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离殇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一百二十五章、袭击鬼子兵营

   

   

   

   

  甘珠尓扎布带着警察和日本兵在索岳尔济山下逐个牧场抢马,抢到的马都赶到山沟沟口。聚集一大群后,赶着离开山沟。

  牧民们都奔到山沟沟口,甘珠尓扎布命令警察和日本兵把枪口对准牧民。

  牧民们看着马群被抢走,怒不可遏。可是枪口之下,牧民无可奈何。苏日勒合克气得脸色铁青,返身骑上玉骢马,一路追踪下来。

  甘珠尓扎布带着警察和日本兵又窜到归流河沿岸,也逐个牧场抓马。他们闯到扎萨克图王旗的老牧户陶格图呼丶伊日毕斯和阿拉格巴日的牧场,径直冲进牧场横冲直撞,驱赶牧场的马群。

  陶格图呼丶伊日毕斯和阿拉格巴日上前阻拦,甘珠尓扎布瞪着眼睛吼道:"你们的马被满州国征用了,违抗者就是反满,抓起来送到东山里当劳工。"说着,对警察下令:"把马赶走。敢胆阻拦就抓起来。"

  警察举起枪,冲上来赶马。陶格图呼丶伊日毕斯和阿拉格巴气得浑身哆嗦,眼睁睁看着一百多匹马被抢走。

  甘珠尓扎布带着警察和日本兵抢回来二百多匹马,都赶到王爷庙街日本鬼子兵营外的马厩,每天有十几名鬼子驯马,等着运到前线。

  苏日勒合克追到王爷庙街,藏在王爷庙街日本鬼子兵营外山坡上的树林里等待机会。陶格图呼丶伊日毕斯和阿拉格巴也从归流河赶到王爷庙山上,藏了起来。

  苏日勒合克心中烦闷,从树林里走下山,坐在路边石头上,眼睛观察王爷庙街日本鬼子兵营的动静。池跃虎去王爷庙街购买苞米种子,从王爷庙山下路过,迎面遇上了正坐在路旁的苏日勒合克。

  池跃虎过去经常和父亲一起到索伦山,找苏日勒合克买皮毛,和苏日勒合克很熟悉。池跃虎赶一辆马车从苏日勒合克跟前经过,他喝住马,跳下马车,向苏日勒合克走来。对苏日勒合克说道:"苏日勒合克爷爷,你怎么在这里?什么时候来的?"

  苏日勒合克抬头,看见是池跃虎,便笑了。对池跃虎说:"小牛犊子长大了,都这么壮实了,象你爸一样,是个男子汉。"

  池跃虎关切地问:"苏日勒合克爷爷,你遇到什么难处了吗?我能帮你吗?"

  苏日勒合克长叹一声,说:"甘珠尓扎布这个王八羔子就不是人,带着日本人把牧民的马都抢走了。牧民们放了一辈子牧,就攒点活牲畜。被甘珠尓扎布抢走了,家家都倾家荡产,没有办法活了。我不能眼看着甘珠尓扎布把牧民的马抢走,找机会把马都放出来。"

  池跃虎听了气愤地说:"日本鬼子占了我们的地方,在我们的地方横行霸道,这就是不让我们活呀。你放心,我帮你抢回来。"

  正说着话,从山坡树林里又钻出三个人,每个人拎一根套马杆。苏日勒合克对池跃虎介绍说:"他们三个是归流河的牧民,他们的马也被甘珠尓扎布抢走了。"

  来的三个人是陶格图呼丶伊日毕斯和阿拉格巴日。他们也期望地看着池跃虎。陶格图呼说:"甘珠尓扎布就是日本人的狗,带着日本人到我们的家园横行霸道,给我们定规矩。我们的家园,怎么个活法我们自己知道,轮不到他甘珠尓扎布来说三道四。"

  苏日勒合克苦笑,说:"现在他们不是来说三道四,是要占了我们的家园,把我们赶走。"

  池跃虎说:"你们先别急,我先回去找人进王爷庙街日本鬼子兵营察看动静,你们在山上等消息。"

