了就是经济犯,要杀头的。屯子里的粮食都被日本人搜走了,家家吃配给的椽子面,哪有白面呐?"

  常有福回家,跪在屋地中间大哭。池震宇端了一碗苞米面送了过来,常有福抽自己耳光,边抽边哭,说:"儿子不孝,儿子无能,妈妈临走连一碗白面饺子都吃不上。"

  池震宇看了于心不忍,对常有福说:"你让你妈等一等。"转身出门,骑上马,赶向王爷庙街。

  池震宇到了王爷庙街。街上中国人开的粮油加工作坊和粮店都被日本人封了。池震宇找到胡守仁,胡守仁领着池震宇来到过去开粮店的朋友家。

  朋友为难地说:"粮食都被警察搜走了,私藏大米白面被日本人发现马上抓起来,送去做劳工。"

  池震宇说:"人要走了,临走就想吃一碗白面饺子。苦了一辈子,临走的这点愿意都落空,实在于心不忍。"

  朋友领他们到库房,抖搂空面柋子,抖搂了几十条,凑了半碗白面。池震宇装在口袋里,揣在怀里,对胡守仁的朋友千恩万谢,骑马赶回池家围子。

  回来后大家赶快包冻白菜馅饺子,煮熟后常有福端到韩常氏面前,对母亲说:"妈,白面饺子煮好了,我喂您吃。"

  韩常氏笑了。常有福喂妈妈吃白面饺子,送到嘴里,韩常氏的嘴不闭,常有福细看母亲,韩常氏已经溘然辞世。

  通往池家围子的官道上尘土飞扬,从远方走过来一群精壮汉子。他们是池跃虎丶闻胡尔丶图格吉扎布丶白音扎布。一九二九年,几个人被一起被张作霖招募去修洮索铁路。

  张作霖决心自己动工修铁路,规划了自洮安白城,至索伦的洮索铁路。这条铁路长一九九点八公里。一九二八年六月四日,张作霖在皇姑屯车站被日本人炸死,张学良继任东北三省总司令,继续修这条铁路。

  一九二九年,洮索铁路动工。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事变暴发,工程中缀。

  洮索铁路开工,招募筑路工人,池跃虎丶闻胡尔丶图格吉扎布丶白音扎布一批年轻人应募去修铁路。九一八事变,工程停工,池跃虎和这些年轻人一起回乡。图格吉扎布和白音扎布走到半路,拐向巴彦昭回家了。池跃虎和闻胡尔回到池家围子。

  杨三风看见二儿子回来,又痛哭一场,对池跃虎说:"你回来了就不能走了。你哥带人去江桥打鬼子,到现在音讯皆无,也不知死活。你要出事老池家就断根了。"杨三风把池跃虎关到屋子里,张罗给他娶媳妇。

  这天晚上,杨三风抓了几把橡子面,又加了一些苞米面,蒸了一锅窝头。到院子里拨了一棵冻白菜,切成小块,用开水淖了一下。从院里的酱缸盛出一碗酱。池震宇丶杨三风丶池跃虎坐在炕桌旁吃晚饭。

  杨三风拿起窝头,递给儿子,一脸柔情地看着儿子大口地吃窝头。看了一会儿,对池震宇说:"二虎的婚事办了吧,兵荒马乱的,谁知道以后还出什么事?二虎娶媳妇了,有媳妇管着,心也就收了。在家好好过日子了。"

  池震宇点头,说:"去哈拉哈河时,就和那尔赛定下二虎和伊莉娜的婚事,两个孩子也互相中意,就把伊莉娜接来吧。"

  杨三风转头问儿子:"你愿意吗?"池跃虎早就和伊莉娜悄悄私定终身了,听父母张罗他和伊莉娜婚事,乐得喜笑颜开。母亲问他,马上回答:"愿意,太愿意了。"

  池震宇和池跃虎奔哈拉哈河求亲,池跃虎找来朋友闻胡尔丶图格吉扎布丶白音扎布丶常有福,一行人背上枪,避开大道,沿林间小路翻山越岭向索伦山而去。又攀越大兴安岭,来到哈拉哈河,找到杜拉尔沟。

  那尔赛老汉高兴地接待他们,背起枪上山打了两只狍子。池跃虎和他的朋友们几年沒沾油腥了,痛痛快快大吃了一顿狍子肉。剩下的一只让池震宇带回去。

  池震宇和池跃虎把伊莉娜接回池家围子,杨三风高兴地合不拢嘴,拉着伊莉娜上看下看,张罗着办婚事。

  晚上,杨三风找出一块藏了很多年的花布,还有几斤棉花,在伊莉娜身上比划,要给伊莉娜做一件婚衣。边比划边对池震宇说:"大龙也没有音讯,就剩二虎在身边,这婚事咱得好好办哪。"

  池震宇说:"世道正乱,太张扬了再引来日本人和绺子盯上了也麻烦。就把全屯人请来吃席吧。外面的朋友不请了。"

  池震宇把那尔赛给的狍子解开,炖了两大锅土豆狍子肉汤,又从山上背回一口袋苞米碴子,焖了一大锅苞米碴子大豆饭。把全屯人请来吃席。日本人来后,全屯人只能喝橡子面糊糊,喝得眼睛发绿,肚子总是空落落的。这才吃上一顿饱饭。

  日本人把札萨克图王旗改名为西科前旗,隶属兴安南分省。兴安南分省警察局长甘珠尓扎布死心塌地跟随日本人,成了草原上权势熏天的实权人物。

  一九三三年,甘珠尓扎布接到日本人的任务,和日本兵一起到草原上征军马。甘珠尓扎布带着警察和日本兵窜到索伦山下,包围了牧场,在牧场上向外赶马。赶出去的马被圈到一起,准备赶走。

  牧民们看见一群日本兵和警察把他们的马都圈起来了,上前质问:"你们为什么圈我们的马"

  日本兵摘下枪,大声骂道:"八格牙路,通通滚开。"

  牧民们赶快找到苏日勒合克。苏日勒合克和牧民举着套马杆追上前阻拦。苏日勒合克怒目而视,大声问:"你们凭什么抢我们的马?"

  甘珠尓扎布狞笑着说:"你们的马满州国征用了,你们要服从国家大局。"苏日勒合克怒不可遏,说:"这是我们的马,你不能说赶走就赶走。"

  甘珠尓扎布大怒,吼叫:"草原上什么都是国家的,没有满州国那有你们?你们的命都是国家的,你们脚下的草原国家都可以随时收回来。这些马国家征用了,违抗者以反满罪枪毙。"

  甘珠尓扎布命令警察:"驱散他们。不走就开枪。"

  警察和日本兵向牧民们举起枪。甘珠尓扎布狰狞地向牧民上方开枪,又把枪口对准苏日勒合克。苏日勒合克见甘珠尓扎布要屠杀牧民,挡住愤怒的牧民们。日本兵和警察大摇大摆赶走一百多匹马。

   

竹林三闲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