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拳与长生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四章 决战

  一月后,少林少室山下。

  少室山下有一处曲径通幽的竹林,由此可以上山,独自一人岳凡行走在这条小道上。他既是来上香又何需要随从,且他行走江湖这些年了,身边也从来没有过随从,他知道绝没人能伤的了他,他的自信也是有根据的。

  燕七和老伯已败,他再败了净难大师,夺了他百年盛名,他的成就就真正的凌驾于万古强者之上了。那时候,江湖之中有谁敢不尊他为圣?

  岳凡思绪间,已有来人阻了他的去路。他看这人并不熟悉,只是一看他的黑铁长棍,才想到他是张逢春。

  黑铁长棍在这世间已经成为了一种传说,天下间有哪个人不知道,当初圣僧净难少林下山净荡世间邪魔,留浩然正气长存天下间。之后也没有人敢再用这种兵器,而且这种兵器也极重,比关公青龙刀更重三分,少有人用。至此江湖中隐约有种说法,凡是使用此种兵器者,莫不是一代人杰。

  “原来是你,我早以为你已死在那里,想不到你还活着。怎么,你想干嘛?”

  “我来为我师父来与你比试。还要为我的那些朋友、燕七、老伯讨个公道。”

  “哦,那你便是来杀我的了,不过你虽然有些本事,也不是我的敌手,更不能代替你师父比试。我留你性命,再过十年你可再来。”

  “我不是来杀你的,只是却要将你的罪孽还清。”

  “哈哈哈,”,岳凡好像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但转瞬脸色便阴冷下来,“江湖里的杀人债,只有血才能还的清!难不成你要等我自尽不成?可笑。”

  “你害死了许多的人,官府自有决断,或斩首,或监禁,或判了流放,在朝堂律历之中写的明白。”

  “不知所谓!”,这绝不是江湖中人办事的规矩,难不成他疯了?可是岳凡绝不会再想下去,他虽然现在不想杀他,但是在他看来已经到了非杀不可的时候。

  岳凡出了一拳,第一拳就是全力,好像简简单单同常人出拳一样,可是有俗语说出了此中奥妙,“一力降十会”,他功力精深似海,举动之间,与常人自然是云泥之别。

  这一拳中了,张逢春定然身死当场,可是他好像早就知道,身如游蛇,要将这一拳躲掉,可是若能躲掉,他也不是岳凡了。拳要至,铁棍先到,阻了这一拳

  的威势,张逢春倒飞出去。

  岳凡今日的一拳打到墙壁是粉碎,碰到生铁也留有痕迹,可是铁棍没事,张逢春也并无大碍。岳凡知道是怎么回事,当张逢春倒飞出去的那一刻,他就已经知道了,因为这拳几乎是他自己受的。

  “你知道我的功法?这是斗转星移的功夫!你何处寻来的,现在怎么就可能学的会?”,岳凡大意受了伤,又惊又怒。原来岳凡拳头打中铁棍的时候,张逢春也已将手碰到了岳凡的身体,他以斗转星移的法门把岳凡的拳劲八分都传到了他自己的身上。可是就仅仅是那两分力也使得他倒飞出去,受了内伤。

  “我看了燕七和老伯身上的伤痕,自然知道你所有的精妙功法。你当年偷学的武功在老伯那里大多都有副本,我可以找的到,一个月虽然不能学的完,却可以学的会一招,这一招刚刚好可以用来对付你。”

  “你!”,岳凡真的怒了,他以往都是他在诱人上钩,怎么今日着了别人的道?他一定要杀了张逢春,洗清耻辱。

  岳凡发起狠来,全力攻杀张逢春,绝不给他一丝喘息的机会。两个交手之间,岳凡又看见张逢春施展出他以往所夺来的无上功法,如九阳绝学、无相功法、凌波步法、乾坤挪移大法等等不下十余种,虽然只有一招半式却也可以解燃眉之急。

  岳凡越打越怒,双手施展之间,急急如疾风骤雨铺天盖地而来。残招半式挡的了一时,却胜不了这场争斗。张逢春机关算尽,耗尽心力,终究在第三十招败了。他倒在地上,身上净是鲜血。

  岳凡此时也不好过,他先是大意受了自己八分拳劲,已经是受了重伤,后来又发狠,急急运转内力,强行战败张逢春,损了本源。虽然如此,他还是云淡风轻的样子,因为他现在运转九阳绝学、逍遥秘卷恢复伤体,终是没有大碍,可是

  张逢春却要身死当场!