  池跃虎回到池家围子,他不想给父母带来麻烦,决心找小兄弟们一起干。没有把这件事告诉池震宇,吃完晚饭,骑兵奔向王爷庙街。

  池跃虎到了王爷庙街,悄悄来到警署,把色如布和东海叫了出来,让他们想办法进入鬼子兵营,探听兵营里的情况。

  色如布和东海回警署,从甘珠尓扎布抢来的羊群中赶出十几只,哟喝上赶到鬼子兵营,对哨兵说:"甘珠尓扎布局长让送几只羊慰问太君。"

  哨兵看见羊,高兴地眯起眼睛,挥挥说:"快快地进去。"色如布和东海赶着羊群走进鬼子兵营,赶着羊慢慢地从前院走向后院,边走边四下打量,留意营房里的灯光。发现鬼子兵营里只有一栋营房亮着灯,估计只剩十几个人。

  色如布和东海把羊群赶到后院,一名日本鬼子兵从后面值班房出来,色如布和东海连忙说:"甘珠尓扎布局长让给太君送羊。"

  鬼子兵盯着看一会儿,说:"哟西,跟我走的。"色如布和东海赶上羊跟鬼子兵走。

  色如布装做无意地问鬼子兵说:"太君都不在营房,去清剿反日分子了吧?"日本鬼子兵随口答道:"皇军出外清剿去了。"

  东海说:"一天杀一只羊够吗?甘珠尓扎布局长说不够还给皇军送。"

  鬼子兵说:"我们十几个人留下看守营房的,一天杀一只羊能吃十天,十天后再送一批。"

  问明白了鬼子兵营情况,色如布和东海把羊群赶进羊栏,便去来找池跃虎。池跃虎得到情报,连夜找来闻胡尔丶图格吉扎布丶白音扎布丶常有福。几个伙伴趁夜色向王爷庙街驰去。

  池跃虎来到王爷庙山上,按照事先约定的学布谷鸟叫,一会儿森林里传出几声蛐蛐叫,苏日勒合克丶陶格图呼丶伊日毕斯和阿拉格巴日从密林中出来。池跃虎沉静地对他们说:"我们马上进鬼子兵营,打开后门放马。马一跑出后门,你们就向山上赶,连夜赶马翻山回家。"

  苏日勒合克几个人点头,跟在池跃虎后面。

  池跃虎一行来到鬼子兵营附近,东海丶色如布正在等侯他们,带着他们奔向鬼子兵营。东海丶色如布上前叫门,哨兵喊叫:"什么的干活?"

  池跃虎大声说:"是甘珠尓扎布局长让来送牛的。"

  哨兵刚打开兵营大门,池跃虎一行一拥而上。池跃虎手握一把大刀,冷不防一刀,劈掉了鬼子兵脑袋,众人接着向营房冲去。鬼子们根本没有想到有人敢袭击他们,晚上大吃了一顿手把肉,喝光了四桶日本清酒,醉倒在床上,齁齁大睡。

  池跃虎丶闻胡尔丶图格吉扎布丶白音扎布丶常有福提刀进来,屋子里鼾声惊天动地,鬼子们毫无知觉。众人扑到床头,一阵乱剁,十几个鬼子全回了东瀛。

  池跃虎跑到后院马厩,把马全部放开,赶出马厩。闻胡尔打开鬼子兵营后院大门,二百多匹马奔腾涌出,狂奔向原野,再无羁绊,在原野上漫散开来,马群认家,各自寻家而去。

  苏日勒合克丶陶格图呼丶伊日毕斯和阿拉格巴日见马群奔出来了,连忙纵马跑过来,把马群撵上山。

  马群钻进山坡的树林里,不一会儿,便消失在茫茫夜幕中。

  池跃虎带着闻胡尔丶图格吉扎布丶白音扎布丶常有福钻上山,躲进了深山沟。东海丶色如布悄悄跳后墙回到警署,摸到铺上,钻进被窝装作睡觉。

  日本鬼子听说老巢被端,气急败坏地赶回王爷庙街鬼子兵营,甘珠尓扎布带着警察和鬼子疯狂捜索王爷庙街,甘珠尓扎布把粮店老板丶油坊老板丶杂货铺老板都抓起来,审讯了几天,被抓的人打得死去活来,也没有找到头绪。甘珠尓扎布又到处抓王爷庙街居民,也没有审出结果。

