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呓语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007.报复

  七天后,晚上9:23,红驯鹿酒吧。

  刺眼的灯光,躁动的音乐,舞池中央跳着脱衣舞的女郎,和往常并无不同。

  刚刚开门的缘故,酒吧内并没有多少人,罗恩独自坐在靠近后门角落。透过嫣红的灯光罗恩,仍可以看见光滑石砖上他上周留下的裂痕。

  渗着深红。

  “您的威士忌。”侍者将端上来的三杯没有加冰加水的威士忌放在桌上。

  罗恩看着侍者的背影,舔了舔嘴唇。他将三杯威士忌粗暴的倒进一个杯子里,端起酒杯用鼻子去嗅它的香气。

  粗质的香精,刺鼻的酒精味混合在一起直冲罗恩的鼻腔。

  “草。”罗恩骂了一声,将杯中的酒一口饮下。

  罗恩从大衣的夹层中拿出一包烟来。

  深吸一口,烟伴随着颗粒物填充胸腔,尼古丁与酒精刺激着罗恩的神经,这是他失业后染上的恶习。

  “呼。”

  将抑郁之气呼出胸膛,罗恩墨绿色的眼睛盯着自己的手表。

  9:28。

  皮鞋踩在地板上哒哒声响起,穿着长筒皮靴的凯西从酒吧后门进入了酒吧。

  “还行,没有迟到。”凯西还穿着那件极具硬朗风格的立领夹克,笑着向罗恩说道。她快步的走向沙发,她舒适的靠在沙发靠背上。

  “来一根?”

  罗恩将桌上的烟盒递了过去,他知道凯西这个烟鬼绝不会拒绝。他与凯西的接触中,凯西总是烟不离手。

  凯西接过烟,将烟叼在嘴上,双手在身体间上下摸索。过了半晌,她抬起头看向罗恩。“借个火,罗恩。”

  “今天又杀了哪个倒霉蛋?”接过罗恩递过来的火机,凯西深吸一口。“今天该死的当局开了一天的会,我感觉我快要窒息了。”

  ......

  “罗恩,你现在很危险。”

  痛饮了三杯威士忌后,凯西看着坐在沙发上仰着头看天花板的罗恩。

  “堕落者们,那些该死的疯子他们似乎成立了一个什么吉利蛋组织,现在正在城市中大肆的破坏,作恶。”

  “他们是散播者,是传播疯狂的寄生虫,文化的破坏力远是物理打击数倍。”

  “只是流行文化的传播,便将大批男人变成了娘娘腔,更别说这是掺杂了恶魔伟力的恶意。”

  “甚至是没有感染的平民,也似是陷入某种怪圈,就像是被洗脑,彻底沦为了一颗无用的废棋。”

  “而我们派出调查的探员。”

  “他们陷入了某种皈依者狂热,将自己的生命置之身外,将我们视作恶魔,将染病的原因归结于政府的某种实验。”

  “而你高调的狩猎的行为,被他们敌视,你的生命会被他们视作投名状。”

  “无论是背叛的探员,还是疯狂的罪犯,你是他们的大山,是圣伯尔纳,你将会永远被荡妇纠缠。”

  罗恩:“......”

  他并不在乎什么所谓的报复,经过近两周的杀戮,罗恩发现了一个荒唐的笑话。无论是信息上描写的多么穷凶极恶的感染者,在被自己杀死前都会像个懦夫一样乞求。撕开他们所为名为凶恶的外衣,他们也只不过是些懦弱自我没有自制力的可怜虫们,如果不是他们染上了恶魔病,罗恩甚至看他们一眼都觉得恶心。

  罗恩将视线从天花板上移开,他仰躺在沙发上,借着余光看向凯西。

  “我讨厌这无用的担心,这让我感到了侮辱。”罗恩的嘴角慢慢咧开,露出了一个病态的笑容。“难道你会担心你在做饭的时候食材会跳起来打你一拳吗。”

  “这是荒谬的,是让人觉得可笑的。”

  软蛋们再庞大也只能组织出一个更软蛋的畸形怪物。

  “而一个只会躲在背后操纵人心的可怜虫,那更是懦夫中的懦夫,自认为阴狠的伪装,只不过是为懦弱粉饰的假象躯壳。

  这...着实让人觉得可怜。”

  ......

  ......

  晚上,1:27,位于火葬场附近的小巷子。

  科森浑身是血的在黑暗中快速奔逃,他的背后长了一双复翅,就如同一只苍蝇一般。

  “草,该死的安托,这漏洞百出的蹩脚计划。”他的腹部有一个恐怖的伤口,肠子从伤口处耷拉下来,伤口处有一圈深红在不断地侵蚀着伤口,可他不敢停下,甚至不敢用伟力来恢复自己的伤口。他必须全力以赴的逃亡,因为身后有一个墨绿色瞳孔的恶魔在追赶他。

  “妈的,他们对恶魔猎人的推测不是力量型吗,怎么跑的这么快。”科森看着身后的罗恩正以缓慢但坚定的优势追赶着自己,他开始不断的祈祷。“再快一点,再快一点,马上就要到了。”

  不远处的前面,便有他们设下的埋伏,只要到达那个地方,罗恩便会被他们偷袭包围,这是绝境,没有哪个感染者可以同时抵御十几个感染者的攻击。这将会是罗恩的命定之死。

  “砰!”

  在科森胡思乱想的时候,子弹头顺着他的脸颊擦过,部分深红色的肉块紧紧地吸附在他脸上,开始吞噬他的血肉。

  科森万万没想到罗恩做出来最愚蠢的决定,他竟站在奔跑的途中射击,这是他拉开距离的最好时机。他猛的加速,拉开了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并用利用伟力开始治疗。

  他似乎看见罗恩懊恼的表情,他看见了将来罗恩临死前对自己这个绝定后悔万分的模样。这让他想起了他曾经用一个修女家人的性命来逼迫那名修女自杀,这种后悔崩溃的表情是他还活着这个世界上的动力。

  摧毁世界美好的事物的快感让他感到畅快,在生与死的间隔中,他的身体开始了某种异化。

  他的能力在加强,他的翅膀开始变得庞大,他发出了嗡嗡的叫声。

  “我可以,我可以,我可以。”

  他开始刻意保持着一个罗恩可以跟上的速度,身体的进化让他沉浸在力量的海洋中,他的速度开始时快时慢,他在戏耍着罗恩。

  500米,300米,100米。

  终于罗恩落入他们实现准备好的陷阱中。

  “草,你这自命不凡的自大狂,你这如同猪猡的蠢货。”

  科森似是要将逃亡丢的脸找回一般,他开始大声的嘲讽着罗恩。

  罗恩停下脚步,看向四周,人群从躲藏的地方走出。

  他,被包围了。

  科森尖酸刻薄的声音传到罗恩耳边。

  “你这想自称英雄的蠢货,今晚真正的猎物是你才对。”

  罗恩,陷入了危机。

呀咿呀咿呀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