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呓语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002.怨毒

  恩典,赐福。

  无处不在的祷告。

  星期六,上午6:05.

  像是胶片快速倒放,罗恩从噩梦中惊醒。

  手腕的绯红依然蔓延。

  “罗恩....爱德华。”

  罗恩略有迟疑的咀嚼着自己的名字。

  自己的记忆愈发的混乱,像是大脑中有着不断膨胀的海绵,挤压着他的理智。

  麻木的将昨夜的菜品加热,原本记忆中可口的饭菜现在却如嚼腊味。

  电视上主持人播报着日复一日的新闻,呆滞一张一合的宛如机械,宛如木偶。

  撒上大量调味品,罗恩才尝出微弱的味道。

  【本市,昨日下午两点位于兰拉街道一家精神病院发生火灾,目前两人死亡数人受伤,火灾原原因正在调查。】

  罗恩看着电视上早已被烧得面目全非的建筑,正是自己常去的那家诊所。

  莫名的想起了昨日的那个医生,罗恩却发觉昨日下午的记忆早已模糊。

  记忆...在被无形之物侵蚀。

  罗恩只感叹自己幸好早已离开,免得被麻烦的事纠缠。

  兴许是恶疾困扰,罗恩早已失去了与人共情的能力。

  “又要找下一个了。”

  罗恩呢喃道。

  ......

  “我病了,我大抵上是病了。”

  罗恩跟着医生说道。

  “他们先说我染上了恶疾,需要积极治疗。”

  “......”

  “然后他们又说我神经衰弱,我也很配合。

  “......”

  “现在他们说我又妄想症以及严重的暴力倾向。”

  “......”

  “最后,他们说我疯了,我兴许是疯了。”

  罗恩面带癫狂的看着医生。

  “现在,你又要说我是什么病状。”

  罗恩的手腕青筋暴起,双眼带着恶意,他毫不忌讳的盯着眼前的医生。

  好似野兽。

  “医生,帮帮我。”

  罗恩渐渐归于平静。

  “我只想睡个好觉,仅此而已。”

  “......”

  “好吧,看来你也帮不了我。”

  罗恩披上风衣,走出了客厅。

  “医生,再见。”

  客厅再次变得空荡,只剩玩偶留在椅子上。

  ......

  积蓄早已被罗恩消耗过半,现在不得已出来寻找一份足以维持体面的工作。

  路边的红黄绿不断的刺激罗恩的双眼,明明是白天却因为工业排污而显得混沌。

  天空呈现着干尸般的灰色,霓虹灯从晚上一直闪烁到白天。

  “神疯了,神疯了。”

  罗恩正准备穿过人行横道,就看见一个衣衫褴褛身形佝偻的老人横穿过马路。

  速度近乎怪异。

  “砰!”

  鲜血四溅,老人被极速运行的轿车撞飞。

  老人的身体怪异的扭在一起,鲜血不断地从老人口中涌出,眼看是活不成了。

  “哈哈哈哈,神疯了。”

  老人似是感受不到痛苦般大笑着几近悲鸣。

  交通,乱做一团,罗恩也借着骚乱穿过了马路。

  惨叫般的大笑也随着罗恩渐行渐远逐渐微弱。

  罗恩认识她,她是这条街小有名气的神婆,平日里不少人发癫就不远万里来找她治疗,也不知她是否想过她会因发癫送掉性命。

  原来神婆也会发疯。

  ……

  星期六,下午2:27分。

  “罗恩先生,你的情况我们大致上了解了,你可以先回去等我们的通知。”

  面试官看着罗恩的简历,眼睛停在所患病史的一行。

  高档西装被略微发福的身体挣的变形,领口的扣子也散开两颗,眼神中毫不掩饰的轻蔑,她咳嗦了两声,带着令人厌恶的怜悯开口。

  同情是对弱者的怜悯,

  “如果合适,我们会主动与你电话联系。”

  “好的。”

  罗恩走出大门,罗恩也曾是职场上的老油条,怎么会不知道她话外的意思。

  转过头看着被门挡住的面试官。

  “该死的猪猡。”

  ......

  星期一,下午6:13。

  梅娜从休眠仓中清醒过来,浓烈的消毒水味让她以为身处医院。

  从经历训练到成为独当一面的执法官,梅娜对消毒水的气味极其敏感,无论是战后的治疗,还是基因强化,这味道就如对梅娜的诅咒。

  这里是联盟的“教堂”,是执法官负伤时治疗的场所。

  白大褂正记录着梅娜休眠仓上闪烁的数据。

  “你醒了?”

  白大褂停下记录,看着刚从休眠舱出来,用毛巾擦拭身子的梅娜。

  “我们差点就救不回你了。”

  “比想象的要棘手。”

  白大褂凑了过来小声的对梅娜说道:“怎么弄的这么惨,我们捡到你的残骸的时候我都不敢相信那是你。”

  “我要请示上级更改任务难度,我怀疑他是s级的感染者。”

  梅娜抬起头,透过镜子的反光,得以看清自己的模样。

  原本胸腔以下的位置已经换上机械,脸上遍布着狰狞的伤口。

  与其说她现在是个人,倒不如说是机械造物更为合适。

  星期一,下午6:40。

  “......”

  “他的精神很不稳定,有着严重的暴力倾向,”

  “但之前的案件,他很可能是无辜的,以他的能力...”

  梅娜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向着组长报告,她顿了顿继续道:“恐怕不会留下目击者。”

  “有被招募的潜质吗”

  “以他的精神状态,恐怕...”

  “啪嗒。”

  梅娜的鼻血淌了下来,滴在楠木桌上。

  “......”

  “如果加以引导,可以成为很大的助力”

  梅娜捂住鼻子,匆匆离去、

  一周后。

  恩典,赐福。

  罗恩一夜未睡,耳鸣愈发的严重。

  除了周三。他近乎没有进入睡眠。

  罗恩在镜子旁用刀清理着胡茬,如果不是强健有力的心跳。形同枯槁的脸色,让他觉得自己已经是一具尸体。

  “啪嗒。”

  鲜血滴在洁白的台子上。

  不知什么时候,刀刃已深入皮肤,脸上留下了一道狰狞的伤口。

  意外的,罗恩却没有感到痛苦。

  兴许是失眠带来的痛苦让他早已麻木,罗恩这样想。

  嗡......

  台子上的手机传来震动,简单的清理了一下伤口,罗恩低头看向手机。

  【我们已经看过了你的简历,请问是否有时间面谈。】

  罗恩皱着眉头,回复他的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公司,而他对此毫无印象。

  【好的,在哪里。】

  兴许是忘记了。

  罗恩毫不犹豫的回复,他的积蓄早已所剩无几。

  【下午三点,迈德教堂旁边的咖啡厅。】

  【好。】

呀咿呀咿呀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