  甘珠尓扎布怒气冲天,报复性的杀了十几名王爷庙街居民。又带警察和鬼子跑到牧区找马。跑回去的马根本没有回牧场,都被苏日勒合克丶陶格图呼丶伊日毕斯和阿拉格巴日赶上钻进了深山。

  甘珠尓扎布搜索了几天,一无所获。恼羞成怒,又抓了五个牧民,吊死在树上,挂在树上示众。

  池跃虎带着闻胡尔丶图格吉扎布丶白音扎布丶常有福偷偷回到池家围子。

  甘珠尓扎布带着日本鬼子疯狂杀人的消息传遍草原,池跃虎听了激愤难抑,发誓报仇。

  甘珠尓扎布狡诈阴险,他也在试探手下的警察是不是忠诚,怀疑上了色如布和东海。甘珠尓扎布准备抓捕色如布和东海。色如布和东海感觉到了,跑出来找池跃虎。

  池跃虎咬牙说道:"甘珠尓扎布和鬼子步步紧逼,不给我们活路,我们干脆上山吧。"

  池跃虎把闻胡尔丶图格吉扎布丶白音扎布丶常有福找来,对他们说:"今晚我们上山拉队伍。色如布和东海今晚回警署,进枪库去拿枪,拿到后到后院翻墙出来。我们在墙外接应。现在这些枪都是我父亲他们用过的,枪太老旧了,我们需要新枪。"

  色如布和东海回到警署,哨兵问:"怎么这么晚才回来?"色如布装出踉踉跄跄的样子回答:"心里憋得慌,喝酒去了。"俩人相互搀扶着摇摇晃晃走进警署大门。

  午夜时分,宿舍里一片鼾声,色如布和东海悄然无声地爬起来,摸出宿舍,借着树荫来到枪库,用铁棍撬开枪库门锁,打开枪库,进去背出来八支卡宾枪和毛瑟枪,扛起一箱子弹。又沿着树荫跑到后院墙下,放下枪和子弹箱,对墙轻轻拍手,对面也传来拍手声。

  色如布和东海把枪一枝枝扔过墙,色如布抱上子弹箱,踩上东海肩膀。东海站起来托住色如布,色如布把子弹箱推上墙头。池跃虎踩上闻胡尔肩膀翻上墙,抱上子弹箱跳下来。色如布爬上墙头,回手把东海拽上墙头,跳出警署。

  池跃虎丶闻胡尔丶图格吉扎布丶白音扎布丶常有福正在墙外等候,色如布和东海跳下墙,众人每人拿了一支枪,揣了几把子弹,骑上马,向草原深处驰去。

  甘珠尓扎布总觉得有事情发生,睡得不安稳,有些心惊肉跳。迷迷糊糊闭上眼睛,做了一个恶梦,梦见自已正在拼命向山上爬,后面一群青面獠牙的鬼怪在追。爬到山顶,跑向山后,山后面却是万丈深渊。

  甘珠尓扎布停不住脚步,冲下深渊,不停地向下坠落,就是不到底。甘珠尓扎布拼命挣扎,可是身体不听使唤,不象是自己的。甘珠尓扎布使劲呼叫,却发不出声。半夜突然惊醒,浑身冷汗,额头湿淋淋的。

  甘珠尓扎布再也睡不着,在床上翻来覆去烙烧饼。干脆爬起来在警署院子里遛哒。夜空上一团团的乌云急驰而去,院子里漆黑一团,沉暗幽深。树荫下隐隐约约发出一些窸窸窣窣的声音,更显得诡异可怖。

  走到枪库前,突然,他觉得枪库有些不对劲,掏出手枪,一步步走上去察看。到了枪库门前,甘珠尓扎布身体猛然一抖,心颤动起来。枪库的门锁被翘开,挂在门上悠荡着。仓库门虚掩。

