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呓语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010.联邦怪物

  啪嗒。

  八孔马丁靴踩在映射着红光宛如鲜血的水洼,裤脚被异样的粘稠浸染,被打湿的裤脚紧贴皮肤,梵哲感受到一丝恶心的温热。

  黑红的液体从巷子延伸到街道,夜雨滴打在水洼泛起阵阵血红。

  下意识的看向巷子,那是半边身子已经被撕咬成碎片的女性,机械和血肉的残骸散落在各处。

  “救救我。“

  微弱的呢喃如同溺亡时最后一次浮出水面的回光返照,双眼似乎发亮了般看向梵哲。

  没有理会女人的哀求,梵哲前进时无意识的把沾有血迹的金属碎片踢到一边。

  四处致命伤,核心的能源被完全撕裂。女人眼睛中泛起的光也不过是定时定点被要求播放的霓虹广告。

  与其浪费医院的人力资源,不如直接处理后事省时省力,最重要的是梵哲承担不起医院救护车的高昂费用。

  高端医疗是平民永远享受不到的红利,人人平等四个字在美城面前是多么的可笑。

  梵哲曾讨厌贫穷。

  透过女人眼底的反光,梵哲发觉了隐匿的“怪物“。

  ......

  ......

  三个月前,早上11:14,家。

  手中的喝的大半的威士忌酒瓶掉落在地上。

  罗恩睁开被粘膜粘连在一起的眼睛,看着天花板发呆。

  昨日睡的很晚,大概是在床上上昏昏沉沉的入睡。

  双手在床边附近摸索起手机。

  发亮的手机屏幕刺的罗恩难以睁开眼睛,过了半晌罗恩才适应起刺眼的灯光。

  13.20。

  或许是失眠的影响,又或者是恶疾的铁证,失业后的日日放纵早将罗恩的生物钟破坏。

  人们痛恨的向来不是懒惰,而是自己。

  牙龈的肿痛更加的严重,舔舐嘴里的脓包,铁锈味在口腔中蔓延。

  楼上再次传来孩童的哭闹噪音,年迈的哀嚎以及似猫的婴儿啼哭。

  是新光脑,亦或者是超出家庭的奢侈品?

  罗恩对原因毫不在意,只是希望他们别再吵到自己。

  看着被啃食成碎块的骨头,里面未熟的地方还透着鲜红,阴冷的怨毒涌上心头

  敲碎脑袋吧。

  罗恩脑海中的恶意就像附骨之疽。

  舔舐着着溃疡处,疼痛使罗恩略微恢复些清明。

  在角落翻出由联邦发的营养糕,据说是可以补充人一天所需的营养元素。不过在同事从满怀热血到浑浑噩噩,罗恩便明白人所需的养分从来不是这个黑色的‘营养糕’。

  罗恩将营养糕扔进垃圾箱里。

  收拾着昨日的狼藉,把垃圾塞入如裹尸袋般的塑料袋中。

  “呼。”

  陈旧,腐败。

  肺部短暂美好的空气早被被屋间浸染。

  走廊淡淡的灰尘就如带着颗粒的细菌接连着肺部从里中感染。

  对门的垃圾如旧堆积在门口,空气中似乎弥漫着不易察觉的腐臭。

  罗恩捏着垃圾在思考着是否要提醒邻居,左手放下钝了的菜刀,捏了捏自己的喉咙正准备伸手敲击邻居的门。

  罗恩察觉了楼上传来的脚步,止住正准备敲门的手。

  手工定制的西服,被打理的发亮的皮鞋,手中夹着知名品牌的公文包,赫然一幅商业精英的打扮,而相匹配的却是如婴儿的面容。

  “你也去上班吗。”

  西装男说道上班两个词时,似是不太熟练般音调开始飘乎,好似猫鸣。

  “也?”

  罗恩低头看手表上的时间。

  14:42。

  “烦死了,也不过是只买了些东西,老不死的便催着我去上......”

