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拳与长生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五章 结尾

  旅馆小厮从一旁走来,慢慢扶张逢春起来。他目睹一切,可是他却不曾出手

  相助,即使亲眼看见老伯被岳凡打死的时候,他也没有出手。他向来只听命令,他也知道自己的斤两。

  小厮说:“少爷,你看,你看岳凡的手。”

  张逢春说:“他的手怎么了。”

  老伯是那小厮的老爷,老伯死前就让他把身后的一切交给张逢春,张逢春马上即是老伯孙女的新郎,又是他的新主人,他自然改口要叫少爷。

  小厮说:“他的手很年轻,是一双年轻的手。”

  张逢春说:“岳凡不本是一个年轻人吗?他的手自然也很年轻。”

  小厮说:“岳凡虽然是个年轻人的模样,可是他确实是个老人,他的手出卖了

  他,他也曾亲口对着老伯这样说。”

  他上前手触碰已死的岳凡脸颊下面,一张人皮面具就撕了出来,面具下面是一张惊恐的陌生人脸,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年轻人!

  “他!”,张逢春已震惊地说不出话来。

  “岳凡还没死,他还活着,这只是一个替身。”,小厮说出了张逢春嘴边的话。

  “他为什么这么做!”,张逢春没有问,就一个人静静的坐在地上想。

  小厮问:“你是不是还想去找他?”

  张逢春说:“他在哪,你知道吗?”

  小厮道:“少爷,你这一次来已是九死一生,你还要去岂不是有死无生,你已经受了严重的伤。”

  张逢春没有说话,他用小厮手边的一把刀削断了几根竹子,掐头去尾,做了

  几根竹棍。他的黑铁长棍已被那个替身打废。

  小厮见此已明了张逢春的心意,道:“我知道了。岳凡他应该呆在密室里,那里就好像他的家,他一定呆在那里。”

  张逢春说:“密室在哪里?”

  小厮道:“哪里都有一间密室,他一定就在最近的所在,就在少林,少林的山下。”

  张逢春说:“少林也会有这样的密室?”

  小厮道:“有,有的。我也知道这间密室的位置。”

  “你带上我吧。我还有点用处。”

  “我已不愿别人为我而受伤害,这是我自己的事。这个噩梦,从我开始,必将要从我结束。”

  “对了,你往后不必叫我少爷,我不懂生意,那些都得靠着你。”

  张逢春点了自己的周身大穴,这样不仅可以止痛,也可以止血。

  他还庆幸自己还会痛,还能够流血,因为至少他能感知自己的生命,他也还有血可以流。

  岳凡是不是厌倦了江湖,他得了长生诀,就想要脱离,找人代替他?

  还是阴谋?那又是一个怎样的阴谋?这一切都得问岳凡他自己。

  少林山下有个破屋子,旁边就有个茶摊。

  茶摊老板,小二,客人,一共十八个人,十八个男人。他们都呆呆坐在那里只喝茶,不说话。

  张逢春走到破屋子前,他要进去。

  这时候,一个茶客突然说道:“朋友,你喝不喝茶。”

  “谢谢,我不喝。”

  张逢春走了进去。

  破屋里有个暗门半掩着,他推开暗门,密室和岳凡都出现在了他面前。

  岳凡在桌前批阅卷宗,和以往不同的是,他已经不再流汗,因为他真在意义上的老了,他的头发雪白,皱纹爬满了脸。

  张逢春说:“你真的老了?”

  岳凡一边批阅卷宗一边说道:“每个人都会老。”

  “请坐。”

  张逢春没有坐下。

  岳凡看见是张逢春进来,并没有显出过多的惊讶,他说道:“这道门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进来。你知不知道为什么你能进来。”

  “为什么?”

  “因为只有第一个想要进来的人就能进来,第二个就会死。门外面是我最有权力和最忠心的手下,他们的能力都很强,绝没有任何人能在他们的联手下活下去,连我都不行。”

  岳凡继续说道:“我本以为是他会回来,我答应他,他回来的时候我会给他我允诺他的一切,想不到竟然是你来了。他是我的杰作,还是死在了你的手里。你真是有两下子,老伯没看错人。”

  “他不是我杀的。”

  “可是在我看来这并不重要,我在乎的是,你是第一个进入密室的人。如果你愿意,我会把我许诺给他的一切,许诺给你。”

  “是什么?”

  “岳凡,和他的一切。”

  “你说什么!”

  岳凡说:“我活了六十九载,如今功法失效,老态已出,转眼就要死去,而岳凡这个名字在江湖上被人熟知却不过三五个年头。我不希望岳凡这个名字消失,就得不断的有‘岳凡’出现。他本来是我选中的人,现在他死了,你来了,自然你要替补。。”

  张逢春说道:“你不是有长生诀吗,怎么还会老?”

  岳凡哈哈一笑,说:“长生诀只不过是一场演出。”

  “什么!”

  岳凡说:“一个人要想把自己的生命永远延续,不过是个笑话。不过演出却能

  将一个人的形象永远的保留的下来。”

  “你什么意思?”

  岳凡说:“这件事得合理,出现让人们相信的事,长生诀就是这样的一件事。”

  “所以你就只是为了圆谎而杀了他们!”

  “是的。”

  “你可真是个魔鬼!”

  “你答不答应?”

  “我来只不过为了那些被你杀死的人讨个公道!”

  “哦,我知道你的意思。只不过我自上一代起,就已经杀了许多的人,到了现在数都数不清,在公堂上,怕是要千刀万剐。我老了,已经是没几天好活,你就真忍心让我在那群官府的人渣面前受辱!”

  “其实仅仅是‘岳凡’这个名字也没什么,让他长留着意义也不大。就算你杀了我,毁了这个名字,我也不怎么心疼。只是神庭却是我一生的心血。我不会让他毁掉。”

  “神庭其实是什么?神庭能够让我调动的人,不足一万,其余的是什么?他们都是工人,农民,奴隶,从四面八方来的逃难人。在这里他们都有稳定的工作和家庭。要是你把这件事报上朝廷,他们派兵来围剿,神庭不复存在。那些普通人都是从罪犯,他们只能死,只能被杀。他们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又丢失了所有,他们只有恨,这种恨也必将播撒在他们孩子的心中,比起神庭,这些不稳定因素更加可怕。”

  张逢春久久的立在那里,好像已不能再说话。

  张逢春能做什么?他能做很多,他掌握着岳凡的命,神庭的命运。也许是他掌控了一切,他才会恐惧,他才会久久的不能做出决断。

  他只有两个选择,杀或者留?

  无论他怎么选择必定不如人意,必定会有不相干的人因为他的选择而死!

  这个故事,无论怎样的结局都是悲剧收场。

  在今天,我们的社会能谅解那些从罪的人,把这样的一个庞大的犯罪机构慢慢分化溶解,能让那些该死的人和无辜的人都找到他们自己的归所。

  很庆幸我们生在如今的社会,我们不必做这样的选择。

再与天比高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