  甘珠尓扎布吓得变貌失色,举起手枪,朝天开枪。枪声划破夜空,警察们都被惊醒,跳起来向外跑。看见甘珠尓扎布站院子里,围拢过来。

  甘珠尓扎布惊慌地指着枪库门,叫道:"快搜,快搜。"

  警察们顿时吓得躲开枪库大门,你推我搡,好半天两个地位最低的警察战战兢兢向枪库大门摸去。到了跟前,一脚踹开,闪在一边。

  等了一会儿,里面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动静。两个警察抬腿小心冀冀迈进去。里面噗楞楞一阵怪响,吓得两个警察坐在地上。甘珠尓扎布和门外警察也闪到一旁。"嗖,嗖,嗖"。从枪库里钻出几只大耗子,一溜烟跑沒影了。

  甘珠尓扎布骂了一句:"真他妈丧气。"挥枪逼两个警察站起来搜索。两个警察搜索一遍,没看见人。甘珠尓扎布放心了,跨进枪库大门察看,枪架上少了卡宾枪和毛瑟枪,地上少了一箱子弹。

  甘珠尓扎布也镇静下来,让警察站排报数,发现少了色如布和东海。

  甘珠尓扎布马上报告日本人,日本驻王爷庙街守备队的中队长江本大尉立刻带二十名日本鬼子,乘两辆卡车追了出去。甘珠尓扎布也带十名警察爬上一辆卡车。

  池跃虎带着一行人钻进山里,日本鬼子占据了各个交通要道,设卡阻拦。甘珠尓扎布和江本大尉追进深山。池跃虎见甘珠尓扎布和江本大尉尾随在后,紧追不放,带人跑进一道山沟。跑到沟里,池跃虎带人埋伏山沟两侧山坡上。甘珠尓扎布和江本大尉看见池跃虎钻进山沟,大喜。甘珠尓扎布指着山沟对江本大尉说:"这是一条死沟,这回看他向那里跑?"

  江本大尉一挥手,两辆卡车冲进了山沟。走了一半,卡车走不动了,江本大尉命令鬼子们下车。鬼子和警察正爬上车栏杆向下跳。突然两侧响起了卡宾枪的枪声。几把卡宾枪构出了密集的火网,正向车下跳的鬼子们当时被打成马蜂窝。

  江本大尉坐在前面汽车驾驭室里,池跃虎迎面扫出一梭子弹,打拦了驾驭室窗户,江本大尉和司机的脑袋中弹。甘珠尓扎布坐在后面汽车驾驭室里,见势不妙,打开车门,滚到车外草丛里,钻进树林跑了。

  战斗一会儿就结束了,打死了二十个日本鬼子,十几个满州国警察。池跃虎带着人们拣了一些子弹,迅速离开了这里,爬上山坡,钻进森林。

  森田少佐率领五百多名鬼子扑了过来,森田少佐下令封锁这一带的所有交通要道,禁止老百姓进出。森田少佐企图把池跃虎封锁在北部山区。

  池跃虎带人半夜爬上一座高山,攀下悬崖,跳出北部山区,来到了谷地,向远方转移。

  夜晚,池跃虎一行正在田野上急速行进,月光下突然看见前面围过来一群鬼子。池跃虎马上调头往回走,却看见四面都有鬼子晃动。

  甘珠尓扎布逃掉后,跑到半路,遇见了森田少佐。甘珠尓扎布向森田少佐献计,封锁山里,逼池跃虎向平原转移。在平原上消灭池跃虎。

  森田少佐在平原上伏下重兵,等待池跃虎一行进入包围圈。池跃虎没有参透这一层,跳出了森田少佐在北部山区的封锁线,却掉进了甘珠尓扎布设计的平原上的包围圈。

  池跃虎发现已经被鬼子四面包围,冷静地观察四周环境,准备突围。他看见前面是洮索铁路,远方一辆火车头挂一节货车箱和一辆守车,正从北向南开过来。

  后面森田少佐率领鬼子已经开枪了,鬼子们正从四面冲过来。池跃虎看清楚冲到洮索铁路,跳上火车是冲出包围圈的唯一出路。池跃虎命令大家交替掩护,向洮索铁路撤退。

  四面的子弹象蝗虫在身边乱飞。人们边射击边撤退,必须赶在火车过去之前冲到铁路上。

  东海正在向前跑,突然一个踉跄摔在地上,池跃虎急忙跑回去扶起东海,只见胸膛上被子弹打出一个洞,鲜血正从胸膛上的洞里向外喷。池跃虎撕下衣襟,勒住东海的胸膛。伏下身子,想背起东海。

