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呓语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011.lkd

  晚上,11:40,艾伦德贫民窟。

  破旧的建筑与富人区的整洁便利不同,似乎是停留在上世纪90年代的烂尾楼。这里可以听见穷人矿石病发作时的哀嚎,瘾君子的发癫时的撞墙声。

  霓虹的广告牌写着动人的标语,就像是引人堕落的魔鬼,带着涂鸦的墙上写满了致幻药物购买的联系方式。

  身着妖娆的女人在红灯下搔首弄姿,地上随处可见的是失去自己房子而成为流浪汉的人,低矮的楼房像一座将他们围在其中的高墙,宛如竖起的棺材,宛如坟墓。

  在这里你可以在垃圾桶随处翻到碎尸,可以获得市面上难以买到的药剂,也可以买到失窃的光脑。

  这里是联邦的抛尸厂,是恶人们的乐园,是失踪人口的常发地带。

  “你确定安托说的绝世猛人就住在这个地方?”

  西蒙看着贫民窟一脸的黑线,对于普通的逃犯躲在贫民窟确实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在患上恶魔病拥有伟力后,还甘愿在这贫民窟中的怪胎她还是第一次见。

  无论是加入对策局,还是成为一名富人的鹰犬,又或者是成为一个恶棍,他都可以摇身一变完成阶级的跨越,她觉得其实学者们得出的结论没错。

  这是一种神恩,这是一种赐福。

  “以安托的精神状态,我也不确定。”

  赫伯特沉思了一会,向西蒙耸了耸肩版。

  打电话时,他好像正和他的甜心玩耍。

  “所以,你知道安托的来历吗?”

  西蒙突然问向赫伯特,她在没有染上恶魔病时只是一个黑客。

  她因为入侵到一个财阀的光脑,看到了不该看的事物才沦为罪犯。为了寻求庇护才加入的吉利蛋保护协会,对于从小就在街头厮杀的赫伯特来说,她只是一个半吊子水准罢了。

  “你知道lkd吗?”

  “那是什么?”

  “在恶魔病还未爆发的时候,lkd就已经存在了,染上恶疾的恶棍们组成了一个组织,他们杀死了一个财阀的高层并取而代之。”

  “在一次内讧中,他们发现杀死同为恶魔病的人可以减缓污染,并提升自己的伟力。”

  “随后他们利用光脑中的大数据,去吞噬其他的恶魔病患者。”

  “在一次次的厮杀与污染中,孬种们早已死去。”

  “而安托是是创始人之一,据说lkd也是他所取的名字。”

  这些也是赫伯特道听途说的,而真实性也有待考证。不过拿出了糊弄一下半吊子的西蒙也是绰绰有余。

  “草,怪不得他杀死奥德时那么轻松。”

  西蒙大受震撼。

  “就像安托说的,调查局将我们视为吉利蛋,是可悲的经验素材包。”

  “而安托要将这错误的世界拽进深渊,用血与泪的教训来警醒世人”

  “安托!你还是正义使者啊。”

  西蒙调侃了一句,在看到财阀的各种人体试验后,她早就对这畸形的世界不抱有希望了。

  “还有lkd是什么意思,是什么的缩写吗?”

  “呃,据安托本人描述,是东方语法的缩写。”

  “草,安托这个疯子。”

  西蒙骂了一句,挤进了黑暗的小巷。

  ......

  ......

  两天后,晚上10:14,艾伦德贫民窟。

  西蒙发现安托并不是酒后的狂语,在艾伦德贫民窟确实是有着古怪,这里有着庞大而持久的伟力印记。

  这和西蒙她曾经见过的贫民窟似是有着前所未闻的感受,这里的人其中有一半的人已经戒掉了致幻剂上瘾,对于钱币如同垃圾般对待。西蒙甚至看见有流浪汉拿着自己辛苦赚来的钱去买些猫罐头去喂猫,只给自己留下足以饱腹的钱。

  而他们几天前甚至还在为了赌马,而去开宝箱。

  “草,这他妈比电影还扯。这是什么jb财阀要拍宣传片吗?”西蒙在调查时的吐槽。

  天知道财阀为了收割他们的钱,在致幻剂中添加了多少可上瘾的材料。与其相信他们可以戒毒,倒不如去看看撒旦写的圣经。

  当西蒙调查时,她发现无论是突然烟酒不沾是金钱如粪土的圣人,还是突然浪子回头洁身自好的婊子,他们都曾去过一个名为叫梵哲的街头艺术家开的画廊。

  调查中,草,甚至连钱都没用,他们宛如圣人,对于金钱谈钱色变。这在贫困贪婪的贫民区,这是西蒙从没展开过的设想。

  “你确定这里是艾伦德贫民窟,而不是艾伦德大教堂旧址?”

  西蒙大失所望看向赫伯特,她原本以为自己询问问题时,会像电视剧那样被凶恶的恶棍劫持,然后赫伯特为了救自己大开杀戒,从混混杀到贫民窟的顶点,成就一段佳话。“现在你们混街头的素质已经这么高了吗?”

  “......”

  赫伯特默然无语。

  ......

  对梵哲的后续调查,他们发现他很有可能一所很有名的艺术学校失踪的教授,在凯西黑如警局寻找资料时,却发现档案上已经标注了死亡,而死亡的地点正是他家中的浴缸。

  他被凶手残忍的分尸成了数块,身体上还有牙齿咬过的痕迹。

  而最后的判断...是自杀。

  因为肠胃里里有着大量被咀嚼后的血肉。

  凯西无法想象人是如何把自己分成数块,并撕咬自己的。

  “可能是在临死时染上了病因,难以想象的伟力将他从死亡中拉开。”赫伯特看着死相凄惨的梵哲顿了顿。“不过至少证明我们没有找错。从结果上看,他确实是一个...狠人。”

  在大致情况都了解后,凯西他们确定去寻找梵哲,尝试与他交涉猎杀恶魔猎人的事。

  在经过不断圣人们的好心提醒下,他们在如同迷宫的贫民窟绕了一个多小时,才终于找到了梵哲所在的画廊。

  可以说这里是和贫民窟不相干的,青草在被污染的土地上发芽,画廊前有着一洼池塘,水中嬉戏着几条鲜红的小鱼。

  而门前站着的,正是西蒙他们所要找的梵哲。

  梵哲外表裸露的地方有着狰狞的缝合痕迹,就好像能力低下的外科医生用针线将其拼接在一起。

  而他的面前跪着几个衣衫褴褛的人在看着梵哲画画。

  西蒙有被震到。

呀咿呀咿呀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