  他真是好本事。岳凡暗自惊讶,才一个月就已经能学的那么多,如果真放任张逢春成长起来,岂不成了另一个他?可是这世上只能容的下一个岳凡,绝容不下第二个张逢春!他起手间,就要结果了张逢春的性命。

  “这位先生,佛门圣地,怎么要杀人?”,一个男子的声音呵止了岳凡,岳凡寻声望去,一个锦衣的俊俏男子,他后边跟着一个貌美的女子,怀里抱着一个三朝未满的孩童,右手拉着一个五六岁的男孩。

  “你是干什么的!”

  那男子微微一笑,说道:“自然是来上香的。”

  一个香客拖家带口自然是要来上香的,就算不带家人,也是来上香的,像岳凡这样专门来杀人的可没有多少。

  “哦。”岳凡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他继续说道,“我劝你不要管这样的事,

  要不然死的就是你。”

  “那位朋友,你走吧,你若走了,我才感激你。”,张逢春有声无力地说道。

  “可是我却不能放任你被人杀。这位先生,他和你有没有深仇大恨,他又是否要杀你?”

  岳凡细细想来,说道:“没有。”

  “那你为何要杀他?”

  “因为我想!你再说话,我便让你们都陪着他一起死!”

  稍大些的孩子被吓的钻进了他娘的怀里,“你这人也太无理!”,女子也说了话。

  那男依旧抱着孩子,正色说道:“不知道阁下有没有听说过一把刀。”

  “什么刀!”

  “一把既能杀人,也能救人的刀。”

  “兵刃本来就是大凶之器,刀更是其中的至凶之物,哪来的救人之说?简直一派胡言!”

  “因为它专杀恶人,所以它能救人。”

  “那……这把刀是不是还很快?”

  “是,他只要一发出,就绝没有人躲的掉。”

  “我不信!我绝不信!你且发出来,我来破了这说法。”

  这把刀已经从那个男子手中出现,一把四寸长的刀,一把小刀。

  “你来!”

  岳凡知道自己的本事,他还没有输过,他也绝不输。

  他闭上了双眼,将心神都提升到了极致。

  他没有运转昔日得来的功法,他这些年来捶练自己的法门,已是大成。他的无敌,不仅仅是要自己一人无敌,更是要创造出一门天下至强的武功,这才是真正的无敌之道。他昔日的无敌都是依赖前人的功法,可是这在他看来已是落了下

  乘,再是强大,也岂不是说自己不如前人?毕竟是别人的武功,自己也不可能在这门功法上超越前人,只有他自己的法才是根本,而他的法也要如同他本人,凌驾万古以来的武功之上。

  他要快,比这刀要快。以快击快,以稳击稳,要的是无敌。因为他是岳凡,万古以来才只有一个的岳凡!

  左耳有破空声,他伸手去捉,明明可以捉到,可是手上却是什么都没有,这把刀已经进了他的喉咙。

  “我……我……”,岳凡即使亲眼看见,他也绝不信。可是绝大多数的现实岂非都是这样,不由得人不信。

  他倒在地上,就此死去。

  “你是谁?”,张逢春问道。

  “现在重要的是,你还活着,你还能去做很多事。”

  他走了,正如他来的那般稀松平常。

  他来的时候令坏人得到了惩戒,他走的时候,让好人获得了继续活下去的能力。

  是不是真的有这样的刀,这种可以毁灭邪灵的刀?

  有的,我相信是有的。

  这把刀几近尘封了一百载,世人都早已遗忘了它,可是它却从未遗忘自己的使命。这是他的刀,一把神奇的刀,在长久以来的传说中几乎已经代表着正义,人虽然远去,可是刀尚在,希望与爱就留在我们心中。

再与天比高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