  东海艰难地呼吸着,每呼吸一次胸口就喷出一股鲜血。东海推开池跃虎,艰难地说:"你快走吧,帮我照顾我爸,让乌特巴拉改嫁。"呼吸弱了下去。

  池跃虎泪流满面,放下东海,转身离去,跑向铁路。东海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拖过来卡宾枪,横在胸前。鬼子们围了上来,东海勾动扳机。一阵枪响,一名鬼子中弹。

  硝烟散尽,鬼子又围了过来。东海躺在草地上,血已经流干了,脸色惨白的象一尊大理石雕像。

  池跃虎带着大家拼命跑向铁路。夜色中,一道光柱远远驶来,越驶越近。司机好象发现远处正在发生战斗,汽笛拉得震天响。

  池跃虎赶到铁路,火车已经驶到跟前。人们边向逼近的鬼子开枪,边冲向火车。池跃虎丶闻胡尔冲上路基,抓住火车头扶手,跳上火车头。

  司机是日本人,看见有人跳上火车头,拉下车闸,转身抓枪。池跃虎早已经举起枪,一枪击倒日本人司机。闻胡尔冲上司机位置。

  修铁路时闻胡尔留意过怎么开火车,搬起车闸又开起了火车,把阀门开到底。图格吉扎布丶白音扎布丶色如布跳上守车,用卡宾枪扫射追上来的鬼子。

  常有福最后跑过来,追着火车跑。伸手抓住守车拦杆,正要向上跳,突然摔了下去。鬼子的子弹击中了他。

  图格吉扎布丶白音扎布丶色如布端起卡宾枪拼命向后扫射,望着常有福的身影越来越小,泪如雨下。

  司炉是中国人,蹲在角落里抖成一团。池跃虎对他说:"你是中国人,不杀你。把日本司机拖起来,塞到锅炉里。"司炉拖起日本司机,惊叫道:"他还活着?"池跃虎过来,让司炉抬起日本司机的腿,池跃虎抬起头,把日本司机塞进了火车锅炉。

  火车很快冲出了包围圈,向洮安城急驰而去。闻胡尔把火车加速到最高时速,呼啸着冲进镇西,鬼子捶胸顿足地阻拦,站在站台上向火车开枪。火车呼啸而过。火车很快冲出镇西,飞驰向洮安。

  火车闯进洮安城,池跃虎丶闻胡尔纵身跳下火车。图格吉扎布丶白音扎布丶色如布也跟着跳了下来。火车以雷霆万钧之势,势不可挡地冲进洮安车站站台。

  站台上正停一辆日本军列,火车凶猛地撞了上去,轰隆隆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军列被撞的七扭八歪,向天弓起,轰然爆炸。磨菇云腾空而起。车厢一辆接一辆的爆炸。洮安车站炸成一片火海。

  池跃虎带着众人跳下火车,向原野跑去。很快爬上山,钻进森林。

  司炉是中国人,跳车后逃回家。

  池跃虎带着闻胡尔丶色如布丶图格吉扎布丶白音扎布又进入深山,翻山越岭走到三岔,向西翻越大兴安岭,来到宝格达山。越过乌拉盖草原,奔向燕山。

  夕阳的余晖洒在燕山上。燕山雄峻巍峨,一条巨龙横亘在崇山峻岭间。池跃虎脱口而出:"长城。"池跃虎丶闻胡尔丶色如布丶图格吉扎布丶白音扎布都没亲眼见过长城,为长城气吞山河的气势震撼。

  站在原地看着长城云雾缭绕,从金黄色变成玫瑰色,隐没在暮色中。他们爬上燕山山顶,越过长城。后来,他们到了冀东,找到了邓华领导的八路军。

竹林三闲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