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之葫芦仙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六十五章 琢磨

  让自己不要去陈塘关,这个好理解,阐教那边,已经有人推衍自己的身份,肯定察觉到了什么异常,自己是度厄真人弟子这层身份迟早会被查出来。

  一旦被查出来,根据自己和李靖的关系,也就顺藤摸瓜,得知是自己取了乾坤弓和震天箭。

  或许连自己收五路神,诛杀萧升和曹宝这事也将瞒不住。

  如此一来,自己就暴露在阐教眼前,对自己接下来的行动极为不利。

  阐教上到元始天尊,下到十二金仙,有几个是不精于算计的,自己所做几件事,看似毫无关联,可若是用心,未尝无迹可寻。

  一旦让阐教知道自己在暗中影响天数,改变未来的走向,后果将不堪设想。

  虽然轩辕给了玉符,避免自己身上最大秘密被暴露,可玉符不是护身符,它护不了自己周全。说白了,想活下去,还得靠自己。

  本来一切自认为神不知鬼不觉,可轩辕一番话,让孟浩骤然意识到自己处境有多么糟糕,此时,他不由惊出了一身冷汗。

  幸好是轩辕推衍出自己的秘密,若是换成阐教中人,自己怕是一具死尸了。

  封神固然是道法神通绚丽的世界,可同样是一个充满阴谋诡计的世界。

  “让自己去冀州。”

  轩辕这是何用意,冀州事情不是告一段落了,接下来这场大劫中心,由朝歌转向西岐。

  而且,轩辕的用意耐人寻味,自己跟他非亲非故,唯一有关联便是同为神兵的主人,他为何又是现身示警,又是送玉符的。

  他明明知道自己在影响天数,为何不制止自己,反而好心提醒。

  难道仅仅因为自己不属于这个时代。

  孟浩摇摇头,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从轩辕赐予神兵,到他现身示警,足以证明他立场没有那么简单,但对他的意图,自己一无所知。

  “自己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岂能窥视大人物的心思,还是想想眼下的路该怎么走了。”

  孟浩收起思绪,想了想,还是决定去陈塘关。

  与其等着被阐教查出自己的身份,还不如主动现身,或许此举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了。

  ……

  带着红玉,孟浩一路腾云驾雾,到了陈塘关。

  在城中找了家酒楼,住了一晚后,孟浩次日去见陈靖。

  李靖正在家中招待太乙真人,得知孟浩登门,一脸惊愕,若是平时,自然是亲自出门,笑脸相迎。可太乙真人在,对方一直在套自己的话,想从自己口中打听乾坤弓和震天箭的去向,孟浩此时来,岂不是自投罗网。

  对太乙真人,李靖的印象差到了极点。

  哪吒明明是一个怪胎,太乙真人非说哪吒是灵珠子转世,日后大有作为。

  这话,李靖自然不信,师弟曾说,自己与幼子日后必会刀剑相向,现在不杀,留着以后弑父么。只是李靖三番两次动手,被太乙真人拦了下来,太乙真人还说:“哪吒若死,李家必大祸临头。”

  不知这话是真是假,可有太乙真人在,李靖动不得哪吒,每日看到这孽畜在面前上转,头大如斗,恨不得踹他几脚,出口恶气。

  当然有殷夫人护着,有太乙真人罩着,李靖还是要掂量一下后果,所以最多只是想想罢了。

  “道长慢坐,李某去见故人。”

  太乙真笑道:“李将军且去,不用管贫道。”

  这李靖倒是嘴严,自己软磨硬泡这么久,什么消息都打探不出来,看来想问出东西,只能另辟蹊径了。

  “师弟,你怎么来了。”

  “这不是多年未见,想师兄了,便来见见么。”

  孟浩笑了笑,决定来陈塘关那刻,他想明白很多事情,因为轩辕示警带来心理包袱,便扔到一边。

  正所谓,今朝有酒今朝醉,自己想那么多无济于事。

  既然沾了因果,被卷入劫中,那便与这方世界的神仙们斗上一斗,若斗输了,大不了身死上榜,凭自己的本事,来日怎么也能获得一个神位吧。

  赢了,这种希望太过渺茫,若能平安度过这场大劫,孟浩已经心满意足了。

  毕竟仙和神的区别还是很明显的,对那些凡人来说,能成为神,或许是一次命运垂青,可对于炼气士来说,尤其像自己这种有师门传承的炼气士,封神,可是亏大了。

  李靖轻声道:“师弟来的不是时候啊。”

  太乙真人阻止自己杀哪吒,其用心险恶,此次来打探神兵去向,怕是不怀好意。李靖嘴严,自然不想太乙真人知道孟浩的存在,更不想他知道神兵落入孟浩手中。

  之前在九顶铁刹山,李靖对孟浩同门之情算不上深厚,可前几年,孟浩在李府住了这么久,两人接触多了,感情日渐深厚。

  在李靖心中,孟浩不仅仅是师弟,更是他的亲人。

  孟浩奇道:“师兄,此话怎讲?”

  李靖叹道:“师弟不知,府中最近来了一个道人,他说他在乾元山修行,道号太乙真人,有意向我打探神兵的去向。”

  有时,李靖想不明白,神兵明明是轩辕遗留之物,如今有了主人,跟太乙真人有何关系。

  孟浩眼前一亮,来时,他心中就猜测,哪吒已经出世,只要在李府待着,或许有机会见到太乙真人。没想到对方居然就在府上。

  “师兄,既然太乙真人想知道,你便告诉他又有何防。”

  或许自己的底牌,可以扯出轩辕这面旗帜,让阐教那些人投鼠忌器,不敢动自己。

  当然,这样做有些坑轩辕,可眼下为了自保,孟浩没有别的办法,总不能等着阐教找上门来吧。影响阐教大计的人,下场都不怎么好,若没有背景,自己岂是例外。

  太乙真人跟石矶无冤无仇,明明是哪吒射杀石矶的弟子在先,为何还要打上门,灭了石矶。以前,孟浩想不明白这个问题,可跟石矶接触过,他便明白了。

  以石矶跟李靖的交情,石矶若是不死,他日哪吒变成莲藕人,找李靖报仇,若石矶出手阻拦,李靖还会顺利拜入燃灯门下么。

  李靖秉性如何,自己知道,若非生死关头,他绝对做不出改换门庭,另拜他人为师这种事,毕竟这名声上就不好听。

  这么一想,细思极恐。

  “啊!”

  李靖目瞪口呆,自己拼命维护的东西,孟浩却是一点也不重视,搞半天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一只躺平的猫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