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呓语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004.恶棍

  恩典,赐福。

  无处不在的祷告。

  罗恩从睡梦中醒来,久违的睡了一个好觉。

  就在昨天加入后,凯西便带着罗恩去位于迈德教堂地下的监狱,在那里处死了一个侵犯儿童的变态。

  虽然说是处死,但可怜的尸体上仅剩一些碎肉,天知道死前他受过什么折磨。不过也是托他的福,罗恩睡了一个好觉。

  “久违的...睡眠吗?”

  失眠一直是罗恩被困扰的病症,无效的睡眠让他的记忆如同被海绵填充般所剩无几,而如今凯西的话也得到了应验。

  “我需要杀戮来安抚我躁动的内心。”

  罗恩自认自己不是一个恶棍,但如果可以治疗自己的癔症,顺便来惩戒那些恶人,他的内心毫无波澜。

  昨日凯西的讲解,也让罗恩大致上明白了自己所有对付的人。

  恶魔是无法被杀死的。

  以及恶魔是以人们内心的恐惧作为力量来源。

  被恶魔附身的人类,也就是devil,恶魔病的载体。他们理所应当的利用恶魔带来的力量作恶,他们带来的恐惧又唤醒新的恶魔。

  当然恶魔的本体出现在现实世界也同样会被世界惩戒,就如清扫害虫。

  而恶魔的污染是不可逆的,他们被吞噬了灵魂,成了替罪羊。

  而恶魔趁此将世界蚕食,并寻找下一个载体。哪怕是人们趁机杀死了恶魔,也仅仅会让恶魔陷入沉睡。

  能力的强弱又与污染有关,污染越深与窃取恶魔的力量越多,被恶魔吞噬的可能就越大,而每次使用又会加深污染。

  “真是个绝望的世界。”

  这也是堕落者层出不穷的原因,与其死守着一个注定毁灭的世界,倒不如及时享乐。

  罗恩到是没有觉得这种行为有什么不妥,倒不如说是这种人越多越好。因为他们,罗恩可以随心的杀戮,他才能睡一个好觉。

  而他与凯西签订的条约更像是...供货商。

  他们提供金钱与恶人的情报,自己不过只是负责杀掉那些垫脚石,让自己可以睡眠。

  罗恩昨日实验了下自己的能力,他的血肉可以缠绕在武器上,被砍中的地方会被罗恩的血肉感染,同化。

  同时他的力量以及速度也达到了惊人的程度,令人窒息的是他那恐怖的自愈能力,手臂上划开的伤口基本眨眼睛间便愈合。

  “你真是一个怪物,罗恩。”凯西是这么评价的。

  落地镜中,罗恩手腕的绯红蔓延至胸腔。

  ......

  五天后,晚上10:34,红驯鹿酒吧。

  刺眼的灯光,躁动的音乐,舞池中央跳着脱衣舞的女郎。

  “嘿,要我说,上帝如果真的存在,那他一定是个婊子。”

  “操蛋的恶魔,连续的大雨。”靠近后门角落处,身形肥胖的中年男人闷了一大口威士忌后,跟身旁的同伴倒着苦水。“还有那该死的基金,总让我想起家里的那个老虎。”

  “妈的,以前在家喝酒抽烟就要被她大吼一度。”

  “那你还敢出来喝的烂醉?你不怕被锁在门外,然后像是一个懦夫一样在门外骂她?”

  “那是以前,我几天前刚把她杀了,就像是切猪肉似的把她剁成了碎块。”

  “草,你他妈怎么变得像个爷们了,让我们为你的自由干上一杯。”身材有些消瘦的男人怼了他一拳,碰杯后与他畅饮起来。

  “我怎么也是恶魔病患者,咱能受她欺负吗。”

  欢笑后,又是碰杯。

  “其实我也有点后悔,虽然她不让我喝酒,但每次我在走廊睡着后她都会把我拖进屋子。”

  “即是是失业后,我们大吵一架,她仍然会给我准备好晚餐。”

  “草,你真是个没用的孬种,你要知道,女人都贱。”消瘦的男人煞有其事的点上一根烟,“妈的,曾经我没钱,那个婊子曾像高冷的女神。”

  “等我有了钱就像发情的荡妇贴在我的身上,口口声声说爱我。有一天晚上,我开门回家,那个婊子躺在我床上等我办事”

  “那你办事了没有?”

  “草,怎么可能,我把她杀了。有了钱,我才发现她只不过是一个又老又丑的妓女。”

  “那可真是遗憾。”

  “蠢货,我是要告诉你,有了钱,温柔的妹妹还不好找?”