  一丝鄙夷不经流露嘴角,不愿再听无能者的抱怨。

  提起放在地上的菜刀,罗恩往楼下走去。

  西装男的声音也愈发的尖锐,就如令人厌恶的猫因吮吸不到母猫的养分而尖叫。

  看着罗恩不理睬自己,西装男的音调便不断的提高,就好如自尊被戳破歇斯底里的嚎叫。

  罗恩眼底的恶意愈发猛烈,愤怒如潮水般不断冲刷。

  罗恩缓缓扭过半张脸,碧绿色的眼睛凝视着跟在自己后面喋喋不休的巨婴。

  “闭嘴。”

  ......

  ......

  “艾丽,女,贝克街关怀花店的临时工,死亡时间在晚上九点至十一点之间......”

  “机械左手完全损毁,身体多处骨折,内脏均有被撕咬痕迹,核心能源被暴力摧毁,内置硬盘未被取走......”

  “身体机械化部分几乎全部被剥离体外,凶手疑似对仿生机械有极高的仇恨......”

  治安官和机械仿生狗正勘探着现场,科技的进步使治安变的井井有条,那些费用高昂的警犬早被替换成由财团出产的机械狗所取代,沦为了只会逗主人开心的家犬。

  虽说不管是速度还是格斗能力早已超越了普通的警犬,但是失去了感情羁绊的它们也终究只是好用的工具。

  路边的行人在警戒线外驻足,常理来讲用不上如此大费周章,抢劫与凶杀在这贫穷的区域早就是家常便饭。

  就如原罪般的劣根性无论是中世纪还是现在,皆如烧死魔女是的狂欢,跳楼时起哄狂欢的群众。

  是自身不抱有期望后带有报复性的欢愉,将别人的苦难当做自己的得以慰藉对源泉。

  “这是什么?”

  褐色风衣,猎鹿帽。

  男人指着距离女人尸体不远处的墙上有着巨大的血垢,向穿着制式服装的夏阳询问。

  尽管他是不想理会这些‘蠢材’也并不关心为什么只是死了一人就如此兴师动众。

  兴许是上面的想给自己找点事做吧。

  但自己好歹领着联邦发的薪水,而且自己也和那帮只知道领薪水的猪猡不一样。

  “一个怪物,上面还没无聊到折腾你。”

  似是看出了男人的不快,夏阳转过身来将手机递给男人。

  看着手机中的照片,男人的眉毛皱了起来。

  把手机中的图片转向夏阳。

  “原来你们这些家伙不只是负责收尸和洗地啊,不过这怪物?”

  照片中是一个类似古代传说中狼人的形象,只不过怪物的样子却远比那名女性要凄惨的多。

  眼睛被近乎残忍的手段挖出,只剩干枯的眼眶,舌头被暴力的拽长到近乎怪异的程度,狼人的双爪以一种不可能的方式塞进了自己的耳朵中,毛发带着皮肉外翻仅剩薄薄的一层相连接,在尸体左脚旁男人看见了狼人一只丢失的眼睛。

  “这只是是个例外,顺便我们还会帮大人物擦屁股。“

  夏阳推了推眼镜,手机的反光让他有些看不清手机上的内容。

  “只不过是死了一个女人,和…一个怪物,虽然死状比较凄惨。”

  “而且你们搜查不就是干这个的吗?”

  男人还是对麻烦耿耿于怀。

  “如果只是死了只怪物,当然不会麻烦你们。”

  夏阳手指轻点,将狼人的皮下紫色血管放大。

  “劣质b式注射剂的产物,注射者除了肉体上的异化,还会狂妄偏执以自我为中心。”

  “原本是治疗精神病的药物,却成了精神病的诱因。”

  “我们解刨了那个怪物,发现身体上的伤痕多为死后伤。”

  “所以呢?”

  男人看着暗紫色的血管皱起眉头。

  “我们调查了死因。”

  “那狂妄偏执的怪物是。“夏阳顿了顿才开口。

  “是吓死的。”

呀咿呀咿呀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