  又是一阵欢笑,和碰杯声。

  “这几天你听说那个恶魔杀手了吗?”酒过三巡,肥胖的中年男人聊起了正事。

  “什么?”

  “干,你不知道?五天杀了八个恶魔病的那个恶魔,我听说他们死的都老惨了,死者基本看不出人样了。”

  “兴许又是一个感染后妄图做超级英雄梦的大男孩,上面会派人收拾他们的。”

  “这种人很多,上个月就有一个什么超级男孩,被奥德抓住了...”瘦弱男顿了顿,露出一个懂得都懂的表情。“你也知道奥德是一个天主教神父,那男孩的下场,啧啧...”

  “也是,天塌了也有人顶着,咱们这群小喽啰...”肥胖男人话还没说完,他就发现自己肥硕的手掌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团深红色的血肉在啃食自己的手腕。

  血肉,角质,筋膜,骸骨汇聚在一起形成的战锤狠狠的砸在桌子上,一道正收起霰弹枪的人影从阴影处走出。

  “人渣,他们通常一般这么叫你们吧。”

  罗恩举着狰狞的战锤,还未等他们反应,便狠狠的向着肥胖男人的膝盖砸去。经过有效的训练,他的力量和速度已经恐怖的令人发指。

  “煤渣,矿渣,饭渣,这些人们通常不会在意。”

  伴随着碎肉和骨渣的飞溅,肥胖男人左腿的膝盖已经完全破碎,小腿呈现出了令人胆寒的扭曲。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连他的悲鸣还未来得及发出,罗恩又狠狠的抡起粘杂着血肉的战锤砸向他的胳膊。

  “但贫困的妇女,贪婪的奴隶,饥饿的拾荒者,他们往往会在意这些,并赖以生存。”

  “救我,爱伦!”肥胖男人向一旁的爱伦,却发现爱伦已经跑到了后门的出口。“草,你这该死的混蛋。”

  海鲁叫骂着,身体个部位生出了骨刺。

  骨头的破碎声响起,海鲁的右手用来阻挡罗恩战锤的骨刺尽数碎裂,露出里面油腻的皮肤。战锤力道不减的继续砸下,骨片连带尖锐的铁刺狠狠撕扯下来它的一大块血肉。

  “而我就像是饥荒者,而你们的生命就是我的食粮”

  海鲁慢慢往后退,暴虐的罗恩已经将他吓怕了胆。他带着哀嚎转头便向着门口跑去。

  “想逃?”

  罗恩看着海鲁狼狈逃串的样子只想发笑。

  罗恩左手握住铁锤,弓起身子,脚底猛然发力,向着海鲁猛然追过去,借助着冲刺的速度将大锤狠狠的撞击在他背上。

  海鲁被巨大的力道击飞,背部的骨刺被巨大的力道震碎。他狼狈的靠在墙边,想要起身继续逃跑却发现自己的下半身已经没了知觉。

  海鲁看着拿着狰狞大锤的罗恩,向着自己走来。感染以来第一次面临死亡让他面露恐惧。

  “所以,求饶吧。我可以考虑放过你。”

  海鲁带着恐惧努力的想要做出谄媚的笑容,恐惧和谄媚扭曲拥挤在它的脸上。

  “求求你,能不能放......”

  砰!

  罗恩将大锤砸在海鲁唯一完好的腿上。

  “这么小声,我根本听不见啊。”

  看着罗恩高举战锤的扭曲笑容,海鲁只感觉他是恶魔。

  “你为什么不去杀爱伦,我只杀了我的妻子和父亲,爱伦可是连环杀人案的真凶。”

  就像是爱伦毫不犹豫的卖了海鲁,海鲁也不断的将他的罪行供出。

  恶棍们唯一的纽带就是利益。

  “你知道吗,你们犯了什么罪我根本不在乎。”

  “就像我说的,你们是食物,而我是食客,你们的生命是我的必需品。”

  罗恩高举战锤,就要落下。

  “乖,就当是帮帮我,所以就请你去死吧。”

  就在锤子马上要砸碎海伦的脑袋都时候,罗恩突然放下锤子,看着海伦。

  “我不清楚像你这种的恶棍有没有信仰,不过人们总是在临死前喜欢向神忏悔祈祷自己的罪行。”

  “你死期将至,而我是你的行刑者,是你的丧钟。”

  罗恩再次高举大锤。

  “所以,来祈祷吧,来向你的主父祈祷吧。”

呀咿呀